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被抓回

    benz加长版房车内,司靳越已经褪去了豹纹色的睡衣、睡裤。面具上的那只小王八也被专用的面具护理水清洗干净。

    一身黑色的衬衫和长裤显得双手环胸坐在沙发上的他,充斥着戾气。静谧的空间之内,只能听到方闫给申囡囡打电话的“嘟嘟”声。

    电话接通。

    “喂——”

    “你好,申小姐。我是方闫。”

    方闫?申囡囡有些印象。

    被一个名字吓虎得连画素描的炭笔都拽不稳了。她也紧紧地抿住嘴唇,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二爷,要见你。”

    这是要被抓回去审判了吗?

    申囡囡扶额,他司靳越是什么人!

    既然在阎王头上动了土,就应该会想到有什么下场。

    方闫见申囡囡没回应,“我们已经在云巅画室楼下了,申小姐尽快吧!”

    申囡囡捂住听筒,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透过落地窗向下观望。云端画室脚下的路边,停了一个车队。

    银色的加长房车是她所熟悉的。

    攥紧小拳,心里一阵慌乱。

    申囡囡咬着嘴唇,瞳仁紧缩,这么快!小小的她还是有些害怕的。

    司靳越保持姿势坐在沙发上,耳朵却是竖起来的,动了又动。

    终是除了一个“喂”之外,没能听见申囡囡的任何回应。鹰隼般的眸子微眯,抬手示意方闫将手机递来。

    “我知道你在听。”

    申囡囡害怕得将自己的呼吸都限制了,可是心脏还是在身体里乱动,不安。

    “1分钟,马上给我滚下来。否则,别怪我采取强制手段。”

    强制手段?

    派人上来抓她?申囡囡不得不承认司靳越这个活阎王是会这么做的。

    申囡囡紧紧地抓着手机,想要将其捏碎了。

    “5......10....”听筒中是司靳越数秒数的声音,飞快闪过大脑的数字压迫得申囡囡必须有所行动,很快地向出口跑去。

    直接跑楼梯,她的教室在三楼,跑楼梯比乘电梯快。

    “55...58.”

    “你数慢一点不行吗?你又不赶着去投胎!”慌乱焦虑中的申囡囡怒了。

    着急的脚步一脚踩空,后脚连着小屁股狠狠地挫在楼梯上。“啊——”失重一般的声音。

    让司靳越听着,心脏一震。从沙发上猛然站起。“怎么了?”像是本能一般。

    “我扭到脚了。”申囡囡的声音有些吃痛。

    扭脚?但此时的司靳越对自己的异样有了察觉之后,又压制了下去。“那我数慢一点,59.1,59.2。”

    “59.91。”

    申囡囡一瘸一拐地上车,坐在司靳越的对面已经做好了被审判的准备,可他一句话也不说。

    一只耳朵带着蓝牙耳机,单手拿着平板像是在看视频。

    这个角度申囡囡只能看到平板的背影,不知道司靳越是何用意?

    另一只手在沙发边沿慢慢地敲着,魅惑又小声,申囡囡的身体很不安,像是在敲着她的心尖一般。

    这种悄无声息地折磨。

    终于,她按捺不住了,却还是好生地说道:“二爷,这是什么意思?”

    漂亮的眸子瞪得大大的,纵然说话的口气再是平静,司靳越也能从这双美眸中看出来,她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