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7章 你怕不是没睡醒?
    为了让你完成任务的质量高一点,本系统决定将接下来的剧情先传送给你,请认真看。

    随着脑子里的机械音变成女孩的声音,宁夏的脑海中浮现出一段相当直白的小说剧情介绍。

    男主带着女主出席一场慈善拍卖会,在拍卖会上,男主为女主买下了一条价值连城的项链,顿时让女主成为拍卖会的交点,引来无数人的嫉妒(s包括脑残太太们)

    女二也在宴会上,因为嫉妒女主,女二买通了服务员在女主的香槟里加了点料,想让女主当众出丑。女二的把戏被男二当场识破,女二设计女主不成,自己反倒出尽洋相。

    小说名场面,宁夏看的时候有点印象。

    “所以我的任务还是在旁边嚼舌根?”

    是的。

    “有危险吗?”

    降智配角,只会被打脸,不会有危险。从系统的声音中,宁夏仿佛听到了一丝瞧不起。

    “好,我知道了。”

    ——

    第二天傍晚,宁夏看着时间出了门。

    宁夏穿了一身黑色修身晚礼裙,衬得整个人都格外高贵,看起来优雅的像是一只黑天鹅。

    路过花园,宁夏感觉到两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宁夏微微转头,看向那目光的发源地 “好看?”

    蹲在一边正用一双闪亮亮的眸子盯着宁夏的林可,被宁夏抓了包,眼神之中的好奇,转变成了惊吓,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迈着小短腿一溜烟跑了。

    宁夏笑了笑,收回视线,并未放在心上。

    林可这小团子很怕原身,宁夏自然清楚。

    门口,王管家正站在车前等着宁夏“太太今天大概几点结束?我安排司机提前等着。”

    宁夏略微思索了一下,有对照了一下大致的剧情时间,这才开口说道“10点以后。”

    ——

    宁夏到达拍卖大厅时,太太团们已经在大厅中占了最好的位置。

    宁夏走过去“陈太、刘太、张太、李太……晚上好啊。”

    宁夏挂上笑,依次对这些太太们打招呼。

    “顾太你可算来了。”

    “正说到你呢……”

    “说什么?”

    “当然是说顾太又漂亮了啊。”

    彩虹屁,在哪儿都招人喜欢。

    就在众位太太相谈甚欢之时,会场中传来了一阵骚动。

    叮——主角出现,任务开始。

    宁夏听到系统提示。

    同时耳边传来陈太的声音。

    “你们看那边,凌泽言居然把那个小狐狸精带到这里来了。” 陈太指着入场的方向,声音略带鄙夷地说道,同时还带着几分八卦意味。

    宁夏顺着陈太指的方向看去。

    一个身穿笔挺西装,五官英挺、神情中带着霸气与不羁的男人正走进会场。

    言情小说男主标配。

    再看他旁边的,可不就是女主林雪儿么。

    小说里,原来的林雪儿因为身材太好、长相狐媚让男主觉得风尘,换上了女主善良坚强的性格,反倒让男主欲罢不能。

    “那就是让安凌两家差点闹僵的女人?”

    “对,就是她,一副狐狸精样。”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一点吧,这种场合,竟然带着那个狐狸精,这凌泽言倒也不嫌丢人。”

    李太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刻意压低了声音,对着周围的太太们说道“我听说,那个女人和韩家那个二少也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众位太太们惊讶的看向凌泽言和林雪儿,然后又收回视线看向李太,似乎是等着李太的后续。

    陈太有些不太相信,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真的假的?那韩家二少不是一直在医院养病吗,怎么会也和那个女人搞上了?”

    “不可能吧。”

    此刻,宁夏的脑中出现了属于自己的台本 “还真有可能,无风不起浪,越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传闻起来越是接近真相。”

    宁夏晃着手里的香槟,姿态优雅,面无表情念台词。

    这些人说的韩家二少,正是小说里的男五——因为先天不足,身体不好长期需要住院的20岁天才少年,虽然看上去命不久矣的样子,不过人家可是华国天眼系统幕后的二号管理者。

    女主去医院看望原身的母亲,正好遇见了同样在医院休养的韩家二少。女主对这个病弱少年心生怜悯,于是每周都会带上礼物去看望他,渐渐的男五对天真善良的女主产生了好感。

    陈太略微沉思了几秒种,点点头“这么一说,还真有道理。”

    李太也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要没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谁会想到他们之间会有什么事儿?”

