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41章 鸿门宴
    周六, n峰会这天。

    宁夏换了身礼服,饱和度很低的墨绿色。搭配上微暗的红色渐变,无端的带了几分的煞气。

    这也就是宁夏穿, 换一个人都穿不出宁夏的这个效果来。

    饱和度不高的颜色, 正显得皮肤宁夏很白,周身气场浓郁,一眼就让人移不开眼, 略长的裙摆,刚刚到脚腕,但却不显得累赘, 是恰到好处的优雅。

    手上拎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小包包,颜色并不如身上衣服那般深沉, 倒还带着几分亮色,又让宁夏整个人看起来柔和可爱了许多。

    不过, 如果此刻旁人知道这个巴掌大的小包包里面装着是很危险的生物制剂,就不会觉得宁夏可爱了。

    原本宁夏打算带着螺丝刀, 但又想到肯定会被检查出来, 所以就换了生物制剂。

    这类生物制剂不同于化学品, 检查出来只会觉得是和养乐多差不多的东西,不过只需要很少的计量,就可以让人瞬间麻痹。

    ——

    见宁夏准备出门,那边的林可以为宁夏要带一起她出门, ‘啪嗒啪嗒’跑回自己房间,背了她的小黄鸭书包, 跑了过来, 到宁夏的身边, 一副“我准备好了, 可以走了”的表情。

    宁夏与小团子视线相对“作业写完了吗?”

    小团子一愣,微微闪避了一下宁夏的视线“没有作业……”

    “是吗?”顿了一下,宁夏挑眉,悠悠道“我怎么听你们幼儿园老师说,有一个手工作业,是给娃娃做衣服呢?”

    “……”林可埋头不语,戳着手指头,不敢去看宁夏。

    宁夏看着小团子,又道“你们老师好像还说过,如果周末作业不能认真完成,就要没收舞会的邀请卡。”

    宁夏很轻易就找到了对付这块橡皮糖的办法。

    下周幼儿园的亲子活动,现在成了林可最重要的事情。

    果然,这么一说,小团子就紧张了。

    “那、”略微犹豫了一下,林可小声说道“那、夏夏和我一起做好不好?”

    话落,声音又小了一个度“我不会……”

    宁夏“我要出门了,让你哥陪你做。”

    此刻林霄刚刚从楼上下来,正听到这句话“……?”怎么感觉莫名背锅?

    林霄的视线落在宁夏的身上,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就转移开了视线,略微思索了几秒钟,又皱起眉。

    这女人又要去哪?

    “穿的那么少,也不怕感冒。”林霄小声嘀咕了一句。

    宁夏只听到林霄似乎跟自己说话了,但并未听清具体说了什么,嘟嘟囔囔的,估计也不是好话“什么?”

    林霄别开头“没什么。”

    接着,又看向宁夏“你今天回来吗?”

    宁夏一顿,随口回复道“回来,不过可能会很晚。”

    话落,宁夏直接出了门。

    ——

    华越酒店,很高档并且也很有名的一家酒店。

    似乎整个酒店都被包下来了,周围甚至专门安排了管制,还这是财大气粗。

    胡文博给宁夏解释,n影响力非常大,以及这里会出现的哪些企业董事长等高层,还有一些注意事项等等。

    宁夏点头,并未多做询问。关于这个,之前已经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

    “所以这些集团不出意外应该都会出席?”宁夏看了一眼手里的清单。

    胡博文无语的看着宁夏,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能说的话“……”这就是个鸿门宴,他这儿都快紧张死了,小姐还惦记着这个。

    “小姐真打算在这场峰会上拉投资?”片刻,胡博文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然?”宁夏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又道“这个峰会最根本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

    胡博文无语的看着宁夏,话是这么个话,但是……

    略微顿了顿,宁夏紧接着有补充了一句“而且可以省下很多麻烦。”

