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17章 我说了不算?
    宁夏本来想说我不参与。

    叮——任务触发, 台本已送达,请0523认真完成任务。

    又来?

    请请0523认真完成任务。

    “知道了。”

    宁夏突然冷下的脸,让陈宇以为她这是想到了自己四年不幸的婚姻生活, 心里咯噔了一下。

    却听宁夏道“我不赞成。”

    郭昌建目光一冷“宁女士可要想清楚了再说。”

    “我想得很清楚,我不同意董事会调整。”

    “在我看来,顾修远就是最好的董事长,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他做得更好。”

    这是什么“肺腑之言”?原身对顾修远得有多厚的滤镜才能说得出这种话。

    宁夏一边吐槽一边念台词。

    不过好在原小说里, 顾修远这个董事长也还不错, 这话不算夸张。

    宁夏这一副“我不管, 顾修远就是最好的, 不接受反驳”的架势,成功令郭昌建黑了脸。

    “希望宁女士能够为公司的未来发展, 和一众股东的利益考虑, 不要因‘顾太太’这个称呼而影响最基本的判断力。”郭昌建说道, 语气之中隐隐带着警告之意。

    “郭董这话我赞同”,吴习裴附和“何况‘顾太太’也仅仅是个称呼。”

    可以是你的, 也可以是别人的。

    相比起利益, 这样的婚姻关系可不牢靠。

    吴习裴认为这样的暗示已经够明白了没有谁会为了一段不可靠、并且毫无感情维系的婚姻, 放弃唾手可得的利益。

    宁夏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

    “你也说了,我是顾太太。”

    “顾太太这个身份,在我看来比什么都重要。”“作为顾修远的太太,我不会为了一点你们所谓的利益让我先生有任何的为难。”

    郭昌建“你——!”

    宁夏“我爱我的先生。”

    宁夏的话成功让在座众人沉下了脸, 尤其是那些支持换董事长的股东们。

    “你这个女人!”郭昌建更是差点气晕过去。

    是不是所有的女人在遇上感情问题都这么愚蠢、死脑筋?!

    这个宁夏是被顾修远给洗脑了吗?!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刚才拿着项目怼他们时候的聪明智慧哪去了?理智果断哪去了?被狗吃了?

    郭昌建差点想骂脏话。

    一旁的陈宇惊讶过后看着宁夏心情复杂太太对董事长这爱实在令人难以理解,但似乎又有点可爱。

    宁夏不管别人怎么想。

    和系统对话“任务完成了是吧?”

    算是吧……

    “为爱脑残”这个人设基本是保住了,至于0523完成任务的质量, 它不想评价。

    “我可以说人话了?”

    ……

    随意。

    宁夏“我怎么?”

    吴习裴“这个问题上, 宁女士可不太聪明。”

    “我乐意。”

    宁夏无所谓一笑, 反问“退一步说,如果我同意了,在座的各位有谁觉得自己可以将顾氏带得比顾修远更好?”

    这话众人都沉默了,相互看看均没说话——论能力,论手腕,谁能真正比得过顾修远?

    不说别的,顾氏易主,面前这位祁家主就会第一时间取消项目合作,他今天坐这,本就代表了一种态度。

    一阵语顿过后,有人说了句冠冕堂皇的话“相信在各位股东和公司员工的共同努力下,公司不会比现在差的。”

    “是么?”宁夏又笑了笑“那再退一步说,顾修远不当这个董事长了,众位觉得谁来更好?”

