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算计

    夜,风卷残云。

    落地窗外,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医院走廊上,申囡囡拼命地奔跑,蓝色印花长裙和墨色的齐肩长发随风而起。风在她的耳边肆虐地呼啸。

    上午,她来送鸡汤的时候妈都还好好地,胃口也很不错,喝了不少。怎么到了晚上医生就突然来电话说她去世了?

    申囡囡母亲的病房,是挨着护士站走进去的第一间。

    房门口,申囡囡气都不敢岔一下。却听到了房内传出来的声音。

    “这个女人终于死了,真是让我苦等了好久。”一个女人的声音,感觉很委屈。

    “cheers!恭喜你,成功上位!”

    碰杯的声音很轻,男人的声音申囡囡再熟悉不过。

    申囡囡的心脏被重击了一下,不明所以的怒火直冲大脑。原来,她的母亲是被她爹和外面的野女人合伙害死的。

    小拳攥紧,推门而入。

    “申坪章,你真卑鄙!躺在床上的是你的结发妻子,与你相守二十年的枕边人。你怎么下得去手?”

    “还有你,我妈何时亏待过你?竟然勾引自己闺蜜的丈夫,知道‘无耻’两个字怎么写吗?”

    “也对,连畜生都算不上,也配识字吗?”

    申囡囡站定,与坐在沙发上的中年一男一女对峙。心中绞痛,无以复加。可她依然不让任何一滴眼泪留下。

    “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我和你爸可是替你找了一个好去处?”

    秦曼丽将手中盛着红酒的杯子放下,玩弄着手指上漂亮的红指甲。抬眸,看申囡囡的眼神充满了杀气和蔑视。

    好去处?

    “你、什么意思?”

    悲伤的申囡囡感觉到她的肺部好沉重,像拖了块大石头。此刻,又蒙上一层疑惑和危险,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你还怪值钱的,卖了整整五千万。”

    所有积怨在心中的戾气,这一刻在申囡囡的心中彻底爆炸。她二话没说,上前一步,抓起那瓶胀眼的红酒用力地摔在了地上。

    玻璃破碎,发出刺耳的声响。刹那间,酒水四溅。

    “申坪章你这个人渣,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完,申囡囡就提步想要向房门口跑去、逃离。

    申坪章却先她一步,将她重重地推倒在地上。

    “如果不是看在你值五千万的份上,你以为你会有说出这些话的机会?给我老实呆着!”

    “马上就会有人来接你。”

    申囡囡一眼看去,脚边血色酒泊中的玻璃渣,一举握住破碎的酒瓶架在自己雪白的脖子上,她的手攥的很紧。

    顾不得轻重,细嫩的皮肤已经溢出鲜血。

    “要卖就卖我的尸体吧!”

    “早知道你会不服,曼丽拿绳子。”

    申坪章的手掌粗壮有力将申囡囡制服,夺过她手中破碎的酒瓶,重重地扔到地上。破碎的酒瓶碎无可碎,彻底被五马分尸。

    申囡囡的手脚都被绑了起来,嘴巴被毛巾堵上。整个人被推倒,瘫坐在沙发上。

    她知道,今天是真的逃无可逃了。

    倔强地泪水终于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