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52章 黑历史
    宁夏和几位太太到了王太太家里, 王太太家是典型的英伦风格别墅,内部装饰也是如此。

    宁夏等人刚到没几分钟,烘焙老师也到了。

    烘焙老师是一个穿着普通西点厨师装束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的老年男人,进门打过招呼后就先洗手, 到了厨房拿过手套戴上, 对多出来的几个人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疑问“很荣幸能为几位太太授课, 今天教各位一款蛋糕, 名为本纳蒂蛋糕,这个名字来源于意大利语的benedizione,祝福。”

    见众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烘焙老师一边准备材料,一边开口继续介绍“相传这曾是一位少女为自己曾经的恋人做的蛋糕,少年与少女曾是备受人们羡慕的恋人, 后来, 少年上了战场,8年未归, 少女以为少年在战场上牺牲而嫁给了一位农夫,殊不知双腿截肢的少年早已回到了两人相恋的地方, 只是不愿拖累少女。”

    听到这里, 太太们轻轻的叹了口气,似乎也带了几分惋惜。

    宁夏的心思却不在故事上,而是认真的观察老师准备了哪些材料和数量。

    “少女苦苦等待8年,少年默默守候8年。”将材料一一摆好, 烘焙老师话音一顿。

    又道“后来, 少女知道了真相, 那时的她早已身为人妇。少女再一次为少年做了这个蛋糕, 这是祝福, 也是遗憾。”

    “所以,这款蛋糕是甜的,也是咸的。”随着材料准备完成,故事也到了尾声。

    准备完毕,老师打开最后一个盒子,将自己已经做好的蛋糕展示出来。这是一款纯白色的蛋糕,用纯白的巧克力做成的羽毛点缀在蛋糕之上,而蛋糕上面是用奶油刻画出来的精致的花纹。

    非常精致,仿佛一件艺术品。

    “接下来我们开始具体的学习这款蛋糕的做法。”老师放下蛋糕,开始一步一步的制作和讲解。

    细致的讲解,并不浪费很多时间,小巧的蛋糕就被送入烤箱之中。

    不多时,香甜的气息就从烤箱之中传出来,伴随着‘叮’的一声传出,众人的视线也被吸引到了烤箱之上。

    “要过五分钟,才能将里面的蛋糕取出来,否则蛋糕会塌陷,影响口感和外观。”老师适时开口,还看了一眼时间。

    宁夏计算了一下时间,和几位太太一起等着蛋糕出炉。

    “接下来,我们开始学习装饰蛋糕。”说着,老师打开了烤箱,将里面的蛋糕取出来。

    “还差三十秒。”宁夏看了一眼时间,开口说道。

    老师一顿,看向宁夏,仿佛没被影响到一样继续讲解装饰的过程“只要蛋糕温度降下来一些,不与外界温差过大就不会有问题,太太可以放心。”

    众人继续看着老师装点,每一步都极其认真。

    “融化的巧克力之中,要加入二十克的糖,保证巧克力口感的清甜。”一边制作,老师一边将步骤和用量解释一边。

    “多了05克。”电子秤上的2050让宁夏有些不适,下意识开口提醒。

    此刻,老师已经将糖,倒入融化的巧克力之中,抬头,看向宁夏,动作顿住,多了?挖出去吗?

    一时之间,气氛弥漫上一股子尴尬之感。

    宁夏轻咳一声“抱歉,职业病犯了,您继续。”

    看到有关时间、剂量的问题上,宁夏总是格外严谨。

    众位太太将看向宁夏的视线收回来,继续看老师的制作。

    很快,一块精致的蛋糕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现在几位太太可以开始制作了,有不懂的可以随时提问。”

    开始动手,宁夏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丝毫不带凝滞的将蛋完美打出该有的样子。

    众人看向宁夏的视线,带着些许惊讶。

    顾太是第一次做吗?

    该不会以前学过吧!

