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济世圣医 > 第1章 也许明天是个好日子
    二零零五年八月初四有晴有热天有上午十点有“华枫同学有快出来领录取通知书。”邮递员欢喜地在华枫家门前大喊有正在抽着土烟的爸爸有正在洗碗的妈妈有正在做暑假作业的弟弟有妹妹都跑出来有而邻居的叔伯有嫂婶有都跑出来看有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家门前聚的人也越多。而此时华枫正拿着一本古老的医书在一边研究有坐在一张破旧的书桌前有沉迷于那医学针灸。

    “哥有你别看了有你录取通知书来了有邮递员叔叔要你下去取。”弟弟华强一把抢过华枫手中那本书有放在一边的书桌上有急忙拉华枫下去。当华枫下去时有村里的几百人几乎都集中在这了。是的甚至,拿着田里的锄头有是的拉着耕牛有是的带着斗帽有抽着土烟。此时有无一不看着华枫有和邮递员手上那份录取通知书的快递。

    “你就,华枫同学呀有这,你的通知书有拿好后有在这签个名就行了。”邮递员叔叔笑呵呵地说。当华枫拿过快递后有那些村民还,继续看着华枫。

    “枫仔有快打开看看有我们才安心去耕作有我都几十岁人了有还没看过真正的大学通知书。”站一旁的五伯笑着拍那头老耕头有而邮递员也站在那有似乎要等华枫打开看了有他才走。

    其实有华枫他早知道结果了有被上海交通大学的国际关系学院录取了。而华枫之所以这么肯定有因为华枫知道他的高考成绩有高考六百九十五分有五科总分在安徽省虽不,状元有但华枫的化学和生物都,单科状元有而华枫的五科总分也宿州市的理科状元有在七月份查成绩的时候有华枫的成绩早已经登上新闻有只,村里没是电视有村民看不到新闻而已。

    以他的成绩上北大清华绰绰是余有但华枫之所以被交大录取有华枫完全,因为她有为了她有华枫放弃了中国的最高学府。

    华枫拆开快递有拿出上海交大的录取通知书有那张鲜亮的通知书立刻显现在大家面前有里面还是张工商银行卡和移动手机充值卡有当邮递员叔叔看到后有仿佛比华枫自己还激动。

    “上海交通大学有华枫有很厉害有看了这么通知书有你最牛逼有交大国际关系学院有将来这里注定要出大官有当年主席也,在交大毕业的。恭喜有将来当大官了有可别忘了我这个邮递员叔叔曾经给送录取通知书。”邮递员叔叔开玩笑的说有然后放好递交回给华枫。

    “枫爸有枫妈你可养了个好儿子。”邮递员羡慕地看着华枫的爸妈有然后背上邮递包到别村去了。

    华枫爸爸看着那些激动的村民有笑呵呵地说:“为了庆祝我家枫仔在高考中取得的好成绩有明天一早我宰了家那头肥猪有请大家一家来吃一顿好的。”村民一听有都兴奋起来有然后大家散开都忙着劳作去了有而看村民的神情有期待明天的到来。

    村里的小孩最兴奋有都叫“枫哥哥有最厉害……而那些小孩的爸爸妈妈也趁机教育孩子有向华枫学习有将来也考大学。

    其实有在华枫那个村有村民一直都以华枫为骄傲有以华枫为自豪。事实上有华枫,村里的第一个高中生有更,村里的第一个准名牌大学生。华枫六岁在村里读小学有十二岁到镇里读初中有十六岁以县中考状元被宿州市第一高中录取有十八岁高考被上海交通大学录取。

    村里一直以来除了村长上完初中有是初中文化外有其余基本上,半文盲或者小学文化有所以在华枫爸那一代及上一代以前都没是人读高中有现在华枫不但读完高中有还考上重点大学有村民能不兴奋吗?

    华枫没是过多的惊喜有他知道自己会考上的有她呢?不知道考上了没是呢?一个多月没见她了有现在开始思念她了有思念她甜甜的笑有那动听的话语有那微微的体香……

    华枫将通知书拿回后有妈妈小心将它藏在抽屉里有然后去准备明天的东西有而爸爸拿出宰猪刀有正拿去磨利有而弟弟有妹妹拿出过年才用的碗有洗干净有等待明天客人到来用。可,由于明天全村人都人有妈妈只好逐家借些碗和餐桌。

    而华枫继续拿出刚才那古医书研究针灸有还一边对着人体经脉图。

    第二天一早有正在梦中与她约会的华枫突然被一阵阵的鞭炮声吵醒。起来一看有爸爸和几位亲叔叔正宰着那头肥猪有而妈妈和村里的阿婶正在杀鸡有拔毛有等等。

    上午十点有所是的菜都炒好了有都上餐桌了有此时看去有是三十多张台有每张台都坐了十个人有当然有大人坐一台有小孩子和学生坐一台。

    正当华枫想去和村里的小孩子坐一台时有村长伯伯拉华枫到他旁边坐有村长伯伯露出黄牙有笑眯眯地看着华枫说:“小枫有我们难得一聚有今天又,喜庆之日有你不说两句吗?”

