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邪恶童话

    司靳越是太平洋肩宽,身材娇小的申囡囡自然是比不了,黑色的衬衫像是挂在她身上一般,十分宽松。

    露出细长的美腿,藕白色的皮肤宛若凝脂。但这一切风情魅惑的颜色在司靳越的眼中都是灰白。

    然而,空白孤冷的内心却发生了令他难以言说的异动,想要让他忍不住的靠近。

    司靳越慵懒地坐在床头,单手抱着珊瑚白的羽绒被褥,另一只手拍了拍旁边的枕头。叫申囡囡:“过来。”

    “干嘛?”

    申囡囡坐在床边,司靳越将她靠近自己的手臂抱住,像个孩子一样侧卧在她的大腿上。找到这个舒服的姿势,静静地躺好。

    “哄不哄你说了算,怎么哄我说了算。”司靳越阖上了眸子,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可以开始了。”

    “从前有一个白雪公主......”申囡囡努力压制心中的不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和些许。

    司靳越阖着眸子申囡囡才敢大胆地盯着他看,面具之下,虽然看不清眼睛的轮廓,但光是这睫毛就长的不像话。

    下方的薄唇虽是透着淡漠与肃冷,为什么还可以水润得像颗樱桃?申囡囡脸红得收紧喉咙。继续假装无事地讲故事。“最后王子和公主......”

    敏感如他:“我听见你的心跳变快了!”

    “嗯,美好大结局。我激动,不行吗?”平淡的口吻是最不容易露出破绽的,申囡囡的眼神跑偏落在他拉仇恨的耳朵上。

    这对该死的招风耳!

    呵,美好!司靳越的心中有些嘲讽。“想知道真相吗?”

    “真相?”

    “真实的白雪公主与母亲争夺父爱,嚣张跋扈。国王远征,被王后追杀。逃跑时遇见了七个糟老头子被迫沦为他们的奴隶,而王子也并非真心救她,而是有恋尸癖。”

    恋......申囡囡扯着嘴角,身子微颤。

    “童话是美好,知道现实是什么吗?”

    “什么?”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司靳越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口吻中的杀气也变得微弱很多,取而代之的是他平静的呼吸声。

    睡着了?

    申囡囡动作很轻,生怕把这个活阎王吵醒了,触了触这长相诡异的面具。小声得近乎无声:“司、靳、越,我关灯咯!”

    申囡囡不知自己是何时睡去的。黑暗之中,脑袋一片晕乎。

    大致是听了这邪恶童话的缘故,她做了一个噩梦被活生生地吓醒。坐立在床边,漂亮的眸子猛的睁开,大脑一片空白。

    只记得最后的一幕,司靳越就是那个有癖好的王子。还说:“我要把你变成王八,一直养在身边。”

    清醒过来的申囡囡,心跳被吓得好生沉重,仿佛刚刚是在渡劫一般。

    身边的司靳越抱着她的身体还在熟睡,脑袋放在枕头上,这是申囡囡最好脱身的时候。

    可是她还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让你在梦里都不放过我!

    昨晚关灯的时候,她看见了旁边小矮柜上的墨水瓶。

    是picasso这个牌子,这个牌子的特别之处在于瓶盖上插着一只羽毛,相比之下像是一件艺术品,其实这是一只钢笔与瓶盖的结合。

    为了方便书写,瓶颈和瓶盖都是相对细小的。

    申囡囡动作很轻地将墨水瓶摸过来,在面具的脑门上画了一个王八。

    她看着自己的作品,邪笑勾唇,你扰我好梦,我让你丢脸应该不算过分吧!

    收拾好“作案工具”,申囡囡将身后的枕头扯过来给司靳越抱着,顺利脱身。

    但还是觉得,穿成这样出去有些不好!

    就去了主人房里的衣帽间,再借用了一件司靳越的风衣和一只帆布口袋,米白色的风衣依旧宽松,但是有腰带束裹。

    穿在申囡囡的身上更像一条裙子。

    整理好,申囡囡出去收拾好昨晚换下的衣服就准备溜掉。

    下楼的时候还特意嘱咐了一声杜管家:“二爷还在睡,千万别上去打扰!想必杜管家也知道二爷的起床气是很严重的!”

    申囡囡觉得这样说很合情合理,杜管家也相信了。

    “申小姐,要出去需要我派车送您吗?”

    “不用,我就想单独走走。”申囡囡笑着,好言好语不让自己露出破绽。假如半道上司靳越醒了,她还不被抓回来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