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十章 潮汐剑法
    微风拂过,枝叶沙沙作响,紫竹林中央的空地上,一道身影手持紫色宝剑武动长空,那身影时而如猛虎出山威势凶猛,时而如灵蛇出洞迅捷如风,又时而如他山磐石纹丝不动,渐渐的那道身影气势越发高涨,当人影气势达到最高点时,猛地一剑斩向身旁的紫竹上,俩者猛烈的撞击在一起,震落一地竹叶,也掀起一片尘埃。

    沐霖伸手拂去额头上的汗珠,看着满地散落的竹叶,想到自己终究未曾踏入筑基境界,虽然力量不错,但还是未脱离普通人类的力量的极限,不能将潮汐剑法更好的使用出来,如若自己踏入了那筑基境,就以潮汐剑法能够叠加武者一倍有余的力量的特性,自己刚才那一剑将可以在紫竹上留下一道痕迹。

    这紫竹不愧是天下一等一的炼器材料,坚硬程度一点不逊于金属,隐隐的还强于金属,刚才沐霖如果使用的是普通的铁剑,即使有着潮汐剑法的加持,那一剑都不一定可以斩落一地竹叶。

    沐霖抹去汗后,伸手拔起插在空地上的天眷,依着刚才运行的剑诀,再一次的舞起剑来,潮汐剑诀区别于其它剑诀,不注悟性,而注重勤学苦练。

    即使你无法看懂剑诀运行图录,你却可以千万次的重复练习,一遍一遍的练习,从而入门此剑法,这也全因创造此剑法的潮汐上人,年轻时活泼好动,不喜领悟剑诀,多次被族中长老教训,最后为了偷懒以自己超强的剑道领悟力,创造了这门造福无数剑修的潮汐剑法。

    沐霖每一次重复的练习潮汐剑法,他都会发现自己所用的时间相比上次变得短上一些,全身力量的汇聚更加精准,最后使用出的力量更加集中,破坏力也呈直线上升。

    但是可惜的是沐霖仍然未入门此剑诀,力量还是不能只打到一点上,这样力量叠加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也失去了剑诀的本要,沐霖可是听说当年潮汐上人可是一剑洞穿千年古木,可见潮汐剑法最注重的还是力量的集中所爆发出来的破坏力。

    当沐霖运行完第一百遍潮汐剑法后,抬头看向天边,此时太阳已经快要隐入海平面,从远处看去煞是好看,沐霖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扛起天眷大步的走向远处的建筑群,此时一股香气传到沐霖鼻子里,沐霖顺着香味从走步变疾步冲向香味的来源地。

    沐霖推开大门,此时大殿里面已经坐满了人,零零总总三百余人,这都是武当山上最核心的四代弟子,论辈分都是沐霖的徒孙,这些人眼见一个肩扛紫剑的年轻人推开饭堂大门,行为莽撞,都不禁将目光投向他,。

    沐霖看这么多人看向自己,不禁有些紧张,颤颤的走向了那大殿台阶上的二代弟子所坐的桌子处,这一路虽然很短,但是沐霖还是如芒刺背,还好沐霖最后还是顺利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大殿主位下首右侧的第四个座位。

    武当四代弟子们看着那年轻人,坐到了属于二代弟子专属的座位,都不禁恍然,虽然他们都未曾见过沐霖,但是他们都知道老祖最近招了一名关门弟子,是武当山八大二代师祖之一,年纪虽小但是辈分奇高。

    而武当山向来尊师重道,辈分门规是每一个武当弟子都谨守的,下首坐着的武当四代弟子都起身,躬身道:“弟子,见过八师祖,祝武当长存,祝师祖洪福齐天”,声音整齐而洪亮,声音极具穿透力,惊得沐霖一跳,赶忙挥手摇头道:”各位见外了,叫我沐霖即可,我武功浅薄,还希望各位以后能够帮扶一二“。

    武当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觉得有些讶然,要知道在这个时空里,每个门派最重要的就是尊师重道,即使你是牙牙学语的孩童,只要你的辈分高于别人,哪怕他是垂垂老矣的老者,他依然需要见面持弟子礼。

    最著名的莫过于道教的老祖老子,老子自幼聪慧,静思好学,刻苦专研学问,学有所成后更是遍游山水,因为老子天资卓越年三十就已经达到了大宗师之境,被誉为千年成道第一人,其后掩自身气息,游历与市井之间二十年终修成无妄之境。

    注:无妄之境亦是返璞归真之境,但是无妄之境则是道教返璞归真三境最强之境界,道教返璞归真三境:一境真人境,二境道尊境,三境无妄之境

    无妄之境又叫无祸无灾无思无念成仙境,老子成道当日烈日当空、百鸟齐鸣、百花绽放、万物复苏,是有史以来最震撼人心的成道异象之一,最后被周王朝请去坐镇中央,被天下尊为国师,哪怕是周朝太祖周武王陛下都要称老子一声师弟,以平辈相交,要知道武王陛下大老子一甲子岁月,所以众人见沐霖如是说,都觉得不可思议。

    众弟子一听沐霖说自己武功浅薄,都不禁将目光聚焦在一个面如刀削、身材挺拔、浑身气息浑厚、气质出众的腰间配有紫竹剑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看众人将目光聚焦到自己身上,不禁苦笑,跃出人群向沐霖拱手道:“武当四代弟子李慕然见过师祖,祝武当长存,祝师祖洪福齐天,弟子希望师祖不要妄自菲薄,老祖道法自然融于天地,既然老祖收八师祖你为关门弟子,自然是八师祖有自己独特的天赋,老祖收徒最注道心,我等猜想师祖你虽未曾筑基,但是确是一个道心恒远的大毅力之人”。说完众弟子皆尽拱手道:“是矣,是矣”

