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44章 大事不好了
    董董董、董事长?!

    您怎么在这儿?

    这话陈宇差点脱口而出。

    宁夏要出席n的事是陈宇向顾修远汇报。那时顾修远还远在hk市, 因为担心宁夏会遇到麻烦,所以让陈宇看着时间过来。

    没想到董事长居然亲自来了,最重要的是, 董事长是怎么赶过来的?!

    “董事长、太太,先上车吧。”陈宇强压下心里的震惊,微微低头,让开身, 请宁夏和顾修远上车。

    宁夏心下狐疑, 顾修远回来了, 身为助理的陈宇居然不知道。

    身旁的车门打开了, 宁夏还以为是陆伯,视线一转, 才发现竟然是顾修远,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上车吧。”顾修远主动开口, 话音一顿,又补充了一句“外面冷。”

    只是, 声音和语气略微显得有些生硬。

    “我回景园。”宁夏并未上车,而是对顾修远说了自己的目的地。

    她还在考虑, 要不要也像顾修远一样, 在工作地点的附近找个住所, 这样能更近一些,也能节省出不少的时间。

    或者, 也可以直接申请一间教师宿舍直接就住在学院, 也省去了来回路上的时间。

    不可以……系统的声音, 几乎在宁夏刚思索完毕的同时, 就出现在了宁夏的脑海之中。

    “嗯。”顾修远并不知道宁夏在想什么, 而是应了一声, 并且示意宁夏上车。

    宁夏上了车,顾修远也紧随其后的跟着上了车。

    微微皱了皱眉,宁夏诧异的看了一眼顾修远。

    “顾、你……?”顾董这是?

    宁夏这句话,又卡在了称呼上。

    “回景园。”顾修远却像是听懂了宁夏要说的话一样,给出简单直白的回复。

    宁夏略微思索片刻,心中了然看陈宇的表现,顾修远倒像是才回来的样子,出去了这么多天,的确应该回去看看林霄和林可那两个孩子。

    宁夏稍微往里面坐了一些,给顾修远腾出了位置,同时也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听着两个人生疏的对话,一旁的陈宇心里跟着干着急——好歹也是结婚四年的夫妻,这气氛简直是比陌生人还要‘客气’,相敬如宾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了。

    宁夏那么在乎董事长,现在董事长回来了,就算不是喜极而泣也至少表现的惊喜一点吧。

    还有,董事长也是,之前一直在通话时不经意的问起太太的情况,现在两人见了面,总可以自己问了吧,怎么还沉默是金了。

    陈宇在心里嘀咕,却正看到宁夏看向了他。

    陈宇一愣,不明所以。

    下一秒,宁夏的目光就越过了陈宇,看向陆伯“今日之事,有劳陆伯了。”

    陆伯看向宁夏,神色自然“顾太太客气了,不过,顾太太既然没什么事了,我也就回去对家主复命了。”

    顾修远点点头,看向陆伯“有劳,改日定当亲自登门,去向司明道谢。”

    陆伯又客套的寒暄了两句,就离开了。

    宁夏再度看向还站在外面的陈宇“陈助理不上车吗?”

    “不了”,说着,陈宇又解释道“那个、突然想起来,公司还有几件工作没处理完,我就先回公司了。”

    陈宇这话是对宁夏说的,同时征询地看向了顾修远。

    ——董事长都来了,这里也没他什么事情了。

    陈宇默默抹了把头上不存在的汗他还没从刚刚的尴尬之中出来,总觉得董事长看他的眼神有些……让他觉得背后汗毛都立起来了。

    陈宇心中纳闷刚才一门心思的都在担心太太,所以第一眼去看了太太,没看到太太身后的两个人,所以才没注意到董事长。

    无视了董事长,是他的错,可董事长这眼神也太有‘杀意’了吧。

    于是,陈宇明智的找了个理由,撤退。

    宁夏低头,看了一眼时间。

    10点。

    ——

    汽车不疾不徐的驶离酒店。

    随着汽车发动,车上的温度开始升高,温暖的感觉,将宁夏被冻掉的智商又找回来了。

    宁夏这才拿出手机,给准备接她的司机发了一条消息,通知对方可以提前下班了。

    信息发出去之后,宁夏又打开了韩娄发来的那份资料,将其存好了。

    同时,略微回忆了一下她看的小说剧情。

    今天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从酒店出来的路上,宁夏想起来谢瑜华是谁了——小说里男主的死对头,放在游戏里差不多就是倒数五关以内的boss。

