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三十章 妙用
    沐霖拿出一个龙身果,正准备低头拿给龙子,站在一旁的五叔突然开口道:“小少爷,家族也是凑了许久,才弄到三个,你就这么给龙子吃了一个,到时候洗礼不成,我怕族老们会有说法,你考虑一下?”

    沐霖自然知道五叔这是好意,在家族内虽然大父为主脉而且主脉族人众多,但是最近几年支脉也出了几个了不得天才,所以资源也向那边倾斜了不少,这次族老一次拿出三个龙身果,支脉的长老们一定会有怨言,如果沐霖成了,自然万事大吉,如果失败了这个责任怕是不那么好担待。

    但是沐霖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一份考量。

    龙子乖巧的抱着沐霖的大腿,眼睛不时的在沐霖和五叔之间移动,龙子虽然小,但是天资聪慧,自然知道这个果子,叔叔拿出来也是不易,可是龙子对于美食尤其是龙族的天材地宝,天生没有抵抗力,实在是舍不得那果子,只能卖萌希望叔叔能给自己吃。

    沐霖看着抬着头,两只眼睛泪汪汪的龙子,心里面即便有再多否定的理由,也烟消云散,单手拿起龙身果,另一只手揉了揉龙子的小脑袋,爽朗的笑道:“诺,龙子这么乖,叔叔奖赏给你的哦”

    说完将果子递到龙子面前,脸上带着一抹阳光的微笑低头看着龙子。

    龙子睁大双眼,聚精会神看着眼前的果子,突然欢呼道:“哦哦哦,谢谢叔叔,我最喜欢你了,以后我有好吃的都给你吃”

    说完双手紧紧抱住果子,启动自己的小短腿,一跑一颠的朝外面跑去,还不忘告诉沐霖一声:“叔叔我去竹林里面去吃,我要把这个喜悦分享给我的朋友”

    沐霖听完一脸茫然,竹林里面除了能飞的,地面上连个蚂蚁都没有,能飞的又都被龙子包圆了,死的都很安详,哪还有活物和他交流,难道不会是那只不会飞的鸟儿吧?

    估计那鸟儿到死的那一天都不知道,这个和自己分享快乐的生物,曾经想炖了自己,还是不拔毛的那种。

    龙子开心的跑出了屋子,屋内顿时就剩下了沐霖二人,五叔看了眼跑向竹林的龙子,四处扫了一圈,看附近没有人,回身将房门紧闭,从怀内拿出一封书信,递给了沐霖,道:“小少爷,这是你父亲大人从边关邮寄回来的书信,老爷看过了说里面有些事情你需要知道”

    沐霖接过五叔手里的书信,打开信封拿出纸张,仔细的看了起来。

    五叔就在一旁候着。

    沐霖仔细的看了好一阵,看完之后将书信叠好,放入了自己的怀中口袋,沉默了一会,眉头紧锁,声音凝重道:“五叔,你回京都时,听到了什么风没有?”

    五叔提步上前,开口道:“不知何时,二公子和戚小姐的风吹遍了京都,有些苗头冒了出来,现在二公子被囚禁在家,朝廷里的那些人还拿我沐家无可奈何,但是在私下使使绊子可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老爷此次去镇压骚乱,就是为了跳出此事。”

    “哦?那宫内传出什么消息没?”

    五叔思量了片刻,道:“宫内哪位没说什么,但是眼下天下太平,边境也只是不安生而已,哪位爷有意推举出那帮人,与老爷他们对峙,而且哪位内外圣王被供了起来,现在掌权的那几个人与咋们都不对付,不好说天意所在。”

    “老爷现在的意思是让你,安心在武当山修行,只要知道外面的事就好,不用太担心家族,怎么说老爷都和哪位爷出生入死过,老爷还交代,如果无事尽量不要下山,现在京都把你捧了起来,家族也顺水推舟了一下,只要你不入局,这盘棋就下不了。”

    沐霖闻言点了点头,苦笑说道:“天下都太平了,哪位爷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元帝国兵马都沉在边境了,还想换帅?”

