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 第56章 哟见面嘀——熬夜卡
    祁司明进来“看样子你还不错。”

    他不担心宁夏,  毕竟他相信宁夏有能力应对这一切,不过宁夏所做的一切比他想的还要好。

    宁夏对着祁司明一笑“怎么说?”

    祁司明的视线扫过茶桌以及茶桌上考究的茶具,又落在宁夏身上“还有雅兴泡茶,  应该状况还算乐观。”

    此时宁夏面前是宁老爷子最宝贝的那套茶具,  刚才又让她叫胡博文给顺来了。

    宁夏闻言挑眉,  半开玩笑道“专门给祁家主准备的,祁家主现在可是‘智慧医疗’最大的合伙人,这个节骨眼上,  可不敢怠慢了。”

    宁夏所言,  引得祁司明一阵低笑。

    祁司明在宁夏对面落座“放心,这个合伙人跑不了。”

    ——

    宁夏一笑,视线落在面前一堆东西上时,  却微微皱眉。

    这又是盖碗、又是茶壶的,用哪个?

    还有这堆,什么公道杯、茶海、闻香杯……的顺序是个什么来着?

    宁夏努力回忆了一下之前喝茶时,  人家泡茶的步骤,结果完全没想起来。

    看着眼前一堆叮叮当当的东西,  宁夏直觉头疼,喝个茶,  搞那么多麻烦的步骤有必要吗。

    宁夏心里吐槽,  索『性』放弃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删繁就简,直接拿了最大的茶壶,  往里头放了把茶叶,添上开水,盖子一盖,完事。

    要是宁老爷子在,肯定要大呼暴殄天物。

    至于那个老爷子的心头好金□□,  不是,金蟾,依旧很不受待见地被宁夏扔在了一旁。

    对此,祁司明也毫不在意。

    见宁夏要去拿茶壶倒茶,祁司明抢先一步“我来。”

    祁司明为两人倒了茶。

    放下茶壶,祁司明看向宁夏“网上剩余那一部分舆论是你的计划?”

    那些□□爆出来的第一时间,他就让人清理了。

    唯独其中有一部分影响不算最恶劣的消息,仿佛有人在刻意维持,察觉到这一点,祁司明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宁夏,同时也大约猜到了宁夏的想法,所以他便让人撤掉了对那一部分新闻的清理。

    宁夏对此不觉意外,轻轻点头,直言道“是一部分。”舆论引导,正是她的计划之一。

    祁司明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转而关心道“现在宁海情况如何?”

    宁夏略微思索“事态还在可控制范围之内。”

    祁司明点头,提醒宁夏“一会儿的项目会议上,可能会有一部分投资人提出撤资。”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把事情看得透彻,也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无条件的信任合作方。

    他希望宁夏能做好心理准备和应对准备。

    宁夏应声“我知道,谢谢提醒。”

    说完,宁夏抬头,看了眼时间“时间差不多了。”

    不等宁夏说话,祁司明率先应声“走吧。”

    ——

    项目会上,来了‘智慧医疗’项目的主要合作方和投资方,一共是二十几家。

    宁夏进去的时候,会议室里的众人正在各自议论。

    “直到现在,舆论都没有压下去。”

    “这怕是背后故意有人在使黑手吧。”

    “这还用说,一看就知道了。”

    “‘智慧医疗’想继续下去,怕是不太容易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这都还没开始,就来了这么一波□□,就已经算是失去先机市场了。”

    “我看这项目是不能再——”

    最后这人话音未落,见宁夏进来,便硬生生打住了。

    其余众人也都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宁夏看了眼众人,朝着众人礼貌点头“关于‘智慧医疗’的情况看来各位投资人都很关心,那么我也不说那些虚的了,先跟各位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宁夏让一旁的秘书将资料发到每个人手里,同时说道“这是现在的一个情况整理分析报告,我简单说一下。”

    “从昨天下午17点30分网上爆出的各种关于‘智慧医疗’和宁海集团的负面谣言开始,截止到目前,宁海的股价、市场口碑以及旗下医疗项目,的确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另外‘智慧医疗’项目本身也受到了影响,根据评价专家的分析,‘智慧医疗’项目的预估值,比先前的预估值大约下降了30个百分点。”

    听到宁夏不做掩饰的介绍,众人的面『色』更加难看。

    “你说的这个情况还只是目前对吧?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之后,这个预估值还会再往下跌?”宁夏刚说完,就有人安耐不住的接口。

    “我的担忧和李总一样。”一人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这才说道“就我刚刚才查到的情况,目前网上关于这个项目,和宁海集团的□□依旧还在,如果是这样下去,只怕后面的情况会更加不乐观。”

    “我只想知道,宁海集团在做‘智慧医疗’这个项目之前,难道没有考虑风控吗?或者应急预案又在哪里?为什么一天过去了,网上那些舆论还在?”那人的语气,夹杂了质问之意。

    “舆论风向太关键了,不说别的,首先我们就应该先把舆论给控制下来才对。”其他人也开始纷纷应和。

    “没错。”

    ……

    宁夏并未出言打断,而是仔细将众人的话听完。

    这才语态自然的开口道“各位的意思我听明白了,大家现在相对关心、同时觉得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应该是舆论方面是吗?”

