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十六章 身体的异变
    第二天清早,沐霖从一个时辰的吐纳中睁开眼睛,活动下自己全身的肌肉,感觉浑身又充满了力量,每天一个时辰的打坐吐纳算是沐霖最喜欢的练功方式了。

    因为前世社会的历练,沐霖真正静下心来做的事很少,而作为芸芸众生的一份子的沐霖自然有着前世人都有的通病-浮躁、毛躁、年轻气盛。

    在沐霖看来这些毛病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却对着练习武道有着致命的缺点,因为这个世界是有心魔这个玄奇的东西存在的,一个不小心就是走火入魔的结果,到时候自己也就和魔族那些天天喊打喊杀的憨货没什么区别了。

    抖露下身上早晨凝结的露水,沐霖拿起身边的天眷,看着才刚刚升起没多久的太阳,心里面估算了下时辰,拔出宝剑开始了今天早上的练剑之旅,每天都是练习同一套剑法,但是经过四个多月的磨练,沐霖虽然没法做到那些武当徒孙们那样忘我的练剑,但是多少也能够沉下心来完整的舞完一套潮汐剑法,一晃间二十遍潮汐剑法已经练完,沐霖收起天眷吐纳呼吸间将肺间的郁浞之气吐出,双手合十结成一道太极手印,盘坐在大石头之上,感受着肌肉间的活动,锤炼着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竹子上正扯着嗓子大叫吸引雌性的公鸟突然又闻到了一股臭臭的味道,嫌弃的看了一眼坐在大石头上的那个浑身黑黑的怪人,不屑的扬了扬自己的五彩斑斓的翅膀,仰起头更大声的叫了起来,那感觉就像打赢了和他抢了母鸟的公鸟一样,得意洋洋。

    沐霖闻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怪味,就好像前世发霉的包子一样难闻,沐霖睁开眼睛,看着竹子上正在嘎嘎怪叫的鸟儿,嫌弃道:“喂,你个死鸟好歹做了一个多月邻居了,能不能不要随地大小便,就你这样的鸟那个母鸟能看上你。”

    正叫的欢快的鸟儿扬了扬翅膀,转了个身,只是这个沐霖口中的死鸟叫的声音更加欢快了一点。

    沐霖感觉到了深深的冒犯,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感觉到了自己身上黏黏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粘在了身上,沐霖随手一抹,发现手上多了很多黑色的物质,闻了闻,这不闻还好这一闻,好悬将昨夜的饭菜都吐了出来,沐霖也算是知道了鸟儿为什么鄙视自己了,原来这恶臭是自己造成的,反而错怪了鸟儿,沐霖朝着竹子上的鸟儿拱了拱手,快步的朝茅草屋跑去,概因为这股味道实在是难闻至极。

    等到洗漱完毕,日头已经快要到晌午了,不得不说沐霖这时间赶得好出来了正好是吃饭点,虽然还是昨天的菜谱,但是沐霖今天却是吃的很香,也不知怎地沐霖感觉自己今天格外的能吃,一顿的饭量都快赶上一天的了,正所谓能吃是福,沐霖觉得也许自己最近要转运了不成?

    吃完饭赶忙跑去大殿,今日师尊没有来饭堂吃饭,就连平日里每日必在的李慕然也不见了踪影,沐霖觉得十有八九师尊他们是商量妖鱼的事情,这要是晚去了,沐霖真怕自己的打算泡了汤,还好自己有着二代祖师的身份,这一路上没有弟子阻拦,沐霖气喘吁吁的跑到主殿门前,二位四代弟子将他拦住。“八师祖,怎么如此着急是否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找祖师?”

    “没有,没有师尊他们几时开始的?”

    “没有多久也就一盏茶的时间。”

    “哈哈,好好二位帮忙通报一下说我有事情找祖师,麻烦了”,沐霖欣喜道,总算没有耽误太久时间。

    二位弟子拱手道:“折煞弟子了”,二个人中那个稍微年长的弟子则立马翻身朝大殿内部走去,不到片刻,那弟子就回转。“八师祖,祖师说您直接进去就好。”

    沐霖一听冲着俩位弟子拱了拱手,立马朝着大殿内走去,大殿的门是没有关着的,沐霖跨过门槛,快步的走到大殿中央,此时殿内几人或站或坐,但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沐霖身上,沐霖抬头一看,看到了自己比较熟悉的徒孙李慕然和坐在太极图下的师尊,而师尊左手边站着一位身材高大丰神俊朗的男子,有着一头俊逸的白发,双眼温和,嘴角带着微笑,给人一种强烈的好感,这要是在前世那个年代沐霖估计,这少妇杀手的名头这个男子是坐定了。那男子看到沐霖看向他,朝着沐霖点了点头。