    ——

    宁夏的车停在大门口,引起了不少人的注视。

    本来宁海在一众企业中只能算是中上等,并无特别,但是最近宁海让纪氏有苦难言,倒是出了一把名。

    “纪家最近可是不太平。”有人看到宁夏的车,话题就转移到了纪家的身上。

    “岂止是不太平,股票连连下跌,都快跌入了三板市场不说,就连好几处的货运线、综合体都被查,连最赚钱的几个项目,也几乎全部陷入瘫痪。”

    另一个人也开口,接上了话题,圈子里的人,不管是不是干这一行的,都听说了纪家和宁海的事情。

    “听说是宁家做的?”忽然,一个人瞥了一眼宁夏的方向,开了口。

    那人刚提出疑问,马上就有人嗤笑着回答“嗤,王董才回来大概不知道,那纪家看中了宁海的一块地,拿了人家的货想要威胁拿下那块地,最后被宁家反将一军。”

    “我看这不是反将一军,宁家这架势怕是要让纪家全盘皆输,血雨腥风啊。”

    “听说是宁家小姐的手段?”王董又问道。

    “哈哈,所以说不能得罪女人。”

    ……

    一些人将注意力讨论到了宁夏这边的身上,直到有人提到关键问题,这才转移开来“到不知道,今天这里是宁小姐来,还是宁老爷子来了。”

    “依我看,应该是都得来。”

    “我看也是,那宁老爷子明显在给宁小姐造势,什么意思不早就清楚了?今天怎么可能不带来。”

    这边还在讨论些最近发生的事情,以及猜测宁家下一代的掌权人。

    另一边,宁夏正要下车。

    门就被打开了。

    宁夏一顿,看过去。居然是祁司明身边的陆伯。

    宁夏心存疑惑“陆伯?”接着,从车上下来。

    陆伯表现得体的解释道“家主不方便过来。”

    祁司明今天没来,一方面是祁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代表军方的,而几年的商会上的更多都是市场与海外企业,何况n某种意义上,本来就和官家存在资源竞争,若是祁司明来了,今天这会怕是开不舒坦了。

    通俗点来说,就好比一班的学霸,跑到了二班来上晚自习,而且还是为了……

    后面这句话,陆伯没开口说出来。

    同样的,这也是第二个原因。宁夏怎么说也是顾修远的太太,这样的情况祁司明如果和宁夏一起出现,显然就不太合适了。

    “有劳了。”宁夏心里还是有些惊讶,毕竟陆伯对于祁司明,甚至对于整个祁家的意义都不一般。

    不说别的,今天能有陆伯跟着宁夏,宁夏的路会好走许多,谁不得给祁司明几分面子?

    胡博文显然也认出了陆伯,心中暗暗惊讶,没想到小姐和祁家住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

    但同时,心里也放下了心。既然有陆伯在,那他也就不用跟进去了,将位置让给了陆伯。

    ——

    宁夏一进会场,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眼前登时一亮。

    尤其,还是在这种女性渣比极低的峰会上,出现一个漂亮的女性,更是会获得更多的关注。

    宁夏倒是没在意这些,众人焦点这种事情,她在发布会上见的多了,早就司空见惯,神态自若的步入会场。

    陆伯尽职尽责的跟在宁夏身后,落后宁夏一步的距离,像是在保护宁夏一样。

    周子渊这时候,也已经注意到了宁夏,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的朝着宁夏走了过来“宁小姐今日依旧光彩照人,似乎比前日里还要漂亮许多,看来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宁夏一笑,不欲与此人多做牵扯“周董说笑了,能参加峰会,难道不是好事?”

    说着,宁夏顿了一下,恭维了一句“周董今日也是风采不减。”

    周子渊淡淡一笑,接着便自然的开口“周某还要谢谢宁小姐的能源技术。”

    宁夏没说什么,而是淡然的道“没什么,等价交换而已。”

    周子渊也不在意宁夏有些冷淡的态度,而是笑意不减的继续道“关于那个能源技术,周某也找了专家,确实是个可行的好项目,只不过……”

    说道这里,周子渊顿了一下“成本或许比顾氏的ebn更高。”

    这一点,宁夏当然清楚,甚至还知道,研究的难度也要提升几个档次,但成果自然也更好。

    周子渊见宁夏毫不外的样子,也清楚宁夏在给他方案的时候,心里就门清“不知宁小姐有没有可以减少成本的方法?”

