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十三章 演武场
    沐霖随着李慕然不一会就走到了演武场,此时演武场上人群攒动,沐霖之前就很好奇为什么不见武当弟子,因为此时正是武当弟子晨练的时候,现在看原来都是聚集在一起,也不知何事吸引如此多的人。

    李慕然皱着眉看着前方聚集在一起的弟子,心生怒气李慕然推开人群,弟子们正看的兴起,一看有人推搡自己,有人不禁喊道:“谁推老子,不想活啦”。

    说完气冲冲的回头想看看谁这么不长眼睛,这一看不要紧,这弟子瞬间感觉腿下一软,看着李慕然慌神道:”弟子王全见过慕然师祖,祝武当长存“,声音不大却也可以清楚的传到众弟子耳中,正在看热闹的众弟子一听慕然师祖来了,都一惊慌忙转身向李慕然行礼道:“弟子见过师祖/师叔,祝武当长存”。

    李慕然冷哼道:“还知道我这个师叔啊!”,又喝到:“是谁让你们在晨练的时候聚集在一起不练功?,王全你说”,王全一听师祖点名自己,不禁感到懊悔,自己真是倒霉催的,又不得不回道:“禀师祖,是戒律堂的师兄们回来了,听说师兄们这次将那鱼妖的尸体带了回来,我们都想见见那鱼妖是何面貌”。

    戒律堂的弟子不愧都是武当弟子中的翘楚,要知那妖物已经超过了宗师级别,妖族一直以身体见长,各个身长体重,这鱼妖体沉万斤那可都不在话下,在加上那致命的瘴气,非是一般人可为,这让沐霖很是佩服戒律堂弟子的能力。

    李慕然打断思考看着王全道:“嗯,原来如此,但是晨练也是重中之重,不可荒废,罚你们今日午饭推迟俩小时,给我练功去”,众弟子一听无精打采道:“是,师祖/师叔”,王全躲在人群中一看师祖只是罚众人午饭推迟,却未曾提到自己不禁心中窃喜,感觉自己应该可以逃过一劫,“王全罚打扫操场一个月”李慕然此时淡淡道。

    正在人群中偷摸逃走的王全顿时一愣,心中顿时欲哭无泪,真是怎么都逃不掉啊。

    李慕然见众弟子散去开始晨练,看向沐霖歉意道:“师祖见怪,其实我武当弟子平时都是勤奋刻苦,尊师重道的好弟子,这次也是因为那鱼妖危害山下已久,此番死去,弟子们都好奇此妖何样貌,即使我都想一睹那妖物的真容,还请师祖勿怪”。

    沐霖赶忙摇头道:“弟子们都是性情中人,对未见过事物好奇在正常不过,就连我都很好奇啊”,其实沐霖还是不想在见一次那鱼妖的,概因那鱼妖给人的压迫感和阴冷感实在瘆人。

    李慕然正想跟沐霖提议去看下那鱼妖,虽然李慕然没有参与过围剿鱼妖,但是也不妨他的师傅纯一宗师说过那鱼妖的神异,要知道像鱼妖这般的妖族无不是天下闻名的大妖,而由于妖族与人族的协议,宗师级别以上的妖族不可私自的进入人族领地境内,所以大妖们平时都在妖族各大山脉福地清修,极难一见。

    其实这鱼妖本不应在岚月江出现,像它这样的大妖寻常江河是满足不了它生存的条件的,也只有像长江黄河以及大海才是它们生存的地方,即便岚月江这样横跨三朝的超级大江,可以养活它,但是岚月江上游处已经有了一只大宗师级别的大妖存在,整个岚月江理论上全是它的领地。

    而妖族的领地意识十分强,像鱼妖这般的大妖无缘无故闯进别人的领地,是会遭到这片领地的王者攻击甚至杀死它。

    沐霖不是很想去看那鱼妖,但是又不好抚了李慕然的兴,只能随着李慕然向前方走去,隔着很远沐霖就闻到了一股十分难闻的味道,与沐霖前世的氨气十分相似,却又更加刺鼻,让人闻后心生厌恶。、

    沐霖看着前面走路的李慕然说道:”这难道就是鱼妖死后的瘴气?“

    ”师祖,这不是瘴气,这只是戒律堂弟子利用白腐散撒满那鱼妖身体上后产生的气味,吞食过我人族的妖类死后身体都会产生瘴气,而这白腐散是消除这瘴气最好的东西,虽然混合后味道实在难闻,其余还是造福我人族的,我这有一颗百草丹师祖服下,这样味道就会小上许多“。

    说罢回首递给沐霖一颗浑圆的弹药,沐霖接过来口服了下去,果然服了弹药,那刺鼻的恶臭就淡了许多虽然还有一些残留的臭味,但是比较之前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沐霖和李慕然不一会就看到了前方空地上哪堆积的庞然大物,这鱼妖沐霖在龙图老人斩杀它时就知道此妖大的不一般,但是却也是远观,不知此妖到底大到什么程度。

    现在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了这鱼妖,沐霖才真正的直观的了解到了什么才叫大妖,五叔曾经跟沐霖说此妖身长十丈有余,沐霖心中还嗤之以鼻,但是眼前这远超十丈的妖身。