    男子身边则是坐着一个童颜鹤发的老道人,那道人手持着一柄浮尘,颇有一番仙风道骨之意,这倒是让沐霖感觉很是神奇,虽然沐霖知道师尊是个道家高人,但是平日里武当山却难得一见道人的,因为道家祖庭在遥远的秦国,明朝虽然道家传道依然鼎盛,但是师尊毕竟未成道之前是佛家的弟子,虽然后面又入了俗世,但是香火情一直都在,而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佛家和道家是天生的的死对头,毕竟只要是涉及到了大道之争,那就不存在这什么回旋的余地了,只有你死我活罢了。

    师尊的右边则是盘坐着俩个身穿太极图的中年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但是脸上却都挂着微笑,好像他们生下来就如这般一样。沐霖看着这俩位穿着自然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师兄了,沐霖环视完众人,躬身道:“小子沐霖,见过师尊,望武当长存,也见过各位师兄,小子突然打扰还望海涵。”

    “起来吧,都是你的师兄和你的徒孙,不用这么客气,最近为师在参悟天道,倒是很久未过问你的武功进度了,怎么样潮汐剑法练出什么心得没?”上首的祖师缓缓道。

    “师尊,弟子最近勤学苦练潮汐剑法,虽然还未入门,但是却也可以做到发力与一点,以力破之,只是弟子身子骨羸弱,大量的练习身体出现了问题,今早练剑时候过度劳累身体虚弱不堪,以至于身体内排出了很多黑色的物质,其闻犹如妖障的味道,弟子不知为何还望师尊解惑?”

    “哦,我倒是知晓佛门有种绝学名为易筋经,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体质,初始时会排出身体里面的杂质。直至达到肉身不朽成就佛门金身,但是却从未听过体表出现黑色杂质,难道师弟天赋异禀,自己完成了不朽身的第一步锤炼?”老道人疑惑道。

    “应该不是,为师当年在佛门的时候,本门方丈元慧大师就修成了不朽身,结出肉身佛果,成就了那罗汉果位,对于易筋经也算熟悉,却也没听过体表排出杂质的,也许这就是徒儿你自身的天赋吧!但是切记今天此事莫要外传,违者门规处置”

    “弟子谨记”殿内众弟子躬身道。

    “好了,谈回正事,那妖鱼之事,明日翠山以及慕然领五十弟子去哪妖鱼巢穴,把那令牌带着,好好查查此事,龙族哪自有老夫,莲舟、岱岩、松溪你们三人,去帮我把岳海龙王请过来,此事毕竟是龙族之事。”

    “师傅那条老龙您还不知道吗?没个正当理由去请他,他还不的认为我们三个是去找他切磋的?”盘坐在蒲团上的俞岱岩面露难色道。

    “嗯,那倒也是,那你们就说老夫最近新创一门绝学,希望岳海龙王赏脸一观。”上座的祖师沉默片刻后说道。

    “是,那徒弟这就告退,去请龙王赴宴。”随后三位弟子瞬间就消失在大殿之内,不得不说这份工夫天下也没多少人能比得上吧!而武当这样的有七个!!!

    “还有什么事情吗?慕然你说”祖师看着大殿内的俩个弟子,心里很是宽慰,李慕然根骨不错更难的是对于剑法有超高的悟性,沐霖虽然天生本源受损,但是难得的是个人努力刻苦,更加上今天身体上的变异,作为一个天降之人,必有奇异。

    这么看来武当山的未来是黑暗的,只要有继承光明的人,那即使未来很灰暗也不是没有一线生机。

    李慕然低头躬身道:“祖师弟子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最近可能无法指点八师祖的剑道修行了,还希望祖师换一人选。”

    沐霖正想着怎么和师尊说自己想去哪妖鱼的巢穴呢,没想到李慕然给自己一个机会,那沐霖怎么能浪费,跨步躬身道:“师尊,弟子想要和翠山师兄一起的妖鱼的巢穴寻找线索,弟子最近感觉每日的练剑已经没有什么效果,想要下山寻找筑基的机会,还望师尊成全。”

    “善,既然沐霖你已经决定了,那明日一早就和你师兄一起出发吧,切记一路小心,玉佩不可轻易拿下,去吧!”上首的祖师言罢,闭上了眼睛隐于大殿之中。

    “弟子遵命”随后沐霖和李慕然躬身退步到大殿之外,李慕然向沐霖拱了拱手:“八师祖明日一早,弟子在山门处等你,师祖也要多带点食物,听奈何师弟说,那妖鱼巢穴离山门颇有些距离,那弟子就先行告退。”言罢,转身向演武堂处走去。

    “翠山,你这八师弟如何?”

    “弟子看不透”

    “哦,还有你看不透的人吗?”

    “自然有,师尊算一个,王先生算一个,师弟算半个吧!”

    “为师,准备最近去菩提山赏月,等到你师兄远桥回来了以后记得让他帮我去竹林浇水”

    “弟子,省的”

    “去吧,还有少去人间游历,为师算你命里桃花不断,却会为此付出代价。”

    “是”那俊朗之人无奈道,随后大殿内恢复了往日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