    “实际上在网上的不实言论曝出的第一时间,公司就启动了应急预案,开始对网络上的舆论进行控制。”宁夏看了一眼众人,缓声解释。

    “那么效果在哪里?为什么那些舆论还在?”有人质问。

    宁夏顺着声音看过去,瞥了对方一眼,那人一顿,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宁夏语气平静的继续“效果并非没有,事实上,目前的□□数量已经比昨天峰值时候减少了98左右,剩余部分的舆论方向,也多围绕在宁海医疗本身这部分影响不大的方向上。”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各位,目前的舆论无论是影响还是方向,都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在场的大多都是人精,宁夏一句‘可控制’,立刻让这些人意识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

    看着众人的神情变化,宁夏浅浅一笑,又继续道“宁海在这个项目上投入巨大,我想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宁海不会拿自己企业命运来开玩笑,就算我会,我爷爷也不会同意。”

    宁夏最后一句,让会议室里的气氛轻松了一些。

    见此,宁夏又正『色』道“感谢各位能够在‘智慧医疗’这个项目上对宁海给予支持,我可以很郑重地向各位保证,针对目前外界的一切,宁海早已准备了完善的应对方案,网上舆论也不会对‘智慧医疗’本身造成任何不良影响,届时项目会按照原计划正式启动,项目的预估值也不会比原定的有所下降。”

    “宁海计划多久能解除这次危机?”听了宁夏的一席话,有人陷入思索,有人开口询问。

    “一个月以内。”宁夏的每个字都说的掷地有声。

    这番话也让在场许多人吃了定心丸。

    但也有人并不买账。

    “抱歉,我还是不太看好现在的形式。”一人看向宁夏,面『色』迟疑的开口。

    “确实,现在这个项目才刚刚起步,遇上这么一个冲击,能不能趟过去,不好说啊。”另一人也叹了口气,附和。

    “我们这个小门小户的公司可承担不起啊。”有人不怕‘哭穷’地说——他们同宁海合作本就是为了赚钱的,要是钱没赚着,还倒亏了一笔那就不好了。

    何况,这一次明显就是背后有人在故意针对宁海,他们没必要因为一纸合同陪着宁海共存亡。

    ……

    祁司明没说错,果然有人打起了退堂鼓。

    宁夏面『色』未改。

    “这位是宁海的李经理,专门负责合同签订和项目投资方面的工作,今天我把他叫过来了,各位如果已经信不过宁海,可以现场撤资。”宁夏环视一周,顿了顿,又补充“各位的撤资将不产生任何违约金额。”

    宁夏的决定让众人一惊真的假的?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同意他们撤资了?而且还不用赔付违约金额?!

    宁夏的果断干脆,反而让这些人心里没谱了。

    看宁夏气定神闲的样子——该不会,宁海真有解决的法子吧,或者其实有了更好的打算,早就不想带他们玩了,借此机会甩掉他们?

    ……

    众人一阵纠结之后,最终只有6家提出了撤资。

    那六家的董事长此时看着宁夏有几分尴尬。

    “实在是抱歉,确实是我们公司最近的项目太多了,资金方面也有些吃紧了。”

    “我们公司也是,确实不敢冒这个险……”

    几人说着,又看向了祁司明“祁家主,不好意思啊,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听说‘智慧医疗’项目,祁家出资不少,能和祁家同为合伙人是他们的荣幸,只是……

    祁司明却不在意地笑了笑“生意而已,几位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言罢,祁司明又道“再则,我还要感谢各位让出了手里的项目占股。”

    祁司明前面那句是公式化的寒暄,后面这句纯粹就是帮宁海找场子。

    言下之意这项目祁家很看好,你们撤资多少,我祁家都会出资拿下。

    众人“……”

    “效果比预期的好?”会后,众人离开后,祁司明看着宁夏说道。

    “确实。”宁夏心中颇为满意,暗道她刚才那么大方地让众人撤资,其实也有赌的成分。

    反其道而行——就利用商人的多疑,让那些投资人们不舍得撤资。

    祁司明看着宁夏,眼里的笑意加深,几不可查的闪过一丝赞叹。

    见宁夏似乎也准备离开,祁司明主动询问“要走?”

    宁夏应了一声“嗯。”她在这里顶多算帮自己家兼职,科研才是主职。

    和宁夏一起走出办公室,祁司明适时开口,问了一句“回家还是去学校?”

    宁夏疑『惑』的看了一眼祁司明“嗯?”