    ——众位太太心中暗道。

    宁夏这边,已经极快速、并且分毫不错的将蛋糕放入了预热好的烤箱。

    众人这才收回视线,开始制作自己的蛋糕。

    老师也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宁夏,然后收回视线继续指导其他人。

    融化巧克力,加入白砂糖,每一步宁夏做的都相当严谨,丝毫不差,完全不像是在厨房,反而像是在实验室。

    很快,这边准备好了,蛋糕也经过了冷静期,从烤箱之中取出,宁夏开始装点。

    柔滑细腻的奶油,涂抹在蛋糕身上,每一个动作都做的格外赏心悦目,吸引众人的视线。

    巧克力羽毛在宁夏的手中,更是每一个绒毛都格外精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羽毛,轻轻的落在了蛋糕之上。

    这、这是顾太做的?!

    也太好看了吧!

    太太们看着宁夏的蛋糕,心中暗自赞叹,在看自家的……算了,还是不看了。

    烘焙老师的视线,也落在宁夏的蛋糕上,眼中的惊讶也隐藏不住这水平,已经不比他差了吧!

    随着最后一个太太的成品完成,进入到了试吃环节。

    宁夏用叉子挑了一点自己的蛋糕送入口中,表情微微一僵。

    接着便装作若无其事的将不足巴掌大小的蛋糕吃下去。

    看着面前自己本来还算满意的蛋糕,‘虚有其表’四个大字,直接写在了宁夏的脸上。

    她完全是按照老师说的在做,并且任何一点配比都没出差错,过程非常严谨,怎么出来的味道有些难以言喻?

    寡淡,还有些苦涩。

    老师制作的那块,是一种淡淡的清甜,有些微苦味,但入口十分绵软顺滑,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只剩下又苦又涩了?

    视线扫过其他人的蛋糕,想从他们的脸上,看出蛋糕的味道如何。

    陈太太一笑,送了宁夏一块“顾太尝尝?味道还可以。”

    宁夏接过来“谢谢。”

    蛋糕送入口中,味道居然比她的好吃,宁夏的表情越发复杂。

    老师走后,王太太又让人送了果茶过来,顺带的还有不少精致的小点心。

    ——

    宁夏喝着茶,王太坐过来,看着宁夏面前最后一个十分精致的蛋糕,眼睛都亮了。

    “这还剩一个,顾太不吃吗?”王太问。

    “这个啊,我准备打包带回家去。”说着,宁夏便叫了一旁的阿姨帮她去拿了个同样非常精致的蛋糕盒子将蛋糕打包装了进去。

    王太这一脸明显就是‘好看、想吃’的表情,她又不瞎。

    这要是让对方吃了……

    她不要面子的啊。

    看着蛋糕被装进盒子,王太脸上还流露出了一抹遗憾的表情。

    “上次设备的事情还没来得及感谢王太。”宁夏面色淡定地对王太说道。

    “什么谢不谢的,跟我还客气啊。”王太打趣道,而且事后顾太介绍了一个大单子给他们家,可不就是最好的谢礼了吗?

    她也没想到自己的举手之劳居然有那么大的作用。

    宁海和纪氏的一场博弈,到现在纪氏可还一蹶不振呢,听说要不是还有几个后家顶着,怕那纪氏早就宣布破产了。

    ——女人狠起来是真狠,这手段太高了。

    这话是她爸当时对宁夏的评价。

    想到这个,王太突然有些羡慕地看向宁夏。

    “我倒是羡慕顾太,能有自己的事业。”不像她,整天无所事事的。

    听到这话,宁夏目光微动,看向王太“我这里倒是有个事业,不知道王太有没有兴趣了。”

    “什么事业?快说说。”王太双眸一亮。

    “还是‘智慧医疗’”顿了顿,宁夏又道“这个项目的预期是能够实现云端和线下的医疗服务全覆盖。”

    “嗯,这个我知道”,王太点头“之前听我先生说过。”

    “顾太你这是想拉我合作?”王太觉得不可思议。

    ‘智慧医疗’这个项目业界很看好,尤其是经过最近宁海的一系列宣传之后,想同宁海合作的企业不少,她先生的公司去参与项目合作竞标都没能成功,现在顾太居然把这个合作的机会直接送到了她的面前来。

