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太小,总裁太霸道 > 第1883章:我还有三个孩子
    第1883章:我还有三个孩子

    乔以沫和墨慎九去了别墅。

    大厅里,墨君凌一个人呆着,两眼无神,没有焦距。

    “墨君凌,你去哪里了?”乔以沫问。

    墨君凌不说话。

    “墨君凌,书妍呢?”乔以沫问。

    墨君凌抬起脸来,眼神都是颓废而仇恨的,“装什么好人?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来管。”

    墨慎九上前一把将墨君凌拎起来,扔在一旁,墨君凌直接摔在了地上。

    “九九,算了。”乔以沫阻止。

    “他太无用。”墨慎九说。

    “死的不是你老婆,你当然会这么说。”墨君凌不仅不生气,反而嘲笑。

    “你再说一遍!”墨慎九发怒了。

    要不是乔以沫拉着,墨君凌会被墨慎九踹死。

    “墨君凌,都这个时候了,你就算是不为自己想,也该想想孩子吧?他天天哭,他看不到书妍,也看不到你,要是书妍在天有灵,她会生气的。”乔以沫劝说。

    “生气?她会生气么?那她为什么会不要我?我做错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离我而去?还不是因为你们!”

    “墨君凌,我知道你这是伤心过度脑子不清楚,可是我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乔以沫说。“我再问你,书妍在哪里?”

    “我不会告诉你们的,她是我的,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把她从我身边带走,谁也不可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乔以沫看着墨君凌,心里想着,这是疯了么?没有了肖书妍,他正常的生活都不愿意了?

    她看向墨慎九,“怎么办?”

    “随他去。”墨慎九拉过乔以沫,离开了别墅。

    在车上,乔以沫时不时地看一眼墨慎九,“你真的不管了?要是不管,他自己不是要废掉?”

    “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乔以沫知道,墨慎九虽然嘴上说着狠话,其实是很在意墨君凌的。

    可是墨君凌现在的状况,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啊。

    “我还是让书妍的爸妈把孩子抱过去吧?我想孩子在他面前是不是会好一些呢?”

    乔以沫是这样想的,然而,当肖父母真的把孩子抱到墨君凌面前时,他居然看也不看,就好像那哇哇大哭的孩子跟他是没有一点的关系的。

    “君凌,这是你和书妍的儿子,你看看他啊!这是书妍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肖母说。

    “抱走吧,要不然,我看到他,我就恨不得他消失。”墨君凌说。

    肖父母真的是又气又难过。

    “我说了不让生的,为什么我要让她生孩子?又保护不了她,我是失败的男人,我该死!”墨君凌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往楼上去了。

    乔以沫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孩子也没用,甚至有种孩子靠近墨君凌就会被伤害的样子。

    反正试过很多种办法,都是没用的。

    乔以沫回到家之后,墨慎九说,“不要再出去了,让他自己冷静一点。”

    乔以沫点点头,“我知道了。”

    现在的墨君凌实在是不够冷静。

    而且,她觉得,就算是自己不管,墨慎九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的。

    身上的手机响起来,乔以沫看了眼,“是乔蝶舞的……”接听,“找我?”

    “墨羽怀给我打电话了。”

    “他说什么?”

    “他什么都没说,就说给我打个电话,问我在干什么,最近没什么。你说他什么意思?”

    “他是个变态。”

    “什么?”

    “我想,他应该是快按捺不住了。”乔以沫说。

    “为什么?”乔蝶舞不解。

    “肖书妍死了。墨羽怀的眼线下的药。”

    “什么?不是说她刚生了个儿子么?我听爸爸说的。”乔蝶舞说。

    “是生了个儿子,就在医院里,出了事情。”乔以沫说。“所以,你自己多留意点,我实在是不知道墨羽怀要干什么。”

    “我自己倒是无所谓,主要是我担心柏柏。”

    “你怎么会无所谓?你想让爸爸白发人送黑发人么?”乔以沫不喜欢听这话。

    肖父母的状况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种痛苦,旁人真的是体会不到的。

    “乔以沫,我说真的,如果我真的出事了,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看在以前我救你的份上?”

    “你在胡说什么?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我也不允许。”乔以沫说。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

    “你说什么?”乔以沫来气了,“你自己说的是人话?”

    两个人真的是说不到三句就要吵架的。

    “行了,我不跟你吵架,我说的是真的!你到底要不要听啊?”

    “你要是还那样说,就不要说了,我也不想听。”乔以沫纠结。

    “凡事都有个不确定的啊!你就能保证你能活到一百岁?谁也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你自己都说了墨羽怀是个变态,如果他想杀了我,或者是谁来让你痛苦呢?当然了,我死肯定是不会让你痛苦的,我就是这么举个例子。明白么?要是我真的有那么一天,乔以沫,帮我好好照顾爸,还有柏柏,行么?不要给她多好的人生,让她吃饱不饿肚子就好。”

    乔以沫听着内心难受得厉害。

    转身走到外面,“你那么担心爸爸,自己照顾,我还有三个孩子,照顾不了。”

    “我知道,你照顾得了的。”

    乔以沫说,“而且,我也不希望你死。到时候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吧,就这样。”

    说完,电话就挂了。

    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远处。

    不知道自己在望什么,就是在出神。

    肩膀上微沉,墨慎九搂过她,“不用担心,我已经让人盯着乔家了,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就是乔蝶舞那神经病跟我说什么遗言一样的话,难道她有什么预感么?”乔以沫皱眉,这样的预感她一点都不喜欢,“虽然乔蝶舞以前那么讨厌,跟疯婆子差不多,可是,我真的不希望她死掉。”

    墨慎九从后面抱着她,吻着她的发顶,“放心,谁都不会死。”

    乔以沫闭上眼睛,手抓着墨慎九的手臂,就像是抓到了唯一的浮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