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30章 就是干
    纪氏货运分公司高层会议室里, 气氛严肃,死寂一般安静,无形之中压力像是扼住了喉咙, 让底下人大气都不敢出。

    纪昶晏表情阴冷, 低气压笼罩整个会议室,随时都要爆发。

    “怎么回事?”

    寒凉声音, 突兀让会议室里人一瞬间僵硬,身板似乎也挺直了,视线紧张落在纪昶晏身上,似乎是在害怕,随时会被这头恶魔点了名。

    纪氏货运分公司董事长王启抹了把汗,小心翼翼汇报“少董, 我们按照您吩咐将货运拉进了近海,结果却接到了官方警告,那片海岸线临时管制, 我们货船不能继续停留, 要么离开,要么就靠岸。”

    说到‘靠岸’两个字, 王启下意识喉结滚动, 像是不敢继续说了一般, 但还是深吸一口气, 用一种几乎勉强艰涩声音说道“我们周旋了几次,丝毫作用也没有,这才、才来汇报。”

    纪昶晏周身气场越发压抑阴鸷, 视线落在王启身上, 让王启不敢再开口为自己解释半个字。

    货船不能离开, 已经进了近海, 如果这时候再返回去,成本费用绝对不小。更何况那批货如今是纪昶晏拿下宁海那块地唯一筹码。

    助理皱起眉,适时开口“这个管制来得也太突然了,会不会是竞争对手在背后捣鬼?”

    助理开口,打破了刚刚那一阵让人透不过气压抑,王启松了口气,尽量降低自身存在感坐下了,但从那额头渗出冷汗也能看出来,他此刻紧张其实并不少。

    纪昶晏没说话,那迫人气场微微收敛,他在考虑这种事情发生可能。

    助理语气试探,略微犹豫又道“或者是宁家?”为了迫使那批货不得不靠岸。

    两次接触,让助理觉得那个宁家小姐不简单。

    纪昶晏沉声,语气笃定“不会。”话音一顿,又道“宁家没有那个能耐。”

    能调控管制,可不是一般人。宁家没有那方面渠道。

    助理一愣,接着似乎想到什么,小声“顾……”

    他不提醒,纪昶晏差点忘了,宁夏另一个身份,顾修远太太。

    纪昶晏扫了一眼助理,反问道“你觉得以顾修远和宁夏婚姻关系,会出手帮忙?”不过也有可能,毕竟两家关系是联姻,顾氏还有宁海20股份。但顾修远现在自顾不暇,人在国外,哪有这个功夫。

    纪昶晏收回视线,沉声开口“是谁都不重要。”话落,又看向王启“去交涉一下,想办法再拖一天。”

    王启一僵,下意识就开口说道“不可能,已经三次接到警告了。”

    纪昶晏眸色阴沉,怒意几乎冲破双眼“进来吧。”

    “靠岸吗?”王启不确定问了一句。

    “等着!”纪昶晏声音之中夹杂着怒火,甩手离开。

    剩下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看似都要哭了,这哪儿能是他们要等,就能等。

    “怎么办?”其中一人开了口,声音异常艰涩。

    ——

    宁海副董事长办公室。

    宁夏在悠闲泡茶。

    纪昶晏此刻正看着悠闲宁夏,强压怒火“宁小姐倒是会享受”

    “知道纪少董要来,特意准备。”给纪昶晏倒了杯茶,茶水都快漫出来了,上面还刺眼飘着片茶叶。

    “宁小姐待客之道倒是特别。”声音之中似乎带了几分咬牙切齿味道。

    “抱歉,不太会泡茶。”这是实话,以前宁夏喜欢喝奶茶,再不然就是咖啡,这一套茶具还是从隔壁宁老爷子那儿蹭来。

    纪昶晏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道“宁海那批货已经运来了。”

    听到‘货’已经运来了,宁夏表情没有半分意外。

    见宁夏没有开口意思,纪昶晏又道“货物如期交给你们,但是那块地——”他依旧捏着宁家七寸,但是已经没像他预料那样赢得那么漂亮了。

    宁海占那块地他势在必行。

    “那块地我可以再加价,加到市价下浮5。”

    宁夏不语,神色悠然品着茶。

    嗯,还是奶茶比较好喝,宁夏心道。

    纪昶晏咬牙“下浮2。”

    此刻,纪昶晏表情看起来,像是随时会破功。

    宁夏依旧不语,神色淡定看着纪昶晏表演。

    如果“aaa”在场,一定会发现,这位太太杀价方式何其熟悉。

    纪昶晏深吸一口气,彻底松了口“按市价来。”这已经是他最大让步。

    谁料,宁夏却笑了“抱歉,我不知道纪少董在说什么。”话音一顿,宁夏面上仍旧无懈可击“今天纪少董来找我不是谈那批货吗?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地。”

    话锋一转,宁夏继续道“另外,纠正一点,纪家交货日期可不是如期交货,而是已经超时。”

    “宁小姐何必装傻?别忘了,那批货还在我手上。”纪昶晏冷笑一声,言辞之中带着浓重威胁之意。

    宁夏轻笑一声,语气轻飘飘道“是么,抱歉,那批货我们不要了。”

    宁夏说随意,像是在说‘这碗米饭不要了’感觉,

    纪昶晏手,猛然按在红木办公桌上“你!”

