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三十五章 人心
    沐霖二人互相讨教功课直至深夜,从金文开始一直说到上古的楔形文字,再到今古的明帝国流行的行楷,研究文字的形成以及内涵,两位当世天才犹如火星撞地球,碰撞出很多不一样的火花,二人都在此次交流中受益匪浅,久久不愿休息,到最后实在是天色太晚,二人才不得不上床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沐霖二人就早早醒来,一同前往竹林修行,沐霖还如往常一般练剑修气锤炼身体。

    唐伯虎也没闲着,一直在一旁打坐冥想,蕴养胸中的那股浩然之气,做为儒家弟子,读书明智,明智而知天下,知天下而治天下,全靠自身一股浩然之气为养料,才能一直一往无前,不畏惧任何人和事。

    可以说整个天下最为好战的一批人,不是每天喊打喊杀的魔族,而是看着弱不禁风实则胸有万千沟壑的读书人,能打也喜欢打架。虽然大家都知道此事,但是儒家以理服人也算大陆公认。

    谁让人家老祖宗,一手经纬天地,一手持刀拄地,讲究以德服人、以理服人。

    二人各自运转功法心法,不断的抽取身边灵气为己用,孜孜不倦的修炼。

    时间过的很快,或者说修炼的时候时间会变的更快,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空正中央处,普照着世间万物,沐霖因为修行还未真的突破筑基境界,也不敢贸然的在正午时分修炼功法,率先的完成了一早的修炼,走到石头旁,拿起上边放着的衣服,抖搂了一下清晨留下的露水,先行走出了竹林,不准备打扰唐伯虎的修炼。

    每天的早上修炼早已经成为了沐霖每日必做的事情,铁前辈虽然说自己天赋异禀,练体方面过于常人,但是沐霖自己心中清楚,这个世界各国并立,疆域辽阔,人口更是出奇的多,就明帝国登记在册的人口就有四万万之多,其中的人才天骄数不胜数,就仅拿明帝国来说,每年涌出的知名天才就有上百人之多,再加上默默无闻还未展露头脚或者特意掩盖自己的天骄,沐霖这个英才榜第一的位置,还真的有点名不符其实的意味,如果不在刻苦的修炼,增进境界,怕是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下山了。

    沐霖一边想着心事,一边走回了屋内,整理了一下床铺和桌子,把天眷挂在墙上,再换上一身新的衣服,沐霖收拾妥当后,走出房间,走到竹林最外围,找了个草地,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琢磨起事情来。

    前几日五叔从京都回来,带来了一个对于沐家来说的一个坏消息。宫里那位爷对沐家因为二哥那件事,多少有了些不满和猜忌,即便元朝大兵压境,这等时刻,那位爷都想把沐霖的父亲,调回京都,阵前临时换帅,这可是兵家大忌,那位爷戎马一生,应当知道这等忌讳,但是还是生了这种念头,只能说二哥这件事,确实点到了那位爷敏感神经上了,要不以那位爷的神武,怎会犯这等小错误。

    现在大陆局势叵测,隋唐两国连年征战,打得火热,晋帝国和游牧民族正为了养马之地,互相征伐,元帝国大兵压境,清帝国虎视眈眈,可以说大陆上的一半国家都在经历战争,即便一直强大的秦帝国和大汉帝国,也因各自的利益,在漠北进行着博弈,这世道还真如张真人所说的那般,乱世气象,真不知道那天就会闹的天下大乱,兵戈四起,到时候不知道自己这个所谓的救世主,能不能尽到自己应该的责任。

    沐霖望着湛蓝的天空,心中不免有一丝的惆怅。

    还好这状态没影响沐霖多久,沐霖就想到了可爱的龙子和憨厚的五叔,心情不由的晴朗了许多,再一想到可以去龙族化龙池走上一遭,淤积在心口的哪股子阴霾,也有了烟消云散之意。

    不管怎么说,沐霖今世都算是承蒙老天厚爱,绝无厌世之道理,再加上自己师父贵为当世十大神话之一,自己就更应该挺身而出,承担起自己的应尽的责任,甭管未来如何,是天翻地覆还是锦绣年华,沐霖自己只管循着内心走就是了,想其他反而落了下成。

    想通了道理,沐霖翘起二郎腿,嘴中哼起了前世家乡流行的歌谣,悠哉悠哉的欣赏起景色来,还别说现在再这一看,沐霖觉得今日的竹林和天空格外的美。

    就当沐霖在外面悠哉赏景时,竹林内打坐冥想的唐伯虎也睁开了眼睛,结束了修炼,唐伯虎屏气凝神,呆立在空地片刻,突然吐出一口浊气,站起身来,朝竹林外走去,不一会就走出来竹林,一打眼就看到了躺在草地之上的沐霖,唐伯虎走到跟前打趣道:“哟,英才榜第一天才,这是在干嘛呢?”

