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二十八章 五叔归来
    天还未亮,外面被黑夜包围,紫竹林内的空地上,沐霖早早的就起床开始了练武。

    昨天的事情给了沐霖很大的冲击,久久的不能平静,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沐霖后来干脆直接不睡了,拿起天眷宝剑,来到竹林练习剑法,精进自己的剑法境界。

    虽然沐霖不知为何自己早早的就窥探到了众妙之门,另类的做到了宗师才能做到的事情,说起来也算是天赋异禀,但是这一点没有影响沐霖本身只是一个炼体境界的小虾米的事实。

    领悟归领悟,只要你境界未到,即便你领悟的东西多么惊世骇俗,最终还是要有相应的境界做为基础,否则不过是泡沫,一击就破,沐霖今日如此刻苦修炼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沐霖家学渊源,自然知道一些道理。

    太阳还未升起,活跃的太阳之精沉寂,月阴之精四溢,空气中的灵气活动也趋于平稳,不太适合如沐霖这般修炼至刚至阳心法的修炼者,而是适合修炼太阴之法的修炼者修行。

    所以一般月夜类似于沐霖这样的修炼者都会休息,停止修炼,同时正好休息补足一天修炼所消耗的精气神。

    而修炼太阴之法的修炼者恰恰相反,他们一般白日内不活跃,月夜才是他们修炼的场地,月夜充足的月阴之精,正是太阴之法的修炼者所需要的养料,这样会使得他们的修炼事半功倍。

    也正因为两种修炼者所需要的元素之精不同,一阴一阳,虽同源但是属性相反,这也造成了两种修炼者的理念差异,形成了大陆上分立的两派纯阳派和至阴派。

    目前整个大陆之上除了清帝国和金帝国以外,大多数修炼者都属于纯阳一派,只有极少数的人还在坚持修炼太阴之法。在这些信奉纯阳的国家内,即便是宫内哪些太监所修炼的功法,都仍然是至刚至阳的纯阳功法。

    而武当张真人学贯佛道儒三家心法武学,同时吸纳纯阳至阴两派核心心法,融汇自己的心得领悟创造出太极武学,将阴阳元素融为一体,阴阳互补滋阴补阳,做到阴阳元素的统一。

    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张真人通过自己所创造的武学,将道家一直探索的太极,用武学这种外在的表现形式呈现出来,于此同时张真人走太极就是道家一直秉持修炼所追寻的“道”。

    沐霖做为张真人关门弟子,自然对于阴阳的理念区别于纯阳和至阴二派,沐霖不排斥太阴之法,月夜依然会修炼武学心法,不会因为自己是纯阳一派的修炼者,就一味的诋毁对方武学理念,也不会因为修炼太阴之法存在问题,而对于纯阳一派修炼之法的弊端视而不见,可以武当虽然属于纯阳一派,但是上上下下皆都阴阳双修,追求阴阳相容,最终达到太极圆满。

    为此,道家圣人庄子特意从遥远的大秦帝国横跨数国,到武当山金顶与张真人论道七日。

    不知不觉间太阳从东方的海平面上升起,初升的太阳光芒万兆,和煦的阳光普照在大地之上,唤醒了陷入沉睡的世间万物,一时间整个武当山生机盎然。

    沐霖凝气提神,单手持剑跨步前刺,宝剑微震发出轻吟之声,犹如那苍龙出海,刹那间就刺到一丈以外的紫竹之上,剑身与紫竹猛然碰撞,在紫竹上留下了一道剑孔。

    沐霖收剑屏息,片刻后口中吐出清气,一手持剑,一手单手胸前结印,口中默念道:“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

    沐霖默念完一遍心法后,走到不远处的竹子前,伸出手摸了下竹身上的剑痕,满意的颔首。

    不断的练习以及身体的奇异变化,使得沐霖的修炼速度大大的超过了预期,潮汐剑诀已然入门,就目前沐霖的修炼进度,夸一声天才实在不为过。

    沐霖走到石头旁拿起自己的衣服,从里面拿出一个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将手帕放在一旁,脚下一点身体腾空,跳到石头上盘腿而坐,开始清晨的打坐。

    打坐其实就是修炼的一种方式,佛门道家皆有传承,打坐是佛门禅宗沙弥入门后的第一堂课,也是禅宗的必修课,而小沙弥也只有坐好三年禅才能剃度,成为真正的佛门禅宗弟子,后人族崛起,佛门道家传法于世间,打坐之法就随着传到了世间,慢慢的就成为了大陆修炼者们常用的修炼法门。

    打坐之法可以开智增慧、涵养心性、增强意力,做到念起不随就能于生死当中做得主,不为业牵得大自在。

    心中默念自己所修内功心法,完全可以做到内外修持而身不动,静中悟的真法寻到自己的大道。

    沐霖很快就进入打坐的状态,五官六识耳、眉、眼、鼻、口五官只留耳,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识只留意识,进入无妄无我境界,意识融于天地,参悟心法。

    这也是为什么打坐这么受到修炼者,尤其是以顿悟为理想的佛门青睐的重要原因。

    它贴合天道。

    “小少爷,小少爷你在哪呢?你屋里那娃娃是你孩子?”

