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火万户侯 > 第三十八章 王公子弟
    翰林院做为整个浚县乃至于整个武当山地界上面最为出色的酒楼,饭菜做的非常快,还不到一个瞌睡的时间,李少爷吩咐的饭菜就做好了,唐伯虎把在外面揽客做的风生水起的沐霖,叫了回来。

    沐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跟着唐伯虎走到厨房,端起已经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个大托盘之上的菜品,对着唐伯虎嘿嘿一笑,转身朝酒楼二楼而去。

    沐霖穿过稍显拥挤的大堂,拾着阶梯而上,整个二楼不同于一楼,装饰的十分豪华,名贵的玛瑙和昂贵的古董字画,挂在四周的墙上,价格不菲的云锦地毯铺在地上,每一个包间,都由一扇雕刻精美的楠木门,阻隔住外面的视线。沐霖大致数了一下,有九间。

    最里面的包间门口有两个侍卫守在两旁,而这个两个侍卫沐霖刚刚见过,沐霖见状端着托盘,快速的朝里面走去,不一会就走到二个侍卫面前,沐霖压低头,说道:“二位大爷,李少爷要的吃食好了。”

    门口的侍卫,看着眼前的下人感觉有些眼熟,定睛一看,可不就是刚才的那个愣头青吗?,惹了李少爷不快,怎么还敢过来送餐?

    两个侍卫都觉得眼前这个下人,脑袋可能是真的不好使,其中一个身高略高的侍卫,嗤笑道:“你这下人,莫非是傻子不成?,进去吧。”

    沐霖也不回答,只是不住的点头哈腰。

    高个侍卫看了一眼,身边的同僚,耸了耸肩,让开了一条路给沐霖。

    沐霖也不管二人的嘲笑,单手推开了房门,低着头快步的走到中央的桌子前,埋头把托盘上的饭菜,一一放在桌子之上,而李少爷三人则坐在一旁兴致勃勃的聊着天。

    李少爷说的口干,拿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嗨,你们俩个还不知道吗?当今圣上虽然以武起家,但是当王爷的时候可是个书生王爷,自然和儒家颇有渊源,再加上那层关系,圣上亲近儒家治国道理,不是没道理的”

    身边的张少爷和王少爷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李少爷的看法。

    李少爷看另外二人颇为同意自己的观点,有些兴奋,正准备继续挥斥方遒的时候,余光扫到了一旁上菜的沐霖,一眼就认出了沐霖就是刚才的那个小厮,在一想到刚才的事情,不禁有些恼怒道:“嗨,你这小厮,刚才饶你一命,你还敢到我身前来,说谁给你的胆子?”

    本来张少爷和王少爷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上菜小厮,只是李少爷突然的发难,引起了张少爷和王少爷的兴趣,二人坐在椅子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沐霖站在原地,也不说话,也不动弹,只是自顾自的上着菜,完全无视了李少爷。

    沐霖这般表现在李少爷看来,就是在挑衅自己,心中不由的更加生气,直接起身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就朝沐霖刺去。

    另外两位少爷看到李少爷抽出匕首,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今日三人约定到翰林院小聚,事先可是说好了不许携带兵器的,没想到提议这次聚会的李少爷倒是违背了约定。

    李少爷也不顾其他两人有何看法,只觉得眼前的小厮冒犯了自己的威严,让他颜面尽失,必须给他一个教训才行。

    电光火石间,李少爷踏着身法,速度奇快,一匕首就刺到了沐霖身前。

    而沐霖只是上完菜以后,原地站着低着头,也不躲闪,也不招架,硬生生的吃了李少爷一刀。

    凑在一起看着热闹的张少爷和王少爷,见此不由的一愣,谁都没想到这个小厮竟然如此愚笨,刀都刺到了身前,竟然也不躲闪,不知道是真傻还是有所依仗,但是都流落到了做跑堂的差事,长得再好又能有什么门路呢,想到这里二人都不禁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

    相比于一旁看热闹的张少爷和王少爷来说,李少爷对于眼前这个小厮这般作为,更是摸不着头脑,自己这一刀用了七成力,也算是威力十足,对于没有武功的下人来说,就是必死一击,这小厮既然躲都不躲,莫非被吓傻了?

    李少爷也不怕是真的杀了沐霖,准备把匕首收回,李少爷随意一拔,插入沐霖体内的匕首却纹丝不动,李少爷脸色不由的一变,之后好似不信邪一般,又用力拔了一下,但还是拔不出来,不由的僵在了原地。

    在一边看热闹的张少爷,看着李少爷拔不出匕首,不由的打趣道:“李兄,怎么准备把你这宝贝匕首,送给这个倒霉蛋吗?,李兄倒是大度啊,哈哈”

    王少爷也符合着哈哈大笑。

    二人这么做,也算是报了李少爷摆了他俩一道之仇。

    李少爷一听二人的挖苦,脸色变的更差,不由得汇聚灵气到手掌之上,奋力一拔。

    “哐当”

