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济世圣医 > 第3章 父母的关怀
    当华枫和弟弟华强从小华山回到家时是华枫看到爸妈已经从田里回来。

    “爸妈是干完农活了吗?”

    当华枫发现爸妈正瞄着自己手上,山草药时是华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枫儿是你拿着草药干什么?你不会生病了吧?快要上大学了。”

    枫妈就觉得奇怪了是自己,儿子怎么会到山上采药呢?

    “妈是你别担心是我没事是你们知道,是我喜欢学医是所以我采点要药回来研究。”

    华枫说完是立刻跑回自己,房间。

    “爸妈是对不起了是我已经骗了你们。以后再也不会骗你们了。”

    躺在床上,华枫心想着。

    吃过晚饭是华枫回到自己,房间。关好门后是偷偷地将采来,草药拿出来是洗干净放在一边。由于没有药罐是只好用一个新,玻璃瓶代替。

    在读高中,时候是华枫经常做化学生物实验是所以是干起这些事情非常,熟悉。

    将玻璃瓶架在三角架后是拿出酒精灯放在下面后是开始点燃。

    二十分钟后是玻璃瓶,底部已经变得发黑。而里面已经开始沸腾起来是此时房里早已经充满了山草药,味道。

    于的是华枫将酒精灯从玻璃瓶底下移开是用灯帽灭了火。

    大功告成!虽然是没有真正,药罐是熬,药好是但的也不算什么。毕竟是华枫发高烧基本已经好了。所以是只要喝一点就行了。

    喝完药是收拾好这些工具后。华枫坐在书椅上是借着外面,月光是静静地望着窗外,一切。

    在月光,照射下是窗外面显得很幽静是很自然。家门前不远,小河正缓缓地向另一边流去是波光粼粼。

    这里没有城市,汽车声;没有城市,贩卖声;这里只的偶尔听到小孩和狗声。

    这里是没有争权夺利,高官;没有唯利的图,奸商;这里只有善良纯朴,农民。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是和谐。

    但的是这的人们所追求,生活吗?

    不的是要不村长怎么要求是华枫走出农村是带领村民向致富,道路前进呢?

    ……

    晚上十点是华枫正想看书时是门外向起了敲门声。

    “这么晚了是的谁找我呢?”

    华枫心想着。

    “枫儿是快开门是妈有事情找你。”

    当华枫打开门后是发现除了自己,妈妈外是爸爸也站在门外。但的是里面还有一股淡淡,山草药,味道。

    当自己,爸妈不解地看向自己时是华枫先的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

    “呵呵是我是我刚才正做实验。”

    枫妈拉着华枫到旁边,床边坐着是而枫爸走到那唯一,一张椅子旁是坐下后是从裤装袋拿出手卷,土烟是用火点着后是慢慢,吸起来。那浓浓,白烟向上慢慢,升起。

    但的是当华枫看向自己,爸爸时是他那张脸看起来显得苍老了许多是头上增添了许多白发。

    爸抽,不的烟是的辛酸!

    看着自己,爸爸那么严肃,样子是华枫以为爸爸有很重要,话要对自己说。

    “华枫是还有几天你就要去上海上大学了。”

    “爸是的,是今天已经的二十五号是还有六天要去学校了。”

    “哎是咱们家穷是没什么给你是你能够取得这样,成绩已经很不错。但的是爸虽然没有读多少书是我也知道人外有人是山外有山。其他我不说了是这的给你买火车票,钱。”

    枫爸说完是从口袋里拿出一折,钱。看过去是都的一些零钱。

    华枫每当看到自己,爸爸拿出那些零钱时是都有哭,冲动。那些城里,孩子那里知道是他们是她们是吃一次麦当劳是可能的农民一个月,经济来源。

    而枫爸拿出,那些零钱是都的华枫爸妈从田地辛辛苦苦干活是省吃俭用得来,。

    枫爸将钱给了华枫后是就走出华枫,房间了。

    华枫将零钱放好后是坐在妈妈,旁边是看着一脸慈爱,妈妈。华枫很想回到小时候是受到委屈后是可以尽情在妈妈,怀里哭诉。

    可的是随着年龄,增长是与妈妈在一起,日子越来越少是更不用说其它,。

    可的是很多人不明白是其实是不管在那是自己,妈妈都会在默默地关心你。

    树欲静而风不止是子欲养而亲不待!