    张太想到什么“听说和那个女人不清不楚的可不少,这么一说,不会都是真的吧。”

    “还真没准。”李太冷笑。

    张太“我是真搞不懂,这女的已经从安小姐那里抢走了凌董,怎么还不安分?”

    宁夏看了一眼众位太太,语气依旧四平八稳的念台本“说不定绿茶婊就是喜欢通过集邮来获得快感呢?”

    宁夏顿了一下,又慢悠悠的说“谁知道这女的曾经是什么样的,傍上一个凌泽言,就觉得丑小鸭变天鹅、哦不,是变凤凰了。越是曾经够不到的,越是想要,贪得无厌的想要更多,说白了就是骨子里的贱。”

    系统给的这段台词太长,宁夏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念,这才能保证不念错。

    但这种慢悠悠的样子,加上平淡的语气和笃定的表情,却无端的追加了信服度,说的周围的太太们是满心赞同,不住的点头。

    顾太,还真是一针见血,不,应该说是针针见血啊!

    陈太冷哼一声,瞥了一眼林雪儿“我实在瞧不起这种女的。”

    这语气,这态度,仿佛跟看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听说今天安小姐也来了。”

    “真的?那一会儿要是撞上了,那岂不是有好戏看了?”

    “看呗,安小姐也不是吃素的,正好治治这个狐狸精。”

    几人一副看好热闹的模样。

    宁夏看着,心想你们可能要失望了,女二可治不了女一。

    “顾太,依你看安小姐能治得了那个狐狸精吗?”

    “谁知道呢。”宁夏托着下巴——台词念完,一身轻松。

    ——

    在等着小说名场面的过程中,宁夏去会场旁边拿了点吃的。

    宁夏拿了吃的刚要离开,就被一个人挡在了面前“顾修远的太太,是吗?”

    宁夏抬头,看向面前的人。

    “纪昶晏?”

    “顾太居然认得我,看来是我的荣幸。”

    宁夏不认识。

    她能说出对方的名字是因为刚才系统提示了这人是男二。

    纪昶晏,纪氏少董。

    小说里的纪昶晏表面上是个放荡不羁的花花公子,实际上也是个狠角色,明里还挂着“纪氏少董”的名,实际上早已经架空了纪氏的董事长,自己成了纪氏真正的掌权人。

    “纪少董有事?”

    宁夏神色平静,但心中已经开始吐槽你一个男二,不去护着女主,跑这儿来干什么?

    纪昶晏“一直听说顾董事长有位很爱他的太太,正好有幸过来认识认识。”

    宁夏我信了你个鬼。

    当然是假的,纪昶晏只是听说顾氏和周子渊的合作崩了,而且直接导致合作谈崩的似乎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纪昶晏过来只是想试探一下这个女人。

    顾氏那个项目如何他不知道,但是能让周子渊一再加价的,一定不会差。

    纪昶晏并未在意宁夏的冷脸,唇角上扬,自顾说道“顾太太对顾董倒是很忠诚啊。”

    看了一眼宁夏面无表情的样子,纪昶晏继续补充道“只是顾董对顾太是不是那么也忠诚可就不好说了。”

    纪昶晏的声音故意的拉长,似乎在吊胃口,又像是想要将自己的每个字都表达清楚,让宁夏理解他的意思。

    ——顾修远忠不忠诚还用得着一个外人来说?

    宁夏忍住了没给对方一个白眼。

    宁夏打算绕开这个人。就在这时,脑子里传来系统的提示声触发主要剧情,请0523完成以下台词任务。

    “我记得你给我的剧情里没有这一段的任务。”

    原来是没有的,但是0523你遇到男二,所以就触发了相关的任务。

    提示配角在遇到剧情中的主要人物时,都有可能触发相应的台本任务哟~

    宁夏“……”结尾这个“哟”字是什么鬼,她怎么听出了一点幸灾乐祸的口气。

    宁夏跨出去的脚步不得不收了回来,抬头看向纪昶晏“你什么意思?”

