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十八章 马家村
    马家村是枫叶镇最为偏远的地方,平日里整个马家村就一个捕快维持治安,因为马家村民风淳朴,而且大家大多姓马,多少沾亲带故,到目前为止村里面出过最大的案件,也不过村东头的马大叔偷看李寡妇洗澡,被寡妇告了官,现在马大叔还被罚天天去寡妇家挑水呢,倒也称得上民风淳朴马家村。

    老韩坐在村口的大树根上,拍了拍衣裳上的褶皱,弹了下刚刚擦好的兵器,“叮”刀刃上传来悦耳的声音,老韩满意的啧啧了两声。

    作为马家村第一捕快外加第一高手,老韩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完美。为了守卫国土在哪九死一生的战场,自己能全身全尾的留下来,全是老天眷顾,为此老韩很信命,隐隐老韩记得算命说自己能长命百岁。

    想到这里,老韩呵呵一笑,慢悠悠向李寡妇家走去,闲来无事可得监督好老马,都四五十岁的人,还想铁树开花,想到不要想!

    ........

    武当山一众人一路快马加鞭,总算是在快要太阳落山的时候,赶到了马家村,谁能想到好好的一条海妖,偏偏的把巢穴安在了马家村后山那条直径不过几十米的暗河下面,倒是让奈何和逸风两位宗师一顿好找。

    “众弟子听令,立马封锁住所有出口,不得让人入内,如有急事速度禀报。”

    “是”众弟子得令后,迅速三俩成队,将马家村各个进出道路封死。

    沐霖则和李慕然骑马沿着主路向村里骑去。

    ........

    老韩一路不紧不慢的走着,就像寻常人逛街一样,没事还揪起路边的野花闻一闻,嘴里面念叨着:“路边一老韩,找到一枝花,揪起闻一闻,味道真好闻。”念叨完还摇头晃脑的一脸满足,就好像自己作了一首了不得诗作一样。

    “好诗,好诗,让听者流泪,闻着叹息啊,没想到小小的马家村出了一个我马老三就罢,既然又出了韩老哥这么一个文采斐然的读书人啊,天下之幸事啊!”

    老韩闻言看去,只见一个满脸堆满猥琐笑容的胖子正肩担扁担,而二个挂钩上则挂着俩个满满的水桶。

    “你个老马,四五十岁的人了,能不能别老想着老牛吃嫩草,咋们马家村本来女娃娃就少,多给年轻人点机会嘛!”老韩看着这个胖子就来气,天天什么事都不干,就守着这寡妇门前,一看就一天,也不知道看的是啥!

    真不知道当时村子里面的老人们怎么同意他住进村里面的,绝对是被这个胖子忽悠了。

    “哎呀,韩老哥你这不是在冤枉我吗?咋家这不是看李寡妇弱不禁风的样子可怜,家里面也没个人帮衬着,就想着都是邻居互帮互助吗?”那胖子笑呵呵道。

    “还咋家,谁和你是咋家,我姓韩你姓马,竟乱弄,再说了你挑水还不是因为你偷看人家寡妇洗澡,也不知羞,大爷今天心情好,绕你一次,对了老马,你上次做的那叫什么火锅的吃食还有没?”老韩一想到前几天在老马家吃到的那美味,香的舌头都掉了,自己那天吃完以后,可是馋了好几天了。

    老马提了提肩上的扁担,笑呵呵的说道:“那行啊,就是我从外面带回来的胡椒用的差不多了,可能味道上就差了点。”

    “老马啥是胡椒?”老韩不耻下问道。

    “就是你吃了一大口,麻的只叫妈的那东西”

    “老马,咋可说好了不提的,要讲武德,吃火锅可不能没有哪玩应”老韩一听不干了,只摇头,说没这个肯定不行。

    “那行,我回去准备准备到时候叫你”老马也不管老韩念叨着让他保密,不能和李寡妇说云云的话,将水桶放在门前,擦了擦汗,等着李寡妇回来。

    老韩看老马不理他,生气的蹲在地上,拿着自己的宝刀弹着听响。

    “马大哥,马大哥”离很远老韩就挺听到有人在叫老马。

    随即转过身:“老马,诶人呢?”

    老韩摸了摸自己的宝刀,有点迷糊,但是脚上却不含糊,朝着声音处跑去,不一会老韩就看到一个如花似玉、体态婀娜的少妇人在和老马说道着什么。

    “怎么了,李家妹子,有什么事找韩大哥啊!咋可是马家村第一高手。”老韩说完还不忘炫耀一下自己的宝刀,毕竟马家村就他这么一个练体境界高手坐镇。

    “韩大哥你来了,太好了,我刚刚想出村去后山那条河洗衣裳,被几个穿着陌生服饰的人拦了下来,你快去看看呀”那被老韩叫做李家妹子的女人欣喜道。

    说完还拉着老韩的袖子快步往村口走去。

    老韩被李家妹子拉着跑了几步,发现在老马没跟上来,回头喊道:“老马一起去,看你韩大哥给你耍一耍威风”。

    “好勒”老马嘴上赶忙应上,但是身子却往相反的方向跑去,那速度怎么看都不是他那个身材人能达到。

    李慕然和沐霖不一会就到了马家村最德高望重的老人家门口,递上了拜帖,想要将封锁马家村的事情和原因告知一下。

    不一会就有一个仆役出来,引着沐霖二人走入院内。

    “二位仙师,老爷正在屋内候着,还请二位见谅”那仆役说完就躬身退步出了院内。

    李慕然推开大门,屋内有三五个老者都在候着,年龄最大已经须发皆白,屋内老人们看到二个年轻人推门而入,全都躬身作揖道:“马家村乡老见过武当山仙长,”。

    “仙长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差人挨家挨户通知下去了,不知仙长要停留多久?”那站在最前面的老人道。

