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8章 狐狸精
    颜伊嫚,27岁,顾修远的秘书,女主的闺蜜。

    三个月前,顾氏和凌氏的合作庆功宴上,男主带着林雪儿出席,颜伊嫚跟着顾修远出席,两人在宴会上认识,因为颜伊嫚帮女主挡住拉开的拉链解围,两人因此交好。

    不等宁夏发问,系统已经学会了抢答。

    宁夏看着脑中的人物介绍时,颜伊嫚也看向了宁夏。

    漂亮的女人很容易引起另一个女人的注意。

    ——眼前的女人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简约干练却又不是奢华的裙装,无论是颜值、身材还是脸上的妆容都没得挑。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的气质太好了,完全是那种旁人学都学不来的。

    颜伊嫚看着宁夏,高傲地扬了扬头,眼里闪过敌意。

    不过很快这敌意就变成了惊讶——显然,她认出了眼前的女人是谁。

    “顾太太?”颜伊嫚在宁夏面前停下。

    昨天陈助理带宁夏走的专用通道,公司里无人注意到她的到来,今天宁夏离开则是走的普通通道。

    在这里见到宁夏,颜伊嫚显然也很意外。

    这位顾太太在她们顾董面前可不怎么受待见。

    虽然颜伊嫚来公司不过一年,没听说过她们董事长和自己的太太有什么矛盾,但是宁夏身为董事长的太太三年从来没来过公司,董事长也从来没有提及过自己的太太,身为董事长的秘书她也从来没听到过董事长给自己的太太打电话……

    种种迹象都可以看出,她们董事长并不重视这个女人。

    颜伊嫚的眼里闪过轻蔑。

    面对宁夏却笑得十分“亲切”“顾太太是来找我们顾董的吗?”

    “这几天我们顾董因为一些事情出差了,可能忘了跟顾太太说,等稍后顾董那边不忙了我就给他打个电话。”

    “太太一路过来累不累,要不先到接待室里休息一下吧,我马上让人送被咖啡过来。”

    “对了,太太喜欢咖啡还是红茶?或者红酒?顾董的朋友之前送了顾董两箱红酒,品质很不错。”

    “呀,忘了自我介绍,我是顾董的秘书,我叫颜伊嫚。”

    颜伊嫚俨然一副将自己当做女主人的模样,宁夏看得饶有兴致。

    清单一笑,宁夏刚想说“不用了”,脑子里突然跳出了系统提示声。

    叮——台本已送达,请0523认真完成任务。

    宁夏“……”

    是你自己要来顾修远公司的。遇上剧情中的主要角色,随时都可能触发配角任务,这可不怪它。

    “太太?”

    “我以为顾修远为什么不愿意回家,身边放着个狐狸精,哪儿还有心思想家。”平直的语气像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闻言,颜伊嫚面色一僵她猜到了自己的话可能会刺激到宁夏,却没想到这位顾太太居然这么直白。

    不过,这个女人果然很愚蠢,也难怪她们顾董不喜欢。

    颜伊嫚眼底的冷笑更甚。

    “太太你误会了,我和顾董没什么的。”颜伊嫚尴尬地解释道,面上做出的一副紧张而又不失娇羞的模样却分外引人猜想。

    宁夏是相信顾修远和颜伊嫚没什么的,毕竟小说让顾修远心生好感的只能是女主,但是系统不让她这么说。

    “没什么?你当我瞎么?一副骚|狐狸的模样,涂那么红的口红、那么红的指甲,穿得这么暴露不就是想勾引顾修远吗?”

    ——

    女人略微上扬的声音和尖锐的言辞传到走廊里被听得一清二楚,刚刚从电梯里出来的祁司明脚步停住。

    “是修远的太太?”

    “……”陈宇面色难看,不远处正在争执的两人不是刚刚说不用他送的宁夏以及颜秘书又是谁。

    “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祁司明问道,他对好友这个妻子的印象不深,上一次见到宁夏还是四年前她和顾修远结婚的时候,祁司明印象中只记得宁夏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不、不用了,抱歉,让祁家主您见笑了。”陈宇咬牙说道。

    ——亏他刚才还因为宁夏投了那10个亿感动了一把,心想太太大概真的变了一些,谁曾想转个背的功夫,居然又原形毕露了,哪里长进了,分明是愈演愈烈。

    这边的两个女人显然并未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已经被围观了。

    宁夏平静无波的目光看得颜伊嫚心里发悚。

    颜伊嫚不甘示弱地仰头看向宁夏“我是顾董的秘书,但不是顾太太的秘书,希望太太注意言辞。”

    “我有说错吗?如果不是想勾引顾修远你为什么穿成这样?”

    0523注意你的情绪。

    “我情绪不对?”

    你这个情绪想在说八卦,根本没有表现出“宁夏”那种愤怒、充满怨恨和嫉妒的情绪。

    “是么?”宁夏不是原身,对顾修远没那么深的执念,体会不了那种情绪。

    ……

    “穿衣打扮是我作为女人的权利,我不觉得我这么穿有什么问题。”颜伊嫚扬声道,连顾董都没有说她这么穿有什么不对,宁夏有什么资格说她。

    说着,颜伊嫚又带着鄙视地看了宁夏一眼“顾太太何必把人想得那么不堪,毕竟不是谁都像顾太这样。”

    宁夏没理会颜伊嫚的讽刺,继续毫无表情的念台词“我看你就是想想我一样,勾引了顾修远,让他和你发生关系,如果再有了孩子,就可以母凭子贵,带着孩子找上门,将我这个名正言顺的顾太太取而代之了是吗?”