    能几次三番的将男主置于死地,这人绝对不简单。

    她现在手中的这东西,以后还会有大用处。

    ——

    就在宁夏忙着自己手里的事情的时候,顾修远的视线,则是落在了低着头刷手机的宁夏身上,目光微动。

    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去看自己的妻子。

    脖颈纤细,又有些清瘦,穿着简练的深色系的礼服,显得很有‘攻击力’,然而,这一刻的宁夏,却又让他从那份沉静的侧颜之中看到几分温婉。

    人前的宁夏,又像是控场的‘主考官’,极富气场,理性而睿智。

    忽然,顾修远回忆起两次正面接触宁夏,一次是视频,一次是视频会议。

    这两次,他都看到了宁夏一身气场的掌控全局,气势上丝毫也不落下风,甚至宁夏的身上,他看到了一种久居上位的气势。

    似乎,自宁夏开口舌战群雄之时,就已经稳操胜券,立于不败之地。而且,宁夏的每个字、每句话都针针见血、字字珠玑,一个难堪的字眼都不存在,直逼得那些老顽固们哑口无言,最终不得不臣服。

    想到这里,顾修远微微勾起唇角。

    这样的宁夏,在顾修远对她为数不多的记忆之中,似乎从来不曾有过,这与他记忆里的那个蛮不讲理、歇斯底里的女人完全不同,甚至让他觉得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一般。

    忽然,顾修远又想起来之前陈宇隐晦的提到的那句‘关心则乱’。

    顾修远收敛了眼睑,神色有些复杂,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在回来之前,顾修远偶尔也会反思自己是不是他对宁夏太过无视、甚至于是忽视宁夏的存在,让宁夏在这段婚姻之中完全没有安全感,才导致宁夏的歇斯底里,变得不像是自己了,是否,是他太过于不负责任了?

    又或者,是他对宁夏的评价,加了太多的主观上的偏见,导致他对宁夏的判断过于主观了。

    说到底,其实还是他对宁夏的不重视。

    “宁……”

    顾修远刚开口吐出一个字来,就听到宁夏的手机传来了提示音的声音,无意间瞥到了一条消息弹出来。

    宁夏点开了弹出来的消息,是周子渊发来的。

    上面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她的一只耳环。

    宁夏这才发现,自己左边的耳环,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

    “!”这时,顾修远明显也发现了这一点。

    皱起眉,这个周子渊……

    想到今天周子渊在饭桌上出现,顾修远眼里闪过些许疑惑据他所知,宁夏和周子渊为数不多的两三次见面,还都是因为ebn这个项目,其他的似乎再无交集。

    想到周子渊其人,顾修远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只是冷意之中,又夹杂着他自己都不曾发觉的一丝恼怒。

    专注于自己手机的宁夏并未发现顾修远忽然沉下了脸。

    盯着手机里的消息眉头微蹙。

    周子渊真漂亮。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夸耳环,还是另有意图。

    “变态。”宁夏暗骂一声。

    很快,对话界面上又挑出了周子渊一连两条消息这么漂亮的耳环,丢了岂不是可惜。

    周子渊明天我亲自给宁小姐送去。

    宁夏面露嫌弃,十分的嫌弃不用了。

    宁夏既然周董那么喜欢,那只耳环就送给你了。

    点击“发送”之后,宁夏直接退出了微信,像是里头有什么恶心吧啦的东西一般。

    想到什么,宁夏扭过头,视线落在了顾修远的身上“刚才你叫我?”

    ——你和周子渊……

    顾修远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另外一番说辞“周子渊找你麻烦了?”

