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六章 大宗师强者恐怖如斯
    远处江面上掀起滔天巨浪,遮天蔽日,巨浪的阴影处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出没,沐霖站在船头看着这庞大无匹的影子呐呐道:”五叔,这妖物怎么如此巨大,这不符合生物理论啊“

    五叔看着这庞大的影子眉头紧锁道:”少爷,这妖物恐怕已经达到了一个骇人的境界,我虽见识短浅,但是我曾经听老爷说过,身躯越是庞大的妖物,他的实力就越强,因为达到它们这么大的身躯,只有吸食日月精华才能如此,和前辈交手的这妖物,身躯目测就恐怕十丈有余,而它本体只是一条鲤鱼,它能长到如此巨大恐怕已经摸到了宗师三劫的脚跟。

    但是却有不对,这妖物犯下滔天杀戒,人劫就已难过,更何况度那天劫“

    沐霖听着懵懵懂懂,满脑子问号,正想向五叔问个明白,远处漂浮在空中的龙图老人突然一声巨喝:”孽畜,残害生灵,今日老夫斩你于此“。

    说罢口中念道:“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同时双手向前推进,只见龙图老人身后的江面掀起巨浪,浩浩荡荡,携带者排山倒海之势,冲妖物所在的巨浪拍去,只听一声巨响,声音犹如洪钟。

    沐霖赶紧捂住耳朵,看向那妖物所在之处,此时巨浪翻滚,水花四溅,入目之处尽是四溅的水珠。

    沐霖上前把住五叔手臂大声问道:“五叔结果如何啊”,五叔站在船头任凭江水洒满全身,目光深邃的看向那巨浪翻滚之处,皱眉道:”少爷,我也不知晓,前辈与那妖物已将身边附近五米之处完全封禁了,我等修为之人看不透,我只知前辈应该还完好“

    沐霖紧紧的握住双手,看向那争斗之处暗暗希望前辈完好无损,同时又担心前辈能否制服这妖物,远处的巨浪依然翻滚,就如沐霖前世的雪球一样,越来越大,遮天蔽日。

    此时如有修为高深的的人望向那巨浪,依稀可以看清巨浪深处正有一个巨大的身影与挺拔的人影相互纠缠。

    突然凭空出现一声巨响,那越来越大的水球,绽裂开来,爆炸所产生的冲击,就如割麦子一般将所到之处的所有站立的事物全部掀到,只剩下爆战正中心站立的一人、一妖。

    沐霖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如若不是自己出门时母亲给自己的金软甲,恐怕这恐怖的冲击,就会要了自己的小命,虽然自己此时未死,但是自己肋骨一定是断了,还好这个世界的人只要度过了炼体境,身体机能达到了普通人的极致,如若是前世这肋骨一断,怕是站都站不起来,沐霖走到五叔身边将五叔搀起,看向了爆炸的中心处。

    沐霖终于看清了那妖物的面目,那是一条身躯异常庞大,面目狰狞可怕,满嘴锯齿般牙齿的可怕异兽,虽然沐霖知晓它本体是一条鲤鱼精,但是眼前这妖物依然脱离了动物这一范畴,浑身上下奇黑无比,独独尾部血红妖异,更加奇特的是这妖物头上既然长满了大小均匀的突起,远处看去就如一个个触角一般,仅仅是远远的看向它,沐霖浑身就如掉入冰窖一般,浑身冰冷,也许这就是大父所说的,杀孽深入骨髓的给人的表现吧。

    龙图老人悬立在空中,看着眼前狰狞的妖物,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没想到只是半年未见,这孽畜就破了宗师境直逼大宗师境界,虽然不知这妖物是怎么渡的宗师三劫,但是龙图老人可以肯定此妖的人劫一定未曾完全渡过,这妖物满头的突起就是渡人劫所以遗留下来的劫难,哼一个滥杀无辜的妖物,想要渡过人劫想都不要想。

    可是这妖物乃动物成精天生强于人类修炼者,虽然境界上稍逊于自己,但是天赋异禀再加上它尾巴上的毒囊,战力毫不逊色自己,看起来今日是轻易斩不了此妖了。

    龙图老人很不甘心,自己为了除了此妖前后用了一年时间,这妖物谨慎无比,如若此次逃脱,不知下次出现又是何年月,想到此妖要是逃脱,又不知多少人要遭此毒手。

    龙图老人口中大喝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龙图老人身旁的灵气疯狂的汇聚到龙图老人的身上,此时他浑身绽放光华,随即在次喝到:”圣人作神兵,以定天下厄。蚩忧发灵机,干将构雄绩。“龙图老人身后光华流转,汇聚而成一柄神兵,神兵呈金黄色,神异无比,龙图老人还不罢休又道:”鬼类丧影响,佞党摧肝肠。一旦会神武,四海屠凶逆。“,此时天空撒下金色的光芒,洒满龙图老人的全身,就如披上了金色的战甲,悬立在空中的龙图老人就如天神下凡一般,令人感到畏惧和崇敬。