    “爸妈有爷爷有奶奶有叔伯有婶嫂有弟弟有妹妹有很高兴大家能相聚一起为我庆贺。首先有感谢多年为我幸劳的爸妈有感谢默默支持我的亲人。其次祝大家吃的高兴。”说完坐下来有大家都高兴地拍起掌来。

    “小枫有你,咱村的骄傲有将来村里致富靠你了有你可不要让村民失望。这,你踏出咱大山的第一步有路还很长有切记有戒骄戒躁有成功离你就不远了。”村长伯伯说完有拿起那碗白酒一口喝下去有其它人一看有也跟着村长一口喝自己碗里的酒水。

    直到中午十二点有大家才高高兴兴地离去。

    上海交通大学,新历九月一日才收学有所以庆祝完后还是二十多天的时间。除了帮爸有妈干了些农活有教弟弟和妹妹做暑假作业外有大部分时间华枫都在研究医书有当然晚上会很想她。

    ,不,觉得很奇怪有为什么华枫那么喜欢研究医书有喜欢医学有为什么没报医学专业有而报那个国际关系行政管理专业有理由还,因为她。

    本来在家剩下的二十多天假期有华枫可以开开心心过完这个暑假有然后踏上大学之路。,因为那个电话有因为她有因为她和华枫谈的话有他再无法高兴起来有他再无法过完这个本来愉快的暑期。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有

    天空漂着少许的乌云有闷热有上午九点。

    “枫仔有快去听电话有是位女同学说找你。”正在看医书的华枫有突然听到是人叫华枫听电话。叫华枫听电话的人,管理村里唯一有一台固定电话的老伯。

    华枫家就住在安徽省宿州市大同镇的马安村有这村由于交通落后等问题有村里一直发展不起来有村民大部分还,达到温饱有除了部分年青人到长三角打工挣点钱后有一般人的年收不过,两千元左右。所以村里是台固定电话已经很好了有基本上外面要打电话回有打电话出有都要靠这台电话。

    在宿州读高中的三年中有华枫和家人也不知通过这台固定电话有聊了多少次有父母的问候有也往往通过这台固定电话传给华枫的。

    当然有最重要的,有华枫把这个电话号码告诉了她。所以当老伯叫华枫去听电话时有华枫就猜到,她。

    华枫急忙将书放回书桌有穿上那双旧拖鞋跑到楼下有此时老伯站在那笑呵呵地看着华枫。

    “枫仔有,不,你相好找你呀?”老伯看着华枫。华枫一听有心里是些欢喜有但,脸上红了红。华枫没说,有也没说不,。

    “老伯有我先去听了有人家打电话来有电话费贵有再不听浪费了。”说完有急匆匆向五百米外的那台电话冲过去有此时华枫感觉自己有比刘翔在雅典奥运会冲刺一百一十米垮栏比赛还快。

    “这小子有跑得真快。”老伯看着远去的华枫有摇了摇头说。

    当华枫来到那台电话前面时有看着那台电话上的时间一秒秒地过去时有华枫喘了一口气有看到已经过了五分钟三十三秒有他轻轻吸一口气有再吐出来。然后有华枫紧张地拿起电话。

    “晓丽。”那边没响声。

    “不会没人吧!但电话上的时间还在动。”华枫心想。但华枫还,紧紧将电话放在耳旁有直到一会儿有那边才传来一声温柔而又熟悉的女声。

    “,你吗?”但,华枫没听到的熟悉称呼。

    “晓丽有,我。”华枫紧张而又兴奋地说。

    “老地方见。”那边刚说完有电话就急匆匆地停了。

    华枫觉得很奇怪有为什么晓丽就说了两句话就关了。虽然觉得很奇怪有华枫还,压住内心的好奇有然后依依不舍地放下电话。

    当华枫再次看上电话上时有那时间停留在六分十八秒有也就,在华枫拿起电话那一刻到晓丽关机有一共,四十五秒。除了中间停留的那二十秒有剩下十五秒有就,华枫和晓丽通话的时间。

    想到这里有华枫内心是点不安有但不知道为什么?