    这不可能吧。

    宁夏给了王太肯定的回答,又解释道“‘智慧医疗’想要实现实际的全覆盖,光有线上不行,线下的医疗配置也很关键,目前我们的计划是在各个社区、大型小区配置一套比较完整的基础医疗体系。”

    传统的医疗配置肯定不行。

    “所以,我们需要一套先进化、智能化的综合性医疗设备,能够部分代替人工。”

    听完宁夏这话,王太明白了。

    “自动化和半自动化的医疗检测设备、康复设备,这些我父亲的公司之前也做过类似的研发,只是一直没有投入市场而已,但是顾太你放心,我们家是完全具有这样的研发和生产能力的。”

    “这个我相信。”宁夏笑道。

    之前王太帮忙联系给‘天使医疗’定制的那一批设备不错,完全不比进口的差。

    说罢,宁夏又道“‘智慧医疗’需要的设备数量巨大,具体的事宜可以等到了公司再详谈。”

    “没问题!”说罢,王太又拉住了宁夏的手“那我们可就说好了啊,这个项目我们家能做,明天我就让公司的人准备些样品和说明,顾太你可别再找其他家了啊。”

    一顿下午茶的功夫自己娘家就拿下了这么一个大项目,此刻王太的心情相当愉快——而且也不用交给其他人做,她也可以向宁夏一样,亲自帮着自家公司搞项目嘛。

    想到这种忙碌充实的‘精英生活’,王太突然还有些小期待。

    ——

    “顾太、王太,你们俩坐这儿聊什么呢?也不带上咱们。”此时陈太几人走过来,问道。

    王太心情极好地笑了笑“我在跟顾太请教怎么做蛋糕呢。”

    宁夏“……”不提蛋糕的事,我们还能愉快地当合作者。

    ——

    晚上,时间不早了,‘太太团’的众人纷纷从王太家离开。

    最先离开的是宁夏。

    远远看着宁夏上了车,这边的几个太太发出惊讶的声音。

    “我没看错吧,刚刚车里下来的那位是顾董?”

    “我看着也像。”

    “这回去晚了,顾董居然还亲自来接顾太。”想到上一次逛街也是,顾董那时候人在国外,虽然不能亲自来,但也是让自己的头号助理来接的。

    “羡慕死我了。”陈太嘀咕了一句。

    其他几人也纷纷点头。

    ——大家都是联姻而已,时间一长,可不都是各过各的么。能像顾董这样把表面上该做的都做到位已经很不容易了。

    “万一人家夫妻之间是真爱呢?”

    “要是真爱会没有孩子?顾宁两家的婚礼,差不多都四年多了吧。”

    “也是。”

    “不过要能够像顾太这样也不错了,丈夫那边也让人放心,自己又有自己的事业。”

    “可不是么。”

    几人七嘴八舌……

    ——

    这边。

    宁夏坐在车上,也是一脸的诧异她是叫了司机过来接自己,可没想到顾修远也来了。

    “今晚有个和合作方举办的宴会,正好就在附近。”顾修远向宁夏解释。

    他是从司机那里知道宁夏来了王家这边,正好自己有个应酬就在附近。顾修远没在宴会上待多久,便提前离席来了这边。

    这些,以前的顾修远是不会的,最近似乎正在慢慢的学会。

    听到顾修远的解释,宁夏心里疑惑不减,不过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哦。”

    顾修远的目光则落在了宁夏手里那个盒子上,盒子很精致,而里面的蛋糕比盒子更加精致。

    这是宁夏自己做的?

    顾修远过去对于自己妻子的了解实在太少,甚至连宁夏会不会做蛋糕都不知道。

    所以,这是给自己的吗?

    顾修远在心里不确定的想。

    放在之前,顾修远大概会很有自信地这么认为,只是最近,面对宁夏,他突然多了很多不确定。

    于是从上车到回到景园,顾董都没等到宁夏将手里的蛋糕送给他。

    看着宁夏朝三楼走去,顾修远终于忍不住叫住了宁夏。

    “这个蛋糕是……”给我的?

    最后这句话到嘴边,变成了“给林可的?”

