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16章 股东大会
    股东大会。

    在进入公司之前, 陈宇不放心地交代了一句“今天这一场股东大会情况很复杂,希望太太能站在董事长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说着,陈宇顿了一下, 又补充道“如果可以,请强势一些。”比如像是那天把周董事长怼走的架势就很好。

    ——陈宇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 但却并未跟宁夏说。

    宁夏看了看陈助理,半晌都没说话, 不过,从宁夏的眼神之中,陈宇貌似感觉到了‘强势’。

    “咳”, 轻咳一声, 陈宇又道“如果太太不懂,也可以不必开口。”

    宁夏看了一眼陈宇, 神色带着几分的怪异言外之意是让她当一个凶悍的花瓶?

    下了电梯,就是公司顶层最大的会议室。

    今天的股东大会, 也正是在这里召开。

    陈宇先宁夏一步,帮着宁夏拉开了为首的位置——原本属于顾修远的位置。

    陈宇这番动作的意思, 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宁夏看了一眼,接着便从容落座,丝毫也不见不自然,仿佛这里就应该是她应有的位置。

    股东们的视线落在宁夏的身上顾修远的太太,宁家小姐?长得真是好看, 也很有气质, 只是这么看,到不弱了顾修远太太的名头。

    今天宁夏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自然是不过感到意外的, 但宁夏还是让他们感觉到眼前一亮。

    股东们又审视的看了一会宁夏, 关于宁夏的传闻他们也是听到一些,但此刻在见宁夏,却和传闻之中不尽相同,也不知道这顾太太是真有两把刷子,还是在这里充个门面装出来的。

    一声沉重的咳嗽声将众人的注意力,从宁夏的身上吸引过去了。

    “顾修远的太太坐在这里,怕不太合适。”那人沉声道,微微拉长的声音,其中的不赞同意味溢于言表。

    说话的人名叫郭昌建,30几年前就在顾修远的爷爷的手底下做事了,他如今手里拿的顾氏13的股份还是当初顾长盛顾老爷子给他的。

    宁夏没说话,将话留给了陈助理说。

    敢这么安排,肯定不会连个说辞都没找好。

    陈宇淡定的看向众为股东,接着便开口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也就是说,宁夏女士不仅仅是代表自身那百分之三的股权,更是作为董事长的委托人出现在这里。”

    陈宇站在宁夏的身后,就如同平时站在顾修远旁边一样。

    事实上,这个安排的确是顾修远的意思。

    ——

    闻言,郭昌建冷声一哼,神色之中带着浓重的不满。

    “顾董不在,顾太太作为委托人倒也无可厚非。”坐在旁边的吴习裴笑道开口,声音随和仿佛是在打圆场。

    老狐狸。

    陈宇暗骂一声。

    吴习裴看了一眼众人,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祁思明的身上,微微眯了眯眼,随后,提了提嗓子“既然人都到齐了,就开始吧。”

    顾修远不在,他就是股份最多的大股东。

    吴习裴这话,无人反驳。

    “既然这样,那我就开门见山了”,郭昌建率先发话“顾氏从顾长盛手里到现在一直发展得不错,我也算是看着顾氏一步步发展起来的,做得太多了,本来如今年纪大了不想再管,但最近顾氏的状况实在令人堪忧,我想不管都不行了。”

    ——呵,还卖起“三朝元老”的人设了?

    宁夏心里冷笑了一声。

    这边,郭昌建仿佛越说越气“就那这个什么项目来说,一个毫无意义的项目,竟然让公司蒙受了巨大损失,甚至于几个项目也险些因为资金问题暂停,这是什么问题?这就决策上的重大失误!”

    郭昌建的话,让在场的很多人不住地点头,微微皱眉,似乎很是认同,又很担心现在顾氏的情况。

    “在顾修远的身上,我没看到任何顾长盛的果断,甚至连顾光华的稳重都都没有,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合适坐在决策者的位置上了。”郭昌建说罢,看了一眼在座众人。

    “的确,这一次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已经超出了顾氏能承担的风险。”

    有人应和,很快其他人也开始发表不满

    “的确不该在一个项目上如此孤注一掷。”

    “顾董这次,完全是至顾董和公司的利益于不顾之地。”

    “几年前的金融危机,公司也没亏这么多过。”有人玩味地说道。

    “这时候该考虑及时止损。”

    ……

    众人越说越热闹,宁夏这个观众则是一脸淡定,没有表示,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有样子。

