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被推销

    “二爷的意思是,派我去多伦多将慕念生的女儿绑回来?”

    司靳越抿唇,“嗯”了一声。

    一个能为了孩子前程而放弃职业操守的医生,可见他的孩子对他而言比他的生命更重要。

    “将你手上其他的事情尽快交接给秘书办,这件事一定要趁热打铁。”

    “属下明白。”

    司靳越看着极品酱牛肉切成方形,大小适中的薄片放在盖了一块煎蛋的米饭旁边,上面一层隔板中还放了几片绿油油的生菜。

    纵然他不辨颜色,光是这摆盘的形式也是足够激起些许食欲的。

    可司靳越却偏想喝粥,这就不得已让他关心起申囡囡来了。

    手掌握拳,放在唇前轻咳了一声。

    “她回到画室可还习惯?”

    方闫有些奇怪申小姐又不是第一天去画画,会有习不习惯之说吗?

    但是看着自家二爷浓密卷翘的睫毛之下,透露出的意味深长的神色。转念一想,二爷这是硬掰着理由关心申小姐。

    “申小姐挺习惯的吧!”

    “要不,我把申小姐的电话号码发给二爷,您加个薇信可以看到申小姐分享在朋友圈中不少的动态哦!”

    司靳越起身,大步妖娆地走向办公席去拿放在主位旁的手机,对方闫催促:“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发我!”

    声音中明显透着不耐,他和申囡囡同是乍然出现在对方的世界,为何,在她出现之后,他的世界就有些乱了程序。

    小别一日,像是丢失了什么东西一般。

    徒然提起,才觉得仿佛是她。

    那种缺失的感觉,似乎找到了归属。安稳下来。

    可是申囡囡却和他不同,没有不习惯、能够正常地活在她的世界中。

    这让司靳越很不舒服。

    方闫将申囡囡的电话号码发给了司靳越。

    指尖在屏幕上停顿了小会儿,备注“申囡囡”显得太过生硬,就叫她“囡囡”了。

    囡囡,不知为何,司靳越一边输入,一边在默念着这两个字,心中竟然泛起甜甜的滋味。

    抿嘴一笑。

    司靳越添加申囡囡微信的同时,顺带看了一眼她的马甲:小仙女。

    还有签名:梦想是有很多很多钱,期待甜甜的恋爱,成为会做衣服的小仙女!

    而司靳越的马甲就简单多了,一个同“司”的谐音“撕”。

    晚,华灯初上。

    司靳越还没有得到申囡囡的回复,被好友孟诡书邀请去了鹤望兰酒吧,喝酒。

    包厢里,孟司令褪去平日里湛青色的制服。蓝色的西服,将他比例完美的身材很好的衬托出来。

    威风的脸庞透露出几分清隽来,修长如玉的手指放在身边,女朋友的小蛮腰上。

    当然,这个女人正是娱乐圈的当红小花,莱雪。

    司靳越时不时地盯着手机看,心口中的怒火一点一点地燃烧得旺盛起来。

    还没有回复!

    孟诡书见他这副样子,“小越越,这是在等谁的消息?”

    司靳越听了,将手机的屏幕翻过来,朝下。“没有。”嘴上要面子道。

    这么明显的否认,在孟诡书眼里就是在告诉他:对,他司靳越就是在等谁的消息。

    若不是这样,他不会否认得这么明显,以司靳越一贯的脾气一定会说:关你鬼事!

    但孟诡书没打算拆穿他。

    昨日,孟诡书看到司靳越发出来的性取向公关声明。

    他兄弟,是终于对女孩子有兴趣了吗?这只33岁的母胎单身狗,要赶快把他被推销出去。

    “既然没有等谁的消息,那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孟诡书将手掌移放在莱雪的肩上。

    莱雪附和着孟诡书冲着包厢玄关处,发声:“进来吧!”

    一名穿着黑色雪纺吊带长裙的女子走进来,司靳越朝着这边偏头看了一眼。她便抬手打招呼:“司……”二爷,晚上好!

    刚发生,司靳越便将脑袋偏回去,正经地坐在沙发上喝酒。

    “二爷,这是我的师妹苏倾卿。她可是仰慕了二爷许久哦!”莱雪在旁边说话,苏倾卿走到司靳越身旁坐下。

    细滑的脸蛋上嫩的可以掐出水来,渐渐地,晕染起红色。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话明显是对孟诡书说的。

    “意思很明显,你瞧我们倾卿,风千万种,一眼万年,我觉得跟你挺般配的。清心寡欲的司二爷要是交个女朋友,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说我跟你有一腿了。”

    听完,司靳越目色阴沉,语气有些加重。“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你,一天小越越、小越越的叫着。也不会无端生出我是gay的传闻。”

    “孟诡书,别以为自己对我有一饭之恩,就在这里乱点鸳鸯。”

    司靳越猛然站起。

    意识到这个男人要离去的苏倾卿试图挽留,拽起他的手臂。娇媚地叫他:“二爷。”

    司靳越听着头皮发麻,目光更加阴冷。“滚开!”大臂一挥,狠狠地将女人甩在沙发上,离开。

    孟诡书倒也不生气,扶着额头。

    看来是他想错了。

    他兄弟还是一个老大难,注定要鳏寡孤独一生了。

    司靳越走后,孟诡书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半。

    想来,隔壁的生日宴会快要结束了。孟诡书很有兴味地勾唇。

    然后,对身边的莱雪说道:“小越越走了,一个人喝酒真没劲!”

    莱雪眉目含情地看着他狭长的凤眸,笑得嫣然。“彩头是我也没意思?”

    孟诡书将脑袋回正,“我让扬副官送你回去。”

    莱雪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自己呆在孟诡书身边的日子不会太长。

    即使是将她领回过家,同他的家人见过面。但是,她看得出来,孟诡书看她的眼神,只有逢场作戏。

    “好。”莱雪乖顺地回应着,她也没有忤逆孟诡书的资本。

    苏倾卿同莱雪一起离开,包厢瞬间空荡下来,孟诡书抿了一口威士忌,冰块和杯壁碰撞出响声。

    放下杯子,起身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带着清俊的脸孔出去,到隔壁的包厢。

    “还是来晚了,这宴会是要结束了吗?”

    剩下来的零散的几人,木呆地看向他,这个对他们来说皆是陌生的人。

    只有一个小姑娘认识他,还很亲切地叫了孟诡书一声:“书哥。”

    她便是这场生日宴会的主人,沈蓝心。

    沈蓝心小跑到孟诡书身边,背手朝着他说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只要书哥来,只要蓝心在,都不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