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43章 我的失误
    顾董?

    顾修远?

    宁夏目光微动。

    “谢会长既然请了我太太来, 就该想到我会来。”

    一道带着冷冽、深沉的声音,也同时传入宁夏耳中。

    果然,是顾修远, 这声音和上次视频会议之中的声音别无二致。

    顾修远目光冷冽无波的扫过众人。

    最终落在了那个背对着他、始终没有回头看他一眼的女人身上。

    只觉得喉咙微微发紧,喉结下意识的上下滚动一下,心里涌现出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连带着眼神之中似乎也闪过了一些什么。

    ——她的背影纤细, 是不是比他走的时候要清瘦了一些?

    顾修远想了片刻, 却也想不出来什么, 之前的宁夏在他的记忆之中所留存下来的印象, 实在是过于模糊了。

    顾修远发觉,他第一次为自己过去的行为, 产生些许的悔意。

    心下思虑不断,面上却依旧保持着不动声色的神情, 朝着里面走去。

    沉稳的步伐,似乎牵动着每一个人的视线, 让他们将注意力想不落在顾修远的身上都难。

    这样的人,似乎无论出现在什么地方, 都会成为焦点。

    顾修远走到了桌前, 陆伯微微侧身让了一下, 又对顾修远微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顾修远落在陆伯身上的视线, 带着些许诧异, 朝着对方也点点头, 算作感谢。

    正在顾修远准备入座之时, 视线落在了坐在宁夏左手边的周子渊身上, 微微皱起了眉。

    随后, 在宁夏的另一边拉开了椅子,将西装外套脱下来,递给了一旁的侍者,然后从容入座。

    顾修远的表现,倒更像是给自家高层开会。

    宁夏瞥了一眼顾修远,这人还是和上次视频会议上的一样,只不过好像比上一次在车上的时候,显得更加‘潦草’?

    这样的场合,顾修远的西装里面仍然没有打领带,怎么看都像是赶着去航班打卡的样子?

    不过,顾修远那一身迫人的气场在这里,倒是不觉得有半点违和感。

    宁夏在注意顾修远的时候,顾修远也在看着宁夏。

    眼底似乎有些许情绪浮动,喉结微动,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宁夏只是将视线落在他身上的时候,点了点头,然后就收回了视线,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也是主线之外的剧情安排?”宁夏收回视线,在脑子里询问系统。

    一会儿不会又让她来一段什么恶心吧啦的台词吧——宁夏在心里吐槽。

    不是。系统声音弱弱的回答。

    原小说之中,是没有专门写到这一段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宁夏被叫来参加鸿门宴这一段,而就算是有交流峰会,现在顾修远也应该是刚回国,然后像是骑士一样的将女主送回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嗯?”宁夏发出一声疑惑。

    她完全猜不到,顾修远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难道,顾修远也绑定了什么垃圾系统?”宁夏思索几秒钟,又对系统提出疑问。

    ……!感觉有被冒犯到。

    这要是在之前,它肯定要说‘不要诋毁系统,否则配角将会提前下线的。’

    换作现在,它怂了。

    不过系统也没整明白,为什么顾修远会出现在这里,它感觉剧情似乎有点抽了。

    可是,这也不应该啊,明明顾修远之前一直都没有出场,怎么会一上线,马上就抽了?

    不会是真绑定了什么垃圾……呸!

    请配角认真完成任务,如有涉及剧情,系统会提前告知配角。系统的声音再次切换到了一板一眼的机械音。

    谢瑜华双眼微眯,眼中闪过一丝危险,似笑非笑的看着顾修远“不知顾董事长不请自来是何用意?”

