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顾九秦峥 > 第212章 迷雾重重
    事实上,上次秦峥的选择是正确的。

    他并没有因为牵涉到了定国公府便停下追查,而是继续查了下去,谁知却反而顺藤摸瓜出了更多的线索。

    与此同时,先前一直在查的事件也意外的得了结果。

    "春耕时分,皇帝被刺,刺客乃是一名老道士。此后这道士在牢中自尽,但自尽的东西却是一颗钉子。"

    然而关押那老道士的刑房里。莫说钉子,便是半根铁丝他都够不到。

    那时秦峥便怀疑有内奸,为了寻到内奸,他才将春晓一并给放了出去,对外只做不知,对内却严防死守。

    原本第一次,那个老乞丐就不该跑掉,是秦峥为了抓内奸而故意放跑的。但那之后,内奸顺利被抓,老乞丐跟春晓她们并不知道。

    是以才有了第二次的抓捕。

    而那一次,白无渊时机恰好的出现,救走了春晓。之后来跟他达成共识。

    用另外一条线索,来换春晓的平安。

    秦峥掩盖下红莲教的事情,将这些事情逐一说了,末了又道:"如今内奸被抓。幕后之人也被牵出来,圣上闻听此事大怒,要让我寻出真凶。而近日所抓的几位,都是与之相关人员。想来不日便会有结果,京中乱不了几日,你不必担心。"

    秦峥说的十分轻飘,且前后严丝合缝,顾九顿时便相信了。

    但其实秦峥没有说全部。

    比如那个老道士先前抵死不肯招认,受尽百般酷刑不曾自杀。可是在得知春晓被抓之后,他却诡异的自尽了。

    为何?

    当真是他忍不住酷刑么?

    不是,只能说,他跟春晓必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于秦峥可以猜测出来。

    老道士,春晓的亲生父亲。

    也是红莲教之前极为重要的一个教众。

    但因着他的死,以及事情的久远,所以现在哪怕他已经抓住了好几个红莲教的人,却没有套出来半分关于老道士的身份问题。

    还有白无渊的行踪。

    用对方的话来说,他是恰好出现在那里,见春晓跟人打起来,第一反应便是将人打晕,把春晓救走。

    之后得知闯了祸,方才过来亡羊补牢。

    但事实呢。

    秦峥不相信这个说辞,却也没查出来哪里值得疑惑的点。

    但有的时候,天衣无缝,就是最大的漏洞。

    他微微弯唇,遮住眉眼中的冷冽。

    白无渊拿春晓的平安,来跟秦峥作为交换条件,供出了其他的人。

    而那些人里面,根据他的查探,却是各方人马都有。

    譬如二皇子、三皇子、乃至于大皇子。

    要么是这些人都与红莲教有关系,要么,就是有人借此机会想要浑水摸鱼。

    这一池水搅和的越乱。便越有可操作的空间。

    这些人和事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分明秦峥已然将事情顺利的解开了,却又莫名觉得,自己像是落入了一个圈套。

    有人想要让他乖觉的随着牵线走。

    秦峥拧眉。敛去眼中的冷意,复又开口:"时候不早了,先回府吧?"

    听得秦峥的话,顾九也才回过神儿来,乖顺的点头:"好。"

    她只知道秦峥这些时日在外很忙,却并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在忙碌了这样艰巨的事情。

    前世里,她从不知皇帝险些遇刺,更不知其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现在哪怕是想要帮助秦峥,都有些无能为力。

    顾九一时有些懊恼,模样便显得乖巧许多。

    秦峥起初还没发现,待得见小丫头跟着自己上了马车还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倒是有些误会了。

    "吓到了?"

    男人温和的声音,让顾九回过神儿来,连忙摆手解释道:"不曾。"

    她想了想,见秦峥眉眼下遮掩不住的青黑。到底有些情不自禁,轻声道:"只是觉得,帮不到您的忙。"

    秦峥不妨她说出这话来,却是瞬间一愣。

    他平日里若是想要堵上一个人的嘴,自有百八十种说辞,不带重复的将人堵得哑口无言。

    可偏偏眼下顾九这一记直球,却让秦峥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甚至忘记了该说什么,只是见眼前人真心实意的为此苦恼且自责,再忍不住,伸出手来,将她揽在了怀中。

    男人的气息骤然侵袭而来,顾九瞬间瞪大了眸子,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张口想说话,却被男人提前洞悉似的,轻声道:"别动。"

    顾九瞬间不敢动了。

    倒是秦峥,将她抱在怀中时,仗着她看不到自己的模样,耳垂放肆的红了起来。

    好半日,他才松开了顾九,眉眼里也满是柔和:"你看。这不是帮到我了么?"

    秦峥的模样太过坦荡,顾九几乎要以为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难不成在秦峥的观念里面,拥抱是一件人人都可以做的事情?

    她心里才这么想着。就听得秦峥轻声道:"阿九,我亲人不多。"

    顾九一愣,下意识抬头看向秦峥,便见对方格外诚挚道:"你也是其中一个。"

    ……

    直到回到房中之后,顾九的脑海中仍忍不住的去想这句话的意思。

    所以,在秦峥的心里,她已经成了他的亲人么?

    顾九一时欢喜一时酸涩,靠在床边。将那一串佛珠捂在心口,却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欢喜的是,至少在他的心中,她的位置是不同的。

    而酸涩的是。他们分明是夫妻,至少是名义上的夫妻。

    她盼望拥有秦峥的男女之爱,却被他套上了一层亲情的爱。

    但,那是不同的。

    秦峥并不知自己的一句话。惹得顾九再次一夜无眠。

    他以为自己说的足够清楚了。

    秦峥此生亲人不多,母亲一个,夫人一个。

    林氏为他生身之母,与他性命。赠他前半生陪伴;而顾九为他契合伴侣,与他携手,陪他余生岁月白头。

    所以,爱人如何够衡量。那是亲人。

    虽无骨血相连,却两心相印。

    秦峥吩咐下人出去之后,自己则是将床头的小盒子打开,那里有一封他亲笔签名的和离书。

    他下意识想要撕掉。却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复又弯了弯唇。

    今夜的事情似乎比自己想象的顺利,至少他表白完之后,顾九的神情是羞涩的。

    只是他还是有些鲁莽了,不然怎么后来她都不敢跟自己对视了?

    罢了,这和离书还是且先留着,待得回头,当着那丫头的面撕了,也算是解了二人的心结。

    这一夜,两个人说者有意听者有心,一句话的意思理解的南辕北辙,却又异曲同工的失了眠。

    ……

    第二日一早,秦峥顶着眼下忽视不得青黑,原本打算去见顾九的念头也被迫摁了下来。

    这样沧桑的自己,还是不让她看了。

    秦峥压着见顾九的冲动,径自去了大理寺。

    是以也并不知道,此时的顾九,正对着镜子里的黑眼圈叹气。

    "小姐,您夜里可是没睡好?"

    在顾九第n次叹气的时候,白术终于忍不住,走过来轻声的询问她。只是见她心情很明显不好的模样,所以就连问话的口气都是小心翼翼的。

    顾九倒是没有察觉,闻言只是摇了摇头,托腮道:"不曾。"

    她哪里是没睡好,分明就是没睡!

    一夜既欢喜又难过,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翻跟头,煎熬的她自己都快将自己给烙成饼了。

    她念及此,复又叹了口气,念及今日要去梅园,索性将这些事情抛在脑后,又让白术给自己多敷了两层粉,好遮盖住了面上的苍白。

    接下来的两日,秦峥又不曾回府。

    与此同时,朝中也终于如秦峥所言的那般,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