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三十四章 英才榜
    略显破旧的茅草屋内,二位俊朗潇洒,气质不凡的年轻人,相对而坐,一人面色暗淡好似有愁心事作祟,另一人则端着一个茶壶,不时是的给那人填茶,也不言语,只是在一旁作陪。

    “沐兄,献丑了,此事看起来还是在我心中埋下了种子,平时不易察觉,一提到心中就突生愤慨,不由自主的想要找个人说上一说。”

    唐伯虎略显沉闷的开口,他知道沐霖家世显赫再加上师从名门,对于自己所说的这些琐事,不见得有多爱听,自己因一时的情绪波动,对着沐霖大吐苦水,也不知有没有烦了沐霖。

    但是即便唐伯虎想破脑袋,他也猜不到自己眼前的沐霖,根本就是一个穿越众,而且尤其喜欢看唐伯虎点秋香,对于唐伯虎说的这些琐事,听的那叫一个痛快,恨不得唐伯虎说上个三天三夜才罢休。

    沐霖正想的出神,一听唐伯虎说的话,连忙摆了摆手,开口道:“那里的话,唐兄能敞开心扉对我,实乃我之幸运,高兴还来不及呢。对了唐兄我没来武当之前,就听说你上了那个英才榜了?”

    唐伯虎闻言一愣,突然目光诡异的看向沐霖,嘿嘿开口道:“你不知道?你也在榜?”

    沐霖一脸懵逼的看着唐伯虎,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我几个月前上山时还没,那榜单半年一评,怎么地能有我?”

    说完盯着唐伯虎看他能说出个什么大话。

    唐伯虎毫不在乎沐霖的注视,拿起手边的茶杯,啄了一口,这才解释道:“沐兄,你在山上多有不知,前些日子,麒麟阁破例的提前公示了三榜,而沐兄你之大名,就是那时候传开的。”

    说完独自发笑,看了看沐霖,道:“沐兄可别见怪,要知道那日发榜,你可是位列英才榜第一位呢,力压儒家黄观、法家于谦海瑞、道家张宇初、佛门真定小师傅、兵家新起之秀卢象升等一批人杰,可是在帝国内大大的出了个彩呢。”

    说着看着一脸懵逼的沐霖,哈哈大笑道:“看起来,沐兄真不知此事?”

    沐霖天天在山上看孩子,除了上次下山,那还出去过,他能知道个锤子。

    沐霖恢复神色,平静的看了一眼外面,淡淡的说道:“嗯,也不是不知道,就是有些震惊罢了。”

    唐伯虎是何等人也,天生的读书苗子,自然对察言观色有一套,看着沐霖端着,也不戳破,就继续接着说道:“沐兄,要知道那英才榜拦尽我明帝国所有三十岁以下的天才,能在上面占个第一的都是不出世的奇才,我看麒麟阁没弄错,沐兄甚是贴合”

    沐霖那还不知唐伯虎说的都是屁话,别人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交谈了一路的唐伯虎能不知道?就他这练体境界的修为,放在英才榜上连个守门的人家都懒得写上,更何况第一?此事绝对有问题。

    想到这沐霖热切的看着唐伯虎,问道:“唐兄,我知你现在在山下卖酒为生,南来北往的见过不少,可知道那麒麟阁为何把我罗列上去了,而且还是第一?”

    唐伯虎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拿捏着不说,只是拿眼睛瞟了瞟茶壶,沐霖一看,赶忙拿起茶壶,给唐伯虎满上,等着唐伯虎开口。

    唐伯虎看样子也做到了,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哪麒麟阁在榜上,可是标明了原因,武当山二代祖师,张真人关门弟子,沐家嫡孙,容貌过人,悟性极佳,并与龙族交好,修练有上古练体诀,沐家长生锻体术,武当太极心法。当前境界未知,战绩未知,还有注释,没记错好像是深不可测,沐兄你说不是你第一谁敢称这个第一呢!”

    沐霖在一旁听的懵逼,如果不是知道唐伯虎说的就是自己,沐霖还以为这是那个小说主角呢,好家伙这麒麟阁别的不行,吹牛可还行。

    沐霖苦笑着看着眼前的有点幸灾乐祸的唐伯虎,拱手说道:“唐兄你可见到了真人了,可有榜上说的那般玄乎?自家事自家知道,就以我这般资质,如果不是承蒙师父厚爱,估计连师承都难找到。”

    唐伯虎和沐霖一起呆了小半天,自然知道沐霖境界只是练体的事情,也知道麒麟阁有些过于夸张了,但是那又何妨呢,武当山八弟子,更是练体境界就修成练体诀的猛人,如果没记错,自己上山之前,铁师父和自己说过这张真人关门的弟子,连他都看不透,外意沐霖这练体境界是障眼法呢,这谁又能说得准呢。

    唐伯虎疯狂的脑补了一阵之后,神色莫测的盯着沐霖摇了摇头。

    这可把一旁的沐霖彻底搞懵了,乖乖自己明明这么弱鸡,怎么一个个的都当自己是大佬?

