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斗罗之龙凤斗罗 > 第九十五章 有人晚上不想睡觉【求月票!】
    马红俊正在用枪钻洞,龟壳如同冰块一样,需要枪尖火焰一点一点的突进,融化。

    原本以为叶知秋会做一个缩头乌龟,但没想到他竟然亮起了第四魂环。

    其实受正常思维的限制,没有人会想到,叶知秋不仅仅是一个防御系魂师。

    那七个苍晖学院的弟子已经冷笑起来,等着看马红俊等人的惨样。

    他们可是清楚叶老师的厉害,能被选来专门带队前往星斗大森林的老师,怎么可能是个防御系魂师。

    基本上,第一次与叶老师对阵的人,都会因为判断失误而败在叶老师的手里。

    他们的叶老师,现在五个魂技,一个防御,三个控制,一个攻击。

    而现在亮起的第四魂环,就是第四魂技,攻击型魂技。

    “玄冰地刺!”

    叶知秋的脚下,已经有丝丝黑气传入地下之中

    马红俊还正在卖力的钻枪,突然一股寒气从地上穿来。

    “咻!”

    三根白色冰晶的尖棱锥形刺就从马红俊的脚下突然顶出来。

    “老王八!”

    马红俊大骂一声,原地跳起的瞬间,蛟龙鳞甲已经覆盖了下半身,三根冰刺如同一朵冰花一样出现在他所站的位置。

    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快,下体已经被冰刺洞穿,尤其是正中间的那根冰刺,正对着他的胯下。

    这可是对方的千年魂环技能,加上魂力的差距,这一下下去很有可能让马红俊下半身不遂。

    真的是差点着了道,这让马红俊心中升起了深深的怒火。

    这次判断失误真的是很考验临时反应能力,要不是这三年来实战经验累积,加上他第一次对付魂王,虽然判断对方是防御系的,但一直都留着一个心眼。

    不过一下子从防御转攻击还是让他很惊讶,要不是有蛟龙鳞甲,这次很真是要吃大亏。

    对方的冰刺虽然锋利,但还只是千年魂技,马红俊的蛟龙鳞甲同样来自千年魂兽身上,而且还是七千年的魂兽,就算魂力上有差距,但这种程度的攻击,还不足以洞穿蛟龙鳞甲的防御。

    就是被顶的生疼,淡疼!

    其实更加震惊的是叶知秋,明明冰刺已经刺到了对方,但却没有见到任何效果。

    他不死心,继续使用这个魂技。

    “玄冰地刺!”

    在马红俊要落地的地方再次出现一朵冰花。

    不过有心算无心之下都没有建功,现在马红俊已经有了防备,更加不可能取得效果了。

    马红俊第二魂环亮起,一声巨喝配合装逼!

    “爆!”

    龙魂枪朝下,一团紫色火焰聚集的能量出现在枪尖。

    “嘭!”

    紫火团在冰花中爆开,无数冰屑,四射而去,周围的人都糟了秧。

    项成仙和朱竹清早有反应,冰块飞过来的时候,她们武魂附体,猫爪虎爪一挥挡了下来。

    另外一边,苍晖学院的几人就倒霉了,他们的反应很慢,实力也不足以挡下飞射的冰块。

    “啊啊啊啊!”

    四个幸运学员中奖。

    叶知秋发狠,继续使用玄冰地刺攻击马红俊。

    “没用的,老乌龟!

    你就没有其他手段了吗。”

    叶知秋狠狠的寻找马红俊的落地点,但施展凤戏百鸟身法之后的马红俊,身影捉摸不定,身法诡异,他根本预判不了马红俊的走位。

    无奈之下,他动用了第五魂环。

    “玄冰雨幕!”

    以叶知秋为中心,浓密的黑气升空,在空中凝聚成一颗颗黑色的水滴,在他三米范围之内下起了黑色的雨。

    黑色的雨点极为密集,全面覆盖下来,靠身法已经无法躲避。

    “百鸟环凤!”

    经过两年的练习这一式枪法,马红俊已经能够做到水泼不进的地步。

    火焰枪在马红俊的手中挥舞,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圆形,被紫色火焰包裹。

    黑色雨点根本进不了马红俊的防御。

    但是另一边就惨了,离的较近的戴沐白被雨点沾身。黑色雨点落到他的身上,马上变为冰冻了他的身体。

    很快戴沐白就被冰封在了冰块中。

    这时叶知秋的第四魂环再次亮起!

    “小三,救沐白!”

    马红俊大喊一声,身在三米区域外的唐三的反应很快,他的紫极魔瞳一直注视着战场情况。

    在戴沐白被冰封的时候,他的蓝银草已经缠绕住了戴沐白。

    唰的一声,戴沐白被蓝银草带起来,牵引着到了唐三的怀中。

    也就在戴沐白离开地面的一瞬间,一朵冰刺花出现在他的位置。

    叶知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是第一次对上这样的怪物,明明实力比他的弱,但对方的火焰枪完全克制住了他。

    他最厉害的手段就是玄水的冰封控制,他的第二,三,五魂技都是强大的控制技能,可是根本进不了对方的身,这个小怪物身上的紫色火焰非常变态,他的冰寒玄水与紫火相撞就被瞬间蒸发。

    此时,叶知秋已经没有手段了,全部魂技好像只有第一魂技玄龟护体还有点用。

    过了片刻,黑色雨幕消失,强大的范围型魂技根本持续不了多久。

    马红俊继续用火焰枪戳他的龟壳。

    叶知秋完全成了缩头乌龟,只要他敢冒头,马红俊的枪就能给他的脸上来个枪花。

    玄水的寒气冰封很强,被冰封中的戴沐白使用了第三魂技。

    “白虎金刚变!”

