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10章 家丑不可外扬
    与宁爸爸在b大门口告别,宁夏走在回家的路上。

    因为解决了入职问题,刚刚手机上又收到了8000万到账的提示,此刻宁夏的心情格外明媚。

    顾太周太吴太……,听说d家上新款了,大家有没有空,咱们一起去逛逛?太太团的微信群里,跳出来陈太发的消息。

    顾太去!

    钱到了,当然是去买买买!

    商场里,众位太太都觉得今天顾太太的心情格外的好,而且出手格外的大方。

    ——

    另一边,宁夏愉快败家的时候,陈助理正和顾修远通电话。

    陈宇谈到了今天宁夏来公司的事“今天太太来拿分红。”

    顾修远显然不太想多谈宁夏的事“给她,还有什么事?”

    “有。”不过也是关于太太的。

    “还有就是……太太的分红是108亿,太太提走了8000万,另外的10亿全部投到了ebn项目上。”

    顿了顿,陈宇忍不住的又说了句与工作无关的话“太太其实很关心您。”就是那份爱的方式确实有点让人窒息,或许董事长可以可宁夏好好谈谈。

    电话那边,顾修远似乎沉默了许久。

    “按金额给她算股权。”过了好一会儿,陈宇才听顾修远沉声说道。

    “好的,那……”

    “那些人还安分吗?”忽略掉心底一丝烦躁,顾修远岔开了话题。

    陈宇略微一顿,也没继续说关于宁夏的事情“祁家主今天来谈合作了,谈的很顺利,有了祁家主这边正在谈合作的消息,股东和投资方应该会安分下来,目前还没什么幺蛾子。”

    顾修远应了一声,心里想着那些人还能闹出什么事情来,但有祁司明这边拖延,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他这边也已经快结束了,只需要在拖延一段时间而已。

    顾修远刚挂了电话,合作方的威尔先生走了和秘书走了进来。

    “顾董在和妻子通电话?”对方笑着询问。

    “不是。”顾修远用e国语回答。

    “关于这个项目,威尔先生看完了?评价如何?”

    “非常不错的项目。”

    ……

    b市。

    傍晚,宁夏拎着大包小包回了家,心情都是格外轻松愉快。

    “我有乖乖的,爸爸要快点回来哦!”

    走进自家花园,一道稚嫩的声音传入宁夏的耳中。

    宁夏的视线看过去,正是林可坐在秋千上,看样子是在和顾修远通电话,王管家正站在林可的身边。

    林可看到宁夏的一瞬吓了一跳,眼中浮现出惊恐,手中的电话直接一下子被摁掉,就丢出去了。

    气氛有些尴尬。

    因为不喜欢这两个孩子,更不喜欢看到丈夫对林可那么好,所以原身不允许林可叫顾修远爸爸。虽然宁夏不在的时候,林可还是喜欢叫顾修远爸爸,但被宁夏威胁教训过几次后,当着她的面,林可不敢那么叫。

    管家捡起电话,站在了一边,将林可拉到了自己身后,明显一副保护的姿态。

    “太太回来了?”

    “恩。”宁夏不是原身,不在意林可叫顾修远什么。

    就在宁夏抬脚,准备走过花园的时候,两道视线,落在了宁夏手中的蛋糕上。

    不用看也知道,这直勾勾的视线,一定是林可的。

    小孩子的情绪总是来得快,去的也快,注意力很容易就被分散了。

    刚刚还怕得要死的小团子,现在真盯着宁夏手里的抹茶蛋糕两眼放光。

    看到林可啃手指头的动作,宁夏差点没忍住想在对方肉鼓鼓的脸上捏一把,手感肯定比蛋白胨还好。

    “想要?”

    小团子没说话,但是满脸都写满了“我想要”的表情。

    心情不错,宁夏走到林可面前,将蛋糕放在了林可的怀里,正准备说一句‘给你了’,就听到脑子里系统的声音请0523收起和善,请0523收起和善!

    接连两边的提醒,让宁夏没了说话的心情,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变得面无表情。

    林可有些怯生生的偷看宁夏,抱紧了怀里的蛋糕盒子,忍不住地惊喜,但却没敢和宁夏说话。

    宁夏转身进屋,没在意王管家脸上欲言又止的神情,也没注意到她离开后、身后小团子极小声的一句“谢谢。”

    ——

    宁夏刚进家,手里的包还没放下,便看见沙发上一脸严肃像是兴师问罪来了的顾夫人。

    顾夫人一身得体的中式旗袍,气场十足。

    “妈,你来了。”

    “来,我不来行吗?你不去找我,我也只能来找你了!”顾夫人冷哼,目光扫过宁夏,看见宁夏手里的大包小包时更加,神色更是难看,偏偏这时商场的人还打了电话来,说顾太太剩下买的那些东西明天上午送达府邸。

    宁夏……

    顾夫人……

    “你这日子倒是过得自在。”顾夫人冷言。

    宁夏把公司项目投资搅黄的事情过了一个晚上,气消了大半,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修远在外面忙着处理项目的事情,这个宁夏倒好,居然还有心情逛街花钱!跟可恨的是居然还去和其他男人搞暧昧!

    最后这点才是顾夫人最不能忍的——昨天那场慈善拍卖会顾夫人因为有茶艺课没去,却听其他几位太太说,看到宁夏在会场上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似乎关系暧昧。

    “你跟我到楼上来。”

    家丑不可外扬,顾夫人将宁夏单独叫到了楼上。

    “宁夏”,顾夫人的表情严肃“你和修远的婚姻关系如何我不做评价,婚姻是双方的责任,但你要知道做人的底线,别忘了你是个已婚的人。”

    顾夫人语气严厉,听得宁夏一阵莫名,同时也沉下了脸。

    “妈你想说什么可以直说。”她不喜欢拐弯抹角玩猜谜游戏。

    “你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她都不好意思提。

    “什么?”