    上网了。

    纪昶晏微微挑眉。

    “有几张照片顾太太或许会敢兴趣。”纪昶晏状似随意地掏出手机,从相册里翻出几张照片,随后将手机递给了宁夏。

    宁夏视线落在对方的手机上。

    手机里是几张顾修远和女秘书同框的照片,另外还有一张和女主同框的。从照片的背景看,应该是在一些不同的活动上。单单从照片上看,顾修远和照片中的女性似乎的确存在一些暧昧的肢体接触。

    0523到你念台词了。

    “不,这不是真的!”

    宁夏低下头,没有让纪昶晏看到她过分淡定、甚至还有点八卦的面部表情。

    “我那么爱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0523,请注意语气!那本《演员是自我修养》白看了吗?

    “那些狐狸精全部都该死!整天想着别人的男人,怎么不去死?!”宁夏提高了声调。

    纪昶晏没注意到宁夏语气中的那丝违和感,相反,看着宁夏的表现,纪昶晏十分满意,暗道这位顾太太,果然是个爱情至上的蠢货,他不过稍微刺激了一下,居然这么大的反应。

    “顾太太不觉得比起那些女人,身为有妇之夫的顾董更可恨吗?”

    “顾修远?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只能说,顾修远并不值得,这样的男人很混蛋不是么?”

    “顾修远混蛋……”

    0523,你的语气不对,要愤恨一点,歇斯底里一点。

    “混蛋!”宁夏无奈,抬高了声调。

    ……

    与此同时,远在e国,正在与投资方洽谈的顾修远无端打了个喷嚏。

    这边。

    纪昶晏见宁夏没有反驳他的意思,眼里划过一抹冷笑,又道“不如顾太和我合作如何?”

    “什么合作?”

    “自然是对顾太而言轻而易举的事。”

    纪昶晏接着又道“听说顾氏有个项目,今天顾太替顾修远拒绝了周氏,顾太何不考虑考虑和我合作,让我拿下这个项目,我可以让顾太得到更多,不只是从这个项目上,还有从顾修远的身上。”

    纪昶晏等着宁夏的答案,却见一直低着头的宁夏突然抬头看向他,面露嘲讽“纪少董怕不是没睡醒?”

    “你!”宁夏突然的“反水”令纪昶晏的笑意僵在脸上。

    “顾氏没那么算钱,我也一样。”没了台词的束缚,宁夏终于可以说句正常的话了。

    说完,宁夏绕过纪昶晏直径离开。

    纪昶晏盯着宁夏的背影,面露阴狠“顾太何必把话说得那么绝对。”

    “另外,再提醒顾太一句”,纪昶晏缓缓说道“在背后嚼舌根可不是件好事。”

    宁夏脚步停顿了一下。

    纪昶晏听到她和其他太太们在背后议论女主了?

    不过,刚才这人拿着女主和顾修远的照片给她看的时候,怎么没见多在乎女主的感受?

    宁夏冷哼,抬脚离开。

    ——

    宁夏回到主会场时,拍卖已经开始了。

    前面拍出了几样首饰和装饰摆件宁夏拍了下来,可惜后来还有几样东西,宁夏看上了却没能入手。

    “这条丝巾也很适合顾太啊,和你刚才买的那对耳坠正好搭,顾太不拿下吗?”

    “我有差不多的,不买了。”事实情况是她没钱了。

    就在宁夏沉静在买买买的时候,另一边的会场中早已经开启了修罗场模式。

    于是,宁夏完美错过了等待已久的小说名场面。

    等听到另外一边会场的嘈杂赶过去看时,现场已是一片混乱,安诗韵跌坐在一堆打破的酒杯之间,模样狼狈。

    “怎么了?”有人问。

    “是安家小姐、还有纪少董好像发生了什么冲突。”

    “我看见纪昶晏好像在灌安小姐酒,后面还泼了安小姐一身。”

    “你们不知道吧,听说是安小姐让人往林小姐香槟里放了不干净的东西。”

    “不会吧?”

    “哪个林小姐?”

    ……

    听着众人议论,宁夏知道剧情已经结束了。

    “所以我的任务完成了?”