    竹林外一壮汉大声的冲里面嚷嚷道。

    壮汉看没人应声,大步的朝竹林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喊道:“小少爷,怎么我就走了几天,你连孩子都有了啊?谁家的姑娘啊?”

    “五叔,不可乱说,那孩子乃是龙族龙子,地位尊贵,不可非议龙子,你想被龙族填海眼吗?”

    沐霖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走出竹林,看着不远处的五叔严肃道。

    五叔一听娃娃是龙族龙子,脖子一缩,回头朝茅草屋看了眼,小声问道:“小少爷,我看龙子睡着了,听不到我说的话吧?”

    沐霖走到五叔身边,看着五叔无奈的说道:“五叔,你还知道害怕?放心龙子睡觉很实,听不到,五叔以后对龙子可要多加尊敬,龙族可不是好惹的”

    五叔在一旁赔笑,跟着沐霖朝茅草屋走去。

    屋内龙子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身上的被子不知何时被龙子踢到了脚下,龙子身上不着寸缕,身上又白又嫩活脱脱一个人参娃娃一样。

    沐霖好笑的走到床前,轻轻的拿过龙子脚下的被子,盖在了龙子身上,又怕龙子冷到,又掖了下被角,看着站在门边的五叔,开口问道:“五叔,我托付于你的事情办得如何?”

    五叔正神游天外,一听少爷问话,赶忙回答道:“小少爷,龙身果家族凑到了三个,族老说随便用,成了就行,心法秘籍,家族拿出了二本让我带给你,还有就是家族听说小少爷被张真人收为关门弟子,好好的办置了一场,现在整个京都,都知道小少爷你是武当八师祖这件事了,夫人很担心你,让你多加小心修炼的时候,让我给你带了点京都的小吃给你,就放在我背包里”

    “大父没有什么事嘱托吗?”沐霖问道。

    五叔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没有,不知为何帝国境内的妖族最近有异动,老爷披挂去镇压骚乱去了,我回家族时老爷就不在家内”

    沐霖听完,看了眼熟睡中的龙子,沉思了一会,道:“好的五叔,辛苦您了,一路车马劳顿,一会好好休息休息。”

    五叔连忙摆手道:“小少爷那里的话,现在江里的鱼妖被龙图前辈清除了,一路上畅通无阻,不累的不累的”

    说完贼兮兮的东张西望一番,开口道:“少爷,这孩子真是龙子?我咋看着不像呢?”

    沐霖哭笑不得的看着五叔,指了指龙子的额头突起的包,肯定的说道:“我还能骗你不成。你回来时没发现武当山封山了吗?不是龙子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还有不是龙子谁长犄角?”

    五叔好奇的走过来,走到床边看着龙子突起的额头,惊讶的说道:“还真是呀,妈呀这种大佬,我都见到了,算是死而无憾了,小少爷等到龙子醒了,你叫我哦,我先回奶娃那了”

    说完又好奇的看了两眼龙子,转身朝屋外走去。

    沐霖想了下,奶娃那孩子好像没在武当山上忙道:“五叔,奶娃被大师兄带着去峨眉观礼去了,不在武当山”

    已经走出屋子的五叔,扒着门框伸出脑袋,道:“啊?奶娃那孩子走了呀,那小少爷我在你这待会?”

    沐霖冲五叔招了招手,之后又将注意力放在了龙子身上。

    五叔看到小少爷的手势,开心的走进屋里,搬起一个凳子,美滋滋的坐到床边,看着睡得正嗨的龙子,满脸惊叹之色。

    也难怪五叔这般样子,龙子做为龙族一员,天生外貌强人一等,长得可爱俊俏,皮肤还白嫩水润,如果不说明他的身份,每一个见到龙子的人都会先被龙子的美貌所征服。即便是武当第一帅的张翠山,第一次见到龙子,都被龙子惊人的外貌,镇住了片刻,更何况五叔这个憨憨。

    熟睡中的龙子翻了个身,好似感觉到了附近有人,揉了揉眼睛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迷糊糊的看着床边的陌生叔叔,惊讶道:“呀,这个黑黑的怪蜀黍你是谁呀”

    沐霖看着一旁脸色逐渐苍白的五叔,默默地为默哀了一阵。

    心中无奈道:“哎这个该死的看脸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