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24章 实力碾压
    顾家别墅里, 林可正抱着电话一脸“严肃认真”地同电话那头的人汇报着自己这两天的情况。

    “可可很听话哦,幼儿园也很有趣, 同学都很好,还有还有,可可的作业被老师表扬了呢,还打了五个小红花!”

    “可可真厉害。”顾修远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还有还有,可可也有乖乖的等吃饭,没有挑食,还有和妈妈一起做作业, 老师还说妈妈写字很好看呢!”提到了宁夏, 林可的声音也染上了兴奋。

    没意识到自己叫了宁夏“妈妈”。

    电话那头,从林可的嘴里听到了‘妈妈’这个词,顾修远觉得很惊讶。

    林可愿意叫宁夏妈妈, 只能证明她们相处的不错, 但是, 宁夏多讨厌两个孩子,顾修远或者说家里所有人都清楚, 这怎么能不让他惊讶?

    “宁……妈妈呢?”顾修远问想到之前被挂掉的那个电话, 突然,顾修远很想同宁夏通话。

    “妈妈没在呢。”林可的语气,也有些失落,她的作业宁夏还没签字,还有她今天在幼儿园做的牛奶瓶娃娃还没拿给宁夏看,而且,今天都没有‘妈妈’接她放学。

    “出去了。”林可又补充了一句, 她今天看看宁夏出去的。

    电话那边的顾修远听到林可的话心里紧了一下, 微微皱起眉这么晚了, 宁夏去哪了?

    顾修远心里,忽然多了点说不出是什么的感觉“好吧,可可在家要乖乖的。”

    林可连忙点头,虽然顾修远看不见,小脑袋瓜还是上下点的很积极“可可一直很乖!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可可都想爸爸了,哥哥也是。”

    顾修远已经知道林霄回来了,之前在电话里简单教育了林霄几句。

    顾修远顿了一下“快了,过几天爸爸就回去了,到时候给可可带礼物。”

    林可连忙说道“还有哥哥和夏夏的。”

    “好,都带。”顾修远微微一顿。

    “不,不要给哥哥了。”林可撅着嘴说道哥哥坏,一直在房间里这东西,都不理她。

    又说了几句,顾修远才断了和林可的电话。

    ——

    办公室里,顾修远握着手机犹豫片刻,还是拨通了宁夏的电话。

    宁夏的号码已经被他拉出了黑名单,并且添上了备注。

    其实顾修远也不知道要同宁夏说什么,只是这一刻他想和对方通话。

    顾修远捏着手机,申请颇有几分严阵以待的架势。

    如果此刻有手下的职员在场,估计要以为他们董事长实在烦心某个大项目了。

    听筒里有声音传出的瞬间,顾修远喉结动了动,脑海中想着要说的第一句话。

    宁夏……

    结果,电话刚刚接通,就变成了忙音。

    顾修远一愣,竟然有些不敢确定自己听到的是忙音。

    将整段中英文听完,顾修远才挂了电话。

    顾修远握着等了一会儿,再次按下了拨通键。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还是忙音。

    又过了几分钟再打,还是忙音。

    “董事长,这几份文件是……”小助理刚刚敲门进办公室,就见他们董事长手里握着手机,表情很复杂。

    “董、董事长?”

    “手机借我用一下。”

    顾修远用小助理的手机拨通了宁夏的号码。

    依旧无人接听,但提示声却不是忙音。

    宁夏把他拉黑了?

    顾修远放下电话,皱起眉,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不只是顾修远难以置信,估计任何人都难以置信这一点,宁夏会拉黑顾修远?开什么国际玩笑?

