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33章 上课
    “宁老师真的拿到代课资格了?”

    正式代课啊, 虽然也叫做‘代课’,实际上已经和上课差不多了,相当于是实习讲课。

    导师级别以上都不一定能够有这个机会。

    “好羡慕啊。”另一个人也开了口, 语气之中满满的都是羡慕。

    “宁老师现在还只是导师助理吧。”又一个人探头过来。

    “肯定是破格录取呗。”

    实验室外,有人一边收拾, 一边在小声讨论宁夏的事情。

    只不过,这次的态度以及称呼, 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前面经过宁夏的一波实力压制, 大家对于宁夏的水平已经无话可说,但对于宁夏能去正式代课这件事依旧十分羡慕。

    不仅是这些人,其实宁夏自己也有些意外。

    前世, 宁夏开局即王者,一直都是学校主动邀请她去做客座教授,关于这方面的问题, 宁夏倒是很少了解。

    不过, 大体也知道刚刚进入学校的导师助理,是没有资格正式代课的。

    另一边, 陈雨欣正在继续和宁夏详细解释这件事“宁老师别听她们说的, 你去代课是众望所归。”

    宁夏一顿“嗯?”单音节的疑问, 表明了宁夏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之前你不是替教授上了一堂课吗,你都不知道你被那帮学生们神话成什么样了……”陈雨欣说着有些激动。

    听陈雨欣一通详细的解释说明、外加科普之后,宁夏大致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宁夏上次上课之后, 就陆陆续续的有很多同学去申请让宁老师开课。

    而宁夏之后的前沿科技是另外一名老师代课, 虽然讲的中规中矩, 但完全没办法和宁夏相比, 也不如宁夏讲的那么有冲击力。

    这件事开始是被教务处拒绝的, 毕竟宁夏还只是刚来学校、连个职称都还没有的新老师, 学院当然不能因为几个学生的申请,就通过了这件完全没有先例的事情。

    上一次只是实在没办法了,除了宁夏其他人都来不了,这才赶鸭子上架,让宁夏来代了一节课。

    不过,教务处的拒绝,学生们也不乐意。

    他们反而像是越挫越勇一样,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论坛给其他同学安利宁夏的课。

    一时之间,论坛上充斥着大量和宁夏相关的帖子,甚至还有对学校提出质疑的,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论坛讨论宁夏的事情,自然引起了学校的关注。

    b大标榜学以致用,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学生的真实感受?

    那天的课我听了,我很喜欢这个老师的课,感觉学到了很多。

    超喜欢这个老师。

    宁老师讲课很灵活,真的超级期待上她的课!

    哈哈,说得那么神奇,我都好奇了。

    我的四年学业生涯还有机会能听到宁老师的一堂课吗?

    随着帖子热度的升华,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加入,有的是听过宁夏的课程的,有的是被那些听过课程的人安利的,还有一些纯粹只是好奇,宁夏这么一个新老师,到底能讲出什么东西来。

    一时之间,宁夏的事情就成了b大论坛的头条新闻,堪比上了b大热搜。

    甚至,还有一些学生,还搞起了个什么联合申请,不少人专门跑去教务处意见箱里投申请,要求学校开展宁夏老师的课程。

    而现在,宁夏成为了代课老师,看起来似乎是教务处考虑到学生的意见,破格录取了宁夏代课的资格一样。

    ——真的是这样吗?

    宁夏挑眉,倒觉得这件事还挺有趣,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当一回‘流量’,那几个学生完美的演绎了一场变相的‘市场影响力营销’。

    然而,实际上几个学生当然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真正让教务处做出这种破格决定的,其实还是宁爸爸。

    宁爸爸本来就十分关注自家女儿的情况,论坛里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宁景山同志当然不会错过了。

    听说学生对宁夏的课程反馈相当好之后,宁爸爸一边暗戳戳偷着乐,一边也没闲着,直接以校董的身份召集一众行政老师们来开了个会,传达了一个意思,就是——教学要充分考虑学生的感受,不能死教学。