    “这也许只是猜测,小少爷不用太过担心,安心修炼即可。”

    沐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迈步到窗边,看着外面湛蓝色的天空,心中五味杂陈。

    看起来在那个朝代,权利的游戏都是让人乐此不疲的事情,即便那个人大权在握。

    沐霖在窗边站了一会,平复了一下思绪,转身走到墙边,拿起挂在墙上的天眷,打开门准备去竹林内修炼剑法。

    五叔跟着沐霖不一会穿过竹林的外围,走到了内部的空地处,空地中央的大石头上,穿着十分可爱的龙子,坐在上面,仰着头看着竹子上的鸟儿,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听起来不像是人类的语言。

    龙子正和鸟儿说的兴起,完全没有注意到沐霖二人的到来,不时的把手中的龙身果,举起来,兴奋的大声叽咕,十分的投入。

    沐霖二人小心的走到石头的一旁,生怕打扰到了龙子的雅兴,沐霖轻轻的将身上穿的外袍脱下来放在一边,手持天眷练起剑来,而五叔则站在一边认真的看着龙子和鸟儿跨物种的交谈,偶尔看两眼小少爷的剑法。

    沐霖练潮汐剑法已经不下千遍,悟透了一些剑法的精髓,在加之身体最近的异变,练剑速度直线上升,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感悟,虽然潮汐剑法不注重领悟,在于勤学苦练,但是如果你对剑法的理解能更深一点,自然练剑的速度就快上不少,每天能练的次数就变多,长期持久的如此就会比别人更快的把剑法练到极致。

    所谓极致,不过是人们对于一种境界的定义,而只要是人为定义的界限,那么人们就可以打破壁垒,冲击更高的极致,其实这也是练体武夫只练一个境界,却依然猛的一塌糊涂的原因。

    没有最强的境界,只有最强的人,这个世界的武道就是如此。

    随着不断的练气修体,沐霖相较于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无论是外在的气质还是内在的本事,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也随着心法的修炼,沐霖对于世界的认知变得越来越丰富,不在如之前那般只着眼于世俗的尔虞我诈,而是更多的把时间花费在如何了解、如何判断这个世界上来,这也让沐霖在很短的时间内融入了这个陌生的世界,接受了这个世界不同的文化,不在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当一个人学会接纳和了解一种文化的时候,那么终将有一日他会成为这个文明的一员,这是所有宇宙中都适配的法则。

    天眷宝剑不断的在沐霖手中变换着不同的招式,但是都以同样的一剑直刺,做为最后的收尾一剑,这也是潮汐剑法的一大特色,招式如潮汐一般不可预测,收尾一剑却永远都是刺剑,直击要害,朴实无华,用张真人的话来说,剑法已然走到了道的层次。

    而道又是什么?

    大道质朴,四字而已。

    五十遍剑法,以沐霖现在的速度,不到二个时辰就打完了,收回天眷宝剑,沐霖闭上双眼挺身站在空地上,一手持剑,一手单手结印,口中不断念着凝气诀,此时沐霖体内沉睡的气旋,开始不断的旋转起来吸纳着附近的灵气,当气旋吸足了需要的灵气以后,吐出几点液体到沐霖体内,液体则随着血液流遍整个身体,洗涤着沐霖体内丹药残留下来的药毒,变相的不断淬炼着沐霖的身体。

    这样也让沐霖这几日的练体诀修炼变得容易了很多,进展很顺利,已经可以开始简单的修炼了。

    血液搬运一周以后,沐霖睁开了双眼,看向空地的石头处,发现不知何时龙子和五叔回了屋内,空地上只有自己和嘴里不断吃着什么的鸟儿。

    沐霖看着鸟儿摇摇头,笑了下,走到一边,将衣服拿起穿好,扛着天眷大步的往外走去。

    茅草屋内,五叔和龙子不知道怎么地,竟然都睡着了过去,沐霖颇为无语的看着二人,走到桌子旁,抽出椅子,从书架拿起练体诀的竹简书籍,认真的看了起来。

    目前沐霖已经开始了练体诀的修炼,也勉强的做到了在体内搬血一周,按照书中所说算是入门了此术,而当沐霖能一口气在体内搬血一周九次,才算是达到了第一境,搬血境,其后更是有淬骨、炼筋二境,而其上还有上三境金身、法相、周天,一境更比一境难,这么看来沐霖还真是任重道远。

    还好沐霖年轻有很多时间修炼,同时事在人为,沐霖不认为自己修不成这练体诀。

    想着不由的困意来袭,躺在椅子上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