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19章 还健在就行
    王管家之前犹豫要不要向太太说起, 霄少爷找到了的事情,因为他感觉, 太太可能不会关心林霄的事情。

    果然,宁夏并不关心。

    “是吗?”宁夏随口应了一声,便往楼上的方向走。

    走到一半,宁夏还是停了下来,扭头看向王管家问“还是完整的?”

    ——听说现在被拐卖或者是被绑架,已经不卖整个人了,而是要拆分了卖, 就跟手机市场拆分了手机、卖零件能赚更多钱是一个道理。

    王管家噗……

    领会了太太的意思,王管家在心里偷偷的抹了把汗“是完整的。”

    呸——

    刚说完, 王管家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连忙补救道“我的意思是, 霄少爷没出什么意外, 是去参加比赛了。”

    补救的同时, 王管家又加了一句话, 解释了一下林霄‘离家出走’的真正原因。

    有一档叫做《天才大脑》的比赛, 听说比赛获胜可以拿到一大笔奖金, 林霄就去了。

    林霄是想通过这个比赛拿到的奖金,就可以带着林可搬出去,为了这个比赛, 林霄已经暗戳戳准备了不短的时间。

    原本林霄还在犹豫要不要跟顾叔叔或是王管家说一声, 但因为走的那天和宁夏发生争执, 满心的怒意, 最后林霄干脆谁都没告诉, 偷偷的跑去了比赛录制的地方。

    听王管家这么一说, 宁夏想起来了小说里的林霄非常聪明, 在某些方面是个天才。最开始就是因为参加了一档智商竞技类的比赛,才出现在了公众视野之中,虽然没能获得冠军,但也挺近了前五强。

    因为年纪不大,长相帅气,而且平时还酷酷的,正是当下最流行的这种小鲜肉的类型,所以一下就在网上火了起来,有了一大堆的迷妹。

    至于之后,林霄为什么没走上高考、进入华罗庚班、未来成为研究人员的路线,而是借着网上的名气,签约了经纪公司,并且当上了练习生,这一点原文没写,宁夏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是为了剧情服务?为了更好的为女主的喜好服务?

    宁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

    人还健在就行。

    宁夏不再询问这件事,朝楼上走去。

    刚上了楼,就发现林可正坐在二楼的栏杆那里,被栏杆显得小小的一只,小脑袋还一点一点的看起来像是要睡着了。

    似乎是听到了宁夏的脚步声,林可睁开眼,眼神之中还带着迷茫,视线落在宁夏的身上,有几秒钟才清醒了过来,眸中也逐渐浮现出看到宁夏的激动。

    接着,想到什么又缩了回去,有些怯生生的看着宁夏。

    ——她想到了下午被宁夏训的事情,开始有点害怕了。

    宁夏走到了林可的身边,小团子紧张的缩了一下。

    实际上这里是上三楼回房间的必经之路。

    “怎么还没睡觉?”宁夏开口询问了一句,在问林可的同时也是在问王管家。

    林可有些惧怕,又有些心虚的向后躲了躲,眼神更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宁夏,但却没敢说话。

    王管家连忙回答“已经叫过几次了,但是可可小姐不听,说什么都不肯去休息,还说是有一个作业,需要家长签字还是打分的,不等到就不愿意去睡。”

    听了王管家的话,宁夏严肃的看向林可“你应该十点钟之前就去睡觉。”现在已经快到十一点了,接着,宁夏又问道“要签什么字?”

    见宁夏似乎要帮自己签字的样子,林可之前的惧怕忽然就消失了,被兴奋取代,迈着小短腿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很快就抱着下午的那幅画跑出来了。

    画在宁夏面前打开,林可指了指上面需要签字的地方“这里!需要家长在上面打分!”

    宁夏接过了笔,正准备打分的时候,林可连忙补充了一句“是要画小红花的!”

    宁夏点点头,原本想要中肯的画了三朵小花,但看到小团子一脸期待,紧紧地盯着自己的样子,宁夏有些于心不忍,又加了两朵花,相当于一百分了。

    林可看着五朵小红花,脸上的笑都快裂到耳朵了“谢谢……”后面好像还说了什么,但是宁夏没听清楚。

    接着,只看到小团子一脸心满意足的,抱着画蹦跶的回去睡觉了。

    走到门口又趴在门上对着宁夏极快速度的说了一句“晚安!”