    难道真因为师傅的光环具有降智效果?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事情,沐霖可是秉承着能发育绝对不浪的穿越名言,他可不想到时候出了山,一堆年轻一代追着自己比武,打不打得过先不说,这要是输了丢了师父老人家和家族的脸,沐霖真就不用活了,不如找个由子去宫里得了。

    沐霖知道麒麟阁可能也是好意,毕竟龙子是武当山找到的,而且沐霖身份高、地位高,更是在此前根本没在世人眼前露过什么面,帝国内也没他的距离,自然可以包装成天下第一英才,涨涨武当山名声,也算是变着花恭维张真人一番。

    既然知道了此事,也谈到了三榜,沐霖正好多日练功枯燥,不由大开话匣子,说道:“既然如此,那以后小心做事就好了,对了唐兄你入榜没?”

    唐伯虎正在饮茶,手不禁一抖,眼角抽搐的看着沐霖说道:“进了位列第二十二位”

    沐霖好似没看到唐伯虎的脸色又追问道:“唐兄这等天骄,怎么能就位列二十二位呢?”

    唐伯虎咬牙切齿道:“自然是因为我就该位列至此了,沐兄还有别的问题?”

    沐霖忙摆手笑眯眯的说道:“没了没了”

    唐伯虎没由来的说了一句:“沐兄,真人又位列三榜之上了。”

    沐霖一愣,想了好一阵,才弄懂此中意思,略微恭敬的开口道:“师父他老人家境界自然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知道的,师父今年已经活了百余年二甲子了,虽然说不成仙都是枯骨,但是彭祖老人家我不是还活了八百年?”

    唐伯虎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真人寿至三百年板上钉钉之事,只是你也知道榜上之人都有制约,轻易不能参与大陆之事,以后你就会所有桎梏。”

    沐霖心大,根本不把这事当事,无所谓的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武当山巍巍一甲子,还怕那些苟且之人?不存在的”

    唐伯虎也笑笑,觉得自己多虑了,即便那些人在猖狂,也不会傻到波及到武当山弟子身上。

    唐伯虎看着日头渐渐落下,起身拱手客气道:“多谢沐兄款待,快天黑了,我准备去找师傅下山去了。”

    沐霖起身相送,二人轻车熟路的走到了祖师大殿前,门口的二位弟子,对沐霖这个师祖熟的不能再熟了,也不阻拦,一人就飞快跑进大殿通报去了。

    不一会弟子出来,走回沐霖跟前,行礼道:“八师祖,祖师老人家说,最近几日铁先生和唐先生就不要回去了,祖师让您给唐先生找个合适的住处。”

    沐霖二人不禁对视了一眼,沐霖耸了耸肩,拱手说道:“多谢。”

    说完拉过唐伯虎,就原路返回,看起来今天只能和唐伯虎将就一晚了。

    二人踏着夕阳,漫步在武当山之上,不时的提起京都的某人或者是江湖上的某传闻,沐霖偶尔欠欠的提前那个嫁作别人小妾的女子,气的唐伯虎漫山遍野的追杀他,唐伯虎也取笑沐霖空壳子天才,嘲讽他英才榜之事,互相嫌弃的之间就又回到了茅草屋之中。

    沐霖从书架下面的一个箱子里面,拿出一套崭新的被褥,平铺在右侧床上,指了指正一脸好奇的看着放在书架最上层练体诀的唐伯虎,说道:“唐兄莫嫌弃,今日你就住在我这茅草屋一晚如何。”

    站在书架前正聚精会神的读者金文的唐伯虎,头也没回的回道:“那自然是麻烦你了,沐兄这练体诀上的金文,你都识的?”

    沐霖抖搂了一下被子,走到桌子前,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的回答道:“自然认得,要不怎么修炼,怎么你不认识?”

    唐伯虎摇了摇头,一脸可惜的走到桌子另一边坐下,开口道:“自然认识,只是我在祖师老人家哪里学的都是些圣人之书,这金文还是我没事自己自学的,就权当一个兴趣了。”

    儒家虽然是上古三大教派之一,是最为远古的门派,但是儒家曾经遭受过一次巨大的危机,很多上古传下来的金文所写的书,都遗失了,所以即便在好学如风的儒家里面,真正懂得金文的读书人还是少数。

    况且金文是上古文字,今古根本不流行,自然就没什么人会特意去学。

    今天算是碰巧,当世为数不多真正写过金文的年轻人碰到了一起。

    唐伯虎把自己刚才不是很确定的金文,写给沐霖看,沐霖则在一旁解释字和意,一时间二人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而外面的夜色越发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