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11章 后妈?
    送走了顾夫人,宁夏回到房间,准备翻两篇文献看看。

    0523,别忘了看我给你《演员的情绪管理》!

    “知道了。”宁夏应了一声,没理会系统。

    这时,一阵哭声打断了宁夏的思路。

    撕心裂肺的哭声听得宁夏一颤一颤的,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

    出了家里那个小团子还有谁。

    宁夏本不想理会,继续低头看文献,结果那小团子就像没完没了了似的。

    宁夏眉头微皱,收起手机,起身下楼。

    刚走下楼,宁夏便听到了林霄的声音“那女人给你的东西,你也敢吃?!不长记性!你就不怕被她毒死了!”

    此时林霄正一脸严厉地训着林可。

    兄妹二人不远处,地上是摔得稀巴烂的一抹粉红色色,从包装盒残骸上还能依稀看出来,是下午宁夏带回来准备当宵夜的那个草莓蛋糕。

    林可埋着头放声大哭,看样子像是被她哥骂哭的,实际上,小团子一双眼睛死死的黏在地上那坨粉红上面,伤心绝望到不行。

    嗤——

    宁夏很努力才忍着没笑出来。

    “太太。”看到宁夏,王管家面露尴尬。

    显然,王管家是故意将声音调大,让两个正在争吵的孩子听到。

    本意是让林霄收敛一点,但明显事则其反,林霄将对着林可的火气,都落在了宁夏身上“可可好骗你就骗她,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恶毒!你是不是想害死我们才甘心!”

    宁夏……

    这都什么跟什么?

    转念一想又不意外了。

    类似的事情之前发生过当时“宁夏”为了骗顾修远回家,给林可喂了会导致发烧的药片。

    虽然不会要人命,但也着实将众人吓了一跳。

    宁夏淡淡的扫了一眼林霄“我骗她做什么?骗顾修远回来?”

    宁夏过于平静,甚至还透着一起嘲讽的表情令林霄心里生出几分不确定来。

    “谁知道你想做什么。”林霄沉声道。在他看来,宁夏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女人,为了博取顾叔叔的关注,什么都做得出来。

    “那本来是我的宵夜。”宁夏瞥了一眼地上的蛋糕残骸,平淡地陈述事实。

    有些可惜,这蛋糕是最近新开的网红店,排了15分钟的队才买到的最后一份。

    “这应该是有误会”王管家上前来劝道,不让林霄和宁夏产生更多的冲突,也担心“平和”了几天的宁夏会因此发火“太太,小孩子不懂事,您别放在心上。”

    宁夏给林可蛋糕的时候他也在场,隐约觉得这一次霄少爷这次怕是误会太太了。

    林可这时候也不哭了,只是委屈巴巴的看着宁夏,又看看地上的蛋糕,不敢说话。

    宁夏懒得和一个孩子较真,淡淡的扫了两个孩子一眼转身上楼。

    ——

    一个小插,宁夏并未放在心上。第二天一早,宁夏比以往早起了20分钟。

    7点见宁夏从楼上下来,王管家诧异了片刻“太太,早。”

    “早”,宁夏微微点头,看了一眼王管家“顾修远还要多久回来?”

    日常任务而已。

    宁夏声音平淡、表情麻木,像是在问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有那么一瞬间,王管家甚至觉得,太太仿佛在问‘顾修远什么时候死’。

    “抱歉太太,先生回来的时间还未定下。”

    “嗯。”宁夏在餐桌前坐下,拿了一片面包开始涂抹果酱。

    “明天起,除了周末之外,请将我的早餐时间提前到七点。”

    王管家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太太似乎要去学校。

    “是,太太。”

    王管家探究的目光落在宁夏身上太太今日打扮的干净利落,虽简单干练但又有种说不出的魅力。

    饭桌上,林霄和林可也在,宁夏没理会他们。

    林可一双眼睛直溜溜地盯着宁夏手里的面包。

    刚刚涂好了果酱的面包,显得格外的诱人。

    宁夏看了一眼林可,正看到小团子那闪亮透着期待的眼睛,心中一动,随手要将面包递过去。

    不过想到昨天的事,宁夏打住了。

    在小团子期待的目光中,手腕一转,将面包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味道不错。

    对面,林可那双瞪大了的惊喜的眸子,从期待变成了失望,然后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小手手。

    林霄瞪了一眼自家妹妹,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不长脑子,一点吃的就能让人给骗了!

    ‘哐。’

    林霄放下了筷子,伸手直接将林可拉起来“走了!”

    林霄的语气很差,也不知道是对林可还是对宁夏。

    林可被拉起来,脸上满是委屈,视线还不忘了盯着桌上没吃完的早点。

    林霄将书包给林可背上,直接将人一把拎了起来“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上课!”

