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45章 礼物
    宁夏回到家的时候, 林可已经被强行‘押解’去睡觉了。

    林霄还在客厅,低着头玩手机,但视线却时不时的落在屏幕上方的时间上。

    老霄,你今天不行啊, 严重掉线!

    一个大肉, 直接让对面脆皮给秒了,你这是给自己美化战绩呢?

    一局游戏结束, 微信群里疯狂吐槽

    霄爷你丫的不会是用脚指头在玩吧?

    还是说在约会?

    卧槽!啥时候的事, 我都不知道!一心两用可不好呀。

    林霄找抽?

    好吧,我错了,不瞎说了, 哈哈。

    不过话说, 老霄你最近时间挺多啊,竟然开始陪我们打游戏了。而且最近一阵子几乎每天都在线。

    对于这个问题, 林霄不想回答, 酷酷地扔了个滚!字过去——才不会承认他最近晚上那么无聊是在等某人回来。

    行了行了, 抓紧点,再来一把,我还半小时就得健康了!

    来来,走起走起, 这都赛季末了!

    不玩了。听到外面的动静, 林霄扔开手机, 顺便又看了眼时间。

    对于每天一进门就能看见一大只杵在那儿的情况, 宁夏已经习惯了。

    沙发上,林霄酷酷地站起身来, 瞥见宁夏的方向, 刚说了个“你、”字, 就发现宁夏的身边顾修远竟然也在这时候进了家。

    林霄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意外的同时,又有那么点惊喜。

    听说顾叔叔这次是为了解决公司的麻烦才出差,现在回来了,麻烦应该也解决了。

    “顾叔叔。”林霄开口,打招呼,视线转移到宁夏身上,又转移到顾修远身上,眼中神色带着疑惑。

    为什么会一起回来?林霄心中暗暗猜测难道宁夏今天穿的这么好看,是去接顾叔叔的?

    转念,心里又觉得奇怪。

    这也不对啊,不是要离婚了吗?为什么这个女人还……

    前几天他还觉得她没心没肺的,好像一点都不在乎顾叔叔的样子。

    想着,林霄微微垂眸,心里有些复杂,又有一些说不出来的纠结。

    “最近在学校怎么样?”顾修远的视线落在林霄的身上,声音也说的一本正经。

    林霄连忙回答“都挺好的。”

    顾修远点点头,又问道“高中生活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还算适应?”

    林霄一顿,看着顾修远“没什么问题。”

    面对顾修远有些官方的询问,林霄的回答也很官方。

    “嗯,以后要去哪儿,提前跟家里说一声。”询问结束之后,顾修远又补充了一句。

    这话指的是‘离家出走’出去比赛的那件事。

    林霄显然也想到了,神色浮现出些许尴尬“好……”

    听到林霄的回答,顾修远点点头“不早了,你该去睡觉了。”

    林霄点点头“顾叔叔晚安。”

    说完,就准备上楼,走到楼梯上的时候,还忍不住又瞥了一眼顾修远和宁夏。

    单看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其实还挺般配的,可惜都要离婚了。

    理论上来说,林霄觉得这两个人的性格相处不来,离婚总比互相折磨要强得多,但另一方面,又隐隐有一个念头,似乎不太希望这两个人离婚。

    林霄走后,少了对话的声音,气氛变得安静。

    顾修远看向宁夏“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宁夏看了一眼顾修远,声音平静的回答“分内之事。”

    至于第一次请她去顾氏,陈宇的威胁宁夏根本没放在眼里,主要责任还要算在系统的头上。

    系统……

    顾修远看着宁夏,本想告诉宁夏一声,他这段时间出差是为了ebn这个项目的投资,不过想想,宁夏既然参加了会议,自然已经知道了,不用他多说。

    顾修远张了张嘴,刚准备对宁夏解释一下,这段时间在e国,原本五天前去hk市忙完就应该回来了,只是因为凌泽言的关系,遇上了些麻烦,耽搁了时间。

    宁夏看了眼时间,接着又看向顾修远“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开口说的话,几乎和顾修远对林霄说话的内容是一样的,只是情绪上截然不同。

    宁夏的语气,更像是一种很官方的陈述。

    打了招呼,宁夏径直上楼。

    到了三楼的楼梯口,脚步一顿,停下来,扭头看向身后准备跟着的顾修远“顾——你还有事?”

