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变现

    申囡囡噤声,仔细地看着自己的小脚,小心的动了动。不疼!又动了两下,真的不疼!然后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小脚。

    司靳越慢悠悠地朝她走过来,“你刚才想说我这个什么?”

    申囡囡蜷缩起双腿,准备下床穿鞋。

    听闻司靳越这冰冷又危险的语气,心脏有些乱,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他阴郁鬼魅,如同阎王。要是知道她骂他贱人,难以想象她会被如何惩罚。

    小手按住床边,食指轻点了两下。

    看着司靳越,然后甜蜜的笑着说道:“你这个小天才!”

    “这个给你!无密码!”司靳越的指尖夹着一张黑卡。

    申囡囡的双脚踩在鞋子上,瞪大了美眸看了一眼他指尖中的黑卡,又看着司靳越的眼睛。

    尽管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隔着司靳越脸上的银色面具。

    申囡囡也猜不透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她呆滞着。

    “不是说想让我变现吗?”

    她才发现原来司靳越是另有所指,终归是逃不过给他生孩子的。

    但申囡囡是真的不想,光凭他带着面具,面容不知美丑,就令她的内心抗拒。

    多半是长得不能见光的,谁愿意藏起自己的绝世容颜呢!

    可是她也需要钱,此时不收。日后再向他讨,岂不是显得很犯贱,说不定还会被他奚落。

    司靳越的手臂在空中悬了好一会儿,他终于不耐烦地开口:“怎么?不想要?”

    申囡囡双手捂着小脸,像朵小花一样,撇着粉唇,眉毛尾蹙,很是无辜地说道:“倒也不是,就是我不想在宿舍里生孩子。”

    她这般年纪,要是有了孩子又不想弃学,那不是得在宿舍里生了吗?

    那太恐怖了!

    一只硕大的手掌放入她的后脑,将她的脑袋固定住。“申囡囡,赶紧把你的脑袋摘下来放进水里好好洗洗吧!”

    “一天都在想些什么?”

    “我只是澄清事实罢了,这不就是你对我的企图?”

    司靳越瞳仁紧缩,抚在申囡囡后脑上的手掌像是被电击一般,停滞住。薄唇紧紧地抿住,开始思索起来。

    他做事向来杀伐果断,可是为什么在申囡囡这件事上,总是拿捏不出轻重。

    她说的没错,他的企图不就是让她生下孩子,稳固在司氏财族的地位,而已吗?

    “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申囡囡无奈地垂下美眸,让他们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绵延生长,无异于是慢性死亡。

    “四年后,等你大学毕业。生下孩子,我就送你出国。”

    司靳越的话像是定心丸一般,将申囡囡慌乱紧张的心脏抚正。

    等到那时,只要与司靳越不复相见,也许就可以将这段不光彩的事从生命中抹去。

    “记着!你已经接受了这张卡,就完全是我的人了。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再背着我乱跑,我就将你关进笼子里。”

    将她关进笼子里,申囡囡的心脏颤抖,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黑卡抵着她的下巴,将她的整个脑袋向上撩起,被迫与司靳越对视。“知道了。”

    大拇指在黑卡的一角摩挲了两下,“嗯”了一声。然后说了句:“拿着。”

    申囡囡的手指感觉到了黑卡上的纹路,有些磕手。她看了一眼后,挑眉。

    真是万恶的资本家!

    卡号数字都是一颗一颗小小的钻石镶嵌而成的,威严尊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