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人间第一仙 > 第1章 家有老狗
    “哎,跃跃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王跃看到了一张满怀关切的苍老面孔。

    这是隔壁邻居刘二爷。

    又看看周边,徐婶,赵叔,赵家二哥,刘二爷的孙女刘小翠等一群熟悉的村人环绕一圈,都在看着他。

    “二爷,你们这是干什么?都看着我干吗?”完全睁开了眼睛,王跃错愕的问道。

    “嗨,我还想问你呢,出啥事了,怎么昏倒了?知不知道刚见到你的时候你多吓人,整个人都发紫了,要不是呼吸匀称,我们差点以为你中了什么剧毒呢。”刘二爷没好气的问道。

    “就是,你这孩子,也太不小心了,进山这么危险的事,也不做好保护。”徐婶也补充了一句,看着责备,实则担心。

    昏迷?发紫?

    王跃一怔,然后一些零散的记忆浮现。

    今儿好像是,进山采药,然后晴天打雷。

    对了,就是打雷,轰隆隆响,吓死个人,然后一道紫雷从天而降。

    本来距离远没啥,可奇怪的是,那紫雷居然还带转弯的,落到半截,一下子转向了王跃。

    完全没有第二个反应,王跃直接倒下,昏死过去。

    想起这一茬,王跃后知后觉的惊恐起来。

    雷劈啊,那可是万中无一的生还率,自己居然活下来了,真是奇迹!

    嗯,不对,被雷劈的时候,我可是在山里啊,怎么看起来,回到家了?

    四处看看,正是自己的卧室,躺在自己的床上,谁救得我?

    心中不解,不过消除大家的担心最重要,王跃连忙道:“二爷,我没事,就是试药出了点差错,身体发紫是逼出毒素来着,正常情况。”

    “没事就好,你是咱们大河村世代传承的药农,药材方面是行家,我不懂,不过跃跃,你师父走得早,你虽然无父无母,却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我们大家伙,都希望你平平安安的,以后可别再做什么危险的药性实验了。”刘二爷语重心长的嘱咐。

    长辈交代啊,哪能顶嘴。

    王跃连忙保证,以后不会了。

    看王跃认错态度好,刘二爷满意道:“那你在家好好休息吧,我们就先走了,家里还有事呢。”

    说完,刘二爷转身,看到了卧室角一条趴在地上正在吐舌头的狗,又转身看向王跃道:“差点忘了,跃跃,你家这狗养的真不错,有灵性,就是它过来叫人,才让我们知道你出事的,以后可要好好善待了。”

    哎!!

    王跃扬起身,看向角落的土狗,一脸惊奇。

    这是一条中华田园犬,八年前王跃的师父出门行医抱来时还是个小奶狗,说是不知道谁家丢弃,就捡回来了。

    可以说,这条狗陪伴了王越的童年,被起名三七,成为了家里的第三个活物。

    可是这土狗,平时也没啥异常啊,感觉蠢的要死。

    没想到,关键时候,还能救主!

    正惊叹呢,一道声音响起。

    “善待个鬼哟,这混球死抠,七爷我都三月不知肉味了,他若真有良心,晚上就给七爷弄一锅红烧肉。”

    声音来自,土狗!

    王跃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亲娘,这狗成精了!

    “看个毛啊,抠逼。”土狗扭开头,不屑的又补了一句。

    真成精了!

    可不对啊,为什么这狗说话,别人都听不到?

    看到一屋子面色平静的人,王跃心中满是疑问。

    “放心吧二爷,三七我会好好照顾的,嗯,你们有事先去忙吧,我没事的。”微笑看着刘二爷,王跃努力表现出自己没事的状态。

    “嘻嘻,那我们就先走了,明天再来看小跃哥,给你带好吃的哦。”刘二爷的孙女刘小翠甜甜一笑,搀扶着刘二爷先走了。

    其他人也都宽慰几句,跟着离开。

    这时候,土狗也站了起来,似乎打算离开。

    王跃故作自言自语,喃喃道:“三七真是条好狗啊,这么忠心,太感动了,要不,晚上给它做一锅红烧肉?”