    “郭董么?还是吴董?”宁夏的目光在这两人身上漫不经心地扫过。

    过分直白且犀利的问题,让会议室的气氛瞬间静音、落针可闻。

    “看来这件事在之前大家并未考虑好。”宁夏莞尔一笑,耐心看着以吴习裴和郭昌建两人为首的一众股东。

    此时,两个人面色难看本想顾修远不在,今天的股东大会完全是他们自己的主场,却没想到竟然被宁夏这个女人反将一军。

    吴习裴面上的神情有些挂不住“这些可以再议。”

    宁夏“别啊,今天就说说。”

    众人“……”无话可说。

    “大家不说,那换我来说。”清亮的声音在偌大的会议室里掷地有声。

    ——要说什么?底下的股东相互看看,目光中带着警惕,均不知道宁夏在一波把他们怼得哑口无言的操作之后,还想做什么。

    再次抬眼,宁夏扫了一眼在场众人,道“刚才几位说要撤股?”

    微微一顿,宁夏的视线一一扫过那些人“是吧?张董,王董,杨董……还有肖董?”刚才会议上,宁夏看似在神游,实际上已经将那些叫嚣得最凶的那几个人给记了下来。

    撤股是吧?

    勾唇一笑“满足你们。”

    被点到名的那几人本来已经是如坐针毡,再听宁夏这话面色骤变。

    “刚刚只不过是一时情绪使然,顾太太不要介意,我怎么可能真的撤股?”张董尴尬一笑,开口说道。

    “是啊,我们这也是心里着急,这还不是为了公司的发展,怎么会在公司危难之时撤股?”

    “王董说得对,大家的出发点本来也是为了公司的未来着想,言辞过激也是在所难免,希望顾太太不要放在心上。”

    “玩笑,玩笑而已。”

    ……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说着好话,显然现在宁夏提出来,让他们胆突,想要尽快插科打诨混过去。

    宁夏不可能让他们蒙混过去,神色也异常的冷淡“我不知道顾氏的股东大会还能开玩笑的。”

    宁夏冷嗤“各位当这里是什么?”

    “幼儿园?”

    见几人被怼得闭上了嘴,宁夏叫了声陈宇“清算股权的事,陈助理负责。”

    陈宇“!”太太,您来真的?

    宁夏脸上的神情半点不像作假。

    吴习裴见事态发展和他想的出入太大,这几个人要是被撤股了,对他的影响可不小,连忙继续摆出和事老的态度“顾太太这话太过轻率了些,顾氏因为那个项目需要大笔资金,股东撤资现在的顾氏可承受不起,必定会大受影响。”

    宁夏的视线落在这个老狐狸的身上,神色平淡无波“没关系,撤多少我宁家补多少。”

    众人!

    “去给各位董清算吧。”宁夏看了一眼陈助理。

    陈宇尚未应声却听郭昌建一声怒斥“这事宁女士说了怕是不算!”虽然代表顾修远,但别忘了宁夏的股权只有只有3。股东变动,她做不了这个决定。

    “我说了不算?”宁夏偏头,看向陈宇。

    “……”陈宇面露为难,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事太大了,董事长不在,他哪里做得了决定。

    “算。”

    就在这时,从刚才开始一直没说话祁司明突然开了口,扔出一个字来。

    像是怕大家没听明白一般,祁司明又多解释了一句“作为顾氏10股份的持有人我无条件支持宁夏的决定。”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众人大惊。

    “如果觉得这部分股权不足以左右股东大会的决定,祁家可以继续注资。”唇角挂着闲适的笑意,祁思明说出这么一句让在场的人心中动荡的话来。

    ——祁思明的资金注入会使所有股东手中的股份发生变化。如果是不计成本的注入资金,就是买下半个顾氏也是可以的。

    虽然知道这大概是句玩笑,但大家知道祁家有这个能力,何况还是祁家家主亲口说出来的话。

    祁思明语气不变“至于ebn项目的资金问题,我个人投资50个亿。”个亿说的像是五十块钱一样轻松。

    但祁思明这一番话,让在场的众人再度大惊失色祁家主真的要投资那个项目?而且竟然一出手就是50亿!这么大的资金进来,项目自然不可能再有问题,何况,“祁司明”这三个字本身就是一个招牌。

    祁家主都看好的项目,自然能引来无数人跟风投资。

    对于祁思明这话,陈宇也很意外他们董事长请祁家主来本来是暂时友情援助一下的,祁家主这支持的也太给力了吧。

    ——

    郭昌建的气势降了下来“祁家主能支持顾氏的项目,我们自然感激,至于股东撤资的事情,今天无需再议。”

    “的确,股东撤资不是小事,必须从长计议。”

    “这么大的事,我看还是等到顾董回来再做商议吧。”

    看出现在的形式对他们很是不利,这些股东开始打圆场和稀泥,想把这件事一笔带过去。

    呵,刚才怎么没见你们想到顾修远这个董事长?