    顾修远一本正经的道“无意,我来接我太太回家。”

    那一身强大的气场,逼得在场之人不自觉的坐直了身体,面色也越发的严肃。

    说话间,顾修远下意识的看向宁夏,这女人今天穿着一身合身的礼服,头发挽起,露出白皙纤细的脖颈,显得高贵而优雅。

    顾修远知道的形容女性的词汇不多,但就是觉得宁夏这一身打扮非常不错,隐约还有一种惊艳之感。

    在惊艳之于,又隐约觉得宁夏穿的有些太少了。

    顾修远的注意力放在了宁夏身上,他的一番话可是让在场的众人心里一阵古怪。

    ——最近宁家的这位,手笔可不小,要不是顾修远此刻出现,不少人都快忘了,宁夏还有一个‘顾太太’的身份。

    只是,这个传闻之中的顾太太,和顾修远的关系并不好,顾家似乎没必要为了一个联姻的妻子,来他们这里找不痛快吧……毕竟,他们这两边可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

    很快,他们又找到了合理的解释,或许顾、宁两家的联姻,还有些什么背后的秘密,是他们还没察觉到的。

    周子渊微微挑眉,看了一眼顾修远,神色之中带着几分的玩味,但并未开口多说什么。

    顾修远不为所动,视周遭视线于无物,直接了当的道“顺便听听各位将我太太请到这里来想说什么。”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其中夹杂着危险之感,让人难以忽视的气场,更是震慑的在场之人不敢开口。

    谢瑜华等人的神色微微紧绷,夹杂着几分忌惮——如果是过去顾长盛手里的顾氏,他们的确不需要放在眼里,但是,后来顾氏到了顾修远的手中,仅仅几年的时间,顾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如今的顾氏,的确是他们必须要慎重对待的。

    几个人的视线,不自觉的落在了谢瑜华的身上。

    谢瑜华垂眸,手指轻轻的叩上盖碗,开口说道“没什么,只是在谈宁海的一块地,可惜顾太太不太愿意割爱。”

    谢瑜华摆出一副似乎很遗憾,但并不会强人所难的态度来。

    这当然不是重点,但他无意和顾氏对上,他在给顾修远一个面子,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顾修远当然知道谢瑜华的话,实际上只说了一半,眼神示意对方继续说。

    谢瑜华略微顿了顿,接着又道“原本一个公道的买卖,谈不拢就罢了,只是顾太太的做法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一句轻描淡写的‘公道的买卖’,就想将纪昶晏做下的事情给揭过去,单单想体现宁夏的‘不近人情’。

    谢瑜华的视线,落在宁夏的身上,见宁夏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顾修远的旁边,垂着眸子,似乎什么都不打算参与其中,

    心中暗恨刚才还在和他们唇枪舌战、并且毫不示弱的女人,怎么顾董来了,居然还变成了这么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宁夏要知道这些人心里的想法,估计会开启吐槽模式神特么的小鸟依人。

    她现在只是在看手机,无暇和这些人瞎比比而已。

    此刻,宁夏对话框里面的人正是韩娄。

    宁夏看来你这个‘天眼’也有盲区。

    紧接着,韩娄的消息就发来了。

    什么意思?

    宁夏没解释,只是发了一个鄙视你一下,老子神清气爽jg的表情包。

    看韩娄的表现也能知道,他这个在哪儿都有‘眼线’的人,并不知道顾修远回来了,而且还特意来了n峰会。

    宁夏的表情包刚过去,韩娄那边就很洋气的回了一个贱萌贱萌的问号脸jg过来。

    韩娄似乎猜到了宁夏心里想说的话,也不等宁夏回复,就紧接着发来了一条消息下载一个表情包,用不了多久。

    然后,宁夏的屏幕上,就开始进行不间断的刷屏消息发来,只能看到屏幕一闪一闪的全是图片。

    韩娄竟然接连不断的给宁夏发了三十几个表情包过来,都是各种各样的问号脸jg

    宁夏……疯了,下一个。

    就在韩娄准备继续发的时候,界面上弹出了一条提示您和夏夏夏还不是好友,请……

    韩娄“?!”这女人怎么这么小气?终于知道宁夏为什么会和顾修远过不下去了,一点都不可爱,起码也要装一下‘人家很怕兔兔’,这样才能讨男人喜欢吧。

    很快,宁夏的手机上就弹出一条短消息。

    买不起流量了?我给你充100个g。

    几秒钟之后,又很有求生欲的发来了第二条消息别拉黑,说正经的,你需要的东西我都帮你整理好了,把我放出黑名单,我发给你。

    宁夏看了一眼,然后手指一动,回了一条消息发邮箱。

    几秒种后,简单直接还明白的三个字,就到了韩娄的面前。

    不出片刻,宁夏就发现对方在他并没有‘放出黑名单’的情况下,居然成功的通过微信,把一个文件发了过来。

    同时,还附带了一个贱贱的表情包我就是喜欢你看我不爽,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jg。

    宁夏嗤笑一声幼稚!