    一旁胡文博垂下眸子,隐去了眼中笑意。

    他们早就有了货,哪里还需要纪昶晏手上那批,不过小姐饶了这么个圈子,把纪少董绕得团团转,这会儿看着纪昶晏满脸惊色、面色大变样子,胡文博心里顿时十分舒坦。

    纪昶晏深吸一口气,强压住撕了眼前这个女人冲动“宁小姐,你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吗?”

    冷声一笑,又道“拿不到那批货,宁海损失可不小,宁小姐可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正在这时,一道充满威严声音,从门外传来“不要就不要了!废什么话。”

    众人注意力,皆被这道声音吸引过去,定睛一看,正是宁老爷子。

    纪昶晏一愣,视线落在宁老爷子身上,语气缓和了些“一件小事,倒是惊动了宁老爷子。”

    宁老爷子冷哼一声“一件小事?哼!”

    与此同时,那一身常在上位威压降临而至“那批货你纪家既然运不到,也莫怪我宁家不讲情面了。”

    老爷子上来没一句废话,也不拐弯抹角,语气更是直接了当“胡文博,把这几个人给我送出去。”

    “是。”胡博文应声,比平时回答还要快上一些。

    “不劳。”纪昶晏沉声,黑着脸离开。

    离开宁海,回去路上,助理忍不住开口“少董,那批货现在怎么办?”

    纪昶晏皱眉,面上已经平静,沉声开口“到哪儿了?”

    助理看着纪昶晏,只觉得这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宁静,就连回答声音,都显得格外严肃“王启传来消息说,已经靠岸了,等待落地。”

    纪昶晏抿唇“……”想骂脏话。

    东西一旦靠岸就会被打上编码,相当于货物相关税费都产生了,再想寄回去,又是一笔费用,这笔费用还都得纪氏承担。这可不是笔小数目。

    订单完成有得赚还好说,若是订单完不成……

    “少董,宁海该不会真不要这批货了吧?”助理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开口试探询问。

    纪昶晏阴寒气场再度下降“除非他们脑子有坑!”放弃一块地,和损失一笔大订单、间接造成信誉危机,选哪一个,只要是傻子都不会选错。

    纪昶晏扫了一眼助理“东西先卸货,放到仓库去。”

    现在需要将那条运输线空出来,保证其他几笔订单正常运行。

    “是。”助理刚要打电话,手机就响了,拿着手机看向纪昶晏。

    纪昶晏微微点头。

    得到了纪昶晏肯定,他这才接起了电话,低声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只是此刻助理面色变得格外难看。

    “少董,就在刚刚,我们在海田湾几个货仓,全部被查了,理由是疑似发现违规货物。”虽然只是疑似,但是被查期间,货仓不能正常使用。

    纪昶晏!

    该死,到底是谁?!

    什么屋漏偏逢连夜雨,绝对都是人为!

    “跟我去海田湾。”

    纪昶晏神色越发森寒,步伐也显得有些凌乱。

    ——

    宁海。

    “爷爷?你怎么过来了。”宁夏说着,声音之中却透露着几分笑意。

    “我过来找我茶宠。”说着,眼睛还到处搜寻了一番。

    胡文博心中暗笑老爷子这哪是找什么茶宠,主要是担心小姐在纪昶晏面前吃亏,所以才紧张兮兮地过来了。

    视线落在办公桌上,宁老爷子眉毛一跳,宁夏居然拿他专门泡铁观音茶具来泡绿茶,老爷子只觉得一阵心梗这是淮山大师作品啊!已经成孤品了!

    “茶宠?”宁夏语气之中带着疑惑。

    “就是和茶具放一块儿一个小件。”胡博文在一旁解释道。

    “那个吗?”宁夏指着那个癞□□问。

    看着被随手放在桌子一堆文件上临时当“镇纸”宝贝茶宠,老爷子瞪大了眼睛。

    若是知道宁夏此刻内心评价这句“癞□□”,老爷子估计要炸了——那是金蟾!

    他宝贝金蟾,养了快10年茶宠,居然让这坑爷丫头拿去镇纸!暴殄天物!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败家!

    ——

    小心翼翼地把“金蟾”保护起来,远离这个坑爷危险家伙,宁老爷子才松了口气,又坐到了椅子上。

    看着宁老爷子小心翼翼又心疼地把“癞□□”收了回去,宁夏嘴角微抽。

    “哈哈,夏夏这次做得不错!”语气之中骄傲,已经毫无隐藏透露出来。

    胡博文此时也相当舒坦,“那批货看来纪家可以退回去了。”

