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42章 交朋友?
    纪昶晏冷声一笑“宁小姐客气了。”

    话落, 纪昶晏语气一顿,接着便开口说道“华国有句古话,叫退一步海阔天空, 不知宁小姐听过没有。”

    纪昶晏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宁夏心里清楚, 脸上神色淡然,声音清淡的道“纪少董说的这句话,我听不听过不重要, 重要的是纪少董您知道的晚了。”

    纪昶晏脸上浮现出些许阴鸷之色“宁小姐是打定主意, 跟我兜圈子了是吧。”

    宁夏清清淡淡的看着纪昶晏,不语。

    纪昶晏见宁夏不言不语, 只是毫不退缩的盯着自己看, 也知道宁夏是什么意思, 当即就开口说道“我也直截了当的说了, 我请宁小姐来, 就是让宁小姐收手的, 毕竟和气生财, 不是吗?”

    宁夏嗤笑,这人是多大的脸?

    自己不行了,就打算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人收手“纪少董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纪昶晏这种睚眦必报的类型,要打就必须打死, 不然的话……

    纪昶晏面色一沉“纪家历经四代, 还没有宁小姐想的那么弱, 难道宁小姐就不怕纪家反扑?”只觉得宁夏像个刺猬, 无从下手, 纪昶晏心中暗暗咬牙。

    宁夏笑了一声“是吗, 那我等着,纪少董有什么办法,大可以各凭本事不是吗?”

    纪昶宴冷哼一声柴米油盐都不进是吗?

    纪昶晏神色愈发冷凝,略微凑近了宁夏“宁小姐可是个大美人,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似乎也不觉得稀奇,不是吗?”

    纪昶晏的语气,忽然变得有几分奇异的温柔,但却让听的人莫名多了一种脊背生寒之感,再看纪昶晏的眼神,闪烁着恼羞成怒的冷光。

    显然,宁夏的不配合,惹怒了这一条阴鸷的毒蛇。

    宁夏神色淡淡的看着纪昶晏,似乎一点也没受到威胁的样子,甚至对纪昶晏的表现,从头到尾别无二致“现今华国的治安,我很放心,就不劳纪少董挂心了。”

    宁夏不软不硬的怼回去,像是完全没听懂纪昶晏那话里话外的意思。

    纪昶晏面色逐渐变得狰狞,语气之中带着浓烈的威胁与试探之意“宁小姐让人举报了纪家那么多生意,应该也知道纪家私底下有着什么依仗吧?”

    宁夏笑而不语,完全让人看不透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反正举报纪家的事情,那都是周子渊做的,和她没什么关系。

    见宁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纪昶晏忽然倾身,几乎算是贴近了宁夏耳边,用一种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森寒声音说道“宁小姐猜猜看,今天能不能从这里安全离开?”

    宁夏眼皮微动,这纪昶晏像是随时要动手的架势。

    正待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陆伯在一边开了口“稍后宁小姐和家主还有个会议,恐怕不能在这里久留。”

    纪昶晏站直了,视线落在陆伯身上,眼神微微一顿,接着瞳孔微缩,神色当即变得有些难看,莫测难辨。

    周身气场平添了阴霾之感,许久,才嘲讽的道“祁家主和顾修远的关系倒是好,连老婆都帮着别人护着。”

    宁夏丝毫不被影响,而是对陆伯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位穿着西装的侍者走了过来,停在宁夏的面前,微微欠身“宁小姐,您是贵客,我们会长请您到后堂用餐。”

    鸿门宴来了吗?宁夏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而站在一边的纪昶晏脸上带着轻嘲的看着宁夏这边。

    陆伯则是下颚紧绷,目光微动,低声对着宁夏说道“宁小姐还是不去为好。”

    宁夏看向陆伯,神色清淡“无碍。”

    话落,宁夏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们若是不去,陆伯觉得我能从这里正常走出去吗?”