    要说顾修远拉黑宁夏还差不多。

    其实,这倒也不是宁夏的问题,而是上次来了一个电话,上面区域号显示未知,宁夏还以为是诈骗电话或者是广告推销,所以习惯性的就直接拉黑了。

    毕竟,顾修远从来没给原身打过电话,宁夏当然不会觉得,那是顾修远的电话了。

    而且,原身也已经不知道顾修远的电话,手机里也没存,自然就没有显示,宁夏会做出那番举动,完全在情理之中。

    唯独一向睿智的顾修远想不到这一点,握着手机在办公室里坐到了天黑。

    ——

    顾修远那边发生的事丝毫没有影响到宁夏。

    第二天,宁夏起了个大早。

    “太太,早点还有几分钟准备好。”王管家过来说道。

    “嗯。”宁夏点点头,目光瞥见餐厅的林霄。

    此时林霄坐在餐桌前,手里还拿着本子写写画画。

    这次去参加比赛,林霄虽然名次不低,但也只进入了前10而已。

    他是想要拿到冠军,才有足够的奖金带着林可出去住。

    纸上是最后林霄没做出来,被淘汰的那道题,也就是昨天宁夏看见林霄在算的那题。

    叛逆期的小孩倔强,越是不会,林霄越是和这道题较上了劲。

    宁夏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没理会林霄。

    ——系统这次没触发台词,很好。

    林霄注意到宁夏来了,抬起头看了一眼宁夏“看什么?”看得懂吗?哼!

    林霄下意识地想收起他的“宝贝”,转念一想,干脆不收了。

    反正这个女人这么笨,看了也看不懂。

    想到昨天宁夏嘲讽他,林霄在心里回怼了一句,心情一下子愉快了不少连之前做出去题的烦躁也消失了不少。

    说他笨?在他看来,宁夏才是真的笨!

    看着这小破孩嘚嘚瑟瑟的表情,宁夏冷笑——鄙视她?

    正好这会儿没事,让他看看什么叫实力碾压。

    宁夏的视线落在那道题目上,片刻思索,直接从桌上拿起笔,在本子上写下了一个数字。

    “喂!你干嘛——”

    林霄话音未落,宁夏已经将本子和笔丢给了林霄。

    ——用事实证明,林霄是真的傻。

    林霄……

    林霄看了一眼本子上煞有其事的答案,瞪大了眼睛,眼睛闪过惊诧。

    ——这是这道题的答案?这、这女人怎么做出来的?!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就像是询问一个人3523466等于多少,如果一个人随口就说了一个1780758,旁人的第一反应肯定不会怀疑这个答案是不是错的,而是震惊对方怎么做出来的,难道是天才?!

    宁夏不再理会林霄盯着自己那个震碎了三观的眼神,马上打包好的早餐,转身出门。

    剩下林霄,目瞪狗呆。

    宁夏走后,林霄才反应过来——假的!这女人肯定是装的,瞎写了一个答案想骗他。

    哼,差一点就被那个女人忽悠了。

    林霄冷哼,十分不爽。

    收回视线,林霄拿着笔开始继续计算,目光下意识地散过宁夏那个答案,下一秒林霄便飞快收回了视线,似乎还有些嫌弃。

    “霄少爷快吃饭吧,一会儿可可也要下来了。”

    “马上,一分钟。”

    ……

    纠结了一上午还没算出来,林霄这个倔强的叛逆期少年终于向现实低头上网查了这道题。

    答案……竟然和宁夏写的答案是一样的!

    这个发现,让林霄不淡定了,瞪着电脑屏幕十几分钟都没反应过来,脑海之中只剩下一个想法怎么可能!这不可能!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那个女人真的会做这道题?不!她一定是蒙的,后者是恰好看过这道题!

    林霄在这边的震惊,或者说是震撼,宁夏完全不知道,此刻她已经到了办公室。

    宁夏刚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了,田文琪就抱着一摞文件夹过来了“宁夏,这些实验数据处理一下。”

    说罢,还不忘抱怨一句“这几天你一会儿在一会儿不在,之前的数据都是我弄的。”

    宁夏看了一眼田文琪,然后将文件夹接过来“知道了。”

    田文琪似乎也不想和宁夏多说什么“处理不了的话就交给我,别乱来,这些数据都很重要,而且要速度快一点,最好今天就整理出来。”