    另一边,圆桌上的老家伙们,正瞥见了宁夏轻声嗤笑,都纷纷沉下了脸。

    怎么,觉得顾修远来了,他们就动不了她了?!竟然就敢如此的有恃无恐、又如此的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一时之间,气氛似乎更为压抑了。

    谢瑜华看向宁夏,神色之中倒看不出什么来,声音略带危险的问道“顾太太觉得我说的不对?”

    还不等宁夏开口,顾修远直接接过话来“谢会长指的是纪氏的事情?”

    顾修远一开口,众人的注意力又到了顾修远的身上。

    却又听到顾修远开口说道“这件事是我的失误。”

    顾修远说哦语气格外认真,让在场之人一阵错愕。

    ——顾修远这、这是认怂了?

    连带着,看着顾修远的视线,都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下一句,便听到顾修远继续道“纪昶晏找宁家的麻烦,惹我太太不悦,我身为丈夫,解决纪家这件事,于情于理应该由我来。”

    顾修远用一种最为云淡风轻的语气,说出了最令人怒不可遏的话来。

    不是‘纪氏’,而是‘纪家’!

    顾修远这话说的直白,不是傻子的都能听得明白顾修远不仅要护着宁夏,甚至还打算直接出手,让这个纪家天凉王破。

    气氛,一瞬间凝固,

    整个房间之中,安静的落针可闻。

    压抑的所有人的呼吸,都下意识的放轻了些许。

    顾修远是什么人?那绝对不是会随便乱说的类型。

    所以,顾修远此语绝非虚言。

    顾修远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身旁的宁夏身上,看向宁夏之时,眼底闪过的歉意,却丝毫不似作假。

    宁夏此举,不仅让宁海绝地反击,更是将纪氏打压的毫无招架之力,他从陈宇那里听说的时候,心里是震惊又意外的。

    同时,他也在反思自己,过去对宁夏的无视,以及在这件事情上的忽视。

    顾修远那强烈的视线,让宁夏皱起了眉,痛死心里也在嘀咕终于想到宁、顾两家的联姻关系需要维护了?

    转念又觉得,似乎也不应该啊。

    难道是吃错药了?还是被下了降头?或者是真被什么垃圾系统给绑定了?

    系统……好想‘ 1’怎么办?

    宁夏不理会顾修远,垂着眼睑在继续看手机,指尖也在手机上刷过。

    她正在看韩娄发来的一些资料,那是一张图片,清楚的标注了以谢瑜华为首的,整个高额‘商贸’产业链,明面的、暗里的都有,下面还附上了详细的说明介绍。

    宁夏越看越是心惊,表情也越发深沉。

    反思了一下自己前来赴约的贸然行为,宁夏给韩娄发了一条消息这么大的‘海底’链,官家都不管吗?

    韩娄没有给宁夏直接回复,而是给宁夏发来了一道题目。

    仍旧是一张图,上面密密麻麻的线条、盘根错杂,看一眼就快能把人给看瞎了。

    图刚到了眼前,韩娄就又追了一条消息过来怎么解?

    有些东西实在是太复杂了,不是一朝一夕、更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

    这就是韩娄想告诉宁夏的事情。

    结果,还没到一分钟,宁夏也给韩娄发了一张图沟渠。

    正是那张让人眼瞎的图,不过这次被宁夏在那错综复杂的线当中,圈出了一个交点,并附上了四个字这是基点。

    韩娄“……”无语的看了一眼这张图,韩娄内心吐槽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啊!

    利用这个基点进行分隔……宁夏编辑消息完毕,刚点了发送按键,旁边就多出了一个惊叹号——‘您和hl还不是好友,请……’

    “呵。”宁夏轻哼了一声,退出了微信。

    再次点开了那份资料,开始查看。

    这可是个好东西,不过,她怎么觉得好像快用不上了?