    纪昶晏的话都摆在这儿了,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懂。

    “带路。”说完,宁夏看向那侍者,平静的说出两个字。

    侍者摆了一个请的手势“宁小姐这边请。”

    ——

    一进后堂,就可看到一间古香古色的大房间,四周摆设也极其考究,估计全是货真价实的古董。

    一张巨大的圆桌,正在房间的中心。

    此刻,围绕着圆桌已经坐了不少的人,而坐在主位上的,则是一个身穿中山装,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相貌平平的男人。

    此人的表情中看不出任何特别之处,扔到人群中堆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

    尽管此人看起来平淡无奇,任谁也想不到这人竟然就是纪昶晏背后的那个人,但宁夏只需要一眼,就看出此人绝非善茬。

    “坐在首位上的就是谢瑜华,对外身份是个人投资商,手里投资了十几家有影响力的公司。”陆伯低声,在宁夏身边,对宁夏介绍道。

    宁夏微微点头,虽然没见过谢瑜华本人,但一眼也能看出来,此人必定就是,而对于谢瑜华的资料,宁夏也小有了解。

    就在这时,陆伯又补充道“n商会创始人之一,也是现在的会长。55岁,f洲裔华人,海外贸易最大的独立投资人。在自由贸易区很有影响力,举足轻重。华国超过60的海上商贸都有他的投资,明面上的个人资产相当于15个宁海。”

    宁夏一顿,心中暗道这么说还有暗面的?

    陆伯说完,宁夏的视线扫过同样坐在圆桌上的其他十几个人,有一些是宁夏之前查资料的时候看到过的,而有一些则是在网上完全没有资料传出,估计是身份特殊。

    但这些人,此刻无一例外的,都将到来的宁夏和陆伯给无视了,就像是没有发现房间里多了两个人一样,依旧是在那里谈笑风生,完全无人起身迎接或者是让人接待宁夏。

    之前带着宁夏来的侍者,根本就不曾进门,更别说引着宁夏入席了。

    下马威?

    宁夏挑眉,带着几分玩味。

    “陆伯。”宁夏声音清淡的开口,侧头看了一眼陆柏。

    “是。”陆柏立刻心领神会。

    宁夏神态自若,完全没被这里的气氛影响到,而是径直走过去。

    陆伯自然的跟着宁夏,然后快步上前,替宁夏将椅子拉开。

    宁夏在众人的目光之中,淡定入座,正在谢瑜华的对面,气势完全不输给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甚至让人产生一种,宁夏才是主人的感觉。

    知道的她是来赴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来自家公司视察来了。

    有人默默冷哼一声,内心吐槽道。

    见宁夏入了座,谢瑜华才声音和气的开口道“刚刚谈的太投入,竟然没看到宁小姐已经来了,失敬失敬。”

    宁夏一笑,神色淡然“久仰谢会长大名,今日一见,这待客之道倒是让人耳目一新。”

    两人一番言辞交锋,宁夏表现的完全不落下风。

    谢瑜华一顿,面色极快速的闪过一丝情绪,但快的让人抓不到,又变回一贯的和气模样“给宁小姐上茶,权当赔罪,还望宁小姐莫要在意,这人老了,总有疏忽之处。”

    这时,一位侍者恭恭敬敬的端着一个茶杯过来。

    宁夏垂眸扫过,空杯,无茶。

    陆伯暗怒。

    宁夏不以为然,抬手挡了茶杯“抱歉,我不喝茶。”

    宁夏此举,让在场的众人面色一沉。

    谢瑜华倒还是那副和和气气的样子,分毫不为了宁夏的举动而感到生气“看来这就是谢某的疏忽。竟不知道宁小姐不饮茶。”

    侍者一顿,给宁夏换了一杯红酒上来。

    一瞬间,场面十分尴尬,甚至连半分声息也未曾发出。

    谢瑜华不出声,其他人也不敢出声,一时之间,气氛僵持了下来。

    宁夏动作随意的端起红酒杯,抿了一口。

    嗯,味道还挺不错,应该是提前醒好了。

    见宁夏完全不被影响,谢瑜华开了口“宁小姐不怕这酒里有问题?”