    “顺道送你。”话音刚落,祁司明瞥见了不远处正朝这边走来的顾修远。

    从方向上来判定,顾修远好像是从宁老爷子的办公室出来。

    看见迎面走来的宁夏和祁司明,神情也顿了一下。

    顾修远的视线落在祁司明的身上,开口说到“好久不见。”

    祁司明应了一声,又道“看来你的e国之行很顺利。”

    顾修远看着祁司明说道“还不错,回来一直在忙,还没时间请你喝酒。”

    ……

    宁夏的目光在这两人身上掠过——小说里,顾修远和祁司明两人一直就是好友,现实里好像也差不多。

    见两人寒暄,宁夏朝着两人礼节『性』地点点头,打算离开。

    刚走出两步,却被顾修远叫住。

    “夏夏。”

    宁夏“?!”

    祁司明“……”

    “稍等,我和你一起回家。”顾修远对宁夏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加重了“回家”两个字。

    顾修远又看向祁司明道谢“之前的事情多谢,还有我太太这边,也是。”

    祁司明隐去了眼底一抹沉『色』,还是那句“应该的。”

    “下次再聊。”

    祁司明对宁夏打了招呼,就先行离开。

    ——

    上了车,陆伯看着自家家主面『色』微沉,不时眉头紧锁,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貌似还带着几分隐而未发的怒意。

    家主极少有动怒的时候。

    而且祁司明擅长于将情绪控制或者隐藏,换作其他人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但陆伯在祁家这么多年,从上一任家主到现在,他能够从一些细节中看出此时祁司明的情绪不太好。

    家主为数不多的不理智。

    不用想都知道是因为什么。

    陆伯几次张嘴闭口,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旁敲侧击地提醒道“既然顾董已经回来了,那么顾太太这边的事,家主该不用『操』心了。”

    这话说得隐晦,但明白的人能听明白。

    祁司明垂着眸子不语,许久才『揉』了『揉』眉心,沉沉地低笑了两声,情绪难辨。

    ——

    另一边,宁夏和顾修远在车里,相对无言。

    宁夏刷了会儿网上的舆论,安静的考虑着后面的计划。

    突然听到顾修远叫她。

    “宁夏。”

    “嗯?”

    “今天晚上有个商业宴会。”顿了顿,顾修远看着宁夏,又稍微做了一点解释“不算是应酬,只有联创商谷的会员企业参加。”

    “晚上你有时间一起去吗?”顾修远又问,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邀请自己的妻子出席某个宴会。

    宁夏没注意到顾修远的那丝紧张,低头考虑着顾修远说的这个宴会。

    ‘联创商谷’这个宁夏听说过,类似于一个企业与企业间的友好合作圈。

    所谓的宴会大概就和谢瑜华他们那个n峰会差不多,只是门槛更高一些——‘联创商谷’的友好合作企业有很多,就连宁海也算是这个合作圈里的合作企业之一,只不过,并不算是会员企业。

    ‘联创商谷’的宴会一般只有核心的企业才有资格参加。

    宁夏在考虑着顾修远邀请自己出席的原因。

    这时脑海里响起系统的声音。

    去吧去吧。

    “有任务?”宁夏沉了脸。

    没有……

    就是提醒你一句,男主也会出席今晚的宴会哟。系统的声音透着一丝搞事情的意味。

    宁夏呵呵

    “所以?”

    所以这是个机会啊!

    最近那个谢瑜华不是找你麻烦吗,正好你可以找男主帮忙啊。

    “你确定是我找凌泽言帮忙?”宁夏冷笑反问。

    要说整本小说里谢瑜华最想弄死的人,可不是她这个路人甲配角,而是凌泽言。

    好吧,不过也差不多嘛,我这是在帮你,你别不信。系统的声音,多少带了点心虚。

    “不信。”宁夏面无表情地扔出一句话。

    心中冷冷吐槽这个垃圾系统,不坑她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帮她。

    系统……

    好吧,实际的原因是小说里,那个谢瑜华是个重要的大boss,按照剧情,谢瑜华是和男主斗智斗勇了好几十章,最后才被男主解决掉的。

    虽然系统不觉得0523一个降智配角的设定,能有多大的能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这个女的真的有可能会把谢瑜华解决掉。

    男主都没有动手,boss就被路人给干掉了可咋整?

    那样剧情不就漏了吗?

    ——

    宁夏大致猜到了系统让她参加宴会的原因,单方面结束了对话。

    “好。”抬起头,宁夏看向顾修远,给出肯定的答复。

    “不过我需要回去换一套衣服。”她现在还穿着在宁海开会的那套西装。

    虽然干练清爽,但不适合去宴会。

    宁夏刚想说让顾修远给她时间地点,她稍后自己过去,就听顾修远应了一声“好。”

    “你回去换,我等你。”仔细看,顾修远的嘴角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

    ” tart”bnk”

    天才本站地址。网址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