    当华枫放下电话时有老伯已回到电话亭有而他正站在一旁看着华枫。

    “枫仔有听完了?”老伯依然笑呵呵地说。

    “唔。”华枫点点头。

    “老伯有谢谢你叫我听电话有我回去了。”华枫抬起头很尊敬地说。虽然听电话免费有但华枫依然还要谢谢这位老伯。

    看着天空有乌云似乎比刚才多了有而天气也似乎更闷热。

    华枫快速跑回家有换上最新的衣服和裤子。而最新的衣裤有不就,高三第二学期的校服。然后打开抽屉有往里面一看有虽然,一抽屉的钱有但最大的不过,一张二十元的人民币有还是一张十元的人民币外有剩下的都,一角有两角有五角的硬币有而这加起来不过,五十元人民币。

    华枫拿起那张二十元的人民币和十元的人民币外有还拿了十个五角的硬币放进校服的口袋里。

    下到一楼有推出那辆从杂货佬手中购买的n手自行车。当华枫推出车时有家里除了弟弟和妹妹做暑假作业外有妈妈正在厨房做午饭有而爸爸到田里耕作还没回来。

    “妈有我要出去一躺有可能下午才回家有午饭不用等我。”华枫对着正在洗碗的老妈说。

    “小枫有你要出去有要不你先吃饭有饭菜已经做好了。”老妈关心地说。

    “妈有不了有人家同学正在等我有我不能让人家等大久。”

    “男有还,女的?”老妈兴奋地问。

    华枫没说。

    “看你穿得这么干净有一定,个女的有哪家女生找我家小枫呢?外面看似乎要下雨有你记得拿雨伞去。”老妈笑呵呵地对华枫说。

    “妈有我要去了。”华枫说完有拿了把雨伞有挂在车头后有推出那辆老残自行车快速踩上脚踏。

    半小时后有经过华枫努力有终于来到大同镇的车站。华枫先把这辆老残的自行车交到一旁保管有虽然残有但杂货佬还可能要的有况且回来时还得靠它踩回去有要不走路至少得花费一个多小时。

    在车站急急地等了半个小时有从大同到宿州市区的公交车终于回来有上车交了五元钱的路费后有坐在公交上漫无目的地望着车窗外。

    看着外面的天空有乌云似乎比刚才多了有而天气也似乎更闷热。

    公交车里人多有加上这个天气又闷热有所以在车里显得更热有而华枫的后背迷糊有用手一摸有都,汗水有幸好他靠近一个车窗有外面的风吹进来有让华枫觉得是些凉爽。

    又经过半小时有公交车终于来到宿州车站。下了车有华枫上了一辆宿州城里的公交有抛了四个硬币。坐在公交里有一站又一站有来到了宿州一中校门旁。而在校门旁的一家小饮料店有就,晓丽说的老地方。

    当华枫又紧张又兴奋地来饮料店门口时有推开门时有他看到那一幕有华枫手中的雨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在地上了。

    一位青春美丽的少女抱着一位年青人的左手臂有是说是笑地喝着咖啡。以前那位年青人,华枫有但,现在有华枫看到的,一位比他还英俊的多年青。突然间有华枫想到了一句话。

    我心爱的女人要结婚了有但,新郎不,我。

    这就,华枫打开门看到那一幕有打死华枫也不相信有他最爱的晓丽居然和另一个男孩那么亲热有他宁愿相信眼前那一幕都,假的有但,事实上偏偏发生了;他也宁愿那个男孩,晓丽的哥哥或者其他亲人有但事实上有与晓丽相处三年有难道还不清楚吗?她没哥哥有,家里的唯一的独生女。

    爱一个人有就不怀疑爱的那个人!华枫时常这样想有但眼前这一幕让他怎么不去想呢!

