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是个gay

    benz加长版房车上,紫系冷色调庄严华贵。

    茶几前,申囡囡与司靳越相对而坐,司靳越将茶几上的信封推到申囡囡面前。

    “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

    申囡囡将信封打开,看着里面母亲的留言:

    囡囡,我亲爱的宝贝:

    原谅妈妈将你卖给了司靳越,让你替他生孩子。但我也是逼不得已,你不是我和你爸的亲生女儿。

    跟着他,至少不会被你爸卖给别人糟蹋,还可以保你念完大学,衣食无忧。

    申囡囡眼眶红了,小拳攥紧,倒抽了一口气平静下来。

    沦为生孩子的工具,难道就不是糟蹋?

    可是她别无选择,至少司靳越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个人那么猥琐。

    申囡囡看了一眼司靳越,正好,那双不带一丝温度的冰冷目光也看着她,双腿交叠着靠在沙发上,手指变换不停地敲打着沙发边。

    “我们之间的事,想必你母亲在信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所以,别给我找麻烦。”

    “我不喜欢女人,买你完全是逼不得已。明白?”

    传闻,独裁专横的京城活阎王司二爷,是个gay。

    原来是真的——

    申囡囡竟然有些小窃喜,“放心。”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既然卖都卖了,不如实在一些。

    变换敲打着沙发边沿的手指,上抬靠在沙发背上,食指划过嘴角。有些兴趣,敢在他面前提条件的人,倒是第一个。

    “说。”

    “帮我夺回申氏娱乐,我要让姓申的和那个小三一无所有——”

    这以牙还牙的小脾气,可以。有资格做他孩子的母亲。

    “好,我答应你。”

    司家庄园。

    宫廷长桌,奢华大气。司靳越坐在主位上,申囡囡坐在他对面。鹰隼般的眼眸蒙上一层阴霾,周身的空气都是冷的。

    居然坐这么远!

    申囡囡肚子饿得趴在桌上,自然没看见司靳越那双充斥着杀气的眼睛。

    晚餐端了上来。

    “申小姐你好,我是这里的管家,我姓杜。”

    杜管家布置好司靳越面前的食物,给申囡囡打招呼。

    出于礼貌,申囡囡坐了起来,笑着说道:“好的,杜管家。”

    还笑!

    “我身上长刺儿了?”

    对上那双看不出情绪的眼睛,申囡囡感觉到了背后发凉。感觉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等待着被凌迟处死。

    “额,没——”

    杜管家直接将属于申囡囡的那份食物,布置在司靳越旁边的座位,她除了坐过去别无选择。

    这里是司靳越的地盘儿,她不过是个生孩子的工具。

    盘子里的食物是三块鹅肝,一只牛排和一个煎蛋。正宗的法式料理,看上去很有食欲,但申囡囡吃掉了那个煎蛋后便再没了胃口。

    她切了一小块牛排发现是生的,里面的肉渗着血丝。看着就倒胃口。

    小拳将刀叉攥紧。

    “我不吃半生的,也不吃内脏。”

    杜管家立马半弯着身子,礼貌说道:“那申小姐爱吃什么?我立马让厨房做。”

    “不吃饿着!”

    安静吃饭的司靳越突然发声,他的命令无人敢违背,杜管家僵持在原地不敢再动。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不,我有——”

    申囡囡放下了餐具,恼怒的火焰从肺腔爆发到瞳孔之中,与司靳越眼中的冰冷淡漠形成鲜明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