    听到话语,本来要出门的土狗一下子调转了狗头,狗眼火热的看向了王跃。

    “哎哟,今儿抠逼开窍了?亲娘哎,红烧肉啊!”

    土狗舌头吐得老长,似乎都陷入了幻想。

    再次听到土狗的声音,王跃确定,自己不是幻觉了,而是真的能够听到狗语。

    就是不知道,自己只能听到狗语,还是什么动物的都能听到。

    另外,自己的这个能力,是怎么出现的?

    有些兴奋,王跃感觉,自己可能遇到了奇遇。

    再次看向土狗,王跃咧嘴一笑,招手道:“三七过来。”

    土狗屁颠屁颠上前,主动伸出狗头,眯起眼睛,等待主子的抚摸。

    为了吃肉,它能付出一切。

    王跃笑摸狗头,道:“三七,你说,是红烧肉还吃,还是大棒骨有滋味啊?”

    “这还用说,当然是红烧肉啦,大棒骨什么的,也就磨磨牙,啃着玩。七爷可不像是村里那些土鳖蠢狗,见到骨头比见到亲娘还亲,七爷只有看到红烧肉,才觉得比亲娘亲。”土狗美滋滋的说道。

    “哦,原来你最喜欢红烧肉啊,这么说,前几年师父还在的时候,他老人家最喜欢的红烧肉,都是被你偷吃的?好家伙,每次都假装对红烧肉不屑一顾,只爱啃骨头,害的师父每次都说是我偷吃的,现在可算是找到真的贼了。”王跃似笑非笑的伸手捏住狗脸,一脸意味深长。

    “是我偷吃的怎么滴,你小子还能……哎???”本来吐舌头卖萌的土狗,一下子僵住了,扬起狗头看向王跃,狗眼有些瞪圆。

    王跃悄悄的用了点力气,卡主狗头,咧嘴露出一口白牙:“你很嚣张啊,三七。”

    “你,你,你……”狗舌头有些直,三七吓懵了。

    “别你你你的,说,你个狗贼?潜伏在我家想干什么?”王跃瞪眼,呵斥。

    “什么潜伏在你家,是老爷子主动把我捡回来的好不好,七爷在这里生活了八年啦,图你啥了?七爷还救了你呢,能不能有点良心?”三七也瞪视王跃,强烈反驳。

    说完之后,三七反应过来,惊呼道:“我去,不对啊,抠逼你怎么能听到我的话?还能跟我交流?”

    “这有什么稀奇,你跃哥我遇到仙缘了,兽语什么的,不过毛毛雨。”王跃故作高深。

    “难道是那道雷?乖乖,被雷劈了还有这种好处?改天七爷要不要试试。”三七有些惊讶,还有些心动。

    “别转移话题,跃哥刚刚得到仙缘,知道的不多,你给我说说,你这样的狗,多吗?”王跃旁敲侧击的询问。

    三七顿时扬起狗头,傲然道:“你当灵狗是什么啊?七爷万中无一的好不好,村里那些土鸡蠢狗,都是些愚昧家禽,能跟七爷比?不过说来,也是七爷运气好,灵智初开,就被老爷子收养,沾染人气,学了人道礼仪,灵性纯正,不像是大熊山里的那只野狸子,牲性的很,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样了。”

    “野狸子?大熊山也有和你一样的动物?”王跃有些惊。

    聪明有灵智的野兽啊,这要是凶残一点的,再有经验的猎人也玩不过。

    “当然有,好几个呢,不过有的运气好,有的运气差,灵性的高低不一样,不过总的来说,没有谁敢惹事儿的,人的科技发展很快,枪炮威力大,可不是好惹的。”

    王跃点点头,看来有了灵智就是不一样,知道趋吉避凶。

    “那你们这样的灵兽,都有什么能力?比如法术什么的?”王跃好奇的问道。

    三七得意道:“当然有,七爷我的叫声能镇魂,村外老沙河的那个女鬼,见到我就吓得只往水里钻。”

    咕嘟!