    说完,人就瞬间缩回去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林可走后,王管家忽然想起来宁夏下午没回来的事情。

    当时司机不清楚情况,林可又不懂,只是模糊的说了一些,什么妈妈被坏人抓走了的话,管家还以为是玩笑话,动画片里面的台词。

    但是现在想想,宁夏这么晚回来,说不定真的是有什么事情“太太下午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宁夏看了一眼王管家,声音冷淡“没什么。”宁家这边的事情,宁夏不打算让这边知道,也不认为和这边有什么关系。

    原身对于宁家的记忆,还有上次和宁爸爸的相处,真正的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让宁夏对宁家很有归属感和温暖感觉,似乎感受到了亲情,所以对宁家的事情,也多了几分上心。

    ——是对于研究之外,少有的事情那种上心。

    宁夏回到房间思考‘天使项目’整件事。

    按理说,大企业是不可能轻易签下有这么明显问题的合同,中间绝对有什么问题,会不会是内鬼?或者,直接就是负责人有什么问题?

    宁夏皱起眉,想到这个可能,心里也越发的担心宁家。

    但是,这里原文之中没什么能参考的地方,因为和原文好像没什么关系,自然没提到,而宁夏又不是很清楚的知道整件事,不好做出判断。

    原身并不怎么关心宁家的事情,一颗心都扑在了顾修远的身上,自然知道的不清楚,就连知道的这一点,都还算是巧合。

    “系统,你知道吗?”想到系统既然知道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估计也会知道这件事的详细内容,宁夏如此询问。

    与主要剧情无关,或者与配角任务无关的事情,本系统不能像你透露。

    系统冰冷的无机制的声音,几乎同时出现在了宁夏的脑海之中。

    呵,废物系统——宁夏在心里给出评价。

    系统!!??有感觉被冒犯到。

    ————

    另一边,管家也向顾修远汇报了林霄已经找到了的事情“霄少爷已经找到了。今天主动给我发了消息,说是消气了,怕家里人担心他的安全,并且他现在在z市,电话打不通是因为一开始在飞机上,后来又恰好手机没电了。”

    详细的将林霄出走的事情,对顾修远说了一遍,王管家略微有些犹豫,又将那天争吵的事情,也一并汇报了“那天是霄少爷误会了太太,并且对太太发了脾气,当时我倒是没听到太太怎么说话,一直是霄少爷情绪很激动,语气也很不好,霄少爷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

    他也是在和林霄通电话之后,才知道了事情的具体原因,也知道了林霄误会了太太,结合那天他看到的情况,对顾修远说明白了。

    顾修远原本打算说什么的,但听到‘当时太太没怎么说话’的时候,陷入了沉默。

    这件事,好像是他们都误会宁夏了。

    这边,管家等了一会,不见顾修远说什么,才又询问道“太太一直在问您什么时候回来。”

    想到这段时间宁夏的态度,和这次受到的委屈,以及他们对宁夏的误会,王管家稍微为宁夏说了一句话——虽然,原本他也是会问顾修远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修远“快了。”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应该很快就能签下一笔巨额投资,合同签下来,他就可以回去了。

    挂断了电话,顾修远坐在办公桌之前,面色格外的复杂。

    此刻,电脑上还播放着之前陈助理传给他的,股东大会上的全程录像。

    这已经是反复的第三遍播放了,但仍旧让顾修远心情很难说得清是什么感觉。

    女人婉转而清亮、不急不缓的声音,在录像里十分的清晰,单纯的让人听着很舒服,那股子自信,更是震慑的人们没办法不去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

    顾修远的视线,始终落在那个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女人身上,神色也越发的复杂了。

    回想四年的婚姻关系、以及宁夏做的那些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从开始的失望和厌烦,以及到了后面的冷淡和漠视,对于宁夏这个妻子,他甚至已经很陌生。

    而视频之中的女人自信、沉着、冷静而理智,和他记忆之中的歇斯底里、疯狂、做事不考虑后果的认知有所不同。

    或者说,他也许从一开始的认知就是错误的?是他看待宁夏的问题太过片面?或者是他从来没有更多的尝试用心思和时间,去了解自己联姻的妻子?

