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九章 紫竹林
    武当山西侧有一片紫竹林,竹子通体呈紫色名字叫做紫橦心竹,这种竹子极难培育,即使培育成功也极难生长下去,但是成长起来的紫橦心竹通体坚硬无比,远超于现在冶炼出来的大部分金属,被誉为最好的武器制作材料之一,远在极西之地的唐朝就有一个以紫橦为名的剑修门派,整个门派修士皆佩戴一柄紫橦心竹制作的上好木剑,为中央大陆第一等名门大派,其开派祖师青莲剑仙李太白仍在世,与武当张真人一样皆为举世无敌的老祖级别人物。

    而沐霖就盘坐在竹林正中央的岩石上打坐调息,沐霖那日随奶娃所选的屋舍就是这片竹林附近的茅草屋,当时沐霖看到这个茅草屋感到非常的费解,要知道整个武当山除了最核心的建筑以外都被翻修过,而这个破破烂烂的茅草屋显然不应该出现在在武当山上,而当奶娃告诉他这个毫不起眼的茅草屋是当世至强者青莲剑仙李太白,曾经居住过的居所之后,沐霖就选下了这个茅草屋为自己清修之地。

    要知道武当山这片紫橦心竹就是三十年前剑仙亲自栽种的,那时身处大宗师境界的青莲剑仙李太白为需求突破,一人一剑从极西之地走出,遍寻天下隐世高手,以武会友,以剑问道,剑仙一经出世先后战败当世七大大宗师境高手名震天下。

    其后剑仙北上漠外,只身前往漠外异族国教拜火教,大战拜火教八大长老,三大太上,那一战打的惊天动地、天地失色,能量碰撞的爆炸的声音所带来的声响,直传千里,将千里外的大雪山都震动的引发雪崩,牲畜死亡无数。

    这也间接引发了颉利可汗发兵唐朝,合兵于在渭水畔,如若不是唐太宗李世民足够冷静稳住了阵脚,最后请出了隐世已久的大宗师张须陀,以高端武力胁迫颉利,最后签订了渭水之盟,而颉利所依仗的大雪山烂陀寺的大宗师强者则去漠外斩杀这祸事的源头剑仙李太白。

    那一战剑仙极境升华阵斩拜火教八大长老、力创三大太上,最后惊动了拜火教一直自封沉睡在地底之下的老祖伙夫子。

    被追杀至敦煌绿洲处,被藏身在暗处的大雪山的无法大宗师偷袭身受重伤,再加上之前连番大战所累积的伤势,剑仙已为强弩之末,而据说那日大雪山无法大宗师想要渡剑仙皈依佛门,就劝说剑仙放下手中之剑,就力保他无事,也许给拜火教老祖好处,令其不杀剑仙,而伙夫子也答应只要剑仙跪下求饶认错就将放他一马。

    而剑仙却仰天大笑声道:“伙夫老贼,你们漠外异族狼子野心,世人皆知,你拜火教为了练邪功屠我唐朝一城百姓,我杀你拜火教上千门徒何错之有,哈哈我只恨我未无敌于这天下,如若我那日无敌于这天地间,我必屠你满门”,而后看向无法鄙夷道:“一群道貌岸然的和尚罢了,还想渡我入你佛门,你信奉佛祖又如何,如若佛就如你们一样,我一剑屠之”。

    而后燃烧全身修为向天喝道:“以吾之修为,向天在借五百年”,而后全力破开大宗师境界,引发天劫,据传那日整个中央大陆全都看到天空中一株碧绿的莲藤高耸入云,熠熠生辉,而后天降雷劫,将整个敦煌绿洲都移为了平地,将绿洲变成了现在的沙漠,寸草不生,而剑仙大人则在被中央大陆的真人强者在天劫将要劈下来的时候救了下来,大雪山的无法和拜火教的伙夫子同样也被漠外的真人同级别的强者救走。

    沐霖的师傅就是那次拯救行动的统帅之人,剑仙大人全身修为在那场大战中归还给了老天,在其醒来以后,就在武当山建了一茅屋,居住下来。

    终日饮酒作诗,因为剑仙大人天资横溢所以在诗之一道造诣极高,更是被天下诗修誉为诗仙,最后剑仙大人在这紫竹林处闭三个月死关,在剑仙大人出关的那天,万里无云,天生异象,一株青莲在微风中摇曳,生机盎然,剑仙大人就站在青莲下方向天大笑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用尽还复来,今日我李太白再入真人境,闻道有先后,天道还在前,今日我李太白愿立下誓言,愿为天下太平付出我的一生”。

    说罢折了一紫竹,遥向武当山主殿一拜,而后悠然向西而去,乘风而去翩翩然如神人,之后剑仙大人创立了紫橦门,来完成自己的报复,剑仙大人是整个中央大陆最富盛名的人物之一,也是沐霖最想见到的人之一,无论因为是前世名声还是今世的盛名,沐霖都极想见上剑仙大人一面。

    沐霖打断沉思,起身向竹林外的茅草屋走去,自从沐霖住在这个茅草屋以后,沐霖感觉自己整个人的心越发趋于平静,虽然还是很难一下子就接受拯救世界的重任,但是已经不在那么抵触这个属于自己的使命,沐霖更是在这几日每日都会花上一上午的时间在竹林内打坐,调节自己的心境,希望尽快调整好心境,为筑基做好准备。