    瞥了一眼旁边同样淡定、甚至还挂着点官方笑意的祁思明,宁夏清楚这次股东大会,陈助理的底气和依仗全都在这位身上,而不是在她这里。

    大约过了有五分钟的时间,陈宇沉下了脸“目前项目的运行正常,投资虽然大一点,但并不是不可控制的,这个项目的前景绝对不是现在看到的这些,将来一定能给公司带来巨大的收益,否则,董事长也不会投资这个项目。”

    “各位对这个项目或许还不了解,关于这个项目,各位可以听一听我们的技术汇报。”

    面上不显,陈宇却在心里冷哼倚老卖老,趁着现在董事长不在,才敢这么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改朝换代’,如果董事长在的话,这些老家伙哪里敢多说半个字?

    “徐飞,原bbv高级生物科技研究员,目前是ebn项目的总负责人,也是项目研发总工程师。”

    陈宇点了徐飞的名,让他开始讲解。

    屏幕上投出这一次的项目t。

    徐飞准备好,开始“关于的发展前景是非常巨大的,首先就让我们先说说这个项目采用了当下最先进的i诱变技术,成功分离出可降解聚氯乙烯等物质的菌种,通俗来说,就是可以降解白色垃圾,并且降解的效率是自然降解的至少三百倍!这项技术,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对于环保的贡献更是巨大的……”

    宁夏听得认真。

    可惜,还没等徐飞说完,就被郭昌建冷声一哼,直接打断了“停一下。”

    郭昌建“你这个什么技术,我们不感兴趣,一个破生物降解点白色垃圾,就敢说是前所未有了?莫名其妙,当顾氏是垃圾站?!”

    这话一出,立即有人附和附和

    “是啊,我们这里又不是环保企业,更不是做慈善的,降解白色垃圾,你可不要本末倒置了。”

    “投了这么多钱,就为了给我们看这个?这项目还是停掉及时止损的好。”

    看不到利益的项目,他们不会支持。

    吴习裴依旧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或许这个项目的技术是不错的,但用于实际却不太现实,而且,成本的确是太高了,如果只是单纯的做贡献,我是很支持这样的项目,但是,顾氏是需要运转和维持的,不能为了做慈善,而拖垮了整个顾氏不是?”

    徐飞被怼得面色难看,看向陈宇。

    陈宇也一时为语顿。

    祁司明在一旁垂眸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笔他只是帮好友应付一下场面,今天他来只讨论投资方面的事,至于技术他不了解,也不便参与太多。

    吴习裴似乎在一阵思考后说了句公道话“建议这个项目先暂停,保证已有的项目正常运行。”

    郭昌建却在一旁冷哼了一声,厉声道“停什么停,就应该直接取消!”

    众人纷纷应和——到现在为止,提出要停掉项目的人,已经有小半了。

    陈宇这时候,才连忙开了口“董事长并不同意暂停这个项目。”

    就在陈宇话落,郭昌建就猛然一拍桌子“他这是拿整个顾氏在开玩笑!我可不会任由他这么瞎胡闹下去!”

    “是啊,这是完全是不把股东的权益放在眼里!”

    有了一个声音之后,其他股东也开始纷纷响应“这个项目我实在不看好。”

    “应该说根本不行,我不会和顾氏共存亡,如果顾修远一意孤行,我也只能考虑撤资了……我可不会和公司共存亡,如果坚持这个项目,那我也只能撤资了。”

    “对,我也是,如果项目不砍掉,我就直接撤资!”

    “既然董事长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也不用讲什么情面,我也撤资!”

    “撤资……”

    “撤资……”

    有了一个撤资的声音发出,陆陆续续的开始很多人都嚷嚷着要撤资,言辞之中颇有几分不取消这个项目就要取消顾修远董事长职务的架势。

    陈宇暗自咬牙,暗恼谁给你们的勇气?还不是因为董事长不在。

    不过,眼看事态也要控制不住了,陈宇心里着急,但却不知该怎么办,这情况,他的声音完全不起到任何的作用。

    这时,一直安静的宁夏开口了“各位觉得这个项目不行?”

    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股东们明显很意外,宁夏竟然在这个时候开了口,他们还以为,宁夏来这里就是个摆设,不会开口说话呢!

    “自然,一个破菌种能有多大的用处?”