    宁夏一笑,吐出两个字“没有。”与其说没有,倒不如说还没研究出来。

    周子渊无语的看了一眼宁夏。

    片刻,忽然低笑出声“看来在宁小姐的眼里还是顾董比较重要。”

    宁夏心中冷笑呵,想多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系统的声音也传入了宁夏的脑海之中叮——任务触发,请配角认真按照剧情将台词、演绎出来。说道‘演绎出来’的时候,系统顿了一下。

    显然,也是想到了宁夏那简直堪称好不入戏的‘演绎’了。

    与此同时,一段台词也出现在了宁夏的脑海之中。

    宁夏一顿,声音平淡的说道“顾修远是我先生,你认为能有谁比他重要?”

    周子渊“……”此刻他心里只想骂人,为什么挺聪明一个女人,一碰到爱情就跟个傻子似的?!固执!顽固不化!简直固执的能气死人!

    心里想骂人,但周子渊面上仍旧维持着绅士风度,反而赞叹了一句“哈哈,倒是羡慕顾董,能有一个这么爱他的太太。”

    宁夏“……”并不爱。

    顿了一下,周子渊面上仍旧是一片和煦的说道“就是不知道顾董是不是也这么爱宁小姐了。”

    说着,周子渊意有所指的看向不远处的纪昶晏“宁小姐可要小心了,狗急了可是要咬人的。”

    此刻,纪昶晏也正在看着他们这边,眼神阴鸷。

    宁夏一笑,面上像是浑不在意一般“难道纪少董不是在看周董吗?”最近纪氏货运线崩盘,周子渊利用机会,一举将周氏旗下的货运线建立了起来。

    听着宁夏的话,周子低笑一声,看似浑不在意的样子“那不如我和宁小姐组个团?相互保护一下?省得被咬了。”

    “不必了,周董还是保护好自己吧。”说完,宁夏抬脚离开。

    周子渊竟然也不疾不徐的跟了上来。

    宁夏停下,看向周子渊“周董还有事?”

    周子渊像是没听出来宁夏这委婉的‘逐客令’,而是自然地说道“当然是保护盟友。”这场峰会,宁夏可是鸿门宴的主角之一,倒是真的不太安全,周子渊心中暗道。

    宁夏皱起眉,暗想谁跟你是盟友?

    周子渊话锋一转,开口提出另外一件事“宁小姐要办什么事情可以自便,周某绝对不会打搅,另外,如果是需要投资的话,可以考虑考虑周氏。”

    宁夏微微挑眉,周氏可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智慧医疗’项目和周氏经营的那些完全不相干。

    就在这时,宁夏收到了一条消息。

    帮你个小忙。

    消息是韩娄发来的。

    不等宁夏回复,对方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正是周氏的秘密会议,这个会议只有周氏核心的几位成员能够参加,讨论的问题也是最核心的秘密。让宁夏意外的是,居然吴习裴也在其中。

    诧异过后,宁夏下意识的抬头,瞥了一眼周围,略微皱起眉——‘天眼’的领导者,果然是无孔不入。

    可怕。

    当然啦,这可是男五!系统嘚嘚瑟瑟的声音在宁夏脑海中响起。

    “这才是最不合理的地方吧?”

    韩娄能深入到周氏的秘密会议。没现身却能一个这场峰会上的情况,甚至知道她被周子渊缠得有些烦了……

    连这些都能知道,这个韩娄会不知道原小说里女主和凌泽言的关系?会不知道女主跟他说的什么‘自己是教师,因为喜欢小孩子,所以当了老师’‘爸爸是赌棍,妈妈身患重病’‘喜欢画画,喜欢唱歌’‘害怕小兔子’等这些话,大半都是假的?

    这个男五到底是怎么爱上女主的?