    “麻烦各位长者了,此事可能要叨扰各位几日,如有所打扰还忘见谅”李慕然看着这么多老人给自己行理,自然不敢托大,连忙说道。

    明朝以武立国不假,同时明朝也以文治国,练武之人虽然天生就强于普通人,但是却没那个练武之人敢随便在普通人面前撒野,概因为明朝的那些大儒可不是吃素的,朝廷的衙门同样也不是吃干饭的。

    而这些各村乡老或是科举取才有着才人的身份、或是村里年龄最长的老人、更甚者老人本身就是朝廷退下来的重臣,这就造成了明朝三大不能惹,就有村老这个群体。

    沐霖看李慕然如此恭敬自己自然也不敢仗着身份做事,也赶忙上前一一见礼,虽然自己无论出身还是身份都高的吓人。

    事情解释清楚了,自然而然的大家也就没了隔阂,互相介绍着身份,整个屋内显得气氛很是融洽,而气氛能如此融洽,沐霖二人自然是借了武当山的光。

    毕竟整个明朝就没那个读书人不知道武当山张真人的憨憨。

    等到李慕然和沐霖从乡老家里面出来之后,太阳已经落山了,乡老年纪都大了,自然睡觉也很早,沐霖二人也不好过于叨扰人家,手里拿着乡老们非要强塞到二人手里面的腊肉腊肠等小食,骑马奔去村口。

    沐霖二人离着很远就听到前方有争吵的声音,二人一阵诧异,快马赶去。

    不一会就看到二个弟子持剑将二男一女拦在了大路中间,那三人之中有一身穿捕快衣服的精瘦汉子拿着一把缺刃大刀,叫嚷着要出去,弟子不许,那汉子一听,双眼一立:“我是这马家村的捕快,朝廷钦点的,你们敢以下犯上?怎么你们还能大过八大王?就连八大王不还是被李国公辇着打”说完环视四周,那脖子都快梗上天了。

    那汉子一听对方没人应声,更起劲的嚷嚷道:“老马,你说是不?”

    旁边那胖胖的男人,满脸堆笑:“是是是,但是韩老哥,我的说句公道话,人家还真的比八大王大呢!”

    “蛤?比八大王都大?”那汉子嚷嚷正起劲,一听身边这么一说,气势瞬间就下来了,但是仍旧横着脖子,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模样。

    “那可不,人家祖师那可是天下第一等人物”

    那胖子神情严肃的补充道。

    “啊!天下第一等的人物?,韩大哥这衣裳我不洗了,改天在洗吧,我不急的。”那长相俊俏的女子,一听这话连忙拽着汉子衣服往后走,女子实在是没想到自己洗个衣服,还能碰到这档子事,觉得出门忘记看了黄历。

    “三位见谅,王全、李方帮剑收起来,来时我是怎么说的不许对自家人拔剑。”

    李慕然和沐霖快马赶到,李慕然翻身下马,走到三人面前,拱了拱手:“三位,在下武当李慕然,秉承师命来此处除妖,有什么不便之处还请谅解,这位捕快大哥,这是村老的便条。”李慕然说罢,递了一张纸条给那精瘦汉子。

    那汉子看看了便条,脸色变得温和起来,再抬眼看看了李慕然,心里也算知晓了这群人的来历,这来历还真是吓了汉子一跳,估计整个大明朝当兵的就没有不知道武当山张真人的莽夫吧!

    汉子收起便条拱手道:“误会误会,多有得罪还请仙长们见谅,韩某一粗人,在这陪个不是了。”

    “那好,事情既然已经解释开来,那还请韩先生帮助我等约束村民,感谢”

    “哎呀,仙长真是客气了,包在某身上,那在下就不多加打扰了。”言罢,三人拜了拜手就朝原路返回。

    “韩大哥,你刚才也太威武了,你就不怕对方真是八大王的人?”李家妹子围在老韩的身边叽叽喳喳的问道。

    “怕?老子怎么会怕,当年和元朝那帮狼崽子打仗我都没怕过,会怕反贼?妹子记住了这天下是咋们明朝的天下,只要我还是朝廷的人老子就有守卫国土的责任。”

    “哇,好威武啊”

    “哈哈,老马你说呢老子威武不?”

    “韩大哥,既生瑜何生亮啊!”那胖男人恭维道。

    “什么亮不亮的,麻椒我要吃俩斤。”

    沐霖和李慕然看着远去的三人,摇了摇头,这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