    顾修远的声音始终是一种低沉的音色,显得每句话说的都格外的正式。

    宁夏也很快给出回复“没有。”一些合作而已。

    只是这个人……

    想到周子渊这人,宁夏脸上的嫌弃藏都藏不住。

    看到宁夏脸上的神情,顾修远面色微微缓和了,眉头也稍微舒展开来,下压的唇角恢复了原本的平直,眼中的那份不易察觉的恼怒散去,甚至带上了些许的愉悦。

    若是陈宇还在这里,说不定会发现他们董事长和平时在公司时候的样子,有那么一丝丝的不一样。

    或者,仔细看,似乎还有些嘚瑟?

    “宁夏。”顾修远再度开口,喉结微动,只觉得嗓子莫名的发紧。

    宁夏狐疑的看了一眼顾修远“有事?”

    按照原身的情况,顾修远和她应该无话可说,但今天似乎一直想说些什么。

    宁夏心中暗想难道是想问她关于ebn的进展?还是想问问她有没有趁机虐待家里那两个孩子?

    正在这时,宁夏的手机又响了,打断了两人有些尴尬的对话。

    只是,这一次打来电话的人是陈雨欣。

    宁夏微微皱起眉,这么晚了,应该早就过了宁夏离开前给他们安排的工作时间。

    陈雨欣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难道是实验室出了什么状况?

    想到这里,宁夏的神色一正“抱歉,我接个电话。”

    ——

    “雨欣,出什么事了?”宁夏转回头接起电话,直接开口问道。

    两人年纪差不多,陈雨欣比宁夏只小一岁。

    “宁老师!大事不好了!”陈雨欣慌张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宁夏神情一顿。

    “实验出意外了?”宁夏声音沉稳的问道,表情也变得严肃——每一项实验都会存在风险值,她最担心的是实验室里几人的人身安全。

    陈雨欣着急地回答宁夏“不、不是,实验没事,是——”

    陈雨欣说的有些乱,宁夏开口“别急,慢慢说。”

    宁夏的声音似乎带着稳定人心的力量,让慌乱又言语无措的陈雨欣安定了下来“实验都挺正常的,是咱们这个课题。”

    说着,陈雨欣又不自觉地加快了语速,道“之前不是就说柳教授那边的课题方向和咱们这个竞赛课题有些撞吗?今天下午就是差不多6点钟的时候,柳教授她们那边上传了阶段性研究成果公开报告。”

    说到这里,陈雨欣深吸一口气,才又稳定下自己的情绪“那个报告里面的实验方法流程和咱们的一样!”

    宁夏听着,神情凝固了一下“你都仔细看了?完全一样是么?”

    “对!一模一样,除了她们的实验里多加了两项对照实验之外,其他完全一样。”而且那两项多加的对照实验也是和其他组实验一样的流程,只是换了诱变方法。

    柳教授那边下午就发了报告,他们实验室的小伙伴一直在做实验没注意,刚才收拾完实验室,卢珊上去刷了一眼才发现的。

    怎么可能会有一模一样的实验方法和流程设计。

    如果是之前不了解宁夏的水平和为人,如果没有亲自参加这次竞赛课题,他们可能也要认为是宁夏抄了柳教授了。

    毕竟一边是德高望重的老牌教授先出了报告,而他们这边只是个不受重视的竞赛课题组。

    如果后面她们拿出来的东西和柳教授他们撞了,别人会怎么想?他们的竞赛资格会不会被取消?

