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人间第一仙 > 第15章 对死亡的恐惧
    哄鬼呢!

    这家中后院地下的灵机造化,难道也是异界的玩意?

    还武神传承,满口胡说,小王八蛋越来越精了。

    心中暗骂,小女鬼脸上却是笑眯眯的:“培养气血的东西,无非灵药或者灵肉,你手里的肉就算。沙河里也有不少老鳖,还有突破了生命限制的许多鱼类,都是练武补气血的佳品。不过你这什么武道本质,似乎我也用不到呢,毕竟奴家不是血肉之身,也不喜打打杀杀。”

    “那你要什么?”王跃问道。

    “月阴珠。”小女鬼开口。

    王跃微笑看着它。

    小女鬼也不遮掩了,直接道:“就是那植物僵尸口中的玩意,这家伙异想天开,把自己炼的不死不活。不过那月阴珠却是个好东西,你若是能把这个弄到手给我,以后沙河水族,任你索取。”

    “我就说怎么三番两次的提示我那僵尸的存在,原来是看中了人家的东西,小鬼婆,臭不要脸。”

    心中腹诽,王跃笑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自己不去拿?”

    “奴家离开水,实力就十不存一,根本就不是那僵尸的对手。”小女鬼委屈的说道。

    “你确定?打不过一个植物僵尸?”王跃笑了。

    “不是它,是它的手下,这僵尸生前是个大将军,养了一批死忠家将,死后同葬,虽然只是吸收月阴珠聚合的月华和阴气的边角料,但是它们却被练成了尸奴,还有一些鬼奴。我打不过,但是你不一样,你练武有成,内劲可怕,那些尸奴和鬼奴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我拒绝。”

    “啊!”小女鬼愣住。

    “这么好的东西,你居然只是用一些水产就跟我换了?你当我傻呢,你再好好想想,有什么价值相差不大的,不然,这买卖做不了。”王跃笑着提醒。

    小女鬼皱眉:“你这也太贪心了吧,那月阴珠你也用不了,何不成人之美,给我等于得到了我的友谊,对你有好处的。”

    王跃差点气笑了。

    这小鬼婆忽悠人还真是一套一套的,还你的友谊,你的友谊算个屁,咱们根本没有交情,只有交易好不好。

    “这样啊,那你把沙河里的老鳖,大鱼啥的给我,你也得到我的友谊,一辈子的那种,当然,你要觉得不够,还可以得到我的爱慕,至死不渝的那种。”王跃笑眯眯的回击。

    小女鬼叹息:“看来没得谈了,不过别怪我没提醒,那僵尸可不是个好玩意,现在不除去它,等将来它能动了,整个大熊山一带,都将生灵涂炭,鸡犬不留。”说完,小女鬼转身消失不见。

    王跃撇撇嘴,不屑一顾。

    小鬼婆的忽悠和算计,简直无孔不入,一言一行都在谋划。

    但是不好意思,哥们会去解决这个问题的,不过不是现在,而是我把你那龟壳上的道韵领悟透彻再说,届时,两边都不怂。

    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王跃去赵家看了看。

    阴气没了,家里也没人,赵忠奎的确跟着那群人离开了,这家伙打小就是个喜欢玩心眼的,心不纯,自然容易走上歪路,这一去,就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了。

    只是可怜了赵叔赵婶,二老起早贪黑,却不想一心帮衬的儿子,已经脱离了他们的人生规划。

    慢悠悠回家,到了门口,就看到邻居刘二爷一家子都在院子里,还弄了大包小包。

    “明叔明婶,你们回来了?”看向一对中年男女,王跃笑着打招呼。

    “是跃跃啊,吃早饭没?”中年男子笑着回应。

    “吃了,明叔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儿都没看见呢?”王跃边问边靠近。

    “连夜赶回来的,这不你翠儿姐要去学校报到了吗,我和你婶回来送她去。”中年男子笑道。

    “都说不用了,又不是刚去上大学,这都大二了,我自己可以的。”刘小翠一脸不乐意,尤其是看到大包小包,很是嫌弃。

    “你这孩子,一个人出门,当父母的怎么能放心?我和你娘还打算请你的同学吃顿饭,让她们多多帮衬你。”中年男子呵斥。

    “就你们事多,都不嫌我丢人。”刘小翠气结,然后一跺脚,快步离开院子,直接走了,甚至都没和王跃打招呼。

    “哎,你慢点。跃跃,叔先走了,等过年回来,给你带好吃的。”中年男女连忙提着东西追上去。

    王跃看的好笑。

    两口子还是那样,自以为的溺爱,可是他们当局者迷,完全没发现自家的女儿,一年大学读下来,已经变了性子。

    “跃跃,你明叔带回来些什么补药什么的,老头子用不上,你等下提回去吧。”这时候,剩下的刘二爷敲了敲烟袋,对王跃说道。

    王跃哭笑不得:“二爷,您都用不到,我这年轻小伙,哪里需要补身体。”

    “不是给你补身体,是补偿,我这大孙女啊,怕是相不中你了。”刘二爷却是个明白人,脸上有无奈,也有遗憾。

    王跃一愣,摇头道:“那都是小时候的戏言,您老别当真啊,再说了,就算不成为孙女婿,我不也叫您爷爷,都一样。”

    “老头子倒不是可怜你,而是可怜我这孙女,被外面的世界迷了眼,认不清人参和杂草的区别了,依着她现在的心态,肯定要吃苦头的。”刘二爷说完,摇摇头道:“老咯,不中用了,也管不了那么多,这几日,常常梦到你二奶奶,怕是离团聚不远了。”

    说着,刘二爷转身,走向屋内。

    王跃面色微变,目光看向刘二爷,眼中浮现紫色。

    顿时,刘二爷的身体在王越的眼中,变得有不一样了。

    雷法入眼,王跃已经用的非常熟练了,观人也有一些经验。

    寻常人,周身白气,有强有弱,身体好的,白气强,身体差的白气弱,年纪大的白气暗淡,年纪小的白气旺盛。

    若是遇到邪气,白气就会被压迫不显,就如昨日的赵忠奎,身上阴气缭绕,白气被压迫的都看不清了。

    而眼前的刘二爷,周身白气已经很暗淡了,隐约呈现灰黑色,这给王跃一种迟暮之感。

    这结合刘二爷的话,王跃心中浮现不妙。

    不能是,大限到了吧?

    只是这并非生病,也不是受伤,如何挽救?

    看着刘二爷进屋,王跃沉默当场,心中浮现大大的不安。

    当初师父走的时候,自己也有过这种感觉,现在,又出现了了。

    人,固有一死。

    而我,还能活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