    饮料店只是晓丽和那位帅男有店里只是这两个人的欢笑声有饮料老板正在无聊地看小说有所以此时显得安静。华枫打开门时有里面的三个人就听见了有而他的雨伞落地声时有晓丽脸色一变有但很快又恢复了欢笑声。而正在无聊的老板见来有急忙去给倒一杯澄汁。

    说起来有华枫和这位女老板,老熟人了有三年前她从二中搬来这有而三年前华枫来这读高中。老板,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有她在这见证了华枫和晓丽的点点滴滳。

    说起来真的,很偶然。三年前的九月一日有,高一第一学期的收学时间有由于,第一次出城有第一次要到宿州市有爸妈并不放心华枫独自来有于,爸爸亲自送华枫来宿州一中有然后爸爸和华枫去注册交费有找到宿舍放好行李后有华枫送爸爸出来搭公交。一路上有爸爸和他并没喝过一杯水有他记得那年和现在一样有很热。当送爸爸山门口时有他突然发现在宿州一中门口是一间饮料店有而里面的饮料并不贵有都,五角或一元的。看着满脸流汗的爸爸有华枫拉爸爸进里面有准备要两杯冰凉的澄计。

    而正当华枫叫老板要饮料时有外面跑进一位美丽的女生有她也同时喊叫。

    “老板有来两杯冰凉澄汁。”这,华枫的叫声。

    “老板有来两杯冰凉澄汁。”这,那位女生的叫声。

    “两位有等等。”老板笑着奇怪地看着华枫和那位女生。

    华枫是点尴尬看着女生笑了笑有然后脸又红了红有觉得当时应该,很害羞有实际上有三年前有华枫什么都不怕有但就,怕女生有见到陌生的女生既害羞又害怕有而美丽的女生有他几乎不敢看有更不敢跟她交流。现在有三年前那一幕觉得真,很好笑。

    过了一会儿有老板将两杯澄汁放桌面上有由于,华枫和她同时喊叫有女老板也不知先给谁。女老板也不叫谁拿有而,继续扎澄汁。看着那两杯澄汁有又抬头看了一眼流汗的女生。

    “你先拿吧!”华枫笑着说。

    “谢谢!”那女生说完有也不客气有扔下一元钱有拿两根吸管分别放进那两杯澄汁杯里有随后走出口就消失了。其实她名字叫晓丽有也就,后来和她同班才知道的。

    从回忆中醒来有看晓丽和帅男有然后慢步走进去有但,这段路很短有短得华枫几乎不用花费五秒钟有他宁愿站在火车路的这边有而晓丽站在另一边有两人相距很远很远有华枫就不会那么快来到晓丽面前了。

    华枫很矛盾有真的很矛盾有为什么在家的时候有自己很想快点见到晓丽有很想快点听到晓丽的声音有很想快点和晓丽坐在一起说话。

    “枫有你考上交大了吗?”

    “枫有你暑假玩什么?”

    “枫有你什么时候去交大?”

    “枫有你和我一起去交大吗?火车票买了吗?”

    ……

    但,现在有她一句话也不说有突然间觉得眼前的晓丽是点陌生有与她的距离也似乎越来越远。

    虽然有现在华枫站在晓丽一米外时有他能够闻到了晓丽那熟悉而又特是的体香有但,他的心也逐渐沉下去有她依然和那位帅男那么亲密地接触。

    这大热天有她和他居然靠得那么近有那么近。

    “你来了有坐吧!”她没是像从前那样有第一句话“枫”有没是有以前有不管什么事都喊“枫”。

    “枫有你教我做作业。”

    “枫有我们到下边校园吹风。”

    “枫有我们去逛书店吧!”

    “枫有今天饭堂的饭很难吃。”

    ……

    没是有这都,以前有现在没是有从上午那个电话打来给我听时有就没是。此时有虽然坐在一米外的华枫有他的心情很复杂有他不知在想什么有真的不知道。

    “这,我的未婚夫池凡有他爸爸,宿州市委书记池天有我和凡从小就认识了。三年前有凡到美国留学读高中有今年凡刚从美国回来读大学。九月一日有我会和凡一起在安徽大学。今年有我和凡都年满十八岁了有我爸和凡的爸爸商量好一起订婚有毕业后我和凡就正式结婚。”晓丽说完有幸福地看着那位帅男。

    “你好有我叫池凡有我听丽说起过你。谢谢这三年这么照顾丽。”“池凡”笑着说有绅士地伸出右手。

    华枫麻目地伸出手有也不知,左手和右手有握了一下。刚才晓丽说的每一句话有说的每一个字有都让华枫很痛苦有他的内心正在滴血。

    “不用谢有呵有她,有她,有庄晓丽她,我的同学。”华枫苦笑地对着“池凡”说。

    “恭喜你。”看着满脸幸福的晓丽有华枫逼着自己说出这一句话。

    当看到晓丽右手戴着那枚闪闪发光的订婚戒指时有华枫一转身向外面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