    “即使有用,那些用处对顾氏自身的发展也起不到任何的帮助。”他说话的人嗤笑一声,摇摇头,神情傲然,语气中透着不屑。

    宁夏笑了,看向徐飞“你继续。”

    “是。”徐飞应声。

    但还没等徐飞开口,就被郭昌建再次打断“别浪费时间了,如果是想用那些什么所为的科学技术说服我,不可能。”

    郭昌建的话斩钉截铁,显然没打算给谁留面子。

    “是么”,宁夏面色如常,沉吟片刻,抬起头来“既然各位不想听技术层面的,那我就来和各位说说利益层面的。”

    ——

    “众位知道这类型菌种降解说产生的能量是传统产能的多少倍吗?知道它的产能效率是普通产能的多少倍吗?”

    说着,宁夏微微一顿,见众位股东面面相觑,显然是完全没了解,这才继续说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至少是两百倍。”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宁夏眨眨眼,问道,清亮悦耳的嗓音在会议室里显得格外清晰。

    会议室渐渐的安静下来。

    意味着什么?

    ——在座的都是“做算数”的专家。技术他们不懂,但说道价值,根本不需要宁夏说明,他们也能想到看似不起眼的生产能耗,一旦能源的供给成百倍提高,无论是成产效率、生产量都会随之提高,最重要的是,节省了时间和空间成本。

    见在场不少人似乎已经开始琢磨起来,宁夏微微一笑,又道“我也不在乎白色垃圾降解需要多久,更不打算着这里同各位谈环保贡献,但我知道垃圾很便宜,我想这一点各位似乎不会反驳。这就相当于我们的原材料足够便宜,成本足够低,利润空间足够高。”

    宁夏似乎还嫌自己给出的结论不够让众人震惊,又开口说道“不只是白色垃圾,通过定向的基因诱变,可以将微生物的食谱扩大到所有垃圾,这样一来,连垃圾分类的成本也省了。”

    所有垃圾,都可以变成能量……

    在场的股东中,不少人的神情变了,显然他们被宁夏言语中勾画出来的蓝图给说动心了。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能赚多少?简直难以想象的利益。

    就连一直垂着眸子面无波澜的祁思明也目光也微微一动,神色中多了几分认真。

    宁夏的话是震慑到了股东,但更是让那些技术人员惊讶这也太敢想了吧!做不到的吧?不可能做得到吧!

    但是,宁夏这一番的言论,却让他们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一边震惊和不可置信,一边又觉得,也许未来真的可以做到。

    “最重要的一点”,宁夏看了一眼众人,接着道“这项技术,我们可以垄断。”

    ‘垄断’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在场的众人都清楚,面色也是变了几遍。

    宁夏将主语换成了‘我们’,让原本已经开始动摇倾向于支持这个项目的股东们,心中更是一动,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的顾氏‘抱着螃蟹吃独食’的壮景。

    一些本来中立,并未表态的股东,也开始表态“或许可以试试。”

    “如果真的有这么大的前景,不妨试试。”

    “对,而且,现在来说,也没有给公司造成什么严重的危机,虽然资金紧张了一点,但这技术也足以让我们博上一番。”

    “说的好听,那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胡说八道?”

    就在开始有不少人支持的时候,不同的声音也出现在股东之中。

    宁夏看了一眼此人,接着便淡定的开口说道“这个项目,我个人投资了10亿,各位觉得,我会用十个亿来开玩笑?”

    此言一出,全场鸦雀无声。

    十个亿,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笔十分可观的财富了,要说将十个亿放入必亏的项目之中,他们肯定是做不到的,以己推人,宁夏肯定也不会这么做。

    而宁夏敢投,就说明以上那些,并非都是虚言。

    郭昌建面色一黑,盯着宁夏的视线也带着不满和阴鸷的神色——宁家的小姐能拿出10个亿并不稀奇,但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愚蠢才会想也不想地往一个丝毫看不出前进可言的项目中投资。

    吴习裴眼中也闪过一晦涩,并且缓声提出质疑“这样的畅想的确不错,可如何保证这项技术一定能成功?一年半载或许还可以,三年五载的,顾氏可真拖不起!”

    吴习裴的话,又让那些人开始动摇了。

    宁夏扫了一眼此人,直接说道“不需要那么长时间,三个月,足够让各位看到成果了。”

    宁夏的自信,瞬间让会议室热闹了起来。

    “真的假的?”

    “这么快?”

    “怎么可能!”

    “如果真要是三个月就有成果,那这个项目绝对可以试一试!”

    “别说三个月,就是一年,我也支持!”