    田文琪再三嘱咐,似乎很怕宁夏出问题一样看,但话里话外的还是有些不信任的意思。

    虽然只是分类录取,但她根本就不觉得,宁夏真的能处理好。

    宁夏应了一声,已经翻开了档案。

    都是一些很基础的东西,对于宁夏来说甚至都不用过脑子,就能处理好了。

    没用多长时间,就已经整理好了。

    宁夏从实验室回来的时候,正看到邹子凡正站在她的位置上不近不远的地方,怀里还抱着档案夹,显然是在等着她。

    刚才宁夏进办公室的时候,邹子凡就准备来找宁夏帮忙,可惜田文琪先了一步。

    他这是私事,肯定要确定宁夏没事了才能来,自然不能宁夏刚来,他就过来请教。

    “宁老师,这里还有一点问题,您现在方便吗?”邹子凡略微犹豫的开了一下口。

    这里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不然也不会宁夏刚回来,还没休息就过来询问。

    宁夏接过来看了一眼“哪里不懂?”

    邹子凡详细的将自己没整明白的地方,跟宁夏说了一下,宁夏只是几句话就帮着邹子凡解决了。

    邹子凡只觉得,听了宁夏的话,他不禁有种活人开朗的感觉,竟然还有了举一反三的想法!他得赶紧回去验证一下!

    “明白了吗?”

    邹子凡连忙点头“都听懂了,我这就回去在看看。”

    宁夏应了一声,想到昨天周子渊说的话,又叫住了邹子凡“我听说你家是做药剂代理的?有渠道能拿到这些药剂吗?”

    一边说,宁夏将一张清单交给了邹子凡。

    邹子凡放下档案夹,接过了清单看了一眼“家里和这些公司的业务往来并不多,但确实也有过几次合作,倒是可以去试试看,宁老师什么时候需要?”

    宁夏略微思索了一下,大致推算了一下时间“最好是两周之内。”

    ——那个药剂字市场上非常紧张,就算是要货都要提前两个月去预定,但是,宁家真的没有两个月的时间去等药剂。

    邹子凡听着宁夏给出的时间,也皱起了眉“我可以试试看和那边交涉,但……时间有些紧张,具体还不知道什么结果,这几天有结果了,我就会第一时间通知宁老师,两周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会将最快时间跟您说一下。”

    关于这个药剂的情况,邹子凡也清楚,自然不敢百分百给宁夏打包票了,如果只是要定一批的话,这倒是不算难,难就难在了时间太仓促上了。

    但邹家做这块生意这么久了,确实有一些人脉积累,也许能做到也说不定。

    “谢谢……”刚说完‘谢谢’两个字,还没等多说什么,宁夏这边电话就来了。

    “抱歉,接个电话。”宁夏跟邹子凡打了个招呼,就接起了电话。

    邹子凡没出声,只是对着宁夏点了点头,显然是没在意这一点。

    宁夏出了办公室,在门外的走廊接电话“有事吗?”

    打电话来的,正是陈助理。

    “太太,关于ebn这个项目,遇到了一些麻烦,您方便见一面我跟您详细说说吗?电话里有些讲不清楚。”陈助理斟酌着用词,跟宁夏的语气相当的客气了。

    当时,夸下海口说三个月的时间就能有结果,但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更别说,当时的研究其实已经遇到了瓶颈,如果真的是那么顺利,三个月就能出结果的话,哪里还能来那次的股东大会?

    “是关于哪方面的?”宁夏第一想法,就是陈助理当时会后的签名没做好,所以现在股东反悔了,需要她继续当一个‘凶悍的花瓶’。

    陈助理顿了顿,有些迟疑的说道“是这样的,今天吴习裴等人忽然提起来,说要检验研发成果,要召开项目阶段验收考验会,但是……目前这个情况,不可能三个月之内完成,我怕他们之后会有借口反悔,所以想请太太帮忙。”