    祁司明忍不住低笑一声。

    陈宇面色更加难看“祁家主……”

    陈宇现在最后悔的是刚才没有亲自把人“送”走。

    身旁的祁司明是这一次董事长请来“救场”的投资方,更是顾修远的至交好友,更何况祁家家主本就身份赫然。

    今天祁家主来就是来和他们谈合作的,没想到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让对方撞见了这样不堪的一幕。

    宁夏像是在陈述事实一般的语气听得人格外不舒服,颜伊嫚被气笑了,语气也越发的讥讽“顾太好像是搞错了,您怕‘顾太太’的位置不稳,怎么不想想和顾董结婚这么多年,顾董就是不喜欢你呢?”

    “不,顾修远本来是喜欢我的,都是因为你们这些狐狸精。”

    “顾太太何必自欺欺人,你”颜伊嫚笑了,话却断在了一半,因为她看见了陈助理正面色阴沉地朝这边走来。

    旁边还有一个样貌不凡的男人。

    顾修远一般只带着颜伊嫚出席一些普通的应酬,更高一层的聚会她是没有资格出席的,因此,颜伊嫚之前没见过祁司明,但她在网上看到过祁司明的照片的介绍,知道这个男人身份不凡。

    “陈助理。”颜伊嫚摆出了得体又不失妩媚的笑容,同时又朝着祁司明笑了笑。

    祁司明没有理会颜伊嫚,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好友的妻子。

    宁夏转过身,看向两人。

    她知道刚才旁边有人,只是台词念不完,她没法收工。

    “陈助理?有事吗?”宁夏语气平淡。

    陈宇内心却是一片翻江倒海——居然还问他有什么事?太太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没点数?而且这么淡定是几个意思?!

    陈宇“……”

    见陈宇黑着脸不语,宁夏又扫了一眼他旁边的人——此人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虽然穿着深色西装,但却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唇角噙着一丝笑意,好似格外有一种亲切感。

    这人不简单。

    这是宁夏对对方的评价。

    “这位是祁司明,祁家家主。”陈宇沉着脸替宁夏做了介绍。

    “这位是……”陈宇又指着宁夏,实在不想说这是他们董事长的太太,丢人。

    “我知道,修远的妻子”,祁司明看向宁夏“我和修远认识多年,四年前你们的婚礼上我们见过。”

    没什么印象了。不过祁司明这个人宁夏知道,小说里出场次数不多,但是却身份非凡的一个人。

    没记错,小说里提到过,祁家好像还做军工生意。

    宁夏朝着对方点点头“你好。”

    陈宇面色不佳的看向宁夏“太太稍等,我稍后会安排人送太太回去。”

    陈宇此刻的心情比较复杂,他还以为这个女人变了,没想到还是和原来一样,也不知道之前那些专业知识,是在什么地方听到的,竟然能将他和周子渊那大尾巴狐狸糊的一愣一愣的。

    陈宇说完,也不再理会宁夏,而是看向身边的人“祁家主,会议室已经安排好了,请。”

    宁夏看了一眼陈宇,语气平静的说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祁司明这时候开了口“陈助理还是先去送顾太太吧。”

    “可是、祁家主您这边……”

    “这里我来过,知道会议室在哪儿。”祁司明说完,不给陈宇再说什么的机会,朝着宁夏点了点头,便直径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走出几步,祁司明突然停下,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修远的眼光似乎不太好。”

    祁家主这话让留在原地的三人都是一愣——这是在骂谁呢?

    是说顾修远找秘书的水平不行、挑助理的水平不行,还是他娶老婆的眼光有问题?

    “那我先送太太吧,太太跟我来。”陈宇的表情依旧不太好。

    ——

    车上。

    陈宇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道“有些事情,希望太太能理解。”

    宁夏抬起眼来看向陈宇,等着他的下文。

    “颜秘书只是董事长的秘书,仅此而已。”

    “太太不接触或许不了解,生意场上的事很复杂,董事长身边需要一些面面俱到、能拿得出手的秘书。”

    是“一些”,而非“一个”。

    宁夏挑挑眉,没打算和对方理论,然而此时脑子里却出现了系统提示任务开始的声音。

    一段很长的台词出现在了宁夏眼前。

    “穿着暴露性感、浓妆艳抹,说话婊里婊气,我还不知道哪家公司的正规秘书是这样的,怎么,顾氏好歹是家正规企业,对员工的着装没有要求?还是在你陈助理眼里,那个狐狸精已经不是员工,而是董事长夫人了?”

    说完这一段,宁夏顿了一下,扫了一眼被堵住了话不知道该说什么的陈宇,又道“带的出去?带出去在人前不知避讳,还故意往顾修远身上凑,恨不能整个人都贴在顾修远身上,你说这就是带的出去的面面俱到?我看她的面面俱到已经广到连顾修远的x生活都要服务到了。”

    本该是胡搅蛮缠的一段话,硬是被宁夏用直述的腔调说出了一种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感觉,陈宇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听当初的大学老师训斥。

    “可是、”

    陈宇刚想说话,宁夏的手机响了。

    打电话来的是原身的父亲——宁景山。

    宁夏朝陈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陈宇下意识地闭上了嘴。,,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