    特别是,听到宁夏说的那句‘顾太太这个身份,在我看来比什么都重要。’‘作为顾修远的太太,我不会为了一点你们所谓的利益,让我先生有任何的为难。’这段话的时候,更是让顾修远的内心复杂到了极点。

    ‘太太很关心你。’回想起通话的最后,陈助理说过的这句话,顾修远揉了揉眉心,内心隐约有些触动,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愧疚,又有点感动?

    ——宁夏给董司长的一切或许太过了,但是本身的出发点是没有错的,只是方法用的有欠妥当。

    似乎,这是陈助理给出的评价。

    ‘叩叩叩!’

    敲门声,打断了顾修远的回忆。

    “简先生来了。”小助理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进来。

    简先生是本次项目最重要的海外投资人,也是一个e国籍华裔。

    顾修远回过神来。关上了电脑“请进来吧。”

    门打开,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用不太流畅的中文说道“顾董在和太太通话?”

    隐约,他好像是听到了一个悦耳动听的女人的声音。

    “在看她的视频。”顾修远略微一顿,回道。

    简先生的中文不好,以为顾修远说的是在跟自己的太太视频的意思,带着歉意的对顾修远笑道“看来是我打扰到顾董了。”

    “没有。”顾修远不是很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

    “顾董的太太一定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听声音就能知道,简先生心里给出一个评价。

    “是的。”略微一顿,顾修远肯定的回答。

    话题到此为止,两个人开始聊重要的事情——ebn这个项目投资的问题。

    “ebn这个项目的未来,可以说是十分有前景的,产生的能量是传统方式的百倍甚至更多,而效率也是百倍以上,这代表着什么,相信简先生只是稍微思考一下,就能十分清楚。”顾修远对着简先生开门见山的说道。

    想到视频之中宁夏的表现、以及宁夏使用过的说辞,顾修远下意识的就用了——虽然他其实也很难相信宁夏说的那些个事情。

    “如果真能达到这个效果的话,那可以说是相当惊人的。”简先生一边思索,一边用中文表达自己的意思,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的清楚。

    来谈合作,用中文是一种诚意,更何况,虽然是外籍,但他总将自己当成华人看。

    顾修远点头,给出肯定的答复“自然可以,而且,未来还能扩大微生物的食谱,让它可以面向所有的垃圾,这样不仅是省去了垃圾分类的成本,更是让我们的能量供给原料数量成几何倍的提升。”

    顾修远格外的自信,这股子自信,让简先生不得不承认,他真的被打动了,这比前面几天,还要让他下定决心去投资“那么,项目还需要多长时间能有成果?”

    打动是一方面,但现实又是另外一个方面。

    这个大饼画的确实好,但并不可能因为一个画出来的大饼,就去投资,毕竟生意人,讲究的不是热血,而是利益。

    顾修远的脑海之中,忽然就出现了宁夏当时说的‘三个月’,但转念一想,三个月肯定是不行的。

    在股东大会上,宁夏可以这么说,但和合作方却不能,他们是要签合同的“一年左右,绝对可以给简先生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个时间,算是比较中肯,按照项目的进程,绝对是没太大问题。

    简先生略微计算了一下,点点头“一年倒不是太久,其实这样的项目,这样震惊的成果,两、三年的时间,这边也可以支持。”

    一听简先生的话,顾修远立刻就明白,这是简先生几乎已经确定投资了“而且,有了成果之后,我们就可以在国外也开设ebn能源工厂,垃圾是任何国家都不缺少的东西,证明我们的原材料,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不需要担心,也不需要产生额外的跨国运输问题。”

    这个情况被顾修远点出来,简先生也是相当震惊的,刚刚他并没有想到,只在震惊那两个‘百倍’了。

    这么一想,这项目简直就是一个划时代的东西,而且,所带来的利益也绝对是不可估量的。

    如果只是划时代的东西,他还不一定会这么痛快,可能开需要在考虑考虑,实际上,之前他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当听到了这个前景的时候,他也不淡定了“顾董说的对,而且就算只是白色垃圾,那也是任何国家都不缺的。”

    现在,塑料制品,还是主流的东西,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用,数量可以说是相当的可观。

    顾修远看向简先生,将一份资料推过去“这是目前项目的进展情况,简先生如果不放心,也可以在了解一下。”