    系统似乎有些无语是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听到系统这话,宁夏还有点小遗憾。

    转回头,对几位太太说道“陈太、张太、李太、刘太,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陈太一愣,神色之中带着几分的疑惑“顾太不再看看了吗?听说一会儿还有一套蓝宝石首饰要拍卖。”

    以往,宁夏和他们一起出来出席各种活动,可没有早退的习惯。

    “睡美容觉。”宁夏笑着回答。

    心中却想着没钱了还看个毛线。

    与几位太太告别,宁夏走出会场,上了车。

    “太太,现在走吗?”司机询问。

    宁夏没说话,余光瞥见了从会场里跑出来满身被酒水打湿、狼狈不堪的安诗韵。

    “你去把这条毯子给那边那个人。”

    想想都是为剧情服务的,安诗韵的下场可比她这种降智配角惨多了。

    “系统,我以后的结局是什么?”宁夏突然好奇。

    这个原小说里没有提。

    降智配角的人生线与主要剧情无关,你不用知道。

    宁夏我……你大爷。

    宁夏的视线望向车窗外司机下车去,将毯子给了安诗韵,简单说了几句,便折返回来。

    安诗韵却在司机身后跟着走了过来。

    “请问是顾太太吗?”安诗韵站在车窗前询问。

    “有事?”

    “谢谢顾太太。”安诗韵咬着下唇,说道。

    宁夏“不用。”

    “那个……”安诗韵抿了抿唇,略微迟疑。

    “还有事?”没事她要回家了。

    安诗韵咬了咬唇,问“请问顾太太可以搭我一程吗?”

    今天的屈辱是她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的,她这个样子不敢让母亲的司机来接她。

    这还赖上了?

    宁夏皱眉。

    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只是这安诗韵双手紧紧抓着车门边,一副不打算要放开的样子是来真的?

    拗不过,宁夏黑着脸点头“上车吧。”

    “谢谢。”

    上车后,安诗韵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一双紧紧抓住毛毯边角抓得发白的手却昭示着她此刻的愤怒与不甘。

    宁夏视线掠过安诗韵,微微放空,心里想着剧情这个时候的女二已经开始黑化了,只不过手段明显没有小说后期那么高。

    不过,手段再高,结局都一样。

    安诗韵似乎有所察觉般的抬起头去看宁夏“不好意思,让顾太太见笑了。”

    宁夏摇了摇头,表示无碍,只是并未开口说话。

    从安诗韵上了车开始,系统就不断的在宁夏的脑海之中提醒请不要和女二说话!

    配角和女二,本来也没什么好说的,而且安诗韵这一身香槟,她很嫌弃的。

    宁夏无所谓,却不知道,她这一副漠不关心、甚至不想多管的样子,反而让安诗韵多了几分的好感。

    这时候,一个什么不都问,也什么都不说的人,可比那些虚假的关心更能让人放心。

    将安诗韵扔到了安家门口,宁夏吩咐司机回家。

    ——

    回到家,宁夏第一件事就是就叫来了王管家。

    王管家看着宁夏,神色有了几分小心翼翼“太太有什么吩咐?”

    王管家自己都未曾察觉,他对宁夏的态度,已经发生了细微的改变——以前是由于主顾关系的应付,现在倒是多了几分的谨慎。

    宁夏看了一眼王管家“我还能从这里拿多少钱?”

    开口,宁夏就问了这么一句话,这和王管家想的不一样,他还以为太太又要文先生在哪儿呢。

    “太太要多少?”

    习惯了太太不时要钱,王管家并未迟疑,直接询问。

    宁夏略微一顿,直接给出两个字的答复“很多。”

    “30万够吗?”

    “太少了,没有更多了?”

    “这……”王管家听到宁夏的反问,面上浮现几分为难。

    “其实家里并没有太太的零用开销这一项。”王管家将一个事实告诉了宁夏,只是之前太太要先生不想麻烦便让给了。

    宁夏皱眉“所以说,我没钱了?”

    原身一没工作,二没公司,之前宁家给的那些钱,都让她拿去找侦探,调查跟踪顾修远了。

    管家看着宁夏,语气有些迟疑“其实……太太是有公司分红的。”

    宁夏一顿,忽然也想到,剧情里面提到过的,宁夏是有顾修远公司的分红,只是,一直以来原身都没去拿过,她平日的花销,都是直接问管家要的。

    “有多少?”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宁夏眯了眯眼,看来,她有必要去一趟顾修远的公司了“没事了,你去忙吧。”

    ——

    一大早,宁夏就收拾好了。

    七点二十准时下楼吃早餐。

    依旧是顶着林霄和林可两人如临大敌的目光,宁夏平静地吃完了早餐。

    “帮我安排一辆车。”宁夏对王管家说道

    “太太要去哪儿?”