    “他退不回去了。”宁夏面上闪过一丝冷笑,声音笃定。

    手机里刚才就已经收到了祁司明消息,比纪昶晏这个少董还更早知道纪家仓库被查封事。

    出不去、进不来,只能在船上,多一天产生费用也更多。

    她就是要让那批货在纪昶晏手里变成一个烫手山芋。

    而那条运输线,纪昶晏腾不出来,就等着给各家客户赔付违约金吧。

    胡博文看着宁夏,眼神之中透露着吃惊之色,同时心底又有些疑惑。

    他这几天一直跟在小小姐身边,多少看明白了。

    ——宁夏去找纪昶晏拿到录音,保证以后纪昶晏必须按照合同约定执行。同时给纪昶晏一个错误判断,以为宁家非那批货不可。

    宁夏给纪昶晏拉生意,让纪氏货运业务饱和,紧接着又举报,让运送船只不够,必须在三天时间内腾出宁海这批货耗着那几艘船资源。双方都卡在了3天时间点,但实际上,在那批货物问题上,宁家背地里早已经解决。僵持之下,等不起只有纪家。

    纪昶晏不知道宁家已经有了新试剂和仪器,依旧自以为是认为宁家非那批货不可。

    同时,徐开洋事件曝光,宁海态度是宁夏再次给纪昶晏一个错误信息,让他误以为宁海非常需要那批货。

    纪昶晏底气十足把货运到近海,却不知道宁海早已不需要那批货了。

    卡在这个时间点上,原本威胁宁家筹码,愣是变成了烧钱烫手山芋。

    ……

    整盘棋当中,纪昶晏不知道宁家拿到了新货,因此自信捏紧了宁海七寸,这一点他可以理解,可是,小小姐又是怎么算准纪家订单大增,纪昶晏不会过问?怎么算准纪昶晏一定会将货拉到近海。

    还有,小姐给纪家制造那些“麻烦”,效率之高,也让他瞠目结舌。

    ——

    胡博文忍不住将心中疑惑问了出来。

    宁夏托着下巴,略微想了想,语气一派悠然道“猜。”

    ——只能说,原著作者实在是太爱这个男二了。

    整本小说里男二戏份,以及对男二描写丝毫不比男主少。

    小说里,纪昶晏就是个极端自信、分毫必争人。

    纪昶晏没空去过问订单这种小事,等他察觉到不对时,底下订单早已经都启动了。

    而在自以为胜券在握情况下,为了不产生更多费用,将这笔生意利润拉到最大,纪昶晏一定会选择降低成本,将货物先拉到近海,宁海这边一松口,货物马上落地。

    宁老爷子似乎看出点什么,对着宁夏笑了笑。

    “谁这次帮了忙,记得感谢人家。”

    宁夏回以一笑“我会。”

    宁老爷子一顿,话锋一转“夏夏要不要考虑到公司来啊?”

    老爷子年纪大了,宁夏她爸又是个不靠谱,儿媳虽然能干,但参与管理公司也总有力不从心、不能面面俱到时候,孙女找又是个瞎眼狼,靠不住。老爷子原本都在打算再过两年他就退休,聘请职业经理人来管理公司了。

    没想到乖孙女居然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宁老爷子在宁夏身上看到了自己影子。

    宁夏微微摇头,委婉拒绝道“还是学校比较适合我,”

    听着宁夏这么说,宁老爷子冷哼一声,带着笑面上也沉了下来“还是为了顾家那眼瞎?”

    顿了一下,又道“那眼瞎有什么好,值得你为他付出这么多?”

    宁夏摇头,唇角挂上淡淡有些奇异温柔笑意,语气却格外坚定“因为我喜欢这个学科。”

    宁老爷子看着宁夏表情一愣,他竟然无法怀疑,宁夏这个样子,真像是想到了什么自己喜爱东西。

    宁老爷子叹了口气,不再坚持“夏夏当真喜欢生物学科?”

    老爷子之前没听到过宁夏有这方面倾向,此刻心里还有些怀疑。

    宁夏点头,看着宁老爷子视线之中,迸发出浓重坚持之色“是,我很喜欢。”

    宁老爷子愣了片刻,释然一笑“既然夏夏喜欢,那就放开手脚去做,爷爷和整个宁海,都会成为夏夏最为坚强后盾。”

    宁夏只觉得心中一暖,坚定面容忽然就柔和了下来“谢谢爷爷。”

    老爷子笑了笑,也没再坚持。

    爷孙两人又聊了些,宁老爷子这才回到自己办公室。

    ——

    宁夏刚从宁海离开,就接到了刘太打来电话。

    “顾太啊,当时你推荐纪家运输公司,我们也是想着帮忙,才应下来找纪家合作,可是现在,合同期都快到了,这运输还没有启动……”她觉得还是和顾太说一声,在商言商,虽然是帮忙,但是也不能因此让自家公司吃亏啊。

    顿了一下,刘太太又补充道“听说纪家仓库还出了点问题。”

    宁夏知道,纪家运输那边,怕是已经维持不住了。

    脸上带着几分笑意,但声音却显得有些遗憾“麻烦刘太了。这件事确是我考虑不周到。如果纪氏违约,你们就走正常程序吧。”

    该索赔多少就是多少,千万别客气!

    挂了电话,宁夏心情极好。

    接下来时间里又陆陆续续接到了很多电话,差不多都是这件事,而宁夏,也都是如此回答。,,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