    尤其是在老师的安排配置上,也要灵活。要将资源合理化、科学化分配。可不能像对面那个破学校那么死板。

    宁爸爸说的是一本正经,脸上更是一片严肃,看起来是丝毫私心也没有,完全是为了学院考虑。

    但是,在座的老师就算不全是明白人,也总有那么几个t到了校董大大的意思,表示了支持这个决定。

    于是,几次的会议研究下来,最终确定了一条新规。教师安排和考核机制灵活化,没有达到资历的老师,如果有能力、教课质量高,也可以破格成为实习讲师。

    会议结果传达下去,各个教授也都知道了,而钱教授更是个明白人,正巧最近一直在洲几国参与研究学习,课程当然是没办法进行,当即就发了封邮,推荐了宁夏来做‘前沿生物科技’的代课老师。

    陈雨欣看着宁夏,双瞳之中的激动之色仍旧不减分毫,但总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宁老师,今天学校就有这门课,教务处那边的老师说,课表已经发到您邮箱了,第五节,你别忘了。”

    宁夏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正准备去看一眼课程安排,就听陈雨欣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那个……宁老师,一会儿你上课,我可以去跟着旁听一下吗?”之前宁夏的课程让她受益匪浅,这次她也非常想去。

    宁夏一笑“自然可以,我很欢迎。”

    对于喜欢学习和上进的人,宁夏从不吝啬将自己的所学传递出去。

    陈雨欣非常激动地道谢,那样子看起来像是捡到了什么绝世宝贝一样。

    ……

    到点,宁夏朝着教室走去。

    一进教室,就能清晰的感受到教室之中的热闹气氛。

    学生们一个一个的都很是激动,有人在一群学生之间侃侃而谈,说着他们是怎么努力,和学院据理力争,才争取来了宁老师讲课的机会。

    ——他们还以为,宁夏能来上课,其实都是他们的功劳呢。

    宁夏两只脚刚刚都进了门,就有人注意到了宁夏“是宁老师!宁老师来了!”

    随着这一声,那些正在谈论的学生也纷纷散开,将视线落在了宁夏的身上。

    “宁老师,看到我们亲切不?”上次来上课的学生,主动开口,跟宁夏搭话。

    还不等宁夏说些什么,又有人开了口“宁老师,我们可是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您给找来的!”

    “是啊,宁老师你不知道,我每天都去教务处投意见信,一直到今天,都没停过!”这时候,一个穿着可爱的女学生开口附和。

    “我也是!我也是!我可不只是一天一封,只要路过意见箱,我就投一封!”其他人也不甘示弱,紧接着开了口。

    “是啊,宁老师,您可得好好感谢我们,我们为了您,那可是将论坛里其他的消息全压下去了,整个版面都是您!”

    宁夏听着这些学生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的功绩,也不免莞尔一笑“谢谢。”

    宁夏开口,声音很平稳,但一瞬间就让教师里面杂乱的声音停下。

    宁夏说话,他们就自觉地闭上了嘴。

    教室里的人好像有点多,整间教室都要坐满了,比上次宁夏刚进门的时候,多了最起码三倍左右的数量。

    这堂课,应该没那么多人选。

    而上次来听过宁夏讲课的,这次基本都在,甚至还多了不少慕名而来的,也有一些单纯的因为好奇,所以过来蹭课的。

    大约有三、五分钟的时间,这些学生都在跟宁夏七嘴八舌的说话,也有现在就开始询问一些问题的,这部分都是上次听过宁夏讲课的学生。

    “安静开始上课。”宁夏嘴角挂着淡笑说道。

    这话一出,教室里的几十号人非常给面子地安静了下来。

    “上节课讲到哪儿了?”宁夏问,这一次她专门从图书馆借了这本书来。

    “第四章!”有人答道。

    又有人补充“第四章讲完了,应该接着讲第五章。”

    “嗯?”宁夏一愣。

    上一堂课是学校安排的另一个老师来代的课,宁夏不知道对方讲到了第几章,不过她非常确定,她上的那一堂课就已经把整个第四章讲完了。

    “确定?”

    众人“……”

    好吧,上一节课的代课老师的确已经把第五章给讲完了,可是讲的内容不是他们想听的啊!