    陈助理没打算让宁夏在研究方向帮忙,他只是觉得,宁夏应该认识什么人,能够对这件事有帮助,想让宁夏介绍一个大佬来解决当前的瓶颈。

    宁夏皱起眉,略微沉吟了片刻“好,今天下班之后,约个地方详谈吧,需要我做什么,直接说清楚,我能帮的不会推辞。”她的十个亿也在里面,她当然不会含糊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又是要开会,只不过这次的难度肯定要高一些。

    关于ebn项目这里,宁夏是真的有些上心的,不仅仅是因为技术在她前世,她也参与过研究,更重要的还是自身的利益,谁的投资也不是为了赔的。

    宁夏还没想到,陈助理是觉得她能说出那么多专业知识,是因为背后有人,想请她背后的人出山帮忙主持研发。

    陈助理连忙应声“好的太太,您几点下班?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似乎害怕宁夏临时改变行程,陈助理连忙开口,要求来接宁夏。

    宁夏没拒绝,而是将晚上下班的时间告诉了陈助理“我会准时到学校门口。”

    陈助理似乎有些为难“太太,您能早点吗?晚上下班之后有些太晚了,项目这边真的很着急。”

    陈助理以为宁夏说的是中午下班呢,没想到是晚上下班之后,那陈助理这边是真的等不起了。

    宁夏略微思索一下,她现在是实验室最为清闲的人,基本是没什么事情做得,下午也不见得还有什么需要她的地方。其实留在这里和离开,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也行,半小时之后见吧。”

    陈助理这才松了口气“好,方便的话,那我现在就去接太太过来。”

    显然,陈助理现在是;连中午下班都不想等了,直接就想将人接过去。

    宁夏应了一声,两人才挂断了电话。

    那些老狐狸当时无话可说,只能勉强同意了,加上宁夏当时的雷厉风行,直接让几个人撤股了,一时之间没人敢在说什么,这才让会议完美结束。

    但是,那些人不可能就此罢手,在顾修远回来之前,不可能不闹幺蛾子。

    宁夏是想到了这一点,但其实没在意,关于公司的事情,那不是她操心的事情,她就确保十个亿自己不亏就行了。

    挂断了电话的宁夏叹了口气,看来这十个亿想有成效,还真没那么轻松。

    项目是个好项目,但顾氏却没几个好人。

    ——————

    另一边,吴习裴提议召开验收大会之后,就接通了周子渊的电话“周董,我这边已经顺利确定了开考核会了。”

    话是这么说,但吴习裴还是有些疑惑的,这个项目就真的那么好?能让周子渊这么伤心?反正他是看不上。

    周子渊低声一笑“你做的很好。”

    吴习裴迟疑了一下“只是一个降解白色垃圾的项目,难道真有那么大的价值?”

    关于产生能量强大这一点,吴习裴回去想想,觉得怎么都不可能,不只是吴习裴,其他同意召开大会的人,也觉得当时自己可能是被忽悠了,不然,那些人也不会轻易就站在吴习裴这边,最起码还要在费一些时间打点。

    周子渊为了这个项目,可算是费尽了心思。

    “那是你没眼光,”周子渊没给吴习裴面子,直截了当的说道。

    吴习裴一顿“那只要直接投资这个项目就可以了,何必费这么大的力气?还要开什么阶段考核会,毕竟当时的会议上。也没说限制了其他公司不能投资。”

    叫停了项目,那岂不是谁都得不到好处?对于周子渊的想法,吴习裴完全找不到共鸣。

    周子渊没说话,也没对吴习裴多解释什么“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做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吴习裴连忙不再询问什么“好的,周董有什么吩咐,随时知会一声,我这边一定尽全力配合,那会议上需要我在做什么吗?”

    周子渊眯眼,他早就知道,这项目可没那么好研发的,现在正是瓶颈期“不需要,顺利召开阶段会议便可。”

    周子渊没必要向吴习裴解释他现在的目的不是当投资者,而是要当项目的所有人。

    正好项目出了状况,一个成果验收足矣让大部分的股东产生动摇,最终让整个项目停掉,到时候就是他的机会。,,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