    顾修远听林可说过夏夏去幼儿园接她的时候,会给她买超好吃的蛋糕。

    “不是。”这是准备待会儿销毁的黑历史。

    ——

    宁夏回到房间,收到陈宇发来的邮件。说后天是顾氏ebn项目的成果发布会。

    这个宁夏知道,刚才在车里的时候顾修远跟她说了。不知道顾修远是什么目的,或者又抽什么风,宁夏暂时没有给对方明确的答复。

    这会儿陈宇也是邀请她去参加发布会。

    不过邀请的是‘ng’这位专家,对方邀请她作为首席技术顾问出席。

    这其实也是顾修远的意思。

    顾修远从e国回来之后发现ebn项目的进展大大超出他的预期,才从陈助理和徐飞口中听说了项目能够顺利推进、而且取得那么大的进展,多亏了他们的技术专家。

    顾修远其实想见见这位专家。

    ——

    宁夏给陈宇回了邮件抱歉,因为身份关系,不方面露面。主要是系统不允许。

    不然她其实还蛮想去的。

    预祝发布会成功。

    陈宇见专家不能来,颇为遗憾贵宾席他都准备好了,发布会现场时,“ng”的位置就在他们董事长和太太的座位旁边。

    不过他也能理解,毕竟一些专家身份或者职务特殊,出来“兼职”不方便透露身份也正常,陈宇选择尊重。

    思维一转,他很快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陈宇又发了邮件过来,说这个项目能够顺利推进,老师您功不可没,可以的话,还是希望老师您能过来看看,如果老师您不方便露面,也可以作为参观者到演播展厅进行参观。邮件下方还付了一张电子入场券的二维码。

    因为上次太太在招待会时的提议,公司针对ebn这个项目建立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模拟工厂,现在主体工程已经完工了70,同样是这一次发布会的一大展示亮点。发布会现场选在了模拟工厂前的办公区域,而演播展厅就设在模拟工厂当中。

    ng有时间我会去的。

    ——

    当天,宁夏提前一小时出门先去了实验室,将今天的实验重点和实验内容同陈雨欣三人交代了一遍,然后直接离开。

    上了车,司机询问宁夏“太太接下来要去哪儿?回家还是?”

    宁夏直接回道“去伯亚路顾氏g产业园区。”

    顾氏的模拟工厂就建在那里。

    ——

    到了现场,一个十分现代化的工厂映入眼帘。

    虽然只完成了70,不过也已经十分壮观。

    之前陈宇给她看过效果图,只是效果图远没有现场看着那么壮观。

    粗略看一眼,来的人非常多。

    顾氏的合作企业和受邀的企业能够直接到前面的发布会现场,而其余的企业和个人则只能到后面的演播展厅去。

    宁夏排队刷了电子券。

    看到显示出来的编码信息,一旁负责检票的人神情顿时变了。

    “您这边请。”工作人员恭敬地将宁夏领进了展厅会场——他们不认识什么大人物,不过上面的领导们已经打了招呼,看到这个编码的客人,就是贵客,一定不能怠慢。

    宁夏进去,对那位安保人员说了声谢谢,开始独自参观。

    不得不说,顾氏的执行能力相当厉害,不过几周的时间,已经把一家模拟工厂建到了这种规模。

    “顾氏这次是斥巨资啊。”

    “顾氏有那底气啊。”

    就在宁夏不远处,正有两人小声议论,宁夏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听说光是这个模拟工厂的造价就是这个数。”一人向另一人比了一个手势。

    “天,这种投资,一般企业还真承担不起。”

    “不过这工厂值啊,可以拿来做各种市场测试不说,光是宣传册上的预期盈利额都够让人眼馋了。”要不是实力不允许,他都想搞一个这种模拟工厂。

    “听说这是顾董太太的主意。”

    “真的假的?”

    “顾氏上下都在说,人家又没藏着掖着。”

    ……

    宁夏没在意两人的对话,继续朝着下一块展区走去。

    这时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落到了宁夏的视线当中。

    林霄?

    这人不上课,怎么又跑这里来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