    顾修远和原身婚后的新房在三楼主卧,只是订婚后没多久就吵架了,结婚当天两人一起在众人的‘祝福’下走了个过场,之后顾修远就直接到了二楼的客房去睡。

    本来顾修远也很少回来,也只是偶尔回来“暂住”一下而已。

    而因为有原身的记忆,宁夏已经把三楼当成了她的私人领地,想来,顾修远也不屑于跟她抢。

    顾修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发现无话可说。

    顿了少许时间,这才说道“晚安。”

    宁夏看着顾修远,声音清淡的道“你也好梦。”说完,抬脚上楼。

    顾修远微微皱起眉,再一次反思自己。四年的婚姻,能将夫妻关系弄成这样的,到底是宁夏,还应该是他自己的问题。

    ——

    回到房间,宁夏拿出了之前看了四分之一本的《演员的情绪管理》继续看。

    0523,你终于发现自己演技不行了?系统奚落之余,居然还有点小欣慰。

    “我觉得挺好的”,宁夏淡定回复,顺便又问了句“剩下‘宁夏’和顾修远的对手戏还有多少?”

    如果每次都要想小说里的‘宁夏’那样对着顾修远歇斯底里……

    简直想想都可怕。

    其实不多了……系统弱弱地说道,

    毕竟‘宁夏’只是个嚼舌根的配角而已。而且按照剧情发展,顾修远回国之后,依旧不怎么回这边家。

    听到系统的回答,宁夏点点头——那现在这一章“愤怒情绪解析”可以不用看了,宁夏直接将书跳到了下一章。

    ——

    第二天早上,宁夏收拾好了刚下楼,就能听见一楼林可欢乐的声音。

    此时,林可正围在顾修远的身边,一脸的开心,怀里还抱着礼物。

    发现宁夏,小团子双眸一亮,迈着一双小短腿就朝宁夏跑了过来。

    身后,顾修远看着林可跑去找宁夏,目光之中露出些许惊讶。

    和顾修远不同,一旁的林霄一脸淡定,显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心里还不忘嫌弃地吐槽了一句自家妹妹。

    ——有个礼物就嘚嘚瑟瑟的给人家看,女孩子的矜持哪去了?华夏文化的谦虚含蓄哪去了?他都替她不好意思。

    林可不知道身后两人的表情,跑到宁夏跟前,举高了怀里的包放到宁夏面前,一副要跟她分享礼物似的神情。

    “这个好不好看?”一个芭比粉的书包。

    宁夏“……”还不如之前那个小黄鸭的书包。

    内心是无语的,但宁夏看着小团子闪闪亮亮的样子,没忍心打击她的小心灵,违心的说了句“好看。”

    只是这审美……宁夏不敢恭维。

    听到宁夏的夸奖,林可眼睛更亮“夏夏也喜欢吗?”

    宁夏“……”不,她不喜欢。

    身后的林霄终于没眼看了,过来把自家妹妹领了回去。

    这是时候,顾修远走过来,在宁夏不解的目光中,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她,解释了一句“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选了两样。”

    仔细听,顾修远平静的声音当中似乎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局促和紧张。

    宁夏看了眼顾修远,眼里闪过古怪——见鬼了?

