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人间第一仙 > 第27章 道门
    夜,居住区一间会客室内,王跃和雷鸣正在喝茶。

    茶是雷鸣提供的,茶叶为赤红色,浸泡开后,水呈泥红色,散发清香,弥久不散。

    品尝一口,也是醇厚芬芳,隐约有一缕温热的气息散入五脏,滋润六腑。

    这茶非凡品。

    王跃夸赞道:“好茶。”

    雷鸣笑道:“我这罗汉茶,是从一位长辈那边厚着脸皮讨要的,数量不多,否则送与道友一份,也不算什么。”

    王跃摇头,放下茶杯道:“有幸品尝已经是幸事,不敢奢求。不过这罗汉茶,似乎是……”王跃故作意味深长的看向雷鸣。

    雷鸣道:“正是普陀寺以玄武岩壁培育数百年的铁罗汉,如今灵机渐少,每年出产也是不多了,如此灵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绝传承,实为可惜。”

    王跃道:“原来道友是普陀寺传人,这就难怪了。”说着,王跃又看向雷鸣的身躯。

    这倒不是啥邪念想法,而是王跃看到雷鸣的第一眼,就看出来,这人也是武道强人,虽然气血强度不如自己,但是他似乎修炼的是什么金钟罩之类的武道,皮肤紧密,怕是已经到了刀剑难伤的程度,这一点王跃就做不到。

    “哈哈,道友高估了,普陀寺可是佛门圣地,小弟虽然出身佛门,却只是少林南宗的弟子,只是少年时遇到普陀寺高僧大德弘法大师,得他慧眼,这才修炼了普陀寺的金刚身,我本人也就是武勇有余,但无领悟佛法的慧根,可没资格进入圣地修行。”雷鸣连忙谦虚的解释,但是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却透露出他和普陀寺不一般的关系。

    只是雷鸣完全想不到,王跃是修行界小白,对他而言,什么普陀寺,和路边的不知名寺庙并无区别,这一番卖弄口舌,注定是给瞎子看了。

    “原来如此,道友好机缘。”王跃露出恍然之色,然后一脸惊叹,但是内心之中也是撇嘴。

    佛门弟子叫道友,会不会有些尬?

    而且这佛门的,怎么在道门旗下混?难道佛门被道门收编了?

    “道友,说这些,并非我卖弄出身,只是不愿欺瞒,以心交友。道友不愿接受束缚,这是我辈修士常态,自无勉强之意,我是个没慧根的,只能在这红尘中厮混,多年打拼,如今也是到了一个关键时候。”雷鸣说着看向王跃,欲言又止。

    王跃笑道:“道友何须如此,有话就说,吾乃正派弟子,喜直言无忌。”

    “好,那雷鸣冒昧了,其实这一次的紫霞观异常之地处理,也是一次实战考核,主要是针对赵玉秋的考核,但是我亦有自己的渠道,不甘心错失良机,就托了关系,加入了这个考核队伍,考核成功,就能独掌一个支队,道友或许不知,道门八部,每一部都很庞大,各负责一片区域,我们属于道门西南部,部下实战成员有三大九支二十七分的说法,就是三个大队,九个支队,二十七个分队。”

    “我与那赵玉秋都是九支的副队长,这是一道坎,只有成为正队长,独掌一个支队,才算是有所成就。可是支队长这个职位是能独自领兵出战的重要职位,基本上确定了,为了确保支队的战斗力,凝聚力,至少十数年都不能轻易撤换。不久前,第七支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事故,损失惨重,支队长都以身殉道,部里要重整第七支队,这是一个机会。原本属意第三支队副队长赵玉秋,但是我比赵玉秋更有资格,任副队长的资历也比她更高,所以我不甘心,拼搏一争。本来紫霞观问题极大,又非常诡异,难以处理,大家都在筹谋,如今道友出现,可以算是打破了我们的平衡,如果道友帮忙,解决了紫霞观的问题,并且把功劳推到赵玉秋身上,那这一次考核,就算是她胜利了。”雷鸣一口气把各种缘由详细解说了一遍。

    闻言,王跃这才知晓,这里面到底什么问题,说白了,还是争权。

    或许,现在修行之人的目的,也都是为了帮自己争取利益吧,修炼只是为达目的的工具,而不是为了真的去追求什么大道,成仙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明白过来,王跃淡然道:“那道友的意思是?”

    雷鸣道:“我不求道友站在我这一边,但求道友两不相帮,给我一个公平的竞争机会。”

    王跃笑了:“道友好魄力,你都这么说了,我又何必做那小人,你们且各凭手段,吾也只是好奇紫霞观内情,绝不插手任何与我无关的事。”

    “如此,多谢道友了。”雷鸣松了一口气。

    若是一般人,自有别的方法对付,硬骨头都给他拆散了。但是王跃他也看不透,直觉不好惹,只能用怀柔手段。

    两边这种算是交心的态度,似乎一下子拉进了距离,然后王跃和雷鸣畅聊起来,主要是王跃的回应让雷鸣没了顾虑之心,对于王跃的旁敲侧击,不作他想,对王跃很是说了些修行界的大概信息。

    比如道门。

    这是几百年前修行门派悄悄合作的组织,开始只是为了自保,共研大道。后来真法难修,加入的同道越来越对,直到百多年前,道门已经庞大的不可思议,并且和国家达成了协议,成为了一个半官方的隐秘组织,负责处理各种常人难以想象的事,确保各地安全。

    这说法,类似于武侠小说的武林盟主,江湖之远,也在国家之内,庇护生民不遭受异类的侵害,就是道门的主要责任。

    不过现在看来,即便是道门,也经不起岁月的考验,这个曾经算是为延续修道传承的组织,也变成了一个利益体,后辈弟子,把它当成了晋身之路。

    人心百态,每个人都有选择自身命运的权利,这无可厚非。

    王跃并不想加入,主要是对权利没兴趣,他感兴趣的,还是活的更久,而道门,似乎是一个可以友善相交的对象。

    毕竟道门是修行界的联合,拥有的资源最多,若是化为己用,说不得,自家比任何人都有机会,成为这末法时代的唯一求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