    宁夏冷笑,态度却十分强硬“是不用讨论了,直接清算就可。”

    她不是商人,不喜欢那些拐弯抹角的,定了就定了。

    陈宇将目光转向祁思明。

    “我说了,无条件支持宁夏的决定。”祁司明笑笑。

    陈宇闻言,目光在这两人身上来回穿梭,神色略微有些恍惚这事儿可真的太大了,就就就这么定了?

    但是转念一想,那几个股东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如果这次机会拔掉了几根毒瘤,也不失为是件好事。

    主要是,在座的人,没人敢得罪这位祁家主。

    “既然顾太太和祁家住都这么决定了,那我们也不多说了。”

    “那就这样吧。”

    ……

    附和声开始变多,原本想要和稀泥的一些股东也开始明哲保身,而另外一些则是始终没开口欧,显然是在则隔岸观火。

    最后的结果是先清算那几个股东的股权,最后的文件等到顾修远回来签。

    宁夏一声“散会”,一切尘埃落定。

    几个被撤股的股东面露绝望,求郭昌建帮忙。

    郭昌建皱眉,面色也很是难看“我有什么办法?”

    就连他都没达到目的,还怎么帮这些废物?郭昌建愤怒离开,视线像是淬了毒一般的盯了一眼宁夏的方向。

    ————

    散会后。

    宁夏和陈宇打了招呼打算离开——她只请了半天假,下午还是要回实验室的。

    陈宇回过神来,正要问太太去哪儿,却被旁边一道声音抢了先。

    “宁小姐要去哪儿,我送你一程。”祁司明主动开口要送宁夏“顺路。”

    宁夏的视线看向祁思明,注意到祁司明称呼她“宁小姐”而非“顾太太”——也是,作为顾修远的好友,祁司明大概并不认可“宁夏”这个顾太太。

    陈宇则略微惊讶的看了一眼祁思明祁家主可不是对谁都这么友好的,表面温和,实则却是十分冰冷的一个人。

    能让祁家主主动开口送,这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待遇。

    “谢谢,不劳烦祁家主,我联系了司机。”宁夏官方地朝对方笑笑,直接拒绝。

    被拒绝,祁司明不在意的笑笑,倒是没多说什么。

    宁夏朝对方点点头,转身离开,见状陈助理连忙开口,摆了一个请的手势“太太走这边吧。”引着宁夏走专用电梯,一来不必碰上不必要的人。二来太太的身份应该走专用电梯。

    宁夏点头,上了电梯。

    就在宁夏走后,陈助理主动对祁思明说道“祁家主,今天的事多谢您。”

    祁思明唇角仍然挂着那份温和的笑意“不必,还修远一个人情。”说着,祁思明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另外,项目投资的事情大概今天不太适合谈,稍后再安排时间谈。”

    陈宇内心惊讶祁家主不是来帮忙的吗?这话的意思是真的要投资?

    “您、您真要投资?”陈宇不敢相信,震惊的又问了一句。

    “之前在会上的说的话、自然说话算话。”本来的确没有这个打算,不过会上,宁夏一番话成功把他说动心了。

    “不欢迎?”