    这时候,众人的视线,已经下意识的看向了徐飞。

    徐飞无语的看了一眼宁夏感觉自己被顾太太坑了,但是他没有证据!

    而且,三个月……就算是要他的命,也整不出来啊,现在还只是测试阶段!

    徐飞左右为难,只能看向陈宇。

    陈宇几不可查的对着徐飞点了点头——现在几个月不重要,重要的是将这些人拉稳了,至于三个月还是五个月,呵呵,那都等董事长回来在说!

    徐飞这才声音有些艰涩的说道“的确如此,三个月后就可以出结果。”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感觉,徐飞绝对不想在尝试第二遍!

    吴习裴盯着宁夏看了片刻,神色之中闪过些微冷芒他没想到,顾修远这个从来不参与公司事务的妻子,居然还有这种本事!

    接着,吴习裴收起了冷意,面上和善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没什么问题了。”

    众人见吴习裴都松了口,那些倾向于他的股东自然也都点了点头“我也没什么问题了。”

    看众人都开始松口,陈宇也松了口气,心知趁热打铁的重要性“那就投票吧。”

    ——虽然这个军令状相当于给自己挖了个大坑,但此刻他的心中却格外的舒坦,就喜欢看某些股东吃瘪的样子。

    “不用了,就先这么定了吧。”郭昌建面色阴沉,给了个结论。

    现在投票还有什么意义?自己打脸?

    “随后去弄个征求意见签字。”宁夏侧过头,对陈宇说道,免得那些老狐狸转个背来反悔。

    “好的,太太。”陈宇躬身,在宁夏耳边低声应道。

    论及扭转乾坤、力挽狂澜的水平,他现在是真的给宁夏跪了!

    难道和董事长‘冷战’这四年,宁夏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而是去搞了个进修?

    想到宁夏最近去了b大的事情,陈宇觉得还真有这种可能!

    ——

    郭昌建面色仍旧不好,看了一眼众人“既然这件事就说完了,我们就说说其他的事吧。”

    说着,郭昌建对身后的助理摆了摆手,助理很快就将一份文件送到了在座的各位的手中。

    “这是公司最近半年来的资金和项目状况,我就不多说了,大家自己看看。”

    这一开口,就知道重头戏来了!

    里面着重记录了顾氏几个项目的亏损,以及一些资金上的状况,看起来真的像是挺严重的。

    陈宇面色难看,心中更是异常愤怒最近受到市场的影响,有几个项目确实是出现了一些收益下落的情况,但那些都是正常的,而其余几个项目的亏损,难道不是他们这帮老不死的搞的鬼吗?还有那几笔款项,不正是他们故意借出去的吗?!

    郭昌建见众人都粗略的看完了一遍,又开口道“我这人讲究实际,只看结果。这样的业绩让我对公司的前景感到堪忧,所以我的态度依旧是做董事会调整。”

    明显能看出来,郭昌建的眼中闪过得意的神色,尽管那声音还显得十分沉重。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把顾修远拉下董事长的位置。

    本想借着大部分股东都哀声怨道的说事,没想到被宁夏给搅局了。

    但是,他们有备而来,怎么可能没有后手?

    在场的股东一部分都是和他们的目的一致,而他现在只需要用事实,说服剩下那些股东,等顾修远回来,也就没机会翻盘了!

    吴习裴叹了口气,声音之中状似带着惋惜“顾董这些年的努力,我也看到了,但是……努力不代表都能带来好结果,顾董还是太年轻了,缺乏历练,所以,这件事我是赞同郭董的。”

    陈宇心中鄙夷都这时候了,这老狐狸竟然还不忘了伪装,话里话外的说董事长不行,还好像多体谅董事长一样。

    郭昌建早就知道吴习裴会同意,此刻视线则是看向其他的人“那么,其他人是什么意见?”

    郭昌建的视线,落在了宁夏的身上,微微皱起了眉据她所知,宁夏和顾修远的关系可不怎么好,而女人想来都是感情用事的……

    “这一点我们可以参照昌硕集团,董事长的任职不以股权来定,只要能带领公司发展,股东大会中谁都可任职董事长一位。”比如拥有3股份的宁家。

    “正好,也让顾董放松一下,多拿出些时间陪伴家人。”

    真不要脸!

    陈宇心中暗骂。

    接着,视线有些紧张的看向宁夏他是看出来了,太太什么都好,可……一旦碰上和董事长有关的事就犯糊涂……

    见众人都看向自己,宁夏微微一笑“我——”,,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