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顾九秦峥 > 第211章 说他是鹰犬
    这话一出,顾九却是突然福至心灵,轻声问道:"可是那位白大人?"

    她跟春晓只见过寥寥数次,却见证了她的侠肝义胆,若是真的有人会出面保她的话,顾九想不到第二个人选。

    果不其然,下一刻便见秦峥点头道:"嗯,是他。"

    他简略的将事情讲了。省去红莲教之事,只说春晓与一桩旧案的犯人有关,此番也是为了抓捕逃犯,有了白无渊作保,自然是保人无恙的。

    顾九听了这话,却是不大相信,她顿了顿,没有质疑秦峥,只是抿唇笑到:"原来如此。"

    但心里却是有些狐疑,秦峥可不是那等好心肠的人,能让他放了春晓,也不知那位白无渊白大人。跟他做了什么交易。

    她才想到这里,就听得店小二从外面走进,端着饭菜笑眯眯的上前来:"您的菜来了,请二位慢用。"

    武德楼的厨子不错。饭菜做的色香味俱全,顾九先前不觉得,这会儿倒是有些饿了。

    心里的杂乱思绪一瞬间散去,尽数转移到了吃饭上面来。

    秦峥哪里看不出她饿了,当下便将筷子递了过去,温声道:"吃吧。"

    二人在包厢里吃饭,楼下的说书先生则是笑眯眯的拿了赏钱,留下一句明日再来,便乐呵呵的走了。

    台上换了一个评弹的姑娘,十指纤纤怀抱琵琶,声音里说不出的妩媚婉转。

    这时候过来武德楼大多数是为了吃饭,小部分是为了消遣。如今从一个老先生换成小姑娘。倒也让那些客人十分能接受。

    那唱评弹的姑娘声音婉转动听,倒是让众人迅速的从三国故事里抽离出来,转而将所有心神都转移到了那姑娘身上。

    台下不多时便热闹了起来,伴随着吴音娇软,更显得那些男人们的声音浑厚粗狂。

    "你们听说了么,这两日大理寺不断抓人,说是今日又抓了一户官家!"

    都说这京城地界里面,从天而降一块石头,砸死十个人,八个都得是个官儿。

    所以老百姓们对于官家并没有多大的惧怕,毕竟往上倒腾三代,不定谁富谁穷呢。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上京城的八卦消息,非但不会叫他们谈之色变,反而会成为上好的下酒菜--这样的夜色里,女子声音柔软,烈酒入喉芬芳,再混合着几样或艳丽或恐惧的新闻,实在是最好的消遣了。

    这男人的话音一出,顿时引得其他人跟着附和:"可不是么。前日才抓了几家,我听说政七巷内里都被抓去了一个,你们说,这大理寺是想做什么?"

    政七巷命为巷。但实则是那方圆五里内住的地界儿统称,因所住人家皆是五品以上,所以又被称为贵人街。

    寒门贵子,大多住在此处。

    男人们喝了酒,大抵最爱讨论的事情便不过如此。

    当下便有人拍了筷子,哼了一声道:"做什么?还能做什么,我看今上也是糊涂了,将大理寺交给一个活阎王,这是生怕不变天--"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捂了嘴,一面压低了声音道:"我说刘爷,这话可不能乱说。当心脑袋!"

    大理寺可是能乱说的?

    他被捂了嘴,倒也醒了几分酒,只是声音里到底有些愤愤:"哼,天下谁人不知道。那秦峥就是一只鹰犬,他们可是从不分是非的!"

    顾九本在专心致志的吃菜,骤然听得有人话里提起了秦峥,顿时便顿住筷子,待得听到有人被骂鹰犬,先是拧眉看了那大放厥词的人一眼,复又看向秦峥。

    被称为鹰犬的秦峥,脸上十分的和颜悦色,甚至于还噙着一抹笑容。

    见顾九看他,还能格外温和的问道:"怎么不吃了?"