    (秦时,一丈约231cm;汉时,一丈大约213.5—237.5cm;三国,一丈合今242cm;南朝,一丈约258cm;北魏,一丈合今309cm;隋代,一丈合今296cm;唐代,一丈合今307cm;宋元时,一丈合今316.8cm;明清时,一丈合今311cm,文中均以明清一丈为准)

    真是震惊了沐霖,即使沐霖前世最大的蓝鲸在这鱼妖面前还是过于小只了。

    沐霖看着这已经死了的庞大妖物不仅恍然,如此巨大的妖物在沐霖心中可是无法相信的存在,但是事实确是它死了还是被一个体型远远小于它的人族所杀,这也让沐霖越发的感到了大宗师强者的绝代风华,同时也让沐霖更加的向往学武,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师傅的嘱托,沐霖都觉得自己没有权利浪费在武当山学武如此好的机会,自己一定要更加努力才是。

    远处正在鱼妖处戒严的戒律堂弟子,看到远处俩道人影走了过来,大喝道:”前方的师兄弟们,不要再往前走了,这鱼妖所散出的瘴气不是你等能够承受的,远观即可“,可是那俩道人影却没停下的意思,戒律堂弟子没有办法只好上前想要将二人截下。

    弟子拔出手中的武当太极剑遥指那俩道身影再次喝到:”止步,戒律堂行事,其余人避让,如若违抗勿怪本人行特别事“,人影却未曾有丝毫想要回返的意思,戒律弟子只好手持长剑口中爆喝:”太极存心、一往无前“,手中长剑犹如灵蛇出洞一般迅猛的刺向二人,在空中产生层层重影。

    其中一道身影拔出手中长剑,口中喃喃道:”太极存心、极静而动“,人影左手持剑,右手掐了一个太极奥印,身旁无风自动掀起了身影长袍,此时戒律弟子长剑破空而到,猛然刺到人影身前。

    但是那猛烈的一剑却在人影身前分毫未进,一道灵气组成的屏障凭空出现在人影身前,挡住了这一击,戒律弟子一看剑被挡住,口中在次喝到:”太极存心、其力断金“。

    说罢纳取身侧灵气赋予长剑之上,同时双手紧握剑柄,全力将长剑向人影身前推进,长剑剑身布满白色灵气,其威力更是远超刚才一剑,但是即使威力如此之大的一剑都无法让人影身前的屏障有丝毫波动,那屏障就有如它山顽石一般牢不可破。

    戒律弟子见此收回长剑置于身前,左手掐一太极手印,右手竖起双指口中念念有词,片刻戒律弟子身前的太极长剑凌空竖起,幻化出无数柄长剑形成一个扇形环状,戒律弟子竖起的右手双指,猛然指向人影处,那无数把幻化而出的长剑称破军之势,全部刺向人影屏障处,只见那无数的长剑与人影身前的屏障猛烈的碰撞到一起,激烈的灵气碰撞在空气中产生了大量的雾气。

    那戒律弟子一看自己最强的一击都未果,忙对着人影行礼道:”弟子,申屠见过慕然师祖,祝武当长存、祝师叔武道亨通,还请师叔原谅弟子刚才过错,弟子愿领罚“,说完双手将长剑呈上。

    其实李慕然二人早就听到戒律弟子的警告,只是李慕然对于戒律弟子起了考矫之意,虽然李慕然是四代魁首,武当山最好的天才之一。李慕然曾经更是戒律堂最出色的戒律长,对于戒律堂有很深的感情,等到李慕然掌管演武堂后,平时只是在巨阙殿修行打坐,对于戒律堂就很少去,现在戒律堂大都是武当山五代六代的翘楚人物,而且这次戒律堂如此完美的完成了这次平贼任务,让李慕然突发奇想想要考矫一下这些年轻人。

    既然是考矫李慕然还怎么会怪罪申屠,李慕然从雾气中走出,散去身前的屏障看着眼前的申屠满意道:”哈哈,你小子恐怕刚交手的时候就认出了我,白白让我陪你练上了一场,如何赔偿师叔你说“,申屠摸了摸脑袋,嘿嘿笑道:”师叔就别打趣弟子了,当你老人家利用灵气外放的时候弟子就知道是你来了,这演武堂除了五祖、三祖也就你是宗师灵气外放境界,弟子一时糊涂,还望师叔见谅“。

    李慕然双手轻抚,灵气外放将那申屠扶正身体看着那空地处的鱼妖淡淡问道:”这次戒律堂带队的宗师是谁?几日就将这鱼妖身体取了回来,该是嘉奖“。

    申屠只感觉有一阵微风吹拂携带着将自己扶正,不由得感叹李师叔武道修为的深不可测,即使宗师境武者均可以灵气外放,但是如李师叔这般游刃有余的确实不多,毕竟灵气要是按沐霖前世理解那就是颇为活跃的气体,极难控制。

    申屠站定身体后正色道:”回禀师叔,此次平贼戒律堂共出动133名弟子其中入微境弟子三十人,纳元境弟子五十人,冲穴境弟子五十人,破脉境弟子三人,由演武堂十名破脉境师叔以及逸风、奈何俩位宗师带队“。

    李慕然点点头说道:”嗯,师叔记下了,你们逸风和奈何师叔可还在此处,我寻他们有事“

    ”逸风师叔还在,奈何师叔则带人寻那鱼妖老巢而去“申屠赶忙回道。

    李慕然面露异色开口道:”那你前面带路吧“,申屠听罢引着李慕然和沐霖二人向那鱼妖附近的屋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