    宁夏心中默默吐槽。

    因为爱情?还是因为剧情?

    系统……又是这届配角没法带的一天。

    周子渊看向宁夏,微微挑眉“宁小姐在看什么好事?很高兴?”

    见宁夏又是挑眉、又是冷笑的,周子渊又问道“总不会是和顾董在聊天吧?”

    周子渊这话说的,是打趣,也是试探。

    宁夏抬起头,像是没听出这话的意思一般,而是淡淡一笑“周董有兴趣?”

    话音刚落,也不等周子渊回答,就又开口说道“那一起看吧。”

    话落,宁夏就将手机屏幕对着周子渊的昂响了。

    周子渊本是对宁夏这番表现很意外的,结果在看到了宁夏手机上的照片的时候,却表情骤变,太阳穴也跳了跳。

    只能随便寻了个尴尬的借口,跟宁夏告辞“周某忽然想起还有些事情,就不打扰宁小姐谈正事了,先一步失陪了。”

    宁夏像是没看到那张照片一样的神色自然“周董请便。”

    一张照片,成功的让宁夏将周子渊打发了。

    ——

    见周子渊离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从不远处走过来,看样子是关注宁夏这边有一些时间了。

    只不过碍于周子渊在,他没来而已“宁小姐,您好。”

    宁夏一眼认出了面前的人。

    “陈董,久仰大名。”千篇一律的客套开场。

    峰会之前,宁夏用宁海的官方邮箱给名单上的企业发了邮件,这位就是其一,深远集团的董事长,陈祥睿。

    所以,这人主动过来,显然是来谈“智慧医疗”的。

    宁夏不废话,开门见山“关于宁海集团‘智慧医疗’这个项目的项目的分析、前景规划在之前的邮件里已经做了简单的介绍,这里是具体的资料,陈董不介意可以看看。”

    宁夏将一份提前让胡文博准备好的资料递给陈董。

    陈董从宁夏手中接过文件,看得仔细,越看,表情越是生动。

    见陈董的神情变化,宁夏就知道这笔合作多半是成了,优雅一笑道“关于项目收益,包括核心部分,陈董若感兴趣,不妨到宁海详细了解。”

    “好,那就讨扰了。”

    谈的差不多了,陈董才离开。

    而有了陈董开先河,一些原本也意动之人,纷纷来找宁夏,详细的谈了一下‘智慧医疗’的相关事宜。

    这些人离开后,宁夏的目标,定在了名单上‘划重点’的一些人身上。

    陆伯一直跟在宁夏身旁,本来想着家主让自己来是为了帮助和保护宁夏的,却没想到,全程都没有他‘出马’的机会。

    看着宁夏淡定而谈、轻而易举的就能说服对方,心中的震惊丝毫不比脸上的少。

    顾董这位太太,和他原先以为的完全不一样,第一次真实的感受到了宁夏的厉害之处。

    他似乎隐约知道了家主如此看重宁夏的原因。

    陆伯心里对宁夏多了几分敬意。

    ——

    偶尔,有宁夏之前没有查到资料、没法对上号的人,陆伯会在旁边提醒介绍一句。

    宁夏不愧是祁司明身边最为信重之人,这陆伯完全就是‘百科全书’。

    ——

    婉拒了最后一位董事长去喝一杯的邀请,宁夏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放松了一下。

    “宁小姐”

    嘴角微微扬起弧度——谈的差不多了,甚至效果比预期的还要好很多。

    虽然也有一些企业表示没有兴趣参与其中,拒绝了与宁海的合作,还有一些企业表示暂时观望,不打算这么快的给出答复,但整体已经达到了宁夏定下的40的目标。

    宁夏低头抿了一口香槟,正打算休息一下,对面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宁小姐今天收获不小。”纪昶晏森寒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宁夏的旁边,明显能听出其中咬牙切齿的意味。

    “还要感谢纪少董给这个机会。”宁夏淡然抬头,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纪昶晏,似没看出纪昶宴的敌意一般。

    ——邀请她来这个鸿门宴的机会。,,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