六九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末日之最终战争 > 第七十一章 问对人了
    上午是学习手语,主要是一些简单的战术手语,比如前进、后退、停止、有敌人、敌人数量、方位,以及战斗。

    高远觉得记住这些手语并不难,可就是有人记不住,或者记住了却总也无法熟练掌握。

    这也很正常,人的接受能力有强有弱,至于为什么学习手语,知道内情的高远也是明白的。

    如果志愿者队伍的组建就是为了对付丧尸,那么清除对声音很敏感的丧尸时,保持静默就显得很重要了。

    下午练得就是队形队列了。

    立正,向后看,齐步走,就这些最基本的东西。

    为什么要练这些最基础的东西呢,最重要的原因,因为这就是基础!

    做任何事,打好基础很重要。

    队列基础对志愿者的作战方式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因为他们要用冷兵器和丧尸作战,而且是五人一组,那么在联系专门的战斗队形之前,基础的队列行进这些当然要练好。

    晚饭的时候,张喆领了他们的奖品。

    一人一包方便面。

    “方便面,方便面来啦!”

    用塑料袋提着一袋子方便面,张喆显得兴致很高,最后一个回到宿舍之后,他把塑料袋往起一举,道:“兄弟们!咱们的奖励方便面回来了!”

    不就是方便面嘛,有什么可稀罕的。

    高远腹诽不已,可是他也知道,现在对别人来说,这方便面还就是挺稀罕的。

    以前可以大规模生产的工业品,包括食物,以后都是稀罕物。

    所有人都看向了张喆,因为这是属于大家的东西,那么接下来张喆就该把这些方便面全都分发给大家。

    但是张喆似乎有不同的想法。

    “兄弟们,要我说呢,既然这是咱们一起挣来的,那咱们就一起吃了它,你们说怎么样?”

    张喆始终显得乐呵呵的,他在说一起吃这些方便面的时候,也是显得真诚而热情。

    但是方向有不同的意见。

    “为什么要一起吃呢?我们刚吃了晚饭,我现在不饿。”

    方向这个人呢,平时话不多,长相普通,训练的时候表现也普通,总之除了名字还算有些特点之外,剩下的一切都很普通。

    高远对于张喆的意见持无所谓态度,但是他不会反驳张喆,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张喆并没有生气,他继续笑呵呵的道:“没说这会儿吃啊,饿的时候吃,咱们一起赢来的战利品,当然是一起吃才有感觉嘛,难道啊你想一个人吃独食?那多没意思啊。”

    张喆偷换了概念,方向只是想把属于自己的方便面保存起来,在有需要的时候吃,可是对于张喆的话,他不太好意思反驳了。

    “那好吧,一起吃得了。”

    张喆把方便面袋子扔到了自己床上,道:“什么时候饿了就吃,现在呢,趁着天还不是很黑,咱们熟悉一下手语。”

    要说张喆这个队长还是挺负责任的,熟悉手语这件事,向卫国没有特意要求,但张喆还是想利用空闲时间让大家都练练。

    马梓航一脸无奈的道:“累一天了,还练什么啊,早点儿睡吧,练这个有什么用。”

    “练这个当然有用。”

    不是每个人都会对张喆的话当做命令,马梓航一脸无所谓的道:“要练你们练吧,我歇会儿,我靠,咱当的是志愿者,又不是当兵,你一天到晚的何必呢。”

    就知道得出现这种情况,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应军事化训练和管理的,马梓航的想法是打丧尸,而他不怕死,但是他怕苦。

    张喆伸出了手,做了个停止前进,敌在两点钟方向,距离四十米的手语,这是一套复杂些的手语。

    “我这是什么意思?”

    高远看了需要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马梓航却是摇头道:“看不懂,”

    张喆也没有生气,他只是一脸沉稳的道:“如果我们遇到了丧尸,不敢出声,我用手语告诉了你们丧尸的情况,而你看不懂,你觉得后果会是什么?”

    马梓航不说话了,张喆继续道:“向队开始的时候就问了,怕苦怕死的,可以选择退出,你没有退出,那你现在就是我们小队的一员,马梓航,我不是用队长这个身份压你,我就想问你,既然你选了成为志愿者,那为什么不能和大家一起训练呢?放到以前,你上班的时候懒散些没关系,拖后腿这种事也很正常,但是现在,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张喆说的还是有道理的,而且态度也算不错,马梓航没话可说了,他摆了摆手,道:“行行行,你是队长你有理,我学还不行吗?”

    十个人开始聚到一起练习手语,但是刚刚开始,就有人敲响了房门。

    一个战士出现在了门口,他是警卫排的人,而现在警卫排跟着向卫国,负责协助训练志愿者。

    “高远,向队让你过去一趟,你跟我来。”

    高远从众人中穿过,在一群人不解的眼神中,跟着来接他的战士一同离开了。

    小战士年纪也就二十来岁,他显然是知道高远的,在出了屋之后,他笑道:“感觉怎么样,能适应吗?”

    高远也是笑道:“还行,觉得还不错。”

    “刚开始融入集体生活肯定有点儿不习惯,不过很快就好了,到以后啊,你离开这帮人还觉得受不了呢。”

    高远想起了他的同学们,毕业时的场景也历历在目,他离开宿舍的时候倒是没哭,只不过现在想起来,心里也还觉得酸楚。

    所以高远肯定知道按照目前这个样子发展下去,以后会是什么样的了。

    “我们队的人都挺好的,大家相处的挺愉快,你知道向队叫我去有什么事吗?”

    “这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旅长这会儿和向队在一起呢,他们找你肯定有要紧事儿。”

    高远有些疑惑,向卫国这会儿找他是干什么呢。

    直到进了旅长办公室,见到了向卫国一行人后,向卫国马上道:“高远来了,关于武器的事儿咱们可以问问他。”

    王虎点了点头,他对着一头雾水的高远道:“听说你是个刀匠?那你知道怎么做刀吗?”

    高远立刻就明白了,原来是为了做刀啊,这个嘛,王虎还真问对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