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十七章 旅途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从东边越过了水平线,清晨的阳光明媚灿烂,灿烂的光芒辐射着整个大陆上的万事万物。

    沐霖昨夜一宿没睡,一直都在竹林里面打坐吐纳,想要把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的状态,以便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状况,虽然身边有着张翠山这级别的高手,但是沐霖觉得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抖露一下身上的露水,沐霖拿起身边的要带的行李,扛起自己的天眷,大步的朝山门处走去。

    武当山的山门是由一整块通体纯白色的花岩石雕刻而成的,高约十米,宽约二十米,其上雕刻有繁杂却又尽显雍容华贵的花纹,道道花纹又一一衔接着形成了一个个简易的太极图案,其中中空,打磨下来的玉石又切割均匀成一块块的玉石,铺在山门台阶之上,每当正午阳光普照的时候,反射出道道太阳的亮光,真真是耀眼夺目,就因如此武当山的山门又被信徒们成为天神大道,寓意着走过这条大道就有成为天神的一天。

    等到沐霖走到山门的时候,李慕然已经带着弟子们先一步到达山门,弟子们清一色的太极长袍、背负一柄长剑、腰间佩戴有武当山弟子独有的温润白玉,正面刻有太极二字。站在弟子前面的李慕然一改往日的装扮,穿了一身戒律堂的黑色劲装,头上戴一白色发箍将长发固定在背后,紫竹剑就斜挎在腰间,犹如那山下王朝衙门里面的玄铁司卿一样。

    “张翠山师兄,不和我们同路吗?”

    “五师祖吩咐我等自行赶路,他先前往妖鱼巢穴,怕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八师祖我们启程吧”

    “那好,我们也尽快赶到,各位弟子辛苦一点”

    穿过天神大道,武当众弟子前行了十余里,前方出现了一个城镇,里面人来人往,大街上都是往来上香的香客们,街道两旁五步一摊位,十步一茶肆,一眼望去人山人海,街道上面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武当弟子穿过拥挤的人流来到整个大街最为繁华的酒楼面前,推门而入酒店里面空无一人,很难想到如此繁华的地段的酒店在正午时分既然无一人就食。

    “掌柜的,我们之前定好的餐食准备好没?”

    “来了、来了,哟原来是武当山的老爷们来了,你们昨日定好的餐食已经准备好了,都让伙计装在马车上了,你看还满意不”酒店大堂后面传来声音。

    不一会一光头大汉从后面小跑过来,那汉子身材魁梧,二米有余,身着一白色长衫,圆领大袖、下施横襕为裳、腰间带有襞积、头戴那一顶四方平定巾,端是有些读书人的样子,只是那汉子身材太过魁梧,将那衣裳充斥的太过饱满,在沐霖看来满满的违和感。

    “铁老板,别来无恙啊,这次实在是叨扰你了”李慕然越众而出,看着那大汉拱手道。

    “怎么能如此客气呢,都是老邻居了,我这翰林院不还要指望着你们武当山嘛,客气客气实在是客气”那壮汉微微做揖回道。

    说完铁老板引着众人穿过酒店大堂,不一会穿过扇大门,门外是一条后街,街道中间停着三四个马车,马车上都装满了东西。

    “李少侠我就不多送了,一路小心,还望见到你师傅的时候叫他来我这喝酒。”

    “好的铁老板,我一定将话带到,那我等就先行一步。”

    李慕然一揖,指挥着众弟子牵好马车,趁着日头正好,向那妖鱼巢穴赶去。

    那铁老板送走李慕然众人,穿过酒店后堂,踢了脚躲在柜台上瞌睡的伙计,拿起放在柜台上的布袋,掂量了一下,从里面拿出一枚银子,随手抛给了还在旁边揉屁股的伙计。

    “去武当山上三炷香,心诚点,要是再让我知道你去武当山上香是去求姻缘的,你就去扫一个月大堂。”

    “好嘞,掌柜的,小子一定心诚”伙计一接到钱,立马跟换了一个人,拔腿就朝外跑去,这那还有刚才懒散的模样?

    “这孩子,一点读书人的样子都没有,就知道听曲,有辱斯文。武当八师祖,就是李慕然身边的那小子吗?看不懂,算不到。哼,等到那小子回来心诚不诚都给我扫一个月地去”那壮汉背过双手,遥望武当山的方向,双眼透露出一丝疑惑。

    .......