    沐霖一听心中暗自高兴,看起来本少侠这玉树临风的飘飘仙姿是这么的耀眼,可以可以这说话之人看透了我的本质,直呼内行。

    沐霖抬头望向下首处,下方一气质出众之人站在人群前面,沐霖猜想为首这人应该就是刚才之人,正色道:“真实折煞沐某人了,侥幸获得师傅的认可已然用光了我的运气,实在没有你们说的那样,各位也不要拘谨,我也是第一次来饭堂,多有不便还请各位见谅”,说罢向众人拱了拱手,复又坐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正身等待师傅与师兄的到来。

    下首众弟子也都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等待老祖与师祖的到来,武当山上门规虽然不是很严苛,但是对于行为准事上还是很严厉,在吃饭的时候一定要等待长辈到了,动筷才能开始吃饭,所以沐霖众人需要等待张真人等人的到来。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大殿大堂墙壁上挂着的太极图案缓缓转动,上首处的桌子附近突然凭空多了一道身影,那人影随着太极图案,双手缓缓的摆动,看似缓慢却在沐霖等人眼里奇快无比,那双手处仿佛一个真空的漩涡一样,将四周的一切吸入其中,墙壁上的太极图案突然停止转动,那身影的双手也停止下来,双手一震,音爆之声清晰的传到沐霖等人耳边,惊醒了沐霖等人。

    沐霖等人赶忙行弟子礼道:“祝老祖洪福齐天,祝武当长存”。

    张真人看着下面朝气蓬勃的众位弟子,抚须呵呵笑道:“嗯,甚好甚好,今日我所使用正是我武当派绝学太极拳中太极奥义,你们虽然武功还未到火候,但是回去后也要多加参透,对你们参悟太极奥义还是有所帮助的”。

    下首众人一听皆尽惊喜溢于言表,往次老祖用膳,也只是提点下众弟子的武功,还从未自己亲手出手过,众人望向沐霖心想,这八师祖真是深得老祖喜爱,今日也是受了八师祖的光了。

    沐霖被众人看的莫名其妙,挠了挠头,沐霖感觉自己危险,三百多男人这么盯着自己看,沐霖想回家,正在沐霖胡思乱想的时候,上首张真人又淡淡道:”你们远桥师祖呢?“。

    那李慕然起身答道:“远桥师祖受峨眉派之邀,远去峨眉山观收徒盛况,三师祖与五师祖同行“。

    峨眉山是当今宋朝襄阳将军郭靖之女郭襄所开创的女子门派,以独门轻功享誉宋朝武林同时又因郭靖的原因,峨嵋派在宋朝也属于名门大派,坐拥3000内门弟子,数万外门弟子,峨嵋派每三年收一次徒,都是邀请相邻的各大门派观礼,这已成为峨嵋派的习惯。

    张真人淡淡道:”好,勿等你其余师祖了,开饭吧“,说罢开始吃饭,只听下方响起齐刷刷的动筷声,但却没有一丝杂音。

    武当山饭菜主清淡,概因张真人曾说过万物皆有杂质,人类为最,而蔬菜则要少于其它,但是同样也有荤菜,主要是为了补充众人一天练武所耗费的体力,味道可口,很合沐霖胃口,沐霖吃完将碗筷放下,拿起手边的杯子,饮一口茶水,觉得一身的疲倦都已消失,舒服的只想呻吟,沐霖喝完茶水,正身而坐,目光直视墙壁上的太极图案,暗自打坐起来。

    张真人用手抚去嘴边污渍,看向下首正打坐调息的沐霖,暗自点头,看起来自己这关门弟子毅力不错,如此刻苦,也算是一心向武之人,看起来未来也不是混沌一片,就是拼了一身老骨头也要护其成长。

    张真人关心道:”徒儿,现在在练何功法,说给为师听听“,沐霖正在打坐,一听师傅问话,起身说道:”师傅,徒弟正在练习潮汐剑法,徒儿未曾筑基,没练习内功心法“

    张真人点了点头说道:”嗯,如此甚好,未曾筑基不要练习内功心法”又望向下方道:“你们切记唯有筑基之后练习才为最佳,将身体打熬好才是炼体最为主要的事情,身体是武者一切的基石,如果基石不稳,大厦将倾“。

    武当众弟子齐声答道:“谨记老祖教诲”。

    张真人点了点头又看向沐霖说道:“潮汐剑法是极品剑法之一,潮汐剑意更是可以媲美青莲剑意的极品剑意。

    为师年轻时也练习过此剑法,潮汐上人不愧为剑道奇才,此功法大善,我武当山的太极剑法都要逊色于它。

    但是望你记住此功法不注重剑法口诀,而注重于勤学苦练,往往很难大成,坚持下来的屈指可数,为师希望你既然练习了此功法就不要荒废,如若练出潮汐剑意,那时也许天下人都要让你三分。

    李慕然是武当四代弟子功力最为精深的,他的太极剑法已然登堂入室,此后你随其练剑三个月,到时为师会考验你的,好好练习,好了为师先走了,回去休息吧”

    张真人说罢,挥一挥手向后堂走去,不一会就消失在众人眼中。

    沐霖众人向张真人消失的方向齐齐躬身行礼,目送张真人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