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二四章 人体熔炉
    沐霖一路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手中的竹简书,是一点不敢怠慢,一路四平八稳的走着,生怕有一丁点闪失,穿过半个武当山总算是到达了住处。

    屋内龙子依然呼呼大睡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沐霖将竹简放在桌子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收拾完以后,将桌子上的饭食丢到外面,走到床前小心的把散落一旁的被子盖在龙子身上,摸了下龙子隆起的鼓包,捧起桌子上的练体诀,准备开始通读一遍。

    竹简封页刻有三个大字《练体诀》,字体是周王朝时期大陆的通行文字金文,字体主要是以形拟意,大部份字体都模仿上古时期的世间万物而成,非常晦涩难懂,幸好沐家家学渊源,族中私塾里面有专门讲授金文的老师,而沐霖自幼不能像其余子弟一样学武,自然将时间都投放在学文之上,有所成就,这样也算是间接的解决了看不懂《练体诀》的问题。

    沐霖翻卷开整个竹简,竹简上工工整整的镂刻着几千余字,没有文引,开篇就是几个晦涩文字:“人之一身,右气左血。凡揉之法,宜从身右推向于左,是取推气入于血分,令其通融;又取胃居于右,揉令胃宽,能多纳气;又取揉者右掌有力,用而不劳凡揉之法,虽曰入功,宜法天义。天地生物,渐次不骤,气至自生,候至物成。揉若法之,但取推荡,徐徐来往,勿重勿深,久久自得,是为合式。设令太重,必伤皮肤,恐生痪虏;深则伤于肌肉筋膜,恐生热肿,不可不慎................”

    沐霖看之心中大喜,情不自禁的想要将原文观看一边才罢休。

    “太阳之精,太阴之华,二气交融,化生万物。古人善采咽者,久久皆仙。其法秘密,世人莫知。即有知音,苦无坚志,且无恒心,是为虚负,居诸而成之者少也。

    凡行内炼者,自初功始,至于成功,以至终身,勿论闲忙,勿及外事。若采咽之功,苟无间断,则仙道不难于成。其所以采咽者,盖取阴阳精华,益我神智,俾凝滞渐消,清灵自长,万病不生,良有大益...........

    ”

    通篇几千字看下来,沐霖不由得浑身大汗淋漓,整个衣袍都被汗液侵湿。

    沐霖抬起头活动下自己的肩膀,望向窗外,不知何时太阳已然落山,未曾想只是简单的通读一遍练体诀而已,就需要耗费沐霖如此的多的时间和精力。

    练体诀通篇数千字,几乎都是拗口晦涩的文字,尤其一部分的文字沐霖还需要多加回想才能记起它所代表的意思,这大大的增加了通读的难度,而且上古文字重意象,也就是说比较看重所看之人的悟性,沐霖自觉悟性平平,如果换做一个悟性极佳的弟子,只是通读一遍就可以悟到几分真意。

    练体诀中将人体比作一个大熔炉,可将任何灵气和药材都熔炼进自身,将所有能量转化为自身的营养,从而将身体各处进行缓慢的打熬,没有具体的止境,只有更加完全的打熬,可以说练体诀是一门将身体开发至极致的武功,完全不需要你有任何的天赋,即便你再平凡都可以修炼。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门武功越高深越浪费药材和灵气,同时也会因为身体开发的不得当而造成不同程度的残疾,还好的是只要不急功近利的修炼,基本不会出现残疾的问题,可以说练体诀不愧是最适合人类修炼的功法,实至名归。

    沐霖将练体诀卷好收入书架最高处,揉了揉熟睡中的龙子,坐在床上拿起枕头旁放着的范师随笔,仔细的看了起来。

    沐霖看了一遍又一遍的随笔,自然心中生出自己的感悟,沐霖将所有的感悟写成了一首歌诀,这样也方便沐霖自己记忆。

    “

    歌诀: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

    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微摆摇天柱。赤龙搅水津,

    鼓漱三十六,神水满口匀。一口分三咽,龙行虎自奔。

    闭气搓手热,背摩后清气。尽此一口气,想火烧脐轮。

    左右辘轳转。两脚放舒伸,叉手双虚托,低头攀足顿。

    以侯神水至,再漱再吞津,如此三度毕,神水九次吞,

    咽下汩汩响,百脉自调匀。河车搬运毕,想发火烧身。

    口诀十二段,子后午前行。勤行无间断,万疾化为尘。”