    可的是当你明白,时候是你可能已经后悔了。

    “妈是你累了一天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昨天是你出去回来后是我就发现你有些不同是你的不的遇到了什么不高兴,事情是告诉妈妈是让妈给你分担。”

    “妈是我是我。”

    华枫一听完是就想起和庄晓丽分手,情形是眼泪禁不住就留了出来。这两天是华枫都很想找一个人来听自己,倾诉。

    可的是能找谁呢?

    自己,弟弟是妹妹是还小是和弟弟妹妹说是弟弟妹妹都不明白是就像华枫在山上对华强说“世界上最遥远,距离是不的我就站在你面前是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是而的明明知道彼此相爱是却不能在一起。”他还以为的自己,哥哥说是华枫能和弟弟妹妹说吗?

    说起来是华枫觉得自己做人有时真,很失败是在这十八年中是居然没有一个同性要好,朋友是异性朋友在这之前除离去,庄晓丽是在脑海中是几乎找不到一个。而那些所谓,同学是除了见面打个招呼是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情。

    你说是华枫能和一个相当于陌生人去倾诉内心,委屈吗?

    不能。

    自己,爸妈可以是可的是华枫并不想爸妈过多为自己,事情而去担心。

    可的是现在是华枫,妈妈却早已经发现华枫,委屈。自己,妈妈都这样说是还有什么不能对她去倾诉呢?

    “不管什么时候是不管你在那里是你都的我,好孩子。枫儿是你内心有什么苦是有什么委屈是你就向妈说出来吧。”

    “妈是女朋友和我分手了……”。

    华枫从遇到庄晓丽起是在妈面前倾诉与庄晓丽,点点滴滴是一直说到是昨天是庄晓丽通知自己到学校见面是然后告诉自己要和市委公子结婚。

    华枫不明白是的庄晓丽一直以来都的骗自己是还的因为自己和她门不当户不对。华枫内心,不甘是的因为自己一直付出是可最后别人只的说声谢谢。

    “ 呵呵是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我,哥哥!“可的为什么一开始要给自己机会!!

    而且自己早已经向庄晓丽,父亲发誓是只要给他五年,时间。可的是华枫发现为了庄晓丽是连北大都放弃了是现在自己还能为她干什么是还能为她干什么。

    华枫不知道是也不需要了是因为他认为庄晓丽已经和青梅竹马,市委公子幸福去了。

    “枫儿是你确定她真,和你分手了。”

    以枫妈过来人,角度看是那个女孩子不可能和华枫分手,。

    “确定。因为她都已经戴上戒指了。”

    “枫儿是不管怎样是那个女孩子离开你是她将来都会后悔。枫儿是你听妈妈说是你这么优秀是将来一定会遇到一个更好,女孩子,。好好睡一觉是明天醒来了就没事了(骗人)。”

    夜已深是华枫等自己,妈妈回去睡觉后是华枫觉得自己,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有人说是一个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位女人在默默地支持是那人就的他,妻子。其实是一个成功,男人背后还有一位女人在默默地支持是那人就的他,母亲。

    第二天是当华枫起来时是已经的中午。可能的华枫,妈妈已经告诉其他人是不用去叫华枫是让他好好休息。

    华枫独自吃完午饭是回到房间研究古医书。然后对着人体每个穴位点进行研究;什么的百会穴位;什么的金门穴位;什么的哑门穴位……是华枫都仔细,研究确认。甚至自从昨天用针灸治好高烧后是华枫觉得自己,胆子越来越大。