    “宁老师,第五章的内容我们感觉了解的不是很透彻,你再给我们讲讲呗。”这人这话一出,旁边的人只差没跟着点头了。

    看看众人,宁夏也不纠结。

    “可以,那今天就讲第五章”,说罢,宁夏抬起头来“你们看我做什么?看书。”

    “老师,你不是说这本书上的内容不行吗,你还是像上次那样直接给我们讲呗。”

    “纠正一点,这本书不是不好,只是内容太老了。”

    “我会给你讲一些比较先进、比较新的技术、以及一些相关的未来技术发展方向预测,不过……”顿了顿,宁夏又道“知识点还是要按照课本上的来讲的,不然我的课程绩效评价又要拿d了。”

    宁夏最后这句补充成功将教室里的学生们逗得一阵发笑。

    “老师,放心,学生绩效评价的时候我们会给你打满分的!”

    “对对,必须全100!”

    ……

    宁夏不忍告诉他们,实际上这样的绩效评价,学生总体的分数取平均数之后,也只占了老师绩效评价的10而已。

    “好,开始上课”,教室安静下来之后,宁夏才接将目光落在了课本上,道“第五章讲生物制剂在多种领域的广泛使用。”

    “先不看课本,大家可以说说这个‘多种领域’包括哪些吗?”

    说到这里,宁夏的神情也变得认真起来。

    “医疗。”有人第一个说出来。

    “育种、生态环保、生产、再生……”

    ……

    “看来大家知道的还蛮多的,有提前预习过?”

    众人“……”上一堂课老师讲过。

    “生物制剂实际上是一个广义的名词,只要是通过生物工程研发出来的产品或者可导致目标对象产生生物反应的都可以称之为‘生物制剂’,并不只针对常规意义上的药剂,也包括固态、气态体,以及看不到的微量体。”

    “因此,生物制剂的使用远不限于书本上提到的这些……”

    宁夏说着,直接举出了好几个例子,听得下面的学生一脸精彩。

    “老师”,有人举手“按照宁老师你这个思路,是不是现代战争的军事攻击中也可以使用到生物药剂?”

    宁夏看向对方“我只能告诉你,实际并不允许。”

    顿了顿,宁夏又继续说明“根据国际公约,禁制在现代战场上使用生化武器,并且特别划分了会造成破坏的级别。”

    “如果有一方用到了会怎么样?”有人追问。

    闻言,宁夏淡淡一笑“那就是你们政治老师要回答你们的问题了。”

    “不过,‘生物制剂可用于军事战争领域’这个命题本身没有问题。”

    宁夏这话,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兴趣,看着宁夏的神情之中满是好奇。

    “虽然根据公约,不得将生物制剂用于攻击作战,但是我们可以将其用于提高自身军力水平。”

    “基因改良?”“变种人……?”有人小声嘀咕道。

    “科幻片看多了?”宁夏睨了那几人一眼。

    “提升自身战力水平的方式有很多,举几个例子”,宁夏微微正色,又道“最新的nrilll3试剂可以帮助快速止血,α345试剂的抑菌作用是普通非活性抑菌剂的50倍,基本可以保证在作战环境中,受伤后不感染,de11β试剂具有良好的生物调节能力,注入人体后基本无副作用,但是可以增强人体自身调节能力,帮助单体更好的适应各种环境……当然,除了上述之外,生物制剂的应用还有很多,比如加入燃料中,提高燃料燃烧率等等。”

    这一块的东西,也是宁夏在现世接到某个任务之后,近一两年里思考得最多的一类研究。

    “又扯远了,我们回到课本上,接着说hir在临床医学中的应用……”

    宁夏的课程,再次惊艳到了来听课的学生,此刻他们都觉得,这节课来的实在是太对了。

    那些慕名前来,和被拉来听课的学生,对于拉着他们来的人,也很是感谢。

    这宁老师简直就是宝藏啊!