    见林可背上的小黄鸭书包,宁夏想起来,林可也是要上幼儿园的,一周去四天。

    林可一边被林霄拎着往外走,一边挣扎了两下扭过头来,看着宁夏愣了几秒,然后抬起爪子对着宁夏的方向抓了抓,像在跟宁夏说再见。

    “嗤。”等到小团子被她哥拎走后,宁夏终于忍不住很没人性的发出一声轻笑。

    一旁,王管家瞥了一眼宁夏——他怎么不知道,太太之前还有这种“恶趣味”。

    ——

    接到幼儿园打来的电话时,宁夏正坐在车上准备去b大。

    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险些让宁夏以为是诈骗电话。

    “请问是林可的妈妈对吧,我们的确是幼儿园的老师,因为联系不上林可爸爸,所以才打电话给您了。”

    他们学校孩子的家长平时都很忙,大部分时间都是保姆在照顾,一般的事情学校不会找家长,除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或者紧急情况。

    可是,今天他们没打通顾修远的电话,只能打了家长联系册里的另外一个电话。

    这时候,系统的声音也在宁夏脑海中响起这真的是林可幼儿园的电话哦!

    “嗯,什么事?”

    在宁夏的印象之中,学校不会联系她这个母亲,有什么事情都是和顾修远或者是顾修远安排的人联系,宁夏这个妈,可连摆设都不如,甚至到现在,都还没去过林可和林霄的学校。

    “是这样的,今天林可在学校和同学发生了一些冲突,您方便赶紧过来一趟吗?”

    宁夏略微皱眉“抱歉,林可的事情,不是我在管。”

    话落,宁夏挂断了电话。

    几秒之后。

    “司机。”

    “太太有什么吩咐?”听到宁夏的传唤,正在开车的司机连忙回复。

    “那只小团、林可的幼儿园,知道在哪吧?”

    司机趁着红灯看了一眼宁夏“知道,太太现在去?”

    “嗯。”宁夏应了一声。

    司机在下一个路口直接掉头,朝着林可的幼儿园赶去。

    ————

    宁夏到了学校的时候,对方的家长已经到了,正抱着自家的孩子哄着。

    “你们学校怎么回事,还有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怎么还动手打人了?这都是很么素质,你们学校就这么教育孩子的?”

    “就是,你们学校招学生的时候都不看看的吗?什么人都让进,一点家教都没有。”

    “你看看这孩子居然还瞪我!”

    “对方到底有没有家长来啊?我时间宝贵,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这孩子这么没教养,估计也是没人管的!”

    恶劣的声音,从办公室里面传出来,明显是对方孩子的家长,正在质问学校的老师,来连带着说了一顿林可。

    宁夏走进去,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

    林可看到宁夏,红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觉得不可思议,随即又猛地低下了头,像是不敢让宁夏看到她一般。

    这时候,老师也注意到了在门口正准备敲门的宁夏,连忙说道“您是林可的家长吧。”

    宁夏进门“我是。”

    见宁夏朝这边走过来,林可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又无措起来,最终林可还是从老师身后挪到了宁夏的身后。

    老师松了口气“您请进,一大早因为孩子的事情将您叫过来真不好意思……”

    “总算是来了,我们都在这里等了好半天了。”面前的孩子家长抢白道。

    宁夏看了一眼对方,又看向老师“具体是什么情况?”

    老师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是这样的,几个孩子闹了矛盾,就动手了。”

    老师说的很不详细,说了和没说一样。

    宁夏皱起眉“说详细点,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

    宁夏的目光冷冽,让人不敢有所隐瞒。

    “是这样”,老师踌躇片刻,说道“林可和李煜鹏、黄浩轩几个孩子早上在一块玩,说着就说到了各自家里的事……”

    后面的话,当着人家家长的面,老师有些难以启齿。

    “我没有说错!她本来就是没人要的野孩子!”黄浩轩打断老师都话,大喊道。

    宁夏冷冷瞥了对面的熊孩子一眼,成功让对方吓得闭上了嘴。

    “老师你接着说。”

    “就是这样,然后林可大概是急了就抓了手边的东西朝其他孩子砸了过去……”

    宁夏大致了解了情况早上林可到了班级,几个同学在一块玩,有同学在炫耀说自己新书包是妈妈从y国时装周带回来的送给她的,林可就说昨天妈妈也给她买了蛋糕,结果这话引来了同学的反驳,有人说林可根本没妈妈,几人开始嘲笑说林可是没有爸爸妈妈的野孩子,是捡来的,于是林可生气拿东西砸同学,几个孩子就这么打起来了。

    宁夏点头,表示了解了,低头垂眸看向旁边的林可“林可,是这样吗?”

    被点到名的林可打了个哆嗦,低下头不敢说话,也不敢看宁夏,手指头纠结的搅在一起。

    “是你先动的手,用东西砸其他小朋友的是吗?”宁夏继续问。

    严厉的语气、严肃的态度令在场的几个家长皆是一愣。

    ——都是家长,家长的心情大家都理解,难道作为家长被通知到幼儿园来,不应该是先紧张地看自己孩子有没有受伤,然后再指责对方的错吗?

    怎么这位的打开方式不太一样。

    该不会真是后妈吧?

    ——

    林可依旧不回答,宁夏就在旁边比谁耗得过谁一般地等着,终于,几分钟后,林可的小脑袋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

    “拿东西砸人是不对的,而且是很危险的行为,知道吗?”宁夏看着林可片刻,神色认真,语气虽然严肃,但仔细听却没有多少苛责。

    林可有点委屈,但还是乖乖又点了点头。

    宁夏“给小朋友道歉。”,,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