    在宁夏和韩娄‘友好’的解题之时,现场的气氛则是持续僵硬。

    沉默了有数分钟的时间,谢瑜华才开了口“做生意,和气生财,顾董何必把事情做得太绝。”

    顾修远低声一笑,语气依旧不动如山“各位可以试试。”

    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西装男人快步走了进来,凑到了谢瑜华的耳边低语了一番。

    谢瑜华猛然抬头,视线落在顾修远的身上,面色异常阴沉“顾修远,你——!”

    “够狠!”来不及把话说完,谢瑜华已经猛地起身,快步离开了会场,背影看起来格外匆忙,那个进来的西装男,也紧随其后跟了出去。

    谢瑜华离开之后,现场一阵的混乱。

    剩下的人交头接耳,不明所以。

    “怎么回事?”有人开始躁动不安,对身边的人询问。

    “出什么事了?”其他人也询问身边的人,尽管可能得不到什么消息。

    “不清楚,看起来是个大麻烦。”

    “好像是乐口线那边……”坐在谢瑜华旁边、距离最近的一些人,沉声说道。

    神色之中也极为难看——他隐约听到了,就在刚刚,谢瑜华手底下的一条‘贸易’线弄丢了。

    如果是乐口还好,要是泺口,那就是谢瑜华手里第二大的线,他们在座的九成人,都在里头参了一脚,搞不好还要一起栽里头。

    就在共通了消息之后,这些人面色皆变,也不再理会宁夏这边,都纷纷起身离开了,身影看起来格外匆忙。

    一时间,整个饭桌上,就剩下刚收起手机的宁夏和一脸沉稳顾修远。

    对了,还有一个一脸看戏的周子渊。

    “顾董出手阔绰。”周子渊玩味地看了顾修远一眼,语气佯装赞叹的道。

    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周子渊也起身离开了。

    那个什么泺口线他没参与,影响不到他,不过对他而言可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人都走干净了,宁夏自然没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拿了餐巾淡定的擦了擦嘴。

    “顾、”宁夏本想说“顾董请自便。”结果刚说了个“顾”就卡壳了。

    称呼什么呢?

    顾董?顾修远?

    “我们也走吧。”顾修远看向宁夏,眼里藏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开口说道。

    起身,又补充了一句“回家。”

    宁夏没注意听到顾修远这句话,或者就算听到也不会放在心上。

    ——原身记忆里,顾修远的家要么是在公司,要么是在除了景园那栋别墅之外的其他住所。

    除了回去看林霄和林可兄妹两,顾修远几乎极少回景园别墅。

    宁夏还不知道要怎么和顾修远相处,又暂时不能离婚,不过,好在按照剧情,她和顾修远也不会有太多接触。

    在婚姻维持期间,各过各的就行。

    这么一想,豁然开朗,宁夏没理会顾修远,收了手机,拿上包包离开。

    见状,顾修远似也不在意,起身跟了上去,走在宁夏的身旁、后半步的位置。

    两人的离开不免又引起了外面会场众人的一份惊讶。

    “真是顾修远?”

    “刚才他走得那么快,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顾修远不是出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修远是来接顾太太的?”

    ……

    身为“嚼舌根”组的成员,对于周围人的嘀咕,宁夏已经免疫了。

    还好今天系统没给她什么奇葩台词。

    宁夏在心里小声嘀咕。

    系统……剧情发展得有点迷,它还没来得及整理出适合的台词,结果剧情就这么结束了。

    ——

    走出酒店。

    一整晚风吹过,有点冷。

    宁夏打了个哆嗦,有些后悔为了出场效果、没有穿个拉风点的大衣出来。

    顾修远见状下意识想将外套递给宁夏。

    结果手刚伸出一半,一辆车停在了两人面前。

    今天“收场”比宁夏预计的早了许多,宁夏通知了司机还在从后面停车场过来的路上,应该没那么快。

    宁夏正疑惑,就见陈宇从车上下来了,面对宁夏解释道“太太,听说你今天来参加n的商会,所以我就算着时间过来接你了。”

    听到陈宇的话,宁夏诧异她以为陈宇是来接顾修远的。

    这时,陈宇终于注意到了宁夏身后的“背景板”顾修远,猛地瞪大了眼睛。

    “董事长?!”,,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