    这边,宁夏讲课期间,目光扫过下方听课的学生,注意到了最后一排的几个人,这几个人是教务处和学院安排的老师,主要是来听听代课老师上课的情况,根据上课的质量和学生的互动进行打分,如果这些老师觉得宁夏不合适、或者是不能胜任,那也不能任宁夏在这里误人子弟。

    不过,此刻宁夏的课程,已经深深的让他们震惊了,这已经不是能不能胜任的问题,而是超过预期的太多,甚至是已经正式开课的老师,也及不上宁夏吧!

    微微挑眉,宁夏发现了某个‘可疑’的身影,头上带着鸭舌帽,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穿着假装年轻的卫衣,突兀的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宁夏一眼,就认出此人是宁爸爸了,不是因为别的,就那个大肚皮,就已经很好认了。

    嘴角微抽,抹了把不存在的汗,宁夏继续上课。

    宁爸爸不知道自己以为无懈可击的伪装早已经被宁夏识破了。还在这里假装淡定的听女儿上课。

    宁夏讲课很好,台风好、板书好看、声音不急不慢,表现的也是一派轻松淡定,说的知识点更是让人叹为观止,给学生的拓展也很全面,从学生的态度就能看出来,那是相当了不起了。

    宁爸爸心里不遗余力的夸奖自家闺女。

    他今天来看宁夏上课,本来是因为不放心,怕女儿第一天正式上课会紧张、不习惯,宁爸爸这才偷偷乔装打扮了一番跑过来了,顺便关键时刻也能给女儿撑场子!

    但此刻,宁夏的表现让宁爸爸震惊,骄傲又不可思议。暗戳戳录了个视频给苏樾发过去。还嘚嘚瑟瑟地说了一句“怎样,闺女有没有我当年的风姿?”

    一节课结束,宁夏如同上一次上课一样,还被学生们追着问问题,只不过这次人更多,看起来也更壮观了。

    拖堂有几分钟的时间,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宁夏便准备脱身。

    “还有问题的同学,可以发我邮箱。”宁夏微微一笑,开口说道,然后离开了教室。

    这次,学生们虽然热情,但也理解宁夏,并未阻拦,纷纷让开了路,不过,还在后面跟宁夏喊话。

    ——

    回到办公室,邮箱里已经收到了三十几封,其中一封则是徐飞发过来的。

    宁夏弄了个马甲‘xiang’,成了ebn项目的技术顾问。

    邮件汇报了一下进展,以及遇到的一些问题。

    宁夏看了一遍,这些都不算是什么大问题,简要的将其中的重点给整理出来,宁夏将文件发给徐飞,末尾还附上一句有问题邮件联系。

    徐飞编辑邮件给宁夏发过去,从发过去开始,就一直在等着宁夏回复。

    看到加了特别关心的‘xiang’的邮件,第一时间就点开,开始认真的查阅,并且还做了相关笔记。

    看了宁夏的回复,徐飞觉得,不只是现在遇到的这几个问题,就连之后那不是很清晰的研究方向,竟然也变得格外清晰,

    徐飞心里,对宁夏更为赞叹,很难想象这位‘xiang’对生物学研究到了一个什么地步,甚至,徐飞觉得,如果能请宁夏稍微指导一下自己,他的水平都能更上一步,这绝对是一个权威级别的教授。

    一边做笔记,徐飞心中一边感叹道大佬不愧是大佬啊!

    这边,宁夏处理了徐飞的问题之后,就开始给学生们一一回复邮件。

    所有收到宁夏回复的学生,在心里对宁夏的赞叹和崇拜,绝对比徐飞有过之而无不及。

    ——

    “宁老师,上个课题下来了,实验室准备聚餐,一起去吗?”王璐过来,自然的询问宁夏。

    态度上比之、之前对宁夏的样子,要友善了许多,隐约间似乎还能听到几分的谦虚。

    说起这个项目最后的数据处理和分析,还是宁夏做的,她发给钱教授,钱教授就很快发了回来,竟然也是只字未改。

    “下午还有些事,不了,谢谢。”宁夏婉拒道。

    见宁夏拒绝,王璐倒也没继续邀请。

    b大校门,一辆车,引起众人的羡慕和猜测。

    “那辆车不便宜吧?”学生们悄咪咪的交流。

    “绝对不便宜,而且还是低调奢华的那种!”