    一直在水中潜游的妖物,感受到身边的灵气被抽取一空,心生恐惧的感应,汇聚一身力量冲出水面,要打断龙图老人这如神如仙的一击,它扬起自己庞大的身躯空中发出愤怒的深吼,此时这妖物威势达到顶点,只见龙图老人所化神人,背手拿出那光华所化神兵,狠狠的斩向妖物,剑气纵横四溢,幻化出无数的细小光剑,猛地与那妖物庞大的身躯碰撞到一起,引起巨大的爆炸,爆炸的声音,声传千里。

    沐霖眼前是无尽的光芒闪铄,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睛,沐霖耳边是五叔焦急的声音,沐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又发生了何事,不知道龙图前辈斩没斩了那妖物,这时耳边传来龙图前辈的声音,像在唤自己醒来,沐霖强忍着光芒的刺痛,睁开了眼睛,床边五叔正在给自己擦眼睛,近处的桌子边龙图前辈正在慢慢品着茶,五叔看到沐霖睁开了眼睛担忧道:”少爷你无事吧“,沐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问道:”五叔我这怎么了,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五叔赶忙道:“少爷,之前前辈斩了那妖物时,你被前辈光剑所溢出的光芒晃晕了”,沐霖一听自己既然被晃晕了,不禁有点汗颜,感觉自己好肉鸡啊。

    五叔看沐霖有些郁闷又道:“少爷,要不是前辈在这乌木船上加持了阵法,就以我这修为哪怕只是一点余威波及到我,我都会被碾成粉末,更何况是少爷你这么弱呢?所以说被光晃晕没什么丢人的,大宗师境界的大人物可是难得一见。”

    沐霖看着眼前的五叔,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作为堂堂沐家嫡子这事要是传出去了自己还怎么立足,沐霖敢保证自己这事没人会羡慕,只会落井下石,毕竟大家族又不只有他们嫡系一脉。

    沐霖不在理还在旁边陈述被大宗师晃晕是多么多么荣耀的五叔,看向龙图老人说道:“恭喜前辈,斩了此妖,为人民除了一害,造福百姓,前辈功德无量。”

    龙图老人拂须呵呵笑道:“小事一桩,身为人族守护人民不被妖魔残害,理所应当,况且如若不是此妖犯了杀孽,渡不了人劫,落的一身灾厄,我怕是斩不了它”

    沐霖只听说过人劫,天劫,地劫是宗师突破大宗师所需要渡的劫难,却不知这三劫有什么说道,好奇的问道:”前辈,什么是宗师三劫啊!“

    龙图老人抿了一口茶水,悠悠道:”武者得天独厚,乃是受天地的孕养,我们武者一身修为得之天地,用之天地,但是灵气不是无穷无尽的,每一个武者的突破都是向天借一份灵气来孕养自己,而这劫难则是老天对我们武者的考验,你过则向长生迈进一步,退则停步在长生路上。

    如果武者是天地的宠儿那么,大宗师就是宠儿之中的宠儿,而天地设置的考验则更加难,宗师三劫一劫一长生,劫劫长生难,难也难也“

    说罢又摇了摇头说道:”宗师三劫人劫渡天下人间疾苦,切记此劫不可滥杀无辜之人,地劫行万里路悟长生法,这是你以后修行的根基,天劫闻道有先后天道还在前,此劫问天、问地、问道长生,如若道心不坚此劫且不可渡。长生难,步步难,长生路上谁为先,满座寂然我为先“说完龙图老人哈哈大笑而去,只留下默默沉思的沐霖二人。

    穿过湍急的鸭子口,虽然水流依然是岚月江最湍急的地段,但是没有了鲤鱼精兴风作浪,一路上倒是有惊无险,以后只要是手法娴熟经验老道的使船行家,就都能够渡过这之前让人畏惧不已的鸭子口。

    使出鸭子口,龙图老人绕过石子险滩,看着前方巍峨的高山向船舱里面喊道:”沐小子,武当山到了“

    在船舱里面打坐调息的沐霖听到龙图老人说武当山到了,很是兴奋,赶忙冲出船舱,沐霖站在甲板上看着眼前的武当山,感觉就犹如在梦中一样,不知不觉的沐霖眼睛有些湿润,沐霖望着这如画般的美景,陶醉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