    这个歌诀主要是沐霖通过对随笔中范师的感悟以及自身情况的对照,作出的随性之物,也算是沐霖人生中第一本自己创造的修炼书籍。

    沐霖看了一会随笔,将其放好,手中掐起姿势,盘坐在床上,双眼紧闭,开始修炼起自己的所谱写武功心法,也算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沐霖紧咬牙关,吸收空气中游荡的灵气于腹中,灵气通过血液流经尾闾、夹脊、玉枕,谓之三关,属督脉,为阳;前面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谓之三田,属任脉,为阴。此阴阳升降之路,自背后督脉上来,即属子,自前面任脉下去,即属午,子午抽添,所谓周天火候是也。

    灵气于尾闾关处四散开来,分流成一股股小的热流流经夹脊下,脊骨尽头处,其关通内肾之窍。直上至背后对内肾处,谓之夹脊双关。又上至脑后,谓之玉枕关。三关通起一条髓路,号曰漕溪,又曰黄河,乃阳气上升之路。

    分流后的无数灵气于泥丸处即丹田汇聚,不停融合旋转形成一个漩涡状的东西,附着于丹田中心处,沐霖控制着灵气不断的涌向丹田,旋转的气旋不断的吸纳着沐霖送来的灵气,而沐霖吸纳灵气的速度渐渐跟不上气旋的吸纳速度,气旋吸收不到足够的灵气开始出现瓦解的征兆。

    沐霖神色一凛,口中用上古金文不断的重复一篇文章:“其穴在两眉正中入内三寸之地,方圆一寸二分,虚间一穴,乃藏神之所。心下三寸六分,名曰土釜,黄庭宫也,乃中丹田,方圆一寸二分,亦虚间一穴,乃藏气之所,炼丹之鼎。直下与脐门相对过处,约有三寸六分,故曰“天上三十六,地下三十六。自天至地八万四千里,自心至肾八寸四分,天心三寸六分,地肾三寸六分,中丹田一寸二分,非八寸四分而何。脐之后,肾之前,名曰偃月炉,又曰气海。稍下一寸三分,名曰华池,又曰下丹田,方圆一寸二分,亦是虚间之穴,乃藏精之所、采药之处。此处有两窍,向上一窍通内肾,直下一窍通尾闾,中间乃无中生有之窍,强名曰玄关,直一之气产生之时,玄关自开。”

    沐霖每念一遍文章身体灵气吸纳的速度就加快一分,但是金文毕竟是上古文字十分的晦涩拗口,沐霖每念一次都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这使得沐霖不能更好的控制气旋的旋转,如果长时间这样不用气旋灵气不足溃散,就会先因为没法维持形状而消失,沐霖一时间陷入了两难之间。

    正在沐霖苦苦挣扎之际,突然一道好似穿透远古洪荒,空灵无比的声音响彻沐霖心海之中:“小子敞开心扉,听我念”

    “其穴在两眉正中入内三寸之地,方圆一寸二分,虚间一穴,乃藏神之所。心下三寸六分,名曰土釜,黄庭宫也,乃中丹田,方圆一寸二分,亦虚间一穴,乃藏气之所,炼丹之鼎。直下与脐门相对过处,约有三寸六分,故曰“天上三十六,地下三十六。自天至地八万四千里,自心至肾八寸四分,天心三寸六分,地肾三寸六分,中丹田一寸二分,非八寸四分而何。脐之后,肾之前,名曰偃月炉,又曰气海。稍下一寸三分,名曰华池,又曰下丹田,方圆一寸二分,亦是虚间之穴,乃藏精之所、采药之处。此处有两窍,向上一窍通内肾,直下一窍通尾闾,中间乃无中生有之窍,强名曰玄关,直一之气产生之时,玄关自开。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忘我守一,六根大定。戒点养气,无私无为。上下相顾,神色相依。蓄意玄关,降伏思虑。内外无物,若浊冰清。尘垢不沾,俗相不染。虚空甯宓,浑然无物。无有相生,难易相成。份与物忘,同乎浑涅。天地无涯,万物齐一。飞花落叶,虚怀若谷。千般烦忧,才下心头。即展眉头,灵台清幽。心无罣碍,意无所执。解心释神,莫然无魂。灵净归一,气协魄消。水流心不惊,云在意俱迟。一心不赘物,古今自逍遥。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怡气静,忘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沐霖随着那道声音不断重复着口诀,一遍一遍最终在沐霖重复的第七遍,丹田处的气旋终于吸纳足的灵气,安静了下来,沐霖同时也结束了这次危险至极的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