    他杯中端着一盏酒,才喝了一口,唇边也染了些酒渍,被头顶的八宝琉璃灯一照,越发浮现出几分艳色来。

    顾九气息一滞,先前想说的话全数被抛在脑后,唯独起了一个念头--这唇上的触感,此刻会不会如那夜一般柔软?

    这念头才升起,顾九就骤然红了脸,自己反倒是先不好意思了。

    她咳嗽了一声,藏在桌子下面的手急忙掐了自己一把。待得回过神儿来,方才讪讪道:"没什么,只是,他们在说你。"

    秦峥倒是没看出她方才那一瞬间的心神浮动。更没想到自己错失了这样一桩好事儿来。

    听得顾九这话,秦峥却是嗤笑了一声,漫不经心道:"他们也没说错啊。"

    他可不就是鹰犬么。

    独属于陛下的鹰犬。

    方才楼下那人的话,让顾九有些愤怒,可此时从秦峥的嘴里说出来时,顾九却觉得一颗心都跟着酸涩了下来。

    二十出头的少年郎,风光霁月的模样,如何就要自嘲成鹰犬呢?

    天下人皆以为他是非不分。殊不知他为多少人讨了公道!

    顾九突然便有些愤愤,咬牙道:"可他们说的不对,你不是。"

    秦峥心有正义,与他们说的并不一样。

    原本秦峥是不在意的。可在听得顾九这话时,却骤然敛起了笑容。

    他自己都不委屈,这小姑娘的唇却是抿着,像是赌气似的。一副既可怜又愤怒的模样,多么天真。

    又多么令人心动。

    秦峥深深地凝视了她一眼,极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做出强吻对方的禽兽举动,好半日才平复下来。轻声道:"介意我报复回来么?"

    这话一出,顾九顿时转过头去,诧异的问道:"您说什么?"

    秦峥并未回答她,而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要做什么。

    他随手抄起顾九才吃过的果子皮。在上面涂了一层油。之后,精准的扔到了那人脚下。

    果子皮不大,再加上这会儿大厅人多杂乱,所以并无人留意到这天降果皮。

    那位号称刘爷的人吃饱喝足。到底觉得自己借着酒意说的这番话有些心虚,索性便站起身来预备走。

    之后,便一脚踩滑,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刘爷,您没事儿吧?"

    楼下看热闹居多,真正来扶他的人却只有武德楼的小伙计们。

    见那下面乱哄哄的一片,顾九终于忍俊不禁,轻笑了起来。

    秦峥的眉眼一如既往的淡然,不过唇边却多了一抹笑意,问道:"准头如何?"

    男人的眼中只差明晃晃的刻上一句求表扬了,顾九哪里会吝啬?当下便笑眯眯的开口:"世子真乃神人也。"

    她这话说的促狭,不过心情到底是因此而大好。

    这样幼稚的行为出自秦峥的手,显然他并未将此事放在眼里。

    不过那人嘴欠,如今摔一跤好巧不巧的摔倒了嘴,也够他受得了!

    见顾九这模样,秦峥眉眼中的笑容越发多了几分,轻声叹道:"谢夫人夸赞。"

    一句夫人,让顾九的笑容微收,脸上却蔓延起桃花色来。

    秦峥见她这模样,心中微微一动,张口想要问什么,却又觉得现下不是场合。

    倒是顾九低头偷偷搅了搅手绢,有些慌乱的转移话题:"方才我听他们说……您抓了几个官家,可是京城要风波起了?"

    按理说来不应当。

    毕竟皇帝现下春秋鼎盛,没到会出事儿的时候,几个皇子也都还不敢将事情摆在明面上,只敢暗戳戳的搞事情。

    但如果不是因为皇子们,现下一无灾患二无科考,又有什么事情会让官员频繁被抓呢?

    顾九到底心中有分寸,没敢问那么直白,只捡着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问。

    秦峥倒也不瞒着她,知道这事儿顾九迟早要知晓,沉吟着道:"变天谈不上,但近来会有些乱。人,是皇上让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