    一声巨响回荡在包间之内,外面守着得高个侍卫,回头看了一眼屋内,和身旁的同僚小声说道:“你看,我说那个傻子,不出五分钟一定被李少爷收拾一顿吧,这么大声音,看起来收拾的不轻啊。”

    另一人也嘿嘿笑道:“张了一张吃白饭的脸,就是没生了一个吃白饭的命,碰到俩少爷活该他倒霉。咋俩守着吧,别让翰林院的人进来,要不也不好弄。”

    高个子侍卫同意的点了点头。

    屋内。

    刚才还一言不合就杀人的李少爷,瘫靠在包间的墙壁之上紧闭双眼。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张少爷和王少爷,一脸淤青的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而被刺了一刀的沐霖,则完好无损的坐在李少爷面前的一张椅子上,拿着翰林院最著名的烧鸡,大快朵颐着。

    吃了一小会,沐霖踢了一脚靠在墙壁上装死的李少爷,问道:“喂,我问你最近浚县有没有什么军队调动?”

    靠在墙壁上的李少爷,一看自己的计策被识破了,只能脸上挂起谄媚的微笑道:“这位爷,这等事情我怎么能知道呢?”

    沐霖听完李少爷的解释,也不说话,只是脚下用力,一脚踢碎了倒在一旁的椅子,平静的再次问道:“噢,我没太听清李少爷说的话,李少爷能否在重复一遍呢?”

    李少爷看着碎成渣渣的椅子,脸色一白,困难的咽下了唾液,脸色认真的说道:“听家父说,府衙派了很多人来浚县,人数很多,伙食都是有浚县提供的,三天取一次,其他我真的不知道了。”

    说完,还怕沐霖不相信,赶忙又补充道:“对了,我记的前二周,我父亲有事没法去准备伙食,是我弄的,来取伙食的人口音不是江南人,像是京都口音。”

    沐霖一听不禁来了兴趣,道:“你一个江南人怎么知道那人是京都口音的”

    靠在墙壁上的李少爷,喵了一看沐霖,慢慢的坐直了身体,有些不好自豪的说道:“家父给我筹了一些盘缠,我去年在京都顾宪成先生那求学了一年,所以对于京都口音有些了解,那日之人就是京都口音无疑。”

    沐霖诧异的看了一眼李少爷,问道:“顾宪成顾先生?”

    李少爷一脸骄傲的回答道:“自然是创建东林书院的顾宪成顾先生,如果不是家母身体欠佳,我是不会中断求学的。”

    沐霖听完李少爷所说的话,不禁感慨一句冤家路窄啊,顾宪成字叔时,号泾阳,是明帝国有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在朝野间名声不小,当今圣上颇为看中,但是因为一些原因,目前没法进入朝堂,只待事情结束,就可以入朝为官。顾宪成与王阳明先生交好,但是理念一些分歧,导致后面朝廷架空阳明先生,顾宪成选择旁观,二人交恶,算是倒向了那群人,而那群人与沐家矛盾可不少。

    今天让沐霖遇到了顾宪成的学生,狠狠的的打了一顿,也算是间接的出了一口恶气。

    李少爷自然不知道沐家和顾宪成之间的矛盾,李少爷看着眼前的人也不说话,还以为沐霖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我李晨别的不行,但是说话一向是有一说一,这位爷,我说的都是实话,那个人肯定是京都人,不知道你听说没,太子准备来陪都祭祀先祖。”

    沐霖这些天一直在山上,自然消息闭塞,听闻李晨的话,有些摸不到头脑,开口问道:“太子?来陪都祭祀,这才何时,就来祭祀?”

    李晨坐在地上,同样一脸不解的回答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听我父亲说过一嘴,就记了下来,本来太子祭祀与不祭祀也和浚县连不上关系。”

    沐霖想了想,还是没有头绪,就准备和唐伯虎会和,回山上问问师父,想到这沐霖站起身来,走到李晨身边,用手扶起他,笑眯眯的说道:“李少爷,你们喝多了才这样的对吧?”

    李晨看着笑眯眯的沐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随即脸色无比认真的说道:“自然是我等三人喝多了玩笑造成的。”

    沐霖,抚了抚李晨身上的灰尘,笑道:“那就好,那就好,还有这座椅自然也要你们赔付”

    李晨自然不敢不答应下来。

    沐霖看李晨如此识趣,也不想把事真的闹大,就放过了李晨三人,端起丢在一旁的托盘,低着头走出了房间。

    门口的两位侍卫,看着走出来的沐霖,一人开口嗤笑道:“就说你这小厮,脑子不好使,攒点钱看看吧”

    说完,二人笑了起来。

    沐霖也不管二人怎么说,只是低着头朝外走去。

    高个侍卫看着远去的沐霖,小声的说道:“懦夫一个,活该一辈子当个下人”

    房间内,换过神来的李晨,走到张和王的身前,俯下身子,用手指探了探二人的气,发现还有呼吸,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捡起地上的匕首,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想起刚才那人腰间的玉佩,睡了过去。