    对面坐的林霄也疑惑地看向宁夏——这个女人这几天的行为太过于奇怪了,平时不到中午不起床的人,这两天不仅天天起这么早,而且好像还很忙的样子。

    这个女人在做什么?不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宁夏没理会林霄满是猜忌的打量,淡定道“去顾修远的公司。”

    闻言,王管家一愣,暗道先生不在,太太去公司也没用,难道说……

    王管家想到了昨天他同宁夏说的分红的事。

    ——

    宁夏到顾修远的公司联系的是陈助理。

    陈宇将宁夏带到了一间小会议室。

    “太太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

    昨天周氏直接被太太赶走了,似乎不存在什么遗漏。

    虽然昨天的事让陈宇对宁夏的评价发生了些许的改观,但对她依旧保持着防备。

    “现在董事长还没有回来,如果太太有什么事,恐怕要等董事长回来了。”

    “我不是来闹事的”宁夏看了陈宇一眼“只是一些问题想问问陈助理。”

    陈宇微愣“太太请说。”

    宁夏没有拐弯,开门见山地说“我在顾氏有3的股份,所以也有3的分红对吗?”

    宁夏这话,让陈宇面色一愣。

    是这样没错,只是之前宁夏从来没有来要过分红。

    大家都没提过这个事,甚至于今天宁夏不说他险些忘了对方还是公司的股东。

    这么说,他之前吩咐前台顾太太来必须先汇报,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见陈宇点头,宁夏又问“我和顾修远结婚之后一直没拿过分红,那笔钱现在加起来有多少?”

    “太太稍等,我算算。”

    “大约是108个亿”,陈宇面色变得严肃,透出古怪“太太想要提取分红?”

    “不可以?”

    “不是。”

    当然可以,但宁夏突然的行为让陈宇有种不好的预感突然拿走那么多钱,太太想做什么?

    如果是之前,陈宇不会有这样顾虑,但昨天宁夏的表现让他觉得这个女人并没有那么愚蠢。

    甚至于他有些看不懂宁夏了。

    “那就行。”宁夏颔首。

    不过108亿,好像是有点多了。

    “8000万提出来给我,另外10个亿以我个人的名义投到昨天那个项目里。”

    什么?!

    陈宇惊讶地看向宁夏他以为宁夏这时候找公司要钱是来雪上加霜,虽然两笔资金其实各不影响,却没想到竟然是来雪中送炭的。

    陈宇看着宁夏的目光变得复杂。

    他没结过婚没有相同的体会,难道这就是夫妻?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宁夏应该并不清楚ebn这个项目的状况,却想都没想就拿出了10亿来投资这个项目,不管有没有用,有多大的用,这份心意也足够令人动容了。

    身为男人,陈宇能理解他们董事长对于宁夏的厌烦,但这一刻,陈宇在想他如果有这样一个妻子,应该会好好爱对方。

    还好宁夏不知道陈助理的脑回路,不然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吐的——她又不是做慈善的,给这个项目投钱完全是因为她看到了巨额收益在向她招手。

    “这么操作没问题吧?”宁夏又问。

    “当然没问题,10亿我会转入项目资金并核算太太的项目股权,其余的钱稍后会安排公司财务直接打到太太的账户上。”

    “行吧,那就这么办。”

    看着宁夏脸上露出的一抹“肉疼”的表情,陈宇有点想笑太太您昨天还一脸不在乎的说周氏的30个亿少,现在这一脸肉疼是认真的吗?

    “好的太太,请问太太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宁夏起身准备离开。

    “我送太太。”

    “司机在楼下。”

    “那我送太太下去。”

    “不用,我记得路。”宁夏不瞎,怎么可能没看到她来的时候,陈宇一副有事着急着打发她的样子。

    “那我就不送太太了,太太有什么事可以随时给我电话。”

    陈助理的确急着接待一位贵宾。

    ——

    宁夏起身离开。

    刚走到门口,一阵高更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引起了宁夏的注意。

    迎面而来一个前凸后翘,身材火辣的女人,对方穿着一身彰显身材的性感职业套装,大波浪卷的头发披在肩膀,显得一张脸只有巴掌大,是典型的小鼻子小嘴的明星脸,下颚微微扬起,眼神带着傲慢。

    这人宁夏见过,在昨天纪昶晏给她看的那几张相片上。

    顾修远的秘书,好像是叫颜……

    颜伊嫚。,,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