    宁夏抬眼,看了一眼谢瑜华,神色自然的笑了笑“我相信谢会长应该不会像纪少董那么蠢。”

    宁夏说的随意,完全不觉得自己有多语不惊人死不休。

    众人一脸惊讶的看着宁夏,大概是想不出宁夏是怎么说出这句话来的,这话可不像是出自一个商人之口。

    “哈哈哈!”和坐在圆桌周围的其他人不同,谢瑜华倒是笑出了声,笑声显得还带了几分愉悦的色彩。

    笑声一断,话锋一转,谢瑜华仍旧是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开口说道“宁小姐恐怕不知道,你最近的一番折腾,可是把我们这帮老家伙忙的够呛。”

    在场之人都是和谢瑜华有着某种生意上的往来的,而他们的这条暴利经济链,无疑全部都依托与纪氏,纪家遭到了打击,恐怕他们也会觉得不舒坦吧。

    宁夏看着那些人的表现,内心吐槽到怪不得小说里男二好像是手眼通天的样子。

    在场之人,见谢瑜华开了口,在场之人也纷纷开口。

    “依我看,宁小姐似乎和纪氏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说着,那人顿了一下,视线略微带着压迫的盯着宁夏“宁小姐这么断人财路可不是厚道人该做的事情。”

    宁夏挑眉,看过去。

    陆伯在一边,小声的为宁夏介绍此人的身份“这位是星海集团荣誉董事长黄兴镇。”

    “黄董说的不错,倒是没什么深仇大恨,但我这个人小气,看不得恶心过我的人过得比我好。”明明是斤斤计较的一句话,却让宁夏说的相当大气。

    众人一顿,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凝滞了几秒钟,一人语气不屑的开口“不就是一块地吗?宁小姐就算是给了纪氏又如何?给个面子,我来做这个见证人,找个时间将那块地给交接了,从此你们两家恩怨也两消,我保证纪家不会报复宁小姐,咱们也皆大欢喜交个朋友,怎么样?”

    仿佛宁夏能跟他们‘交朋友’是天大的恩赐一样。

    宁夏听着对方这一副老好人的说辞,心里嗤笑。

    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要那块地?这人脑子是长歪了吧。

    到也不等宁夏开口,就有人不以为意的附和着开口“付会长的话在理,不就是一块地吗?你宁家也不差这块地,给了就给了,何必闹得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四个字,故意咬了重音,暗含警告。

    “我看,也不用等改天了,就今天日子挺好,纪少董也在,咱们就好好谈谈。”

    “那块地,我让纪少董按照市价收。”

    “这下,宁小姐该满意了吧?”

    终于,一番七嘴八舌的话音落下,皮球踢给了宁夏,众人也在等着宁夏的回复。

    但明显能感觉到,那些人的视线可不是什么善意的眼神,反而是带着隐约的逼迫和威胁。

    这哪里是要和谈?分明是要压迫宁夏被迫同意。

    陆伯尽职尽责的将这些人,又小声介绍给宁夏“这位是远博行会会长付景强,其余几位分别是……”

    宁夏点头,笑了笑,神色闲适,视线带着几分淡然的看着周围之人,这才开口,用一种十分悠然又轻飘飘的语气说道“有道理,不就是一个纪氏吗,没了也就没了,何必需要这么多人劳师动众的,是吧。”

    宁夏一番话,让在场之人面色纷纷沉了下来。

    “宁小姐也别意气用事,咱们都是商人,讲求的都是和气生财,和和气气的,对谁都好,而且,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这时,一直未曾开口之人,语气一沉,神色之中带着不悦。

    剩下几个没开口的也纷纷开口附和。

    “刘某能有今天全靠朋友,时至今日我也是很珍惜各路朋友,更不介意结交新朋友。”

    “对,只要宁小姐收手,今日我刘志才就是宁小姐的朋友!”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看向宁夏。