    ——实际上,这几天已经看过数次了。

    简先生摇摇头,将项目资料退回去“这些已经看过了,我们可以来谈一下投资的问题。”

    顾修远略微沉思一下,拿出最大的诚意“那就先感谢简先生的信任了,不知简先生有什么条件,可以先说。”

    简先生一笑“其实也没什么苛刻的条件,这是之前我拟好的合同,顾董可以看看,然后在做决定,有什么条款上的问题,我们可以在讨论。”

    顾修远翻开合同“好。”

    “资金这一块,我会回去在修改一下,只要项目在研发,资金我可以持续投入。”似乎是害怕自己不够有诚意,简先生又补充了这一句,合同之中并没有的条款。

    顾修远诧异的看了一眼简先生“简先生拿出最大的诚意,我这里自然也会拿出最大的诚意,合同上的条款,我这边不需要有什么修改。”

    ——他这次来,只是想拿下一笔投资,关于持续的资金注入,他到还没想过,想要继续注入资金,自然需要持续研发出成果的。

    没想到,这简先生竟然直接追加到了现阶段的合同之中,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简先生给的合同,是非常中肯的,没有全买断之类的条款,都是很正常的条件,并没有趁火打劫的意思。

    顾修远又想起了股东会议上的事情。

    想到视频里郭昌建、吴习裴以及其他几位股东的言行,顾修远的眸中闪过寒芒。

    好得很!等他回去,一个一个收拾。

    顾修远不清楚,那些股东已经不只是一次在他不在的时候搞小动作,但这一次,却让他格外愤怒。

    这边,简先生收起合同“这一条我改好之后,会发给顾董进行确认,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可以约时间签了。”

    顾修远自然是觉得越快越好“好,那我就等着简先生的好消息。”

    简先生起了身,同顾修远握了手。

    “晚上我们准备了一场酒会,只是简单的聚聚,顺便感受一下沛市的风情,顾董有时间的话一起吧。”简先生向顾修远邀请道。

    “不了。”顾修远想也没想的婉拒道。

    “那好吧,我就不多做打扰顾董了”,简先生笑笑,意有所指地指了指电脑的方向,笑道“顾董可以继续。”和你太太视频。

    顾修远没有纠正,而是起身“我送简先生。”

    ————

    送走了简先生,顾修远回到办公桌前坐下,盯着已经黑下来的电脑屏幕沉默许久。

    犹豫片刻,顾修远拿起了桌上的手机。

    顾修远在手机通讯录里翻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想找到那个号码。

    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手机里没有存宁夏的号码,这个认知让顾修远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亏欠感。

    最后,顾修远是在黑名单的几个陌生号码中确定了宁夏的号码。

    ——

    另一边,有新的来点提示时,宁夏正在同微信另一端的人谈事情。

    看到手机上的陌生号码,宁夏的第一反应是广告推销。

    她不知道,这个号码其实是顾修远在公司或出差时使用的工作号,原身不知道自然没存。

    宁夏不在意地挂断了电话,继续和微信上的人聊。

    宁多久能给我资料?

    aaa大约两周。

    宁太久了,两天之内我要知道我想知道的。

    aaa两天?!怎么可能。又不是编故事。

    aaa这样的调查至少也需要五天。

    宁夏干脆地回了一句好,那就五天。

    那头的“aaa”此时抱着手机一脸郁闷他怎么感觉被套路了?

    aaa五天抓紧一些应该没问题,不过太太您这次要调查的东西有些多,价格方面恐怕需要再提高至少一倍才行啊。

    当她傻?

    宁夏扔开了手机,开始看论文。

    不久之后,手机亮了,最新消息。

    aaa太太您是老顾客了,给您打个折,原先的价格提高60如何?

    aaa这个价太太想找其他工作室可不容易。

    宁夏放下手机,依旧没回。

    又过了一会儿,“aaa”的消息再次发进来得,还是之前的那个价总行了吧。

    宁可以还是那个数,5天内给我资料。

    “aaa”发了串账号来定金20。

    宁没有定金,5天后拿东西来,全款付你。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才回了一句行吧,和太太做生意太不容易了。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憋屈。

    宁夏无所谓地放下手机。

    这个“aaa”是之前原主找来调查顾修远行踪和出轨的,现在被宁夏找来调查纪家的消息和那家货运公司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