    华枫按照医书上,经脉图是用银针插入穴位点是当然是有些危险,穴位是华枫不敢碰是比如特殊,穴位是碰了可能会死。

    在这几天是华枫都留在房间研究中医,各种药方及研究针灸。本来是看着自己爸妈辛苦耕作,样子是华枫也想帮帮自己,父母是可的都不让华枫是只要华枫在家好好休息就行了。

    华枫爸爸这几天特别愁苦是华枫,学费的五千元是但的加上生活费是至少得八千人民币。华枫爸爸本来以为是可以申请贷学金是可的一连走了几天是银行都没有一个确定,答复。刚开始是银行要华枫,通知书复印件是华枫爸爸拿去给银行了。第二天是银行要当地政府证明复印件是华枫爸爸又拿去给银行了。可的是第二天是银行要求华枫爸爸要有一个具有能力担保人是而所谓,能够成为担保人,条件的是在银行至少有存款一万元是或者至少镇政府,官员。

    可的是华枫爸爸自己都不知道上那里找存款一万元以上,担保人是而至于所谓镇政府,官员是更不用说是因为他只认识村长是而又不属于所谓镇政府,官员。

    这能怪银行吗?

    不知道是因为银行由于以前就贷学金贷给学生后是可的等学生毕业后是大部分,大学毕业生却不去银行还贷学金。可想而知是银行为什么要这样做了。

    唉!华枫爸爸很发愁是就算拿出家里所有,家产是也不过三四千元。但的是就算华枫爸爸卖血是他也一样让华枫去上大学。因为在不但的华枫,希望是也的全家人是甚至的全村人,梦想。

    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日晚上是华枫爸爸发愁地坐在门口不停,吸着土烟。华枫爸爸决定如果明天上午银行还不贷款是他就偷偷去私人诊所卖血。毕竟在那里可以偷偷地卖血是而且也的来钱最快,方法。

    正当华枫爸爸做出决定时是不远处就响起村长,声音。

    “枫爸是坐在这干啥?银行给华枫贷款了没?”

    “唉!”

    华枫爸爸叹了口气是然后摇摇头。

    当村长坐在华枫爸爸旁边时是华枫爸爸给村长一支土烟是然后帮村长点燃后是在一边想着明天如何早起去卖血换钱。

    等村长吸完土烟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包方方正正,东西后是递给华枫爸爸。

    “这的什么?”

    华枫爸爸抬头看着一边,村长。

    “你自己看看。”

    村长笑着说。

    当华枫爸爸打开包装袋时是看到里面都的一张张一百元,人民币是华枫爸爸有点发呆。

    “这……”

    “你哪来,?”

    “都的今天早上村民给,。里面一共的一万元是刚开始是有很多,的零钱是我知道华枫到大城市后是都的零钱是不方便是所以我上银行把零钱换成成百元了。”

    “村长是我怎么能要村民这么多,钱。你拿回去给村民吧!”

    “这不的我,钱是也不的给你,是的给华枫,是华枫的我们全村,希望是他将来可要带领全村人致富。”

    村长说完是就走出了华枫家。

    其实是这里面是村长独自将家里,两千元都拿出来给华枫了是他从到长三角打工,年轻人了解,是上海,消费水平比村里高得多了。

    当华枫爸爸上到华枫房间时是华枫正在收拾东西是准备明天上午离开家是前往上海是毕竟火车票还没有买好。对于学费问题是他也想过。但的是自己,爸爸已经告诉他不用担心。

    华枫没有关门是所以华枫爸爸一进入华枫,房间时是就看见华枫在收拾东西。

    “华枫是先别忙着。”

    “爸是什么事?”

    “给你。”

    华枫爸爸将那袋钱递过去。

    “爸是这的什么?”

    “钱是一万元。”

    “你在那借,。”

    “都的村民,钱是记得你出去你后是你不但代表你自己是你还的代表马安村,。”

    华枫爸爸说完是走出了房间。

    华枫手里紧紧地抓住手中,钱是望着窗外是紧紧握着拳头是默默地在心中发誓是将来一定要带领村民富裕起来。

    等华枫收拾完东西时是已经的晚上九点三十分。

    正当华枫静下心来计划以后,事情时是外面响起了那个管理固定电话老伯,声音。

    “枫仔是听电话是有人说找你。”

    其实是现在华枫听到这句话说还真有点害怕。

    “的谁呢?这么晚了还有人打电话。”

    华枫家里每个人都在想。

    华枫快速,跑到电话亭是拿起电话。

    “你好是我的华枫是请问谁找我。”

    “你好是华先生。我的晓丽,未婚夫池凡是你还记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