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人间第一仙 > 第13章 盗墓的赵二哥
    嘶……

    王跃惊了。

    这人好好的,怎么撞邪了?

    “啥我说什么了?你这什么眼神?”赵忠奎疑惑的看向王跃,然后似乎想明白什么,嘿嘿笑道:“就知道你不甘心,不敢面对现实对吧?”

    王跃没好气的道:“我不甘心个屁,二哥,你这段时间干了什么?”

    “当然是大买卖,只要成了,比我爹还赚,要是多来几次,首都的房子咱都买得起。”赵忠奎说起自己的买卖,一脸得意。

    王跃道:“怕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买卖吧?”

    “嘘,这么大声干什么?你也别瞎说,什么见不得光的买卖,不偷人,不抢人,也不害人,还赚的多。”

    “那你怕什么?好了二哥,我不管你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很危险?我劝一句,别为了一点钱,把小命搭进去了,你可是赵家独苗。”王跃语重心长的提示。

    “呸,什么话,别找晦气啊,哥能长命百岁,少给我添堵,好了,这汤你也吃了不少,我端走了,回头赚了钱,我请你去镇上吃大餐。”赵忠奎不乐意,然后端起鸡汤,快步离去。

    王跃想追,想了想,看向小女鬼道:“有什么办法能消了这阴气?”

    “能啊,方法多得是,我能收,你也能消,但是有用吗?我观这阴气,似乎来自墓中,现在消了阴气,只要接触,还会沾染,难不成你要跟着他一起干?”小女鬼笑眯眯的问。

    王跃脸黑。

    这话说的在理,能帮一次,又不能帮一辈子,再说了,要是小女鬼说得对,那赵二哥这可是犯罪啊,盗墓,不仅国法不容,就是乡里人家也不能忍啊,谁家地下还没个老祖宗,被人掘坟盗財,这是忌讳。

    “不对,你不是说这大熊山就一座古墓吗?怎么赵二哥还盗了?难道他闯入那僵尸墓了?”突然想起什么,王跃面露惊色。

    “想什么呢,我说的是有一个僵尸墓,可没说就一座啊,你真以为这大熊山是穷乡僻野,啥也没有吗?大熊山北面,曾经有座三百多年的古城固野,出过不少王公大臣,土豪士绅,这方圆百里,大熊山是唯一的山脉,有山有水,则为灵妙之地,几百年来,这周边不说几百,也有几十个古墓葬在地下了,百年来,有不少盗墓贼来这里探查,我看不过不少,这小伙子,不过是其中一员罢了。”小女鬼淡然解释。

    王跃皱眉。

    盗墓的事,似乎小时候听说过一些,不过后来就少了。

    现在倒好,外人不来盗了,自己人开始下手?这赵二哥也不怕稀里糊涂,盗了祖宗的墓。

    现在要救他,就两个办法,劝阻,或者告发。

    看刚才那样,就知道劝阻没戏,告发也不好,自幼一起长大,虽不是亲戚,但是也叫了十多年的二哥啊,再说他还是家中独苗!

    可是啥也不管,这不是眼睁睁的看他走上歪路吗?不仅如此,还有可能遭受邪气害己。

    左右想不到好办法,王跃感觉真头疼。

    “嘻嘻,是不是不忍心?可没办法啊,人各有志,路都是自己选的,得到或者失去,都要自己受着,你要么别管,要么管一辈子,成全别人,还是成全自己,就两个选择。”小女鬼似乎觉得调戏王跃很有意思,不断的挑逗。

    王跃没好气的道:“这救他怎么就一辈子了?”

    “很简单啊,他觉得能发财,被你阻止了,或许知道是你救他,现在没什么,但是以后遇到急用却没钱救急,回想起来,这本该属于他的钱,被你破坏了,虽然有风险,可是人生在世,做什么没风险?或许赚了钱人没事呢?那不是成了你的过了?所以救了他以后,你还要帮他发财,这样他就不会怨你了,可到这里你也脱不开身了,除非他一辈子有钱,否则那天没钱了,就会怪你,因为是你帮他赚了钱,却不帮他守住,岂非是你故意害他?若这样一来,你的人生就成为了别人的附庸。若是未来不帮,那现在何必要救?不如冷眼旁观,省了麻烦。”

    “胡扯,哪有这种事?”王跃被说的目瞪口呆,直接反驳。

    “如果你像我一样,在这沙河之上,看两岸民生百年恩怨情仇,或许就不这么想了。”小女鬼幽幽开口。

    王跃哑口无言:“难道这救人还有错了?”

    “救人无错,要看救什么人,怎么救?还有这救法和自己的人生目标冲不冲突,小哥哥本是个普通人,突然有了神奇,哦,你这神奇怎么来的?”小女鬼突然问。

    “我……你忽悠我?”王跃突然反应过来,瞪视小女鬼。

    小女鬼嘻嘻一笑:“就是好奇嘛,我可是好心呢,毕竟你这样的奇遇,比我也不差了,未来前途无量,奴家不忍心一个同道中人就这么沦为平庸。”

    “呵,女鬼。”

    王跃才不信,面无表情道:“与你无关。”

    “得,算我多事,那你自己看着办咯,不要以后后悔就行。”小女鬼没探的自己想要的,颇为无趣,一转身,消失不见。

    王跃沉默当场,心中百感交织。

    总觉得小女鬼在说歪理,可是却又忍不住浮想联翩。

    人性这个东西的复杂,他见过,以前师父行医,医好了还行,没救过来,还有怪罪师父的。

    那时候的自己,都很气愤的。

    这若是亲近的人被自己救了,未来还怪罪自己?想想都觉得无法接受。

    不对,救人啊,怎么能这么想?

    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胡搅蛮缠啊,这世间,定然是好人比坏人多的,不能因为以后的不确定,就不救现在的人了吧?那也太冷漠无情了!

    这么一想,王跃不管了。

    怎么也要尝试一下,否则良心不安。

    快步出了门,追着赵二哥而去。

    不多时,王跃就来到了赵家,站在院子外,就能听到里面的说话时,似乎人不少。

    赵叔常在果园住,赵婶在镇上摆水果摊做生意,家中寻常就赵忠奎一个人,不可能有这许多人的。

    眼中紫光浮现,王跃就看到了不寻常。

    一缕缕黑气,在赵家缭绕,里里外外,密密麻麻,看的王跃一身鸡皮疙瘩。

    阴气这么重,赵忠奎该不会是把冥器带回家了吧?这胆子也太大了,留下祸患,害了赵叔赵婶咋办?

    眼睛瞪圆,王跃有些生气了,果断进了院子。

    推开房门,里面烟雾缭绕,却是有五六个人,老老少少的,都在摆弄一些瓶瓶罐罐,还有些古朴的器物。

    他这一进门,瞬间吸引了那些人的瞩目,一个个眼神凶得狠。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