    显然,这时候他们也意识到了,宁夏不会‘割地’求和。

    宁夏一笑,抿了一口红酒,随意的放下酒杯,一切动作都做的格外优雅,然后,方才语气带着几分笑意的说道“我自然也不想和付会长、以及在场的众人为敌。”

    听到宁夏这句话,众人面色也跟着缓和了,心中暗道果然如此,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总得有个台阶下。

    宁夏顿了顿,继续开口说道“只是……我宁家都让人欺负到头顶上了,不做点什么似乎太没面子了。”

    说着,宁夏身子微微向后,姿态闲适的靠在靠背上“其实众位无需担心,即便是和纪家交好,我宁家也是很讲道理的,绝对不会与众人为敌。”

    宁夏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可不像是要放过纪家,反而有一种‘她就高抬贵手’放过在场众人的感觉。

    这让众人面色一沉,就连‘稳坐泰山不动如钟’的谢瑜华,眼神也微微沉了下来。

    就在谢瑜华准备开口之时,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了。

    “一直想拜访在座的各位前辈,周某不请自来,众位不会不欢迎吧。”一边说,一脸轻松的落了座。

    宁夏一听声音,就知道此人正是周子渊。

    这个节骨眼上,周子渊竟然来了,倒是让宁夏有些意外。

    在场的众人,也纷纷皱起眉,看向周子渊。

    谢瑜华的视线,也落在了周子渊的身上。

    周子渊却像是没注意到那些不善的视线一般“谢会长不会吝啬一杯茶水吧。”

    谢瑜华抬手,示意让人给周子渊上茶。

    宁夏挑眉,看了瞥了周子渊一眼。意思像是在问你来干什么?

    周子渊低声对宁夏说道“怎么说这件事情上,咱们也算是同伙了。”

    宁夏……

    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周子渊,谁跟你同伙了?

    “同伙这个词,周董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不敢当。”同时又觉得周子渊此人,貌似也有点仗义的样子。

    周子渊挑挑眉,没说什么。

    在场的众人,见到周子渊来了,神色之中多了几分戒备。

    众人并未因为周子渊的出现,就影响了他们今日叫宁夏来这里的目的。

    “之前说的话,我希望宁夏小姐就算是不为了自己,也为了宁家想想清楚,毕竟,宁海也经不起折腾,不是吗?”

    尽管周子渊来了,就坐在宁夏身边,但那些人也仍然不断的在对宁夏施压。

    “年轻气盛是好事,将来宁小姐一定可以大展宏图,但不急于一时,宁小姐觉得呢?这雏鹰着急展翅倒是好事,可弄巧成拙,想来也不是宁小姐愿意看到的。”

    宁夏不语,反而低着头开始看手机。

    “若是我猜的不错,宁海的一些医疗设备和药剂,都是需要从国外进口的吧?”此人的语气,带着几分胜券在握之感。

    另一人瞥了一眼周子渊,开口说道“宁小姐做事有欠考虑,现在改正还不算晚。”

    “谢老呢?给个话,这件事怎么做个结。”另一个人也开了口,将话语权重新递给谢瑜华。

    “谢老做个结,宁小姐按照谢老说的做,保证这件事圆满结束。”

    “纪家也算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宁小姐也该考虑考虑自身了。”

    一群人开始赞同谢瑜华开口,给此事画上句号,就等着宁夏回复。

    周子渊在宁夏旁边,深深的皱起了眉。

    就连陆伯,也在一边也捏了一把冷汗。

    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宁夏明显是处于弱势的一方。

    沉默许久,才又有人继续开口道“宁小姐还是好好考虑一下,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让宁海后悔的事情来。”

    此人话音未落,两扇雕花大门就被人推开。

    宁夏背对着大门,并未看到来人是谁。

    但在座之人的表情几乎瞬间产生了变化,变得异常精彩。

    谢瑜华则在这时开了口“今天的宴会似乎没请顾董事长。”,,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