    沐霖也不搭理他,伸出一只手拍了拍身边的草地,唐伯虎见状,也下身坐在了一旁,盯着沐霖看了一阵,略微诧异的说道:“不是,你这好端端的躺在草地上有何用意。”

    沐霖把腿放下,坐起身来,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天空,说道:“还能怎么样,肯定是在感悟天地至理啊,你们儒家这方面不是更专业?”

    唐伯虎也抬头看了看天,只见天空湛蓝,与平日到也没什么两样,无奈的说道:“沐兄我儒家是喜欢研究天地至理,但是也是有理有据,有规律可循的,你这就躺着望天,能看出什么道理出来?”

    沐霖一听,也不和唐伯虎打马虎眼了,直接站起身来,拍了下唐伯虎的肩膀,呵呵笑道:“那是那是,我就一时兴起而已,能看出什么道理来。走了,去大殿转转去”

    说完,也不等唐伯虎开口,径直沿着小路朝外走去。

    唐伯虎则坐在草地上看着走在前面的沐霖,一脸茫然,不知道沐霖这是卖的什么药,看沐霖越走越远,也赶紧起身追了上去。

    唐伯虎虽然就来武当一日,但是对于去武当大殿的路,也算是熟悉的很,再加上沐霖这个武当山八弟子,一路上更是没人阻拦盘查,二人很快就到了大殿外,殿外执守的弟子换了一批,自然不知道唐伯虎是何人,拦住二人去路,其中年纪稍大的弟子开口道:“八师祖,不知身边是何人?”

    沐霖拱了拱手,解释道:“这是山下铁掌柜的徒弟,铁掌柜昨日来访,现在正与祖师交谈,还请你通报一声我二人求见。”

    唐伯虎也适时的,拿出一块玉佩递给了那弟子,弟子接过玉佩,仔细的看了一遍,点了点头,,双手递回,拱手道:“是,八师祖还请稍等”

    说完,直朝大殿内走去。

    沐霖二人站在一边,等待着弟子归来。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弟子归来,道:“八师祖,祖师让你们进去”

    沐霖二人听言,大步朝里面走去。

    大殿内还如往日一般,空荡荡的安静异常。

    沐霖二人走到前面,一人找到一个蒲团,盘坐其上,等着张真人和铁掌柜的出现。

    二人相对而坐,也不敢在殿内言语,就互相给对方使眼色,眼睛一动一动的煞是好笑。

    “伯虎,昨日没给沐霖添麻烦吧”

    铁老板从大殿一侧走了出来开口问道。

    唐伯虎不禁正襟危坐起来,回答道:“自然没有”

    铁老板笑呵呵的走到二人前面找到一个蒲团坐下,转头去看向沐霖说道:“沐霖,谢谢款待我这徒弟啊,他人痞懒,搞得我都头痛。”

    沐霖赶忙行礼道:“铁前辈,那里的话,晚辈与伯虎兄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唐伯虎在一旁也连忙称是,沐霖二人开始商业互吹模式。

    铁掌柜笑呵呵的看着装模作样的二人,也不嫌烦,瞧了好一阵,才开口道:“沐霖你是练体不世出的天才,如果你一心修炼,我不敢夸下海口,但是超过我却不是难事,真人说你是练体也有想法?”

    沐霖神色认真的回道:“是”

    铁掌柜难的严肃起来,看着沐霖说道:“沐霖,练体不如练气,所修之物是自身潜在的天赋,不假借外物,也正是因为不假借外物,我等练体之人修行之缓慢,是远超你的想象的,你可知晓?”

    沐霖垂首恭敬道:“知晓”

    铁掌柜盯着沐霖的脸,一动不动,整个人显得严肃异常,听到沐霖的回答,铁掌柜颔首道:“那就好,从今日开始,你的练体修炼,皆尽可以询问我,我会指点你一二。”

    说完就闭上眼睛,休息了起来。

    坐在下面的唐伯虎一脸的不忿的看着沐霖,好像沐霖捡了很多便宜一般。

    而作为当事人的沐霖,则一脸懵逼的坐在蒲团之上,大脑一片空白,沐霖根本想不到能被师父称赞为练体大师的铁前辈,到底有多牛,有多厉害,沐霖只知道自己这次又抱上了一条大腿,搞不好还是条大粗腿,真是师父保佑。

    沐霖抬起头看了眼对面的唐伯虎,看见唐伯虎正一脸不忿的看着自己,沐霖露出了一抹微笑。

    唐伯虎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师父,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冲着沐霖扬了扬,一脸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