    宁夏诧异地接过两件礼物,视线落第一个盒子上——这是一个很精美的盒子,光看盒子就知道价值不菲。

    “你可以看看。”顾修远的声音传来,略微有些紧绷。

    闻言,宁夏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条很漂亮的项链,简约干练又不失精致。这条项链和她之前的一条手链有些像,上一次戴是在ebn的接待会上。

    另一个是个纸盒,牛皮纸包装,上面后红色的印花,隔着盒子都能闻到一股甜而不腻的香味,宁夏神色微动,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原身之前最喜欢的一种酥糖的包装。

    这家酥糖只在hk市老巷一个小店铺里卖,店铺已经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了,只做这一种酥糖。

    以前宁爸爸每次去hk市回来就会给‘宁夏’买,久而久之,这就成了原身的心头好。

    可惜这家酥糖‘拽’的很,不开分店、不扩大经营、也不搞网络销售这一块,每天定量一克都不多做,更不接受预定和手机支付,想要吃就得拿着现金,亲自到门店去排队,而且稍微去晚一点就没了。

    顾修远这次去hk市,还顺便给‘宁夏’买了这个糖回来?

    虽然剧情里依旧没有解释清楚,顾修远为什么不直接从e国回来,偏偏还要去hk市折腾一圈,但这些也和宁夏没什么关系,她也没兴趣知道。

    宁夏微微挑眉,看向顾修远——大概是这位顾董,对自己妻子为数不多的一点认识了吧。

    “谢谢。”宁夏语调平缓的道谢。

    这时,王管家走了过来。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先生、太太可以过去用餐了。”王管家说道,视线下意识地在眼前这二位身上划过。

    四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风平浪静’的早上——王管家心生感慨。

    ——

    餐桌上,宁夏不急不慢的用餐,每一个动作都慢条斯理,优雅之中又透露出一丝说不出来的严谨庄重,像是在做一件很庄重的事情。

    可吃到好吃的菜品的时候,眼里又会透露出亮光和淡淡的满意,反而显得十分有感染力。

    ——记忆中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宁夏安静的坐在饭桌前吃早餐。

    顾修远看着宁夏,目光有些愣怔。

    宁夏没理会,埋头继续吃自己的之前被林霄那小破孩每天瞪着眼吃饭,她已经有免疫力了。

    吃完早餐,宁夏擦了嘴,抬头瞥见顾修远还未出门,就坐在自己的对面,筷子已经离了手,明显是已经吃完了,但却还没离开。

    仿佛看出了宁夏的诧异,顾修远几乎与宁夏同时起身,主动开口说道“你去哪儿?我送你。”

    顾修远从王管家和陈助理那里知道,现在宁夏每天都会很早出门。

    “不用了。”宁夏自然的回答。

    又道“司机已经到门口了。”她是要去韩娄所在的医院那边,不方便节外生枝,为了不透露风声,宁夏还专门叫了宁海那边的司机来接她。

    拒绝了顾修远,宁夏拿上包准备离开。

    刚要出门,林可就屁颠屁颠的追了上来。

    “今天有事,不能让你蹭车了。”看向跑过来的小团子,宁夏提前出声。

    林可一顿“我知道……”哥哥跟她说了,不要总是麻烦宁夏,不然会打扰对方。

    “你东西忘记带了。”

    宁夏正要问是什么,就见小团子又跑了回去,跑向宁夏放在柜子上的那两个礼物。

    不过,林可只拿了其中一个便跑了回来。

    “这个。”林可将盒子举高递给宁夏,一脸馋兮兮的样子,就差口水流出来了。

    什么忘记了,这小团子明显就是自己想吃。

    宁夏看着林可手里那盒糖,心里了然。

    “谢谢。”宁夏从林可手机接过糖盒,拆开来往林可嘴里放了一颗。

    然后,小团子心满意足了。

    “夏夏再见,早点回来。”哥哥说的,夏夏可能不想听到她叫妈妈,所以当着面叫夏夏,私底下在小朋友面前嘚瑟的时候,才叫妈妈。

    ——

    宁夏这边出门,林霄也收拾好了,背上了书包,对顾修远说了声“顾叔叔,我去上学了。”

