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莫名其妙

    主人房的起居室内,被纯手工鹅绒被覆盖着的欧式大床,申囡囡坐在上面,软乎乎的感觉倒有些失真。

    小手攥紧了身下丝滑的绒被,脑袋里乱七糟八,心脏收紧不敢有丝毫懈怠。

    不知道司靳越将她带来这个房间做什么?

    难道是......

    不堪入目的画面惹得年纪尚浅、涉世未深的她,面红耳赤。她害羞捂脸,试图将脑袋中香艳的画面剔除出去。

    申囡囡,你还是个姑娘呀!

    “把这个换上。”司靳越扔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在申囡囡身边,叉腰撇着脑袋盯着将整张脸埋进手掌的她。

    本来她还尚未确定自己的想法,但司靳越的行为给了她一记重击让她断定。

    申囡囡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去抓衣服的手还是在半空中停了一会儿。小手握拳迅速抓紧了那件黑衬衫。

    “待会儿下手轻点。”说完,她站起身来,攥紧衬衫向浴室走去。

    通过这一句话,司靳越仿佛窥视了一番申囡囡的大脑。薄唇之间轻吐出两个字“站住”。长臂一伸,将身后的人儿轻带入怀压制在丝滑儿柔软的大床上。

    司靳越居高临下地凑近她,直到她能够清晰地看见半截面具上刻画的清晰纹路,波诡云谲。

    “二爷,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

    硕大的手掌将面前小脸的下颚固定住,打量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回她的瞳孔中,这么仔细地盯着,这双眼睛生的好生干净。

    “是没有什么兴趣,”

    “但你诅咒我失眠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偿?”

    原来他大晚上在园子里乱窜是因为睡不着。

    “那你还不是在我房间里装监控窥视我的隐私,我们两两相抵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申囡囡的脸侧,撩拨着她敏感的神经。“不、可、能。”逐字说出,有些霸道的口吻。

    “我没有在你的房间里装监控,我知道你诅咒了我是因为我的听力天生很好。所以不能相抵。我是不喜欢女人,但是我从来不吃亏。”

    司靳越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解释,他选择做的事素来是不需要别人知道什么理由的。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莫名其妙。

    大拇指触碰着她殷红的唇,申囡囡全身上下的神经都要受不了这种撩拨了。所谓的理智终于从慌乱和紧张中杀出一条血路。

    她抬手将结实的手腕抓住,制止住这使得她全身上下变得不舒服的行为。

    “我给你讲故事哄你睡觉怎么样?”

    哄?

    这个字听上去不错。

    司靳越起身站立,居高临下地看着半躺在床边的申囡囡,“先把衣服换上。”

    申囡囡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到底是答应还是没答应?

    算了,保险起见,先当作没答应处理好了。

    申囡囡支着身体坐起来,“二爷,要不再考虑考虑?”

    考虑?“你还有别的想法?”

    啊?申囡囡越发听不懂的样子。

    司靳越双手交叉相环俯身下来,盯着这双装着好多疑惑的漂亮眸子,再向下看。

    “我不管你还有什么想法,但我要提醒你的是这个发夹的缝合功能不太好。”司靳越看着在一片白色中显眼的珍珠发夹,心中揣摩地数着。“等一下,在我面前可能就是真的一览无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