    “那个男人是谁?什么时候开始的?”顾夫人讲话说破。

    这话听得宁夏更是懵逼“什么男人?”

    见宁夏脸上的诧异不像作假,顾夫人眯了眯眼,也猜不透宁夏究竟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跟她装。

    “寰宇集团的慈善拍卖会上,听说你和其他男人交谈甚欢?”顾夫人将一张照片扔给宁夏,这是对方太太发给她的。

    宁夏和自己儿子的婚姻不幸福这她知道,但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在背地里不安分起来。

    宁夏看向照片——上面的人的确是她,在她旁边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拿着手机,放在宁夏面前,两人的距离从照片的角度来看的确有些近,不过也没近到“有问题”的份上。

    神特么的“交谈甚欢”。

    宁夏气笑。

    “照片上的人是纪昶晏,纪氏少董,宴会上找到我是因为听说我拒绝了周氏的合作,想要和我合作拿下顾氏那个项目。”

    “另外”,顿了顿,宁夏又道“虽然这段婚姻的确不是我曾经理想的,但是我不可能在婚姻期间作出任何背叛婚姻的事。”

    宁夏语气笃定,这话是替原身说的。

    “真的?”

    “真的。”

    “那他找你合作,你答应了吗?”顾夫人什眼神犀利起来。

    “我不傻。”宁夏淡定地陈述了这个事实。

    周子渊抱着30亿来都在她这里踩雷了,何况一个像空手套白狼的纪昶晏。

    这话,顾夫人信了几分——宁夏虽然在对顾修远的态度上拎不清,但是其他时候并不傻,从这么多年,宁夏在外面能随时维持着顾太太的名誉就知道了。

    “那照片你他给你看什么了?”顾夫人有些担心这个纪少董有什么东西威胁宁夏。

    宁夏却很淡定“顾修远和几个女人的疑似亲密照。”

    出于搞研究的人的严谨,宁夏在照片前加上了“疑似”两个字。

    ——

    这下,轮到顾夫人尴尬了。

    “你……”几次张嘴,顾夫人最终叹了一口气,皱起眉头。

    “当初是你执意要嫁进来,本就是没有感情的婚姻,你不该抱有什么幻想。”

    顾夫人看了一眼宁夏,见宁夏仍旧不说话,微微皱眉道“而且婚姻是要靠经营的,你认为你那种歇斯底里、过分敏感是对的吗?你那样只会将修远越推越远。”

    “你该想想自己的问题。”

    不,应该说是剧情让原身那样的。

    宁夏看了一眼顾夫人,本不想同对方讨论这个她并不感兴趣的话题。

    可惜剧情不让。

    脑海里响起机械的系统音任务触发,台词即将送达,请0523认真完成剧情。

    与此同时,一段台词出现在了宁夏的脑海之中。

    还挺长。

    扫了一眼台本,宁夏开始了“表演”。

    “是,是我做得不好,可是我对婚姻抱有幻想有错吗?你知道我看到顾修远时的想法吗?我看到顾修远的第一眼,就对他产生了好感,我就想啊,这么一个优秀帅气的人,等我们结婚后,他会是我理想之中的丈夫。”

    “我无数次的幻想,能有一个美好而幸福的婚姻生活,可是顾修远是怎么做的?不断的和其他人暧昧不清,作为顾修远的妻子,我有什么错,我不想看到他身旁有其他的狐狸精,我赶走她们有错吗?”

    宁夏深吸一口气,这台词真的很长啊!缓了口气,接着继续照着台本念“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能给我一个保证?不……我不要保证了,我只希望他能看看我,能看到我的好,可是,为什么他身边永远有那么多女人,我到底是哪里不好?哪里比不上那些狐媚子女人了?我可是他的妻子啊!他就不能看看我?你知道吗?他已经很久没回来了,他是不是已经忘了他还有个妻子?忘了他的妻子长什么样了?”

    宁夏觉得,这台词的长度,和要求的一气说完,快要将她送走了。

    0523……

    “有问题?”

    ……有,但它不知道要怎么说。

    原本这台词要求的是歇斯底里,并且充满怨恨,情绪也要异常激动,但是,被宁夏这么面无表情,并且还平淡的过分的念出来,居然让人有种深深被触动的感觉

    ——哀莫大于心死。

    这是顾夫人从宁夏这段话里感受到的情绪。

    都是过来人,儿媳妇得有多爱顾修远才会有这么深的怨念?又是有多大的委屈和伤心,才会像现在这样麻木、心灰意冷。

    原本是来质问的,现在倒是弄得顾夫人不知如何是好了,总觉得自家儿子对不起人家闺女似 的。

    顾夫人张了张嘴,看着宁夏许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叹了口气。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可能有的时候出发点是好了,但是方法用错了,你找找自己的原因”,顾夫人努力维持住婆婆的强硬说道,顿了顿,又松了口道“等修远回来,我也说说他。”

    说罢,顾夫人又沉默了。

    宁夏不知道顾夫人内心给自己加了这么多戏,她就是嫌那段台词太长,懒得加情绪而已。

    “你打算去公司?”想到今天听到的宁夏去了公司,顾夫人问道。虽然不知道宁夏去公司的具体原因,但是顾夫人想着,或许宁夏也在转变和顾修远相处的方法。

    如果宁夏不在公司闹腾、不做出损害公司利益的事,她也不反对了。

    “没有。”她打算去学校。,,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