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人间第一仙 > 第26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你们管这个叫神通吗?”手托着水球,如同甄姬一般,王跃笑眯眯的看着那些震惊的人。

    “这还不是神通?不用手决法决,转瞬就凝聚而成,一般的术法根本做不到这点。”洪景云忍不住开口。

    王跃摇头:“那是一般的术法,术法也分高低的,有些术法,精通至深了,同样能够瞬发,这需要对术法道韵有足够的领悟,我相信这一点,道门前辈定然知晓,你们又何必大惊小怪。”

    “这么说你这不是水法神通?”赵玉秋开口了,目光灼灼的询问。

    王跃笑道:“别闹了,不炼真法,不悟大道,怎么可能修成神通?你当神通是什么,不过这般也能证明我是同道中人了吧?诸位还有何意义?”

    “自然没有了,道友好高明的水法秘术,就凭这一点,就价值无量,我做个主,为郑龙吆喝道友一个亿,希望道友莫要嫌弃。”这时候,大高个又开口了,笑语晏晏的,完全不像是闹矛盾的样子。

    王跃道:“那就多谢了。”

    “咳咳,我来为道友介绍一下,这位是道门西南部异常行动部第五支队副队长雷鸣,也是我们这次紫霞观行动的副队长。”这时候赵玉秋又开口了,为王跃解释。

    听到赵玉秋的话,大高个雷鸣毫无异色,只是热情的看着王跃。

    王跃微笑点头,心中却是叹息。

    又特么来了。

    这就是家大是非多吧。

    这俩人,肯定有什么针锋相对的事。

    不过从郑龙找茬开始,王跃心中就想了几个应对办法,最后选择的就是这无形装逼的路子。

    装逼不是王跃的主要想法,在装逼的过程中,王跃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意思才是重点。

    我也不喜欢惹事,但我也不好惹。

    只要招惹我,后果严重,轻则灭门,重则乱世。

    这话就塑造了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无事自然就是正派,可是一旦有事,那就不好说了。

    根据王跃从小看电视,看书,见识到的人来看,只有那种看起来好说话,怒起来砍全家的人才是让人忌讳的,不敢轻易招惹。

    所以王跃毫不犹豫的演了一波,这一点,真要谢谢表演老师小女鬼。

    现在来看,效果很好,至少达到了自己的预算目的,这之后,就走一步看一步,慢慢来完善一个亦正亦邪的形象吧。

    很快,一群人相互介绍完毕,大家笑语晏晏,非常热情,似乎都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

    而在聊天中,赵玉秋和雷鸣几次旁敲侧击,想要招揽,王跃都表示出了不受约束,喜欢自由的态度,另外也透露出喜好游山玩水,寻找奇物的心态,完美的演绎了一个只求逍遥,不重权财的修行之人形象。

    一句话,可以玩玩,但别拉我入坑。

    果然,两人再也没有任何表态,然后就聊起了关于紫霞观的事。

    说起紫霞观,就要从一年多前的火灾说起,具体原因,就连道门都没有查到,就好像那火焰是凭空出现一样,而且极快的覆盖整个紫霞观,超过了一般的火焰蔓延趋势,让当时在紫霞观里的人,根本没有机会跑掉。

    这和王跃从司机那里得到的消息类似,但是之后的说法就完全不同了。

    火灾之后,紫霞观一带就被封锁了,禁止外人靠近,自然也不会有作死者探险紫霞观的事,司机说的多起失踪也都是杜撰,以讹传讹,就连开发商都是背锅者,人家是紫霞观隔壁山的开发者,只是受牵连。

    但是火灾之后,紫霞观的确还死了几个人,只是这些人,都是道门行动队的,本是探索紫霞观火灾真相,却意外发现了这里有异常,在损失了几个人后,探查到了一个邪灵,五个妖鬼的气息。

    听完赵玉秋的解释,王跃开口问道:“也就是说,紫霞观火灾到如今,已经一年多了,那这么长的时间,怎么没人来解决?”

    赵玉秋道:“异常发现是最近才出现的,在这之前,紫霞观并无异常,只是火灾不明,地方上也没有向道门求助,不久前二队一个做任务路过的人发现了这里的不对劲,这才上报,一段时间来,我们多次复查,却发现了一个极诡异的事情。”

    说到这里,赵玉秋表情凝重起来:“这紫霞观地下,是一处三阴汇聚之地。”

    “三阴汇聚?乖乖,难怪出了邪灵,道门可查到这邪灵是什么类型,多少年了?”洪景云是这一门道的行家,忍不住询问。

    赵玉秋摇头:“目前只确定是邪灵,而且它极度的狡诈,轻易不露面,只是让五个妖鬼行动,难以判断,这才是我们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

    “这都出了邪灵了,道门就没有派真人过来处理?”洪景云继续问。

    王跃不言不语,对修行界的了解太小白了,两眼一抹黑,完全不懂,听着就行。

    赵玉秋瞅了瞅王跃,这才道:“最近几年,异常之地的出现有些频繁了,这段时间内,别处也有需要处理的异常,目前人手比较紧缺。”

    “好像也是,修行界似乎也在讨论这个问题,这有些反常啊,异常的出现,都是需要天时地利的,还有人说这是灵气复苏的征兆,有可能大修之世将临。”洪景云嘴里说着,似乎也有些试探的意思。

    赵玉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直接看向王跃道:“这一次道友能来,的确是我们的福气,如果道友能够帮助我们解决这里的问题,报酬我们会按照最高标准付出,保证让道友满意。”

    王跃笑道:“别把希望都放在我身上,我没你想的那么厉害。”

    众人直接笑了。

    真谦虚啊,能把水法修炼到接近神通地步的大佬,居然说自己不厉害?

    看来大佬的厉害标准和我们这些普通修士有些不一样呢。

    “不过我也有兴趣见识见识,嗯,打算怎么行动?”王跃继续问。

    赵玉秋道:“后天是下弦月,是月华最弱的时候,也是邪灵被削弱的时机,我们打算那天行动。”

    “可以,这两天,就叨扰了。”王跃微笑。

    “哈哈,这有什么叨扰的,虽然初次见面,但总觉得道友面熟,有一见如故之感,道友若有兴趣,不如到我那里坐坐,给我一个请教的机会?”这时候,一直不说话的雷鸣,抓住了机会,直接插话,看的赵玉秋脸黑咬牙。

    这混蛋,太会见缝插针了。

    王跃看着雷鸣那充满了阳刚气息的健壮身躯,微笑道:“请教不敢当,交流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