    “不不不。”太欢迎了,只是投资来得太突然,他还没准备好。“我会向董事长汇报,以及您打算投资的事。”

    “我一会儿会亲自同修远说。”祁思明略微想了一下,回道。

    ——

    离开顾氏后,祁司明在电话里同顾修远说了投资的事,顾修远虽然意外,但并不想陈助理那样表现的惊讶。

    “多谢了。”顾修远沉声道谢,说的是今天的事。

    祁思明“还个人情而已。”

    闻言,顾修远低笑两声,对这个“人情”没放在心上。

    “顺便帮你解决了几个麻烦。”祁司明又道。

    顾修远隐约猜到了“麻烦”是什么,意外,目光眯了眯闪过一抹微光“看来还得说谢谢。”

    “我似乎没做什么。”你该感谢你太太。

    祁司明目光微动,出于某种难以分辨的私心,后面这话没说。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都是和目前情况,以及这次会议相关的事情,这才挂断了电话。

    ——

    另一边,宁夏在车上准备去b大的路上,接到了王管家的电话。

    “太太您忙完了吗?顺路的话,方便去接一下可可小姐吗?”王管家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小心的询问宁夏的意思。

    宁夏一顿“林可在幼儿园遇上麻烦了?”

    “不是,只是今天司机去接可可小姐,但是可可小姐说作业没写完,说什么都不跟司机回来,老师打了电话来,说可以的话,请家长去接,这才麻烦太太去一趟。”王管家解释道。

    “知道了。”宁夏并未在意这些。

    “那就劳烦太太了。”管家再三感谢宁夏。

    “没事。”

    两人只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直接让司机朝着林可的幼儿园前进。

    刚到了幼儿园门口,宁夏就看到林可站在一堆孩子之中,正满眼期待的看着某个方向,怀里抱着一卷不知道是什么的纸卷。

    幼儿园的老师就看见宁夏热情的笑笑“是林可妈妈啊。”

    老师牵过林可“可可,你妈妈来了,跟妈妈问好。”

    宁可怯生生的看了一眼宁夏,好像纠结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小声叫了声“妈妈好。”

    说完,还偷瞄宁夏,见宁夏没什么反应,脸上的笑意扩大,更像是在偷着乐。

    宁夏挑挑眉,假装没看到这小团子的小表情,从老师手里领过林可。

    “麻烦老师了”,说着,宁夏低下头对林可说“和老师同学再见。”

    “老师再见!琪琪、小曼再见!”语气中透着雀跃。

    宁夏领着林可离开后,几个老师小声议论起来。

    “那就是林可妈妈吗?真的好看耶,而且超有气质。”

    “是啊,而且看起来好年轻啊。”

    ——。

    车上,林可安静的坐在一边,还不忘了偷看宁夏,但又怕宁夏发现,每次都只是在您该身上停留几秒钟就收回来。

    宁夏自然看到了小团子的举动,开口问道“怎么了?”看着有些害怕的小团子,下意识的放轻了声音。

    很好,这次系统没出来警告。

    林可微微抱紧了一下怀里的纸卷,又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将纸卷打开,小心翼翼的递到了宁夏的眼前,主动跟宁夏分享作业“这个……”

    宁夏的视线落在纸上,那是一幅画,画上面勉强能看出来是画的高高矮矮的四人影……大概是四个人?宁夏不是很敢确定“画的是四个人吗?”

    林可脸色似乎因为激动额显得有些红润,连忙点头。

    看着这样的小团子,宁夏温声,‘违心’的表扬了一句“很好看。”

    见宁夏看的认真,又表扬了自己,小团子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了,眼睛都闪亮亮的。

    凑近了宁夏,主动给宁夏介绍起来“这是今天的画画作业。”

    说着,小团子一脸的自豪和骄傲“我是第一个完成的!”

    那亮晶晶的眼神,仿佛在说‘快表扬我’‘求表扬’!!

    “而且,老师还给我打了五颗星呢!就连琪琪和雪儿都只是拿到了四星半!”