    “恩。”顾修远点头

    另一边,宁夏刚走,林霄也起身,背了出包,同顾修远打了招呼“顾叔叔,我也去学校了。”

    林可连忙跑到了林霄的身边,抓着林霄的衣袖,显然是跟着林霄一起走的意思。

    每天他们蹭不上宁夏的车,林可就会蹭林霄的车去幼儿园。

    顾修远点点头“嗯,有什么问题,打电话给家里。”

    “好,我知道了”,林霄应下,看向了自家妹妹“走了,去幼儿园。”

    林可有些不乐意,不过还是不情愿地点了点头,背上了她的新书包。

    一手被她哥哥牵着,一手跟顾修远做了再见的手势“爸爸再见……”

    话音未落,林可突然“呀”了一声。

    “怎么了?”林霄和顾修远两人同时看向林可,却见这小团子手捂着嘴,一脸懊恼。

    “我忘记跟夏夏说了。”

    她才想起来,她忘记跟妈妈和爸爸一起说幼儿园活动的事情了。

    之前林可得了宁夏的回复兴奋得不行,一到学校就去跟她那些小朋友吹‘她爸爸妈妈都会来参加活动’,林霄实在看不下去自家傻妹妹,于是告诉了她一个事实宁夏的话的意思不一定是说两个人都陪她去。

    看林可失望,林霄又不忍心,于是告诉林可你想让两个人都去就要一起跟两个人说。

    被顾修远问道是什么事忘了,林可从书包里翻出了之前那张学校活动的‘邀请卡’递给顾修远。

    顾修远的目光在卡片上迅速看完。

    “可可幼儿园的活动是在下周吗?”

    “嗯嗯。”林可点头。

    “好,我会去的。”

    闻言,林可很高兴,想到什么又拉了拉顾修远的衣袖,小声道“我也想邀请夏夏一起去。”可是她刚才忘记说了。

    “你可以帮我跟夏夏说吗?”

    听到这话,顾修远一愣,随即答应下来“好,我会和夏夏说的。”下意识地用上了林可对宁夏的这个称呼。

    ——

    另一边,宁夏上了车,也从手里的糖盒里拿了一块糖放进嘴里。

    甜味瞬间在嘴巴里扩散开外,外面那层酥酥脆脆的糖衣宁夏开始以为只有甜味,没想到带带着一丝丝的盐味、有点像盐芝士,在里面的应该是花生芝麻还有杏仁之类的混合夹心。

    这还真挺好吃的,怪不得人家那么‘拽’。

    宁夏嘀咕了一句,又往嘴里扔了一颗。

    ——

    宁夏今天,是去帮韩娄转院的,转到宁海专门为他准备的医疗中心。

    宁夏一到医院,就见韩娄坐在轮椅上,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见宁夏来了,韩娄主动开口“宁小姐来的很早。”

    宁夏看了一眼韩娄“赶早不赶晚。”

    “宁小姐亲自来接我去新医院,看来韩某在宁小姐心里还挺重要的。”韩娄微微挑眉,神色自得的看着宁夏。

    重你妹!

    宁夏看着韩娄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是啊,韩少现在可是宁海的首位合作者,当然重要。”

    她今天亲自来接韩娄,也是因为不放心,怕出现什么差错。

    实际上,韩娄现在的身体情况已经十分不容乐观。

    宁夏也不打算多做客套,而是直接了当的说道“韩少准备一下,一会儿那边准备好了,我们就直接出发。”

    韩娄看了一眼宁夏,语气随意“我有什么好准备的?”

    “当然是心理上的。”说着,宁夏意有所指的一笑,又道“我怕你舍不得这里。”

    韩娄一顿,也跟着笑了出来“所以,我能不能早些回来、”或者,能不能回来……“就要看你的了。”

    宁夏浅笑,神情却带着严肃“尽量让韩少早些回来。”

    “就拜托你了。”说这一句的时候,韩娄的表情格外认真。

    宁夏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