    “快看,这个车牌,天啊!到底是哪个大佬的车?”

    “是来接女朋友的吧?”一道满含羡慕的女声,也出现在人群之中。

    “是我们学校的吗?”

    这时候,宁夏刚到校门口,就看到了祁司明的车,抬脚走了过去。

    一些围观的学生见到宁夏,又是一阵惊呼。

    “好漂亮啊,艺术系的吧!”

    “真有气质!”

    “怪不得能找到这么有钱的男朋友!”

    祁司明见宁夏走过来,主动下了车,为宁夏打开了车门,宁夏神色自然的上了车。

    这样的动作引来一群女生的惊呼“好帅!”

    “酸了酸了!”……虽然这么想不太好,但她之前还暗戳戳的期待,下来的人是个中年大肚男。

    宁夏上了车“祁家主其实不用这么客气。”

    关于纪氏的事情,两个人约了下午面谈。

    宁夏本打算下班了直接让司机送她去约定的地方,结果祁司明亲自来接她了。

    祁司明脸上始终维持着温和的笑意“顺路。”

    ——

    “这是陆伯。”祁司明给宁夏介绍道。

    陆伯心中有些意外,他虽然是助理,但在祁家的身份特殊。

    家主专门为此人介绍了他,证明这个女人在家主的眼里分量不轻“宁小姐,您好。”

    宁夏点头“你好。”

    打过招呼之后,祁司明和宁夏开始谈正事。

    “顺着纪家的货运线查下去,的确查到了些东西。”祁司将手里的一份文件递给宁夏,毫不避讳。

    宁夏接过,翻看了一眼,目光微冷——果不其然,纪家背地里的生意牵扯到了和贸易禁区的非法暴利贸易。

    宁夏放下文件,看向祁司明“这些可以处理?”

    祁司明微微点头“可以,直接交给官方。”说着,祁司明又补充了一句“我会去协调。”

    宁夏“需要多久?”纪昶晏顶着男二的光环,不彻底解决,绝对会是个麻烦。

    祁司明神色不变,声音闲适“宁夏想要多久?”

    宁夏略微思索“十天。”

    “!”听到这话,站在一边的陆伯一愣,张了张口,想说这不可能,时间太短了,处理起来会很麻烦。并且极有可能对祁家不利。毕竟,家主说的官方,其实是军方,涉|军很敏感。

    祁司明抬眼,扫了陆伯一眼,陆伯只得闭上了嘴。

    “可以。”祁司明应下。

    宁夏点头“有劳,做为谢礼,我可以给祁家主两项关键技术。”涉及军|事方面的技术。

    宁夏并不喜欢欠人情,尤其这人还是顾修远的好友。

    她的两项技术,价值绝对能和祁司明的出手对等。

    祁司明本想说‘不必’,但看出宁夏的坚持,笑笑不再多言。

    “到时,祁某多加叨扰,宁夏不要介意。”

    “祁家主客气了。”

    这时,祁司明似又想到什么,适时的提醒宁夏“困兽犹斗,纪家的手段不简单,最近这段时间,小心一些。”

    宁夏微微点头“好,我会的。”

    见宁夏面色沉静,祁司明知道,他的担忧在宁夏这里,或许多余了。

    “另外,上次你和我提到的智慧医疗的事情,祁家没有这方面的渠道,但是我可以向你推荐一个人。”祁司明说道。

    宁夏目光微动,看着祁司明,等待对方继续。

    “你想获取的信息、包括渠道,那个人都可以。”

    “不过”,话锋一转,祁司明又道“是否能促成合作,还要看对你们双方的态度,我无法保证。”

    祁司明声音温和的道“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现在就和我过去。”

    宁夏看了眼时间,略微思量,点头“好,那就劳烦祁家主了。”

    “客气了。”

    ——

    祁司明带着宁夏去了医院。

    “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走在旁边的祁司明开口问道。

    “是有些,不过祁家主应该不会走错地方。”宁夏浅笑道——走进医院的一瞬,她是觉得奇怪,但隐约间又有了一种猜测。

    “到了。”祁司明话落。

    不远处,宁夏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

    宁夏目光微动“韩娄?”,,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