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林烨

    闭合着的眼皮,突然打开。她的大脑还处在懵圈状态,但是身体却很自觉地坐了起来,抬手去拿躺在脚边充电的手机。

    八点整,申囡囡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再看了一眼时间,八点整,拔掉手机的充电线就往楼下教室冲。

    幸好,她昨晚太累了,连衣服懒得换就睡了。她急匆匆地跑下去,可是还是没来得及。

    玻璃大门内,还是她最怕见到的速写老师。

    正坐在摆满作业的地面前,讲评着假期里的速写作业。

    她还有六个没画,又迟到了。

    被当场抓到,申囡囡知道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她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只希望她的速写老师眼瞎,她能够成功浑水摸鱼。

    申囡囡若无其事地走进教室,趁老师在捡优秀作业到c位,供大家参考的时候,从他背后偷溜进人群里。

    她的心脏胡乱在身体里蹦跶,本以为自己的处境安全了。

    却没想到捡完优秀作品的速写老师面对着他们一众学生撑起腰杆,“别以为我没看到你,那个迟到的,出去。不画完200个动态以后不许进来上我的课。”

    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盯过来,她还怎么好意思赖着不走。

    知趣地搬着伸缩椅,一个新的、厚厚的速写本,手上攥了几张从照片书上撕下来的速写照片去了教室外面。

    刚开始的时候是觉得有些没面子,但是时间久了,画得投入了,不去想也就不觉得了。

    当她画到第50张的时候,就下课了。

    “囡囡,画了多少张了?”许茗过来问她。

    申囡囡很是无奈,手上的动作也不敢停。“还差得多。可以帮我画点吗?”说道后半句的时候,她抬头祈求着许茗。

    “我们先去吃饭吧!吃完回寝室我帮你画点儿。”

    提到吃饭,申囡囡倒是真的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她没吃早饭一直撑到了现在。便答应了许茗。“好吧!”

    撕下了画好的一叠扔在了座位上。拿着笔盒、速写本和几张速写照片,和许茗一同去了食堂。

    到了食堂,排队打饭的人还比较多,申囡囡将抱在身上的绘画工具放下,占了两个位置。

    就跑到许茗身边排队去了。

    “我们等一下吃什么呀?”申囡囡随便问了一句。

    垫着脚尖脑袋上扬想要穿过拥挤的人群去看清楚有些什么菜。“要是有蒜蓉排骨就好了。”一边说着一边舔着嘴唇去回味那个味道。

    香香糯糯。

    许茗的注意力却和申囡囡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听申囡囡说了几句关于“吃”的话,隔离一小会儿,她才开口:“囡囡,你昨天上午是不是画了会儿作业就出去了?”

    昨天上午,司靳越来抓她,她确实出去了。“是啊!”

    “那你是不是上了一辆至尊级别的豪华房车,囡囡,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隐形的富二代呢!”

    房车?!她上房车的时候被许茗看到了!

    隐形的富二代,之前是,但是现在不是了。

    申囡囡并不打算告诉许茗任何有关司靳越的事。

    便撒了一个小谎想将这件事掩盖过去。“我就出去买了点东西。”

    对方也没再逼人地多问什么。

    申囡囡打了想要吃的菜,蒜蓉排骨,和其他的两道素菜,番茄炒蛋和清炒莴笋。和许茗安静地在占好的座位上吃完。

    上楼回宿舍继续画着速写,许茗喜欢画人物插画,其速写功底是相当深厚的,一个小时便帮她画了50张。

    快到几乎是一分钟一个。

    “怎么样?我够姐妹了吧!”许茗将手上一叠画过的速写纸递给申囡囡。

    “等一下,我再去找找我的那些练手废稿还在不在。应该可以凑个十来张,剩下的还是要靠你自己了。”

    申囡囡接过,心脏一下子就被温暖到了。“感谢,姐妹!”

    许茗累得不行趴在桌上,带上耳机,还是想要听着音乐睡去。

    申囡囡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一点半了,素描课下午两点开始,需要提前十分钟到她能够控制的时间不多。

    一碰上手机,她就鬼使神差一般解锁走进了主页,打开薇信。

    拍了一张她被罚作业的惨样到朋友圈中。

    并附文:速写老师杀我!

    动态一经发出,她便收到了一个赞。

    以及一堆来自“林烨”的消息:“怎么了?被速写老师不待见了吗?”

    “去了一个月还习惯吗?”

    “食堂的饭好吃不?”

    “画画难吗?伤脑筋不?是不是经常掉头发?”

    林烨的消息接连不断,申囡囡的手机一直震动。这么多条将她整蒙,不知道回哪一条。便回了一句:“被速写老师罚作业了,心情很烦躁!”

    “多吗?”两个字出现在屏幕左侧。

    “许茗帮着画都画不完!我太难了!”发出这一句话的同时,申囡囡顺带看了一眼时间。

    又发了一句:“我要休息了,晚点聊。”

    司氏集团。

    司靳越一上午都是忙碌着的。办公席前十分宽敞的大厅中,方闫将食盒放在茶几上。

    “二爷,已经快两点了。先吃点东西吧!”他家二爷像块木头一样坐在那里,已经整整工作了六个小时。

    司靳越合上最后一份文件,抬手将系在脖子上的领带松了松。走到食盒前坐下。

    “让你去查替她母亲治病的主治医生有结果了吗?”

    “有些眉目的,二爷。”

    “叶女士的主治医生叫慕念生,是京城国立医院中肠胃科专家,还是秦曼丽的表哥。有一个女儿,在多伦多留学,但是她每年多达百万的生活费都是由秦曼丽负担的。”

    “叶女士在他手上被确诊胃癌,难保他没有在这中间搞鬼,助秦曼丽和申坪章一臂之力。”

    司靳越打开了食盒,却没有吃,听完方闫的调查情况和分析。才动嘴说了句:“我同意你的猜测。”

    “但是想要找到直接有力的证据,你怕是要去一趟c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