    宁夏微微点头,心里不太能想明白,这五颗星是怎么来的,但不打扰宁夏对小团子的精神支持“很不错。”

    得到了宁夏的表扬,小团子越发兴高采烈了“这是我们家、这个是哥哥,还有这个是爸爸……”

    说道这里,林可像是想到了什么,两只小爪子捂住了嘴巴,眼神紧张的盯着宁夏。

    之前的‘宁夏’不允许她叫顾修远爸爸,而且每次都会发很大的脾气,所以,林可有些害怕了。

    宁夏微微点头,语气仍旧平和“这个是你爸爸是吗?”

    “嗯嗯!”林可还在捂着嘴,但小脑袋却在点。

    见宁夏似乎没像是以往一样的生气,林可才放开了自己的小嘴巴,而是指向了画之中一团的芭比粉“还有、还有!这个是最漂亮的!”

    宁夏顿了顿“这个是我?”

    小团子连忙点头如捣蒜“嗯嗯!”

    可以看出来,这个人的确是最‘漂亮’的,不仅更像一个人,而且裙子上还有蓝色的碎花,头上还画了一个同色系的大花,在设计上,也是用了心的。

    “所以,还有哪些作业是没完成的?”

    “还有这个!”林可指了指每个人下面的框框“老师说,要在这写上爸……家人的名字,我不会写……”林可的样子有些小纠结,又去偷瞄宁夏。

    宁夏看了一眼,只有最小的那个人底下,歪歪扭扭的写着‘可可’两个字,而‘林霄’下面则写着上下两行‘可可可可’,仔细看了半天,才看出来那应该是两个字‘哥哥’。

    “这里。”小短手指了指另外两个框框。

    “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怎么写……”声音之中带着小委屈,脸上股成一团,显得可可爱爱。

    果然,还是想戳。

    请停下危险的想法!

    “知道了!”

    宁夏给系统回了一句话。

    同时,看向了小团子“我帮你写?”

    “嗯嗯!”小团子很激动,几乎在宁夏话落的同时,就连忙点头,并且将蜡笔送到了宁夏的手里。

    宁夏接过笔,先是写了‘顾修远’三个字。

    看着小团子一天紧张且严肃外加期待的表情,宁夏想了想,又在另一个人下面写上‘夏夏’。

    苍劲有力、龙飞凤舞的字体,和政府花的风格有些不搭调,但小团子好像是很满意,整个人都散发着愉悦骄傲的情绪,就差抱着这幅画转个圈了。

    一路上,林可都像是抱着什么宝贝一样的抱着那幅画,乖乖的坐在宁夏的身边,一摆一摆的小脚丫显示着她的心情很好,时不时地,还有脸上的傻笑。

    ————

    忽然一个急刹车,车子剧烈一晃,刺耳的刹车声也传入车里。

    车里的宁夏和林可身子受到惯性的原因向前冲去,宁夏连忙伸手护住了林可的额头,才避免了林可撞到头。

    “怎么回事?”宁夏沉声开口。

    “太太,抱歉,刚才前面有几辆车忽然从岔道开出来。”司机有些紧张。

    “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说着,又补充了一句。

    这时候,一辆车的车门打开了,宁夏看到男二纪昶晏从车上下来。

    纪昶晏走到宁夏的车门旁边“顾太太,借一步说话?”

    宁夏没有下车的打算,和男二也没什么要叙的话“抱歉,不借。”

    纪昶晏……

    显然没想到宁夏会这么回答,他有一瞬间不知道怎么继续开口。

    瞥了一眼车里的林可,纪昶晏突然勾起了嘴角“这就是顾修远让你当后妈的那个孩子?”

    见宁夏不语,纪昶晏又自顾道“顾太太和后妈不好当吧,需要的话,我不介意帮顾太太一把。”

    纪昶晏的语气,显然已经带了威胁的意味。

    宁夏冷眼看着纪昶晏,突然嗤笑,心想看来这是最近安逸的日子过得习惯了,她差点就忘了,这是一本玛丽苏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