    没有了黑色雨点的继续加持,冰封的威力逐渐减弱,白虎金刚变下,戴沐白很快震碎了全身的冰块。

    “兄弟们,用针了。”

    此时叶知秋龟缩在壳里,马红俊想要用枪戳开,需要耗点时间。

    “来了!”

    最先出针的是唐三,刚才的对战,基本是马红俊一人在战斗,现在终于可以出手了,对于他擅长的暗器,不管是速度还是手法都要快上许多。

    唐三十指弹出,在十个指甲间,金光闪烁,十颗细若纤毫的龙须针对着叶知秋射了出去。

    马红俊和戴沐白就不同了,他们可不敢把龙须针放在指甲中,所以都是慢悠悠的从储物魂导器中取出来,再射出去。

    “咻咻咻……”

    一直咻个不停。

    “叮叮叮……”

    也一直叮个不停。

    这个时候,暗器的水平就体现出来了,马红俊和戴沐白虽然魂力比唐三的高,但射出去的龙须针威力却没有唐三的强。

    唐三的对暗器的运用就像马红俊的枪法一样,深入骨髓,所以他能把力量全部,毫不浪费的注入到龙须针里,再加上刁钻的角度。

    龟壳上也有一道道纹路,就像鳞甲之间的间隔一样,唐三的龙须针就专门找这种地方射进去。

    马红俊和戴沐白的就要混乱的多,戴沐白射出去的龙须针基本都被弹了回来,没有射进去。

    而马红俊的因为魂力契合,加上魂力强大,威力也要大一点,就算是不射在纹路上,也能射入其中,不过只能镶嵌进去,不能完全没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人连续激射,不一会儿就射出了上百颗。

    “停,差不多了!”

    在叶知秋撑不住,武魂状态消失的时候。

    马红俊叫停了,再射下去估计会死人,这个叶知秋也就是嚣张跋扈一点而已,并不是十恶不赦之人。没必要开杀戒。

    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感叹叶知秋玄龟的强大防御力了,就算是以三人全力射出的龙须针也不能深入他的体内。

    龟壳是附在外面的一层防御,当龙须针穿过龟壳的时候,其实已经剩下不了多少力道,基本在接触了他的皮肉的时候就失去魂力的支持蜷缩起来。

    所以现在叶知秋的前胸后背,表皮都起了一个个旮瘩。

    这主要是因为三人没有杀人之心,所以没有射他要害,要是跟他对付马红俊一样,对准胯部,那可就不好说了。

    马红俊要是记住这一点,才在射出了上百颗针之后才叫停的。

    此时的叶知秋已经躺在地上翻滚乱叫,可是他越翻滚越疼痛的厉害。

    那七个学院赶快过去。

    “叶老师,你怎么了?”

    “叶老师……”

    那个女的学员手中出现了一朵莲花,疾两个黄色魂环出现,她的第二魂环亮起,莲花之中出现一滴滴绿色的水滴,飘落到叶知秋的身上。

    在绿色水滴的治疗之下,叶知秋不再挣扎了,停止了痛苦的惨叫。

    这个是时候,叶知秋躺在地上已经翻白眼了。

    马红俊走过去,那六个弟子赶快畏惧的躲开,只有那个女的挡在了叶知秋的前面。

    “叶老师已经输了,你不能放过他吗?”

    “别想太多,我就是过来取个针!”

    “小三,你也来吧!”

    取针的痛苦,也是个难熬的过程,这个叶知秋可不是赵无极!

    在马红俊和唐三把他翻过来覆过去的取针的过程中,叶知秋又是一阵惨叫!

    “以后不要太嚣张了,管好自己的人。

    今晚你们就不要住这个酒店,看见你们不舒服!”

    顿了顿,马红俊又看了一眼那个女学员,继续说道:

    “你除外!”

    架打完了,回去继续吃饭。

    这一战也算是给大家增长了一些经验,临场反应非常重要,每一个对手,在不知道对方魂技的情况下都要时刻保持警惕,有可能对方的魂技,完全出乎你的意料。

    谁能想到以叶知秋防御为主的武魂,会向控制和攻击方面发展。

    还有唐三的蓝银草,谁又能想到它会带有毒性。

    所以还是那句话,战斗就要认真战斗!

    吃完饭,因为马红俊等人强势的表现,又花了重金之下,把整个酒店给包了下来。

    其实酒店本身也不大,他们一行师生十三人,也就堪堪住下,剩不了几间房。

    不同于男生之间都是两个人一起住,四个女生每人都单独要了一间房!

    项成仙和朱竹清都是冰冷强势的性格,一个人住惯了。原本腻在一起,应该住一间房的小舞和宁荣荣,今晚也没有一起。

    是夜!

    深夜!

    唐三和戴沐白住在一个房间,唐三蹑手蹑脚的起床。

    戴沐白同样没有睡着。

    戴沐白:“小三,你干嘛!”

    唐三:“我出去上个厕所。”

    唐三出去了,但是一直没有回来,戴沐白过了一会也出去了。

    发现项成仙的房间门虚掩着,好奇着就要过去看看。

    正巧呢,另一边,马红俊刚好来到宁荣荣的门口,她的门也是虚掩着的。

    两兄弟对视一眼,嘿嘿一笑,也不说话,同时推开门,悄悄走了进去。

    夜深人静,有人辗转反侧,无心睡眠!

    而有的人,

    就踏马的诚心不想睡觉!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