    沐霖推开房门,见到屋子里面有一个道风仙骨的清瘦老者背对着自己,沐霖刚忙向老者行礼道:“前辈,不知找晚辈何事”

    老者转过身看着沐霖呵呵笑道:“师弟,客气我是你大师兄宋远桥,多谢师弟这几日对奶娃的照顾,还有师弟以后就称呼我师兄即可,前辈当不起”,说完扶起沐霖打量一会后道:“师弟,我与你父亲相熟,你们俩个真的是相像啊”

    沐霖赶忙摆手道:“沐霖在此见过师兄,师兄你客气了,我与我五叔皆都对奶娃那孩子喜欢得紧,没有什么麻烦的,我想师兄应该就是家父经常提到的宋大侠吧,师兄的美名可是家喻户晓的”,宋远桥做为张真人的大徒弟,武当七侠之首,有着一股温文儒雅的风范,别人有事求他,他总是尽力帮忙,为人稳重踏实,冲淡谦和、恂恂儒雅,颇有君子之风范,武功高强,处事又极公道,在江湖上的声望地位也非常高,远在一般门派掌门之上,同时也是七侠里面最富盛名的,沐霖如此说倒是未曾有夸大之意。

    宋远桥笑着摆摆手道:“师弟真是太抬举师兄了,师兄也只是做了份内之事,那些也都是江湖各位的美誉罢了”,不显露一丝骄傲,也不妄自菲薄,尽显一代儒侠风范。宋远桥接着说道:“师弟,师兄今日来有俩件事,。

    一来看看师弟,二来就是师傅吩咐我给你带来一柄紫橦剑,这柄紫橦剑乃是剑仙真人赠送给我们武当山十柄神兵之中最好的一柄,是剑仙真人用自己培育的第一株紫橦心竹的主干打造而成,削铁如泥,单论硬度能比过它的不多称它为神兵一点都不为过。

    “呵呵师兄真的对你羡慕的紧啊”,说罢从后身拿出一柄无论是剑鞘亦或是剑柄都通体紫色的长剑,那剑鞘上刻满了复杂的花纹与条里,在剑鞘的正面刻有“拔剑风起云涌,入鞘风轻云淡”,而剑柄处挂一寸余长吊坠,剑首处雕刻了一莲花,有九片叶子,九朵花瓣,正和那九九归一一意,整把剑古朴而神异。

    沐霖双手接过剑,剑入手稍显沉重,通体冰凉,沐霖拔出长剑,剑长三尺有余,剑宽半指,紫色的剑身上,清晰的映衬着黑色的纹路,在剑的脊背处有着清晰的剑锋,之后垂直内敛,汇聚为剑锋,沐霖走到窗前,正午的太阳照在剑身,在沐霖眼睛里面倒影出紫色的剑芒,这剑芒给人寒如冰雪、又吹毛可断的锋快之感。

    沐霖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这柄神兵,整个人都感觉全身心的快乐,有了如此神兵傍身,沐霖的心底就安全了很多,沐霖也希望自己可以在这神兵的帮助下在这个异界活下去,随便看看能不能真的完成哪九死一生、机会渺茫的救世之旅。

    宋远桥看着沐霖对这柄神兵很是满意也笑着点点头道:“师弟,既然师兄完成了师傅嘱托的事情,那我就不在叼扰师弟了,师兄门派那还有些杂事处理,师弟以后要勤加努力,奶娃那也拜托师弟了”,说完拍了拍沐霖的肩膀,开门而去。

    沐霖赶忙将紫橦剑放在桌子上,对着宋远桥一拜说道:“请师兄放心,师弟定加勤学苦练,不负师兄以及师傅的期望,还请师兄放心,奶娃是我师侄我一定会照顾好的”,“那就好,师兄信你”远处传来宋远桥的声音,而宋远桥人则已消失不见,可见宋远桥武功造诣的不一般。

    沐霖在对这宋远桥远去的方向拜了一拜,之后走到桌前拿起紫橦剑抚摸着说道:“如此神兵,真是我之幸运,师傅的眷顾,既然如此你就叫天眷吧,走我带你去练功”

    说罢沐霖换了下衣裤,整理完毕后,就又穿过紫竹林,走到紫竹林的正中央空地处,舞起剑来。

    虽然沐霖还未筑基,不太懂什么高深的武功,但是沐家毕竟是明朝数一数二的武勋世界,积累的功法数不胜数,沐霖从小就耳濡目染沐,自然还是会些功法。

    而沐霖现在练的剑法是当年名震中央大陆的剑道奇才潮汐上人自创的潮汐剑法,剑法总共分为七层,练成后剑者使出的力量可以累积,力量成倍增加,是一门杀伤力极强的剑术,虽然看起来潮汐剑法很是厉害。

    但是潮汐剑法虽可让用剑人力量成倍使用,却需要时间累积叠加,真正的厮杀是不会给你时间的,再有潮汐剑法想要修炼出潮汐剑意,千难万难,极难领悟,几百年一来,也只有寥寥几人练出潮汐剑意而已,而这些人毫不例外的都成为了大陆强者,所以这也是即使这门剑术如此难以领悟,却又流传广泛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