    “怎么办啊,宁老师。”电话里,陈雨欣的声音像是快要哭了。

    明明那些实验设计都是宁夏一早就全部做好了给他们的,根本不可能是宁夏抄了柳教授。

    她们实验室就是一间匀出来的普通实验室,人来人往的很正常,而且之前是他们想得简单,没在实验保密这个问题上太在意,会不会……

    回忆起某个传闻,当初柳教授压着不让某个博士生师姐毕业,最后那个师姐……

    陈雨欣顿时遍体生寒。

    与陈雨欣的紧张不同,宁夏此刻面色如常。

    “不要紧,不是什么大问题。”宁夏的声音平静清淡,仿佛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董文斌和卢珊也在你旁边吗?”宁夏又问道,电话里她好像还听到了那两个人的声音。

    “嗯,在。”此时卢珊的状况没比陈雨欣好多少,一旁的董文斌也是面色难看。

    “那正好,我就一起说了,柳教授那边怎么样你们都不用去管,大家按照我们原本的实验安排正常做实验,该干嘛干嘛。”宁夏声音不带丝毫的情绪,似乎在说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抄吗?呵!——宁夏心中冷笑,眼中神色也越发冰寒。

    “可是,柳教授那边,她、她们……”陈雨欣想说些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能越说越乱。

    “既然是一模一样那就简单了,他们要做什么不也得等我们先做了吗?”宁夏淡定的道,语气更是波澜不惊。

    “对啊!”听到宁夏这么说,陈雨欣豁然开朗“那宁老师,我们后面要不再加把劲,把后面的实验进度拉快一点吧。”

    闻言,宁夏轻笑“我们快了,他们就不能快吗?”

    陈雨欣“……”对、啊。

    “宁老师放心,后面的实验我们一定会做好保密的。”董文斌的声音传来。

    “不用”,宁夏顿了顿,又不急不慢地道“之前是什么样之后还是什么样,不用做任何改变。”

    “为什么?”电话那头的三人不解万一对方又继续抄怎么办?

    ——就是要让他们继续抄,不然她之前专门准备的礼物岂不是浪费了。

    宁夏冷笑,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没有将真实原因告诉这三人。

    万一她告诉了这三个人,他们演技不行,演得不像怎么办?

    系统呵,女人。一个自己“演技”都差到极致,而且连一本《演员的情绪管理》三分之一都看不完的演技渣渣,居然还怀疑人家演技不行。

    最后这话,系统只在cu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你们照我说的做就行,其他的安心,我有办法的,你们要想表现得着急一点、稍稍加快一丢丢进度也行。”

    依旧摸不着头脑的三人组“好……”

    实验室里,挂了电话的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要不咱们还是加快一点点的实验进度?”卢珊问另外两人。

    “也行,不过宁老师说了只能一点点。”陈雨欣说道,她现在对宁夏有那么些盲从——宁老师既然这么说了,肯定不会拿自己的项目开玩笑。

    董文斌考虑了一下,道“进度还是按计划,咱们就白天抓紧一点吧,这样晚上也能早点收工。”

    “我赞成。”

    “我也同意。”

    陈雨欣和卢珊两人点头。

    ……

    另一边,车里,宁夏挂断了电话,垂眸盯了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指尖轻轻在手机背面敲动。

    “遇到麻烦了?”

    耳边传来顾修远的声音,将宁夏的思绪拉了回来。

    “嗯?”宁夏看向顾修远。

    “遇上什么麻烦了吗?”顾修远又问。

    “没什么”,说罢,宁夏眼里划过一抹微光“不算麻烦。”

    “有什么麻烦可以告诉我,我帮你解决。”说罢,顾修远不再多言。

    “恩。”宁夏客套地应了一声,漠然收回视线,心里却满是狐疑——这个顾修远吃错药了?还是被人魂穿了?

    “系统,你知道吗?”

    这是宁夏为数不多的几次主动和系统说话,它居然有点受宠若惊是咋回事?

    这个嘛……

    宁夏“你也不知道?”

    ……

    小说又不是它写的,它哪儿知道?!而且这一段在小说剧情里根本就没有好吗!

    原本的剧情里,“宁夏”应该在好几天之后得到顾修远回来的消息、“杀”去顾氏之后才会见到顾修远,现在全部都乱套了。

    本来“宁夏”见到顾修远时应该是歇斯底里的抱怨的,现在顾修远这个表现,原定的台词根本没法触发。

    宁夏果然是个垃圾系统。

    ——也好,起码她不用念台词。

    宁夏正在脑子里和系统对话,耳旁顾修远的声音再次传来。

    “到家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