    正在怡红院和秋梨高谈阔论的小伙计,突然感觉到后背一凉,随手紧了紧衣裳,看着面前面若桃花、眉眼如画的秋梨,突然感觉心生豪情。

    “秋梨我和你说别看我现在是酒店的打杂的伙计,我曾经也是一个天之骄子”

    “哟,那妾身岂不是高攀公子了”秋梨捂嘴轻笑道。

    “你还别不信,想当年我的先生夸我是我们书院十年来最天才,尤其是写词那是一绝”小伙计说到这里挑了挑眉。

    秋梨知道这位看着有点懒散的公子,每当开心的时候总是会挑眉,看起来公子今天心情不错,那自然要顺着他来。

    “那公子能为妾身做首词吗?我听说那陈圆圆当年就因为唐寅公子给她了首词,现在都成为咋们明朝第一名妓了呢,妾身是真的羡慕不已啊”

    “真的?那本公子可要争取去哪京城看看那陈圆圆有没有秋梨好看,哈哈今日公子要事繁忙,先行告退”说罢,那小伙计提着一个酒壶,慢慢悠悠的踱步而去。

    “这死人就知道挑好听的说!”秋梨微微羞涩,公子哪都好就是喜欢说些羞人的话。

    秋梨抬头望着远去的背影,总觉得有些伤感,好似好似自己当初被父母卖到怡红院的时候一样,很无助很悲伤。

    “秋梨,王公子来了,指名道姓的找你呢”

    “呀!王公子来了,妈妈帮我接待下我这就来”秋梨用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照着铜镜补了补妆容,随手将刚才用过的手帕扔到一旁,从梳妆台拿了个崭新的手帕,看起来却和刚才的那个没什么两样。

    “一代新人换旧人,旧人未语泪先流”院子里面新来的名妓,练着最近红火的歌谣,听说这名妓可是从京城来的,曾经也是千金难见的名人,就是不知怎么流落到这穷乡僻壤之处,到也叫人唏嘘。

    ———-——-——————-———-—————

    有了马车沐霖一行人赶路的速度快了不少,虽然这个世界有着武功这种玄奇的东西存在,但是还没达到日行千里,健步如飞的那种境地,寻常赶路还是以车马为主。

    日头已经快要落山,武当众弟子把马车围成一圈,中间点起篝火,大家就都盘腿坐在篝火附近,吃着事先准备好的吃食,缓解着赶路带来的疲乏。

    “八师祖,一路看来觉得如何?”李慕然坐在篝火旁,用手拨弄着火堆,悠然道。

    “还好,就是觉得人是不是太少了点?我们明朝疆域万里,人口众多,这一路下来除了铁老板所在的城镇还算正常,剩下的就显得有些荒凉了”沐霖皱眉道。

    大明建国百余年,疆域万里,人口万万,武当山地处大明江南道林州,而江南道一直以来都是大明人口数量最为密集的地区,五里一村庄,十里一城镇,从来都不是空谈。

    但是沐霖一路走来,却发现乡村里面根本就没人,即使有也是一些伤残孤老,这完全出乎沐霖的意料,毕竟江南道地处大明腹地,很少有战火波及到此地,根本不可能出现人口大面流失的情况,这是江南道不是北邙道!

    “师祖,你这就多有不知了,去年林州延庆府庆阳卫八大王张献忠造反,波及了整个江南道,鼎盛时期号称八十万天兵,朝廷任命岐阳王李文忠为都督,统兵五十万,历时半年才把反叛镇压,我们这一路走来的城镇都是李都督招兵的重镇,所以人烟稀少。”

    “哦?看起来是我之前犯脑疾忘记太多的事了”沐霖穿越而来,前身的记忆是一点都没继承,自然对于去年的事情一无所知。

    “李兄,那为什么李都督要在本地招兵呢?岚月江可是驻扎着三十万兵马呢!”

    “不知,此事我武当山也知之甚少,那张献忠一直以来都算是守诚之士,江湖上名声良好,人称八大王,也多次帮助林州刺史镇压叛乱,没想到去年却举起反旗,倒也是引起来了好大的乱子。”李慕然也颇为疑惑的答道,好像对张献忠的叛乱很是费解。

    “谁知道呢?人心这个东西是最不值得推敲的东西,也许他这偌大名声都是为了造反造势的呢,却苦了百姓,那张献忠最后伏诛了吗?”

    “没,张献忠自身本领就高强是名宗师强者,在加上他身边的四大将,他想跑还是有机会的”

    李慕然对于张献忠还是很了解的,因为八大王的名声在江湖上可真是个大名头,和宋朝梁山泊的及时雨宋江并称江湖义王,本身就是宗师强者,外加上身边笼络的一大堆高手,尤其是他的义子李定国,天生神力,乃是横练的不世出人物,年纪轻轻就能力战宗师而不退,假以时日这天下谁人敢小觑他?

    哪怕朝廷派出李国公亲自来,最后还是没能拿下张献忠,让其逃脱到江湖,那真是犹如龙入江海,必将又是一次翻云覆雨。

    “那这八大王还真是有些本事,李兄今日赶路一些疲乏,先行休息了”赶了一天的路,沐霖感觉很疲倦,向李慕然拱了拱手,转身休息去了。

    “师祖,好好休息,明日一早赶路”

    “流苏你带俩个弟子,今日守夜,其余人都早点休息”

    “是,师叔”

    李慕然吩咐后也合上双眼休息,希望明天能争取赶到妖鱼的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