    王跃吞咽了一口口水,瞪大眼睛道:“你说,女鬼?”

    三七瞥了一眼王跃:“你不是得了仙缘吗?还怕个鬼?”

    王跃:“……”

    我特么是惊得好不好,这世界上,真有鬼?

    不对,这么灵异的世界,我这被雷劈的,难道就只得了个沟通动物的能力?就没别的了?

    心中这么想的,王跃突然感觉脑子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存在,忍不住集中精神感知,下一刻,王跃的眼睛一下子变成了紫色。

    而此刻看着土狗三七,一种认知在意念中出现。

    中华田园犬:启灵,微弱的天狗血脉,天赋能力,天狗之吠,能镇魂,驱邪。

    咕嘟!

    亲娘哎,哥们的眼睛也被劈成了扫描仪了!

    眼睛的变化,让王跃又惊又喜。

    今年十六岁的他,是师父从野地捡回来的孤儿。

    说起自身身份,王跃并没有太过伤怀,年幼就跟随师父学习辩药,治病,行走四方,眼界和思想绝非普通孩子能比,很明白事理。

    王跃也没想过去探寻真正的父母,能被丢弃,无非就是成了负担,丢的时候是,现在也是,除非成年能赚钱了或能相认,那也没有意义了。

    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学艺,为师父养老送终。

    可惜天不遂人愿,王跃师父由于防护不当,在一次大型的抢救传染病中染病去世。

    而且,也是那次传染病,政府加强了医疗关卡,非有证不能出诊,遇到就抓。为的就是杜绝江湖郎中瞎糊弄乱抓药。

    而王跃这样非正规系统出身的野郎中,自然是没资格出诊了,即便他自认为跟着师父学习几年,看看普通的病没问题,但是没有行医证,有能耐也要给我收着。

    所以师父一去,王跃也失业了,除了自幼相识的村人,别的地方,哪里还有行医郎中的生存空间。

    若非如此,岂能三月不吃最爱的红烧肉!

    心头滋味难明,王跃继续感知脑海中的东西,发现这是一团紫色混沌,垂下无数紫色细线,覆盖周身经脉,与自身竟是完全融为一体了。

    这紫色混沌与意念接触,瞬间知晓了它的名字。

    天地生雷。

    天生万物,生灭更替,一雷炸响,焕发生机。

    这生雷为天空清气和浩瀚地气交错迸发而出,是只有满地灵机,万物繁茂之地才有。

    也就是说,大熊山这百里大山,还算物藏丰富,生机勃勃。

    不过这一雷炸响,不知何故,却入了王跃的身,为他开启了人体宝藏,也传承了诸多玄妙。

    有法曰:

    雷法入眼,可观万物。

    雷光在手,可淬灵机。

    雷声口出,煌煌正气。

    雷响入地,焕发生机。

    天地间,雷最玄妙,春雷万物生,夏雷气旺盛,秋雷一轮转,冬雷天地清。

    生雷不如四季雷,却也是天地造化,万古更替往复,蕴含无穷玄妙。

    这一雷入身,也算是立地入道,明万物,知生灭,了阴阳。

    感知生雷玄妙,王跃惊叹无比。

    万物万灵,各有所长,人虽然为万灵之长,天生灵智大开。却也因此难明天道,故才有苦苦修行难以自渡,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王跃非修行中人,但是一雷入道,传承万古玄妙,等于直接破开了这知见障,出现在了无数修行之人追求的迷雾版马拉松起跑线,并且还没有迷雾遮挡视线。

